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回到明朝當王爺卷一 烽火連三月 第31章 兩只老虎   
  
卷一 烽火連三月 第31章 兩只老虎


一餐用罷,幼娘又忙著收拾屋子,楊凌捧著茶壺看她忙碌,自已坐立不安.太腐敗了,太墮落了!他有種犯罪的感覺,這麼享受的男人,在自已那個時代是要遭報應的啊!

報應馬上來了,楊凌站起身,涎著臉走出去想央求幼娘允許自已洗個碗,掃個地什麼的,門咣當一聲被踢開了,冷風襲面,楊凌剛剛抬起頭,就見一個白色的人影一閃而入,緊接著重重一拳打在他肩膀上,把他打的一個趔趄,差點兒摔倒在地.

楊凌踉蹌站定,只見門口站著一男一女,正是馬昂兄妹.兩兄妹都是一身孝服,馬昂面孔漲紅,滿臉怒色.馬憐兒如同一朵沾著露水的白蓮花俏然卓立,只是如畫兒般曼妙的面容此時沉沉似水,一雙亮湛湛的眸子帶著些鄙夷瞪著楊凌.

楊凌惑然道:"馬兄,馬小姐,你們......這是做什麼?"

馬昂大罵道:"忘恩負義的狗賊,誰和你稱兄道弟?"說著他撲上前來揮拳又打,楊凌不懂武功,怎敢和他對戰,剛剛退了兩步,韓幼娘已從他身邊翩然閃過,"啪"地迎上了馬昂的拳掌.

外堂不大,馬昂拳掌大開大闔,氣勢威猛,籠罩了整個空間.韓幼娘立定門戶,不閃不避,纖掌上下翻飛,以小巧的擒拿功夫與他膠著不退.

楊凌不知他兄妹二人為何來尋自已麻煩,剛剛被他打了一拳,現在見他二話不說又和幼娘打了起來,他心頭一股火也忍不住冒了出來.

眼見馬昂拳拳霸道威猛,如果讓幼娘嬌小的身子挨上一記那還得了,他大聲警告道:"馬昂,有話好說,你若敢傷了幼娘,我與你誓不罷休!"

馬憐兒本來只是冷著俏臉在一旁觀戰,一聽他摞下狠話,不禁柳眉倒豎,身子一晃,從交手的兩人身旁閃了過來,直撲楊凌.她柳枝兒般嬌怯婀娜的身段兒,一動起來竟也矯健若斯.

韓幼娘心中大急,她雖惱這粗漢打了相公一拳,卻也知道他兄妹素與相公交好,所以手下還留了三分情面,這時馬憐兒一閃即入,她想攔已來不及了,當下一矮身,避過馬昂一拳,從灶上抽出兩根筷子,身形一長,嗖地抵在了馬昂的喉下,喝道:"住手!"

馬憐兒沖到楊凌身邊,皓腕一探,擒住楊凌手臂向後一擰,右手從腰間摸出一柄寒光四射的短匕,堪堪架在了他的咽喉上,抬頭看見哥哥被韓幼娘制住,不由也吃了一驚.

韓幼娘扭頭看見楊凌被制,筷端不由一緊,厲聲喝道:"放開我相公!"

馬憐兒也同時喝道:"放開我哥哥!"

兩人喊完都是一怔,四目相對盯著對方,誰也不肯先放手.

楊凌暗暗吸了口氣,以免喉結被鋒利的匕首割傷,然後對韓幼娘道:"幼娘,放開馬兄!"

韓幼娘不放心地道:"相公,可是你......".

楊凌把眼一瞪,頗有男子漢氣概地道:"放開他!"

韓幼娘嘟了嘟嘴兒,無奈地放下了筷子.馬憐兒"嗤"地一聲冷笑,挪揄道:"真是威風八面的大丈夫!你以為我不敢殺你?"

楊凌無奈地道:"殺人總要有個罪名吧?楊凌自問不曾得罪過賢兄妹,你殺我作甚麼?".他雖不知這對兄妹為何滿臉怒氣,但是兩人的眼中卻沒有殺意,所以他甚是篤定.

馬憐兒左手一抬,把楊凌的手臂抬高了一些,利刃在喉,楊凌不敢彎腰,疼得悶哼一聲,看得韓幼娘十分心疼,可是相公落在人家手里,她現在是動也不敢動了.馬憐兒咬著牙冷笑道:"你是幫過我哥哥的忙,可我馬家待你難道便薄了?你......你為何欺人如此之甚?"

楊凌奇道:"馬小姐,我到現在還不知道做錯了什麼,可以見告麼?"

馬昂憤懣地道:"我爹過世了,你現在做了本縣驛丞是麼?你做的好絕,我爹尸骨未寒,你為了討好何參將和京師來的監軍使,就要把我兄妹趕出驛丞署,天下還有你這麼狼心狗肺的東西麼?"

馬憐兒顫聲道:"就算你要我兄妹搬出驛丞署也罷,可是我們剛來此地才一個多月,人生地不熟的,最後只要求在驛丞署借一間房子給家父建個靈堂,都被你手下的人推諉拒絕,人走茶涼,一至于厮,姓楊的,我馬憐兒看錯了你!"

她想起自已那日在鴻雁樓前一時情動,還曾對楊凌發過"還君明珠雙淚垂,恨不相逢未嫁時"的感慨,怎知自已唯一欣賞,喜歡過的男人居然如此天性涼薄,而驛署的人又是那麼勢利無情,不禁心中一酸.

楊凌呆住了,半晌才叫起撞天屈來:"馬兄,憐兒小姐,楊某哪里曾做過這些事情?馬伯父死于城上,我也傷心得很,只是今日大軍才到,我剛剛接手驛署事務,諸事不明,奔走了一天累得精疲力盡,本想明日再去吊唁.什麼趕你們離開驛署,你看我是那種人麼?"

馬昂憤懣地道:"人心隔肚皮,誰知道你是什麼鳥人?"

馬憐兒聽了卻一怔,慢慢放開了楊凌的手,一雙明媚的眸子直直地望進他的眼里去,一字字問道:"你沒有?"

楊凌毫不畏縮地回望著她,緩緩搖了搖頭道:"我沒有!"

望著他那澄澈的目光中所蘊含的真誠,馬憐兒信了,她酸楚地笑笑,說道:"人在人情在,或許是那些小吏們狐假虎威了,我兄妹莽撞,打擾賢伉儷了.哥,我們走吧!"

她眼波一垂,黯然神傷地從楊凌身邊走過,帶起一縷幽香.楊凌不期然想起兩人初次相遇時她那神采飛揚的模樣.

馬憐兒的她父親原來一直在遼東,馬憐兒在那里長大,不但精通馬術,而且精曉韃靼語,性情上她也象韃靼女人一樣爽朗大方,與中原女子大大不同.自相識以來,楊凌還是頭一次見到她如此軟弱無助的神情.

楊凌禁不住心腸一熱,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臂,說道:"且慢,蒙馬世伯叫我一聲賢侄,我也算是他的晚輩,這其中詳情我還不曉得,可以告訴我麼?"

馬憐兒回過頭來,秋水似的眸子一掃他的手,楊凌連忙放開,他一時情急,忘了這時代隨便抓住人家一個女子的手臂乃是極為失禮的事了.

原本劍拔弩張的局面,因為楊凌和馬憐兒之間的信任和默契化解了.在馬昂仍憤憤不平的目光注視下,馬憐兒把事情講了一遍.原來下午驛署的小吏得了楊凌要他准備幾間好房子的吩咐,便去驛署最後一進大院中著人將馬大人及馬家兄妹的住房給騰了出來,要留給京師來的大官兒住,這小驛從來沒來過大人物,最好的房子也就是那幾間了.

當時馬昂和妹妹得知父親死去,跑去城頭收尸去了,還不知道此事,待他們趕回來,房子已被騰空了,氣得馬昂劈頭蓋臉便給了那小吏幾個耳光.

馬父剛剛上任一個多月,還不曾積下官威,那小吏本來還想好言婉勸請他們搬進廂房去信,被幾個耳光打得火起,喚來驛卒便將他們趕了出去.

馬憐兒想起門口大車上父親的尸身還無處發落,提出借個房間置辦靈堂,那小吏正在火頭上,借口上差住在此處,設下靈堂有礙瞻觀給拒絕了.

可憐馬氏兄妹早上還是驛丞署的主人,到了晚上便流落街頭了,兩人帶著一具死尸,便是去客棧人家也不肯收,淒淒惶惶時,想想始作俑者都是這忘恩負義的楊凌,這才怒沖沖打上門來.

韓幼娘本來就心軟,她自已又親身體會過親人逝去,孤苦無依受人欺凌的滋味兒,只聽得眼淚汪汪的,她一雙淚眼哀求地望著相公,只盼他能幫助這對兄妹一下,早把方才兩兄妹的無禮拋諸腦後了.

楊凌也聽得異常憤怒,他對馬昂道:"馬兄,伯父待我如同子侄,這件事交給我好了,也算是我對老人家的一點孝心.我陪你們去置辦靈堂,明日一早,我攜縣衙諸位同僚去吊唁馬伯父!".

上篇:卷一 烽火連三月 第30章 大年初一    下篇:卷一 烽火連三月 第32章 暗表情衷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