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回到明朝當王爺卷一 烽火連三月 第16章 愛的謊言   
  
卷一 烽火連三月 第16章 愛的謊言


韓幼娘聽了想笑,可是想問的話兒又太過丟人,半晌還是忍不住用蚊蠅般的動靜悄聲問道:"相公,妾......嫁進楊家的門兒快一年了,原來......原來相公抱病在身,妾也無話可說,可是......",說著她又委曲起來:"可是......如今......,相公為何還不同妾行夫妻之禮呢?"

楊凌心中一慌:"來了,這丫頭終于還是問了,嘿!她不會懷疑自已身體有什麼毛病吧?"唉,且不說這女孩兒年紀這般幼小,楊凌雖然對她不是沒有感覺,可是做為一個現代人,他始終狠不下心占有她尚嫌稚嫩的身子,更何況隱約記得自已好象速死都成了家常便飯,前幾次轉世還沒有一次超過兩個月的,這一次......大概也有一個月了吧.

想到這里他不禁有些黯然,雖然前八次轉世去的人家生活要遠遠好于現在,可是他卻喜歡上了這種質樸悠閑的生活,有點兒喜歡上了這個年輕的小女孩兒.可是......不能呀,如果禍害了她,自已卻又一命歸西,那不是害了人家了麼?

保留她的處子之身,雖然仍算是已婚的婦人,將來若是改嫁,夫婿見她是處子,想必對她也會更好一些,何況,若真的占有了她,同她有了更深的感情,自已再死時還能不能走得那麼灑脫?難道不會傷心難過麼?

他輕輕歎了口氣,輕輕攬住了她的腰,貼在她耳邊,用早已想好應付的理由道:"幼娘,這件事我對誰都沒有提起過,我告訴你,你也千萬不要說出去,好麼?"

韓幼娘被他抱著腰肢,手掌貼在自已的小腹上,已是緊張得渾身發抖,再被他貼著耳朵一說話,熱氣兒噴在臉蛋上,直覺得渾身好象螞蟻在爬似的,她顫聲道:"相公有話盡管說便是,幼娘......幼娘決不會對任何人提起".

楊凌嗯了一聲,忽然問道:"幼娘,你說......人死了以後會去哪里?"

"啊?"韓幼娘呆了一呆,想不到夫君問的竟是這件事情,她理所當然地答道:"人死了,當然就要進入陰曹地府,根據前世積下的陰德再入輪回啊".

楊凌說道:"是呀,幼娘,上次郎中都說我已經死了,被安放在棺木中一天,卻又忽然醒來,我對你們是痰堵暈厥,其實......是我的靈魂被牛頭馬面拘走了".

"呀!"韓幼娘嚇了一跳,猛地掙開他的身子,轉過身睜大了一雙眼盯著他,雖然這時的人都相信有地獄這種地方,但是畢竟誰也沒有見過,所以覺得十分神秘,而如今自已的丈夫竟然去過陰曹地府,卻又起死回生,實在是叫人驚訝莫名,又有些好奇.

楊凌一本正經地道:"本來,我該被判再墮輪回的,可是我到了那里才發現原來那里有位城隍是在考秀才時的恩師,他老人家道德學問出眾,去世以後成了陰間之神,被任命為本地的城隍."

"啊,原來人間好事做的多的人死後還可以去陰間做官呀?"韓幼娘驚奇不已,早放了丈夫死而還魂的驚駭,忍不住好奇地道.

楊凌心中暗暗好笑,點頭道:"正是,恩師見是我,就請我喝茶吃酒,說要送我去個大富人家投胎.就在這時,我感應到你在陰間被夫君本家長輩逼迫,心中十分氣憤,恩師本是十分看重我的,見了這般光景,就施展神通為我續命,送我還魂,不過......兩年之內不得近女色,否則法術便不靈了".

這套狗屁不通的說法,韓幼娘竟然一股腦信了,想想丈夫本來要投胎好人家享福,卻為了自已還陽人間,自已還這般懷疑他,心中不禁愧疚不已.

楊凌為了加重說法的可信性,還長歎一聲道:"唉,本來......這是天機,是不能叫人知道的,可是我怎舍得你傷心?如今說給你聽,少不得又要減少三年陽壽了".

韓幼娘聽了"哇"地一聲哭了出來,自已真是該死,干麼好端端地逼著丈夫泄露了天機,如今他要減少三年陽壽,全是自已害的,想到這里,韓幼娘不禁心如刀割,後悔得恨不得打死自已才甘心,她抱住他哀哀痛哭不已,連聲道:"對不起,對不起,夫君,都是幼娘不好,天呐,我真該死,你為了我放棄轉世的榮華富貴重回人間,我竟然害得你......嗚嗚嗚......我真該死!"

楊凌說完了連篇謊話,心中就後悔不已,恨不得狠狠打自已一個嘴巴:"你說你是個什麼東西,扯謊不動她身子本來是為了她好,想必按照慣例自已沒有活過兩個月的時候,到時再死一次,一了不了,干嗎說什麼為了不放心她才重返人間,又因為她而減去陽壽,為什麼這麼說?不是更讓她離不開自已了麼?

可是......為什麼見她如此重視自已,如此不舍地為自已痛哭,心中竟然有種說不出的歡喜,自已竟然如此淺薄和自私麼?也是巴不得可愛的女孩兒只鍾情自已,不知不覺間竟然在謊話中讓她對自已感恩戴德,真是無恥啊.

他連忙又采取挽救措施,慌忙說道:"幼娘,不要傷心,恩師說我能活一百歲呢,如今也不過是活到九十七歲罷了,算是難得的老壽星了,有什麼好傷心的?不過......如果我提前死去,那就是城隍為我續命的事被地府判官發現了,拘了我的魂命我早日投胎而已,所以......如果有那一天,你也不要傷心,由于前世的功德,我還是要去享福的,你若為我守節吃苦,那就是減輕了我的功德了,一定要照顧好自已,如果有好人家......".

嘴被韓幼娘輕輕捂住了,那雙含淚的大眼睛忽閃忽閃的,顯得無比美麗,她只是微微搖了搖頭,輕聲道:"相公,不要說這些話,幼娘聽了心慌".

楊凌籲了口氣道:"好好好,生死有命,富貴在天.我不提了就是,只是......你需記得,無論如何,不可苦了自已,只有你幸福,那我無論生死,心中才覺得安逸".

韓幼娘點了點頭,抱住他的後背,將臉頰貼到他的胸口,喃喃地道:"相公,相公......"她緊緊抱住楊凌,生怕這失而複得的良人又忽然消失.她心中已打定主意,夫君待自已情深意重,如果他真的猝然早死,那多半是自已逼他泄露了天機才被陰曹發現的,那也不必為他守節了,便直接追隨他下地府,以求來世仍能服侍他便是了.

楊凌卻不知她心中的念頭,只道自已將一切歸于天命,又說死掉乃是去享福,她過得好便是給自已積陰德,這番心事總算可以拋下了,孰不知他早已被陰曹地府列為拒絕往來戶,想死?哪有那麼便宜的事兒.

楊凌輕輕拍著她的背,這嬌俏溫柔的女孩兒在他心中的印象也越來越深了,現在他就感覺到兩人之間似親情又似愛情的一種情愫在慢慢滋生,夜深人靜,火熱的炕頭,微醺的酒意,一個體輕身軟,溫柔似水的少女,依偎在他的懷中,他感覺到自已罪惡的下體已經開始躍躍欲試了.

楊凌連忙咳了一聲,輕輕推開她的身子寵溺地道:"傻丫頭,不胡思亂想了吧?來,把銀兩收好,趕快去吃飯.珠子還是給我吧,明兒穿了絲線再給你".

"不!",韓幼娘站起來羞笑著收起了銀兩,把荷包兒揣在懷中:"這珠子多好看呐,不舍得,中間穿了眼兒可惜了的".

楊凌見她羞笑忸怩的表情說不出的動人,一時忍不住抬手在她臀部上啪地拍了一巴掌,笑道:"傻女子,再漂亮不拿來使用,藏著又有什麼用?"

一掌下去,想不到松軟的裙下那翹臀竟然豐挺結實,手感柔軟圓翹,再看韓幼娘被打了這一巴掌,呀地一聲,燈影下只見她鬢發潦亂,媚眼如絲,這十五歲的小妮子不經意間所展露的風情實是媚惑已極,小腹更覺火熱,生怕自已一時情動會做出後悔莫及的事來,忙翻身倒在炕上,一把拉過被子蓋在身上,掩飾地道:"好啦,快去吃飯,然後睡覺".

韓幼娘被他在臀上拍了一掌,拍得渾身燥熱,小妮子竟也春心燥動起來,雖然不曾和夫君有過太熱烈的舉動,可是這種忽爾表現出的親昵,卻也使她開心不已,讓她覺得曾經的付出都是那麼值得,一切艱苦都甘之若飴.

男女情事竟是這般得趣,若是夫君他......他......,幼娘忽地想起夫婿兩年內碰不得女色,這才似有些放心又有些失落地怔忡了會兒,待臉上的羞意稍卻,才舉著燈走到牆邊箱前,掀開來將銀兩荷包都藏在衣服夾層之間,然後躡手躡腳地走到外間去了.

上篇:卷一 烽火連三月 第15章 珍珠之誤    下篇:卷一 烽火連三月 第17章 青蛙理論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