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回到明朝當王爺卷一 烽火連三月 第十章 出個損招   
  
卷一 烽火連三月 第十章 出個損招


楊凌摸了摸鼻子,訕訕地回到椅邊坐了,實在無聊之至,忽地想起今天的事情,趕緊在自已的書箱中翻了起來,那本厚厚的《大明律》果然亦在其中,便捧起來細細看了起來.

正翻著有關訴訟的條例,韓幼娘又捧過來一杯熱氣騰騰的茶來,楊凌不禁掩卷長歎:"封建社會的男人,可真夠男人哪,現代社會上哪兒享受這待遇去?"

那時普通店鋪做工時間不象現在這麼緊湊,中午休息時間極長,大約現代的下午兩點多鍾才繼續開工,所以楊凌喝著熱水翻著書,韓幼娘便坐在炕沿兒上做著針線活兒.

手指靈巧地在針線上打了一個扣兒,舌尖兒一舔線頭,穿過針去,她一條腿擱在炕上,仔細地縫起了衣裳,時而還溫柔地瞥一眼正專注地翻著書本的丈夫.

楊凌翻了半晌,細細琢磨了一陣,倒未在書中找出有利于馬昂的條例來,看來辦法還得著落在自已從後世學來的那些冠冕堂皇,損人利已的'太極拳’功夫上.

他抬起頭上長長地籲了口氣,恰看見韓幼娘將棉袍湊到嘴角,有牙齒咬斷了線頭兒,可是一雙眼睛卻甜甜地看著他,與他雙眼一經對視,卻又立即慌亂地閃了開去.

望著這個才十五六歲的俏麗少女一副小婦人模樣,饒是楊凌打定主意只把她當成個可親可愛的小妹妹,仍是禁不住心中一蕩,這種溫馨的感覺,是自已九世輪回以來從來不曾有過的,在這麼一個溫柔體貼的妻子,生活的節奏緩慢悠閑,豈不正是自已夢寐以求的生活麼?豈不正是自已苦苦追增,應該珍惜的溫情麼?

韓幼娘低著頭納著針線,察覺到男人一直在看著她,心頭忍不住發起慌來,手上一亂,"哎呀"一聲,針尖兒刺中了自已的手指.楊凌連忙摞下《大明律》,搶過去握住了她的小手,只見食指上沁出了一滴鮮紅的血滴.

楊凌四下張望了一眼,這才省得古人為什麼刺破了手指要用舌頭去吮了,倒不是他們懂得唾液可以消毒,而是實在沒有什麼可以用來擦拭血跡的,總不能用衣服去擦吧?于是他也有樣學樣地將韓幼娘的手指放到嘴里,輕輕地吮著,舌尖一挨著她的手指,韓幼娘的身子就是猛地一抖,頓時紅霞上臉,熱氣盈人.

楊凌薄嗔道:"看你,上午在外邊做工,在家里還不歇歇,這又是做的什麼?"

韓幼娘垂著細細密密的眼睫毛兒,乖乖地任他輕輕按著自已的指肚,怯怯地說:"快過年了,你還沒有一套像樣的袍子,我想著你是有身份的人,這樣子出門豈不叫人笑話,所以趕著給你做件新袍子".

楊凌喟然一歎,越是相處得久,越覺得自已虧欠她良多,那種心疼的感覺,好象不知欠了她幾世的情了.他無言地緊了緊手,綿綿切切的情意波及他們的全副身心.

楊凌輕輕撫摸著這個才十五歲的女孩兒的小手,心中感慨萬千,還該是背著書包上學的年紀,卻已成為一個溫淑賢良的妻子了,這萬惡的舊社會......真令人感動啊.

大明律規定女子十六出嫁,不過民間少有遵守的,大明的律法有的很嚴,動輒就是殺頭之罪,但是對這一條官府卻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恍若不見.

按了會兒手指,估計不會再流血了,楊凌才輕輕捏了捏手指,微笑著說:"好了,還疼麼?"

"不疼!"聲音媚得很,楊凌這才發覺她眼簾微垂,神情忸怩,嘴角帶著一絲甜甜的笑意,俏麗而稚嫩的臉蛋兒上有種極為溫柔恬靜的氣質,那是一種成熟的女性面對著摯愛的人才會展露出的一種神態.

那種溫柔恬和的氣質是她以前從未展露過的,呈現出的那種女性的溫柔氣質.屋外雪花飛落,雪落無痕.韓幼娘的心兒無比踏實,那種綿綿切切的情意在她的心里蕩起層層漣漪,大半年來擔驚受怕,含辛茹苦的悲酸似乎在這一刹那都離她好遠好遠.

楊凌也不禁看得癡了,癡癡相望半晌,這種靜謐甜密的氣氛終被門外一聲大嚷破壞了,只聽一個男人的嗓門在外邊喊道:"楊凌楊公子是住在這里嗎?".

韓幼娘"呀"地一聲,這才從陶醉中醒來,忙不迭地縮回了手,楊凌微微一笑,轉身走到門口拉開房門,紛紛揚揚的雪花順風飄了過來,回來吃飯的片刻功夫,外邊已蒼茫一片.

楊凌定晴一看,只見兩個衙差手按腰刀站在門外,身上已披了厚厚一層雪,後邊卻有一個少女,披了件白色大氅,手中執著一把黃色油傘,大氅上端狐狸圍脖白絨絨的圍住了她的脖子,只露出一張素淨如出水蓮花般的嬌俏容顏,漫天雪花中猶如仙子謫塵一般.

這兩名衙差正是鎖了馬昂去衙門的差人,所以認得楊凌,一見開門的果然是他,連忙拱手道:"呵呵,果然是楊秀才,小的這廂有禮了.小的奉閔縣尊之命,護送馬小姐來見你".

楊凌連忙打開房門道:"兩位官差大哥,快快請進.啊!馬小姐請進".

馬憐兒綻顏一笑,頰上又露出兩個動人的酒窩兒,她雙手一緊大氅,當先邁了進來.兩個衙差跟在後面進了屋子,順手帶上了房門.

這間小小的屋子一下子擁進五個人,可就擁擠了些.馬憐兒順手一扯頜下的帶子,解開了雪白的大氅,明眸一轉,看見嬌小的韓幼娘,不禁甜甜地笑道:"這位姑娘是......楊兄,是你的小妹子麼?"

看見進來的是一個比花解語的大美人兒,韓幼娘烏溜溜的大眼睛里滿是警戒之色,又聽她把自已當成丈夫的妹子,頓時滿臉不愉,不過夫君沒有說話,她卻不便搶出開口說話.

楊凌尷尬地笑笑,有種摧殘祖國幼苗的罪惡感,他結結巴巴地道:"呃......她是我的......這是內子".

韓幼娘眼中閃過一絲得意之色,示威似的看了馬憐兒一眼,微微福了一禮,柔聲說道:"相公,這位小姐是......?"

楊凌忙道:"這位馬小姐是驛丞馬大人的二小姐,她和兩位差大哥找我有些事情商議".

馬憐兒有些意外地道:"原來楊兄已經成家了,馬憐兒見過楊夫人".

韓幼娘忙道:"小姐不必客氣,快快請坐,兩位差大哥請坐".

這室中只有兩把椅子,那兩位衙差只好坐在炕頭上.楊凌剛剛搬來不久,加上條件有限,平時喝茶也只是用大碗,韓幼娘麻利地拿出四個碗來沏上了茶水,兩個役差自然滿口道謝.

閔縣令已差人將樂器店王家的事查了個明白,馬大人心系兒子,雖然有閔大人關照,但是這寒冬臘月的,生怕在監牢里有什麼不妥,馬小姐也牽掛哥哥,于是便促請閔縣令派了兩個負責調查王家的差人一同來到楊家.

聽了兩個差人把王家的情況講了一遍,楊凌細細想了一番,感覺從《大明律》里,自已實是找不到什麼漏洞可以替馬昂脫罪,唯一拿手的就是保險理賠的"拖"字訣,只是不知是否可用,于是忐忑不安地把自已的主意講了出來.

馬小姐也不知這法子是否管用,把眼去看兩個衙差,那個滿口黃板牙的大李已一拍大腿贊道:"妙呀,好一招'拖刀’之計,鈍刀子割肉,一寸寸地片呀,嘿嘿,縣尊大人秉公辦案,不縱不枉,他王家什麼錯也挑不出來,要是他靠得起,這官司非打得他家破人亡不可".

另一個年紀稍長一些的是個班頭,姓吳,他倒沒象大李一般眉飛色舞,不過也微微笑道:"楊公子年紀雖然不大,不過果然精通律法,智計百出,縱是一流的訟師,也未必想得出如此妙計,如果依計行事,恐怕王家那些苦主兒要搶著撤訴結案了,只是......如果他們不識相,馬公子不免要在牢中多呆上一些時候了".

馬小姐聽他們說好,不禁眉開眼笑,聽了吳班頭最後這番話,不禁遲疑起來,她咬著唇想了想,歎道:"終究那是一條人命,說起來如果只是在牢中多呆些時日,若能平安入獄亦屬難得了,哥哥平時便粗魯莽撞,受些委曲挫挫銳氣也好".

楊凌得到兩個衙差贊許,膽氣不覺一壯,腦子也活絡了起來,徐徐地道:"此計雖能拖得王家主動撤訴,既救了馬公子性命,又不致使閔縣尊的令譽受損,不過......如果王家咽不下這口氣,拖上一年半載也是有的,所以在下還有一計,馬小姐......"

他湊近了些,手遮著嘴巴對馬憐兒低語幾句,馬憐兒聽了似笑非笑地瞟了他一眼,嫣然道:"不愧是讀書人,端得是好計謀".

她這一瞟眼神兒大是嫵媚,那一瞬間展露出來的風情看得楊凌目光一凝,馬憐兒注意到了,吹彈得破的臉頰上不禁泛起一絲淡淡的暈紅來,看得一直只注意著兩人的韓幼娘忽然有點兒酸溜溜的.

上篇:卷一 烽火連三月 第九章 家有賢妻    下篇:卷一 烽火連三月 第11章 折騰不起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