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回到明朝當王爺卷一 烽火連三月 第八章 惹上官司   
  
卷一 烽火連三月 第八章 惹上官司


老板砸了砸牙齒掉落得差不多的嘴巴道:"小姐,這琴用的可是上好的古桐木,光是這桐木就得冒著生命危險在深山老林不知要找多久,你再看這弦,每根都是36根烏金絲纏成的,一分錢一分貨,這麼上品的琴,要您二十兩可是一點不多呀".

少女無聲地笑了,頰上露出淺淺的笑渦,顯得極是動人,紅唇微啟時貝齒如弧,那種美態便是站在側邊的楊凌都不禁怦然心動,少女偏過頭來看了他一眼,顯然知道他在偷看自已,不過神色間並沒有不悅之色.

少女笑吟吟地扭過頭看了哥哥一眼,忽然嘰哩咕嚕說了一串楊凌聽不懂的話,那個矯健的青年也用類似的發音回答了一句話,少女搖了搖頭,對老板說:"老板,我是誠心要買你這琴,這雞鳴驛除了我,怕是也沒有舍得花這麼多錢買這把琴了,這樣吧,十五兩,你要是願意,我就做你這筆生意".

那白發老頭兒又砸巴了一下嘴,點頭道:"好吧,貨賣識家,小姐既然這麼說,那這琴老漢就賣給你了".

少女聽了微微一笑,探手入懷摸出一個荷包來,從里邊倒出一顆珠子,放在白嫩的小手掌心,托到老板面前道:"好,這里有顆上好的和浦珠,就算放到小地方也值十八兩銀子,我用這顆珠子換你的琴,也不用你找錢了,再給我配一個琴盒便是了".

那時候雖然有黃金白銀,還有大明寶鈔流通,不過以物易物在民間仍然十分流行,所以少女的行為也不奇怪.老漢接過珠子來,眯著眼迎著陽光看了看,果然是一顆上好的珍珠,這少女用這麼一顆好珠子換他的琴,這生意倒的確不虧.

不過......,老漢貪婪地又看了眼珍珠,暗暗盤算:這雞鳴驛雖然商客南來北往十分繁華,不過卻不是做樂器生意的好地方,來這里開了兩年店還是賠多賺少,正打算著把店盤出去去大同做生意呢.

眼看著年關將近,這顆珠子到了手還得想辦法脫手賣出去,這兄妹二人自已並不認得,肯定不是本地人,聽方才說話的口音象是關外的人,說不定是路過這里的,如果憑白地昧了她這顆珠子,自已做生意的損失還能賺回來些.

想到這兒老頭兒貪念大起,屈指一送,將那顆珠子順著袖筒兒滑了進去,呵呵笑道:"小姐,我這琴只要現銀交易,你若真想買就拿銀子來吧".

少女聽了嘴唇嘟了嘟,想來她身上的銀錢並不夠這些數目,她頓了頓腳,說道:"你這老板,明擺著送你一樁便宜買賣,還要推三諉四,罷了,把珠子還好,我不買了".

老頭兒狡獪地眨了眨眼,做出一副驚愕的表情道:"珠子?什麼珠子?你來我店里買東西,又不是來賣東西,我哪曾見過你什麼珠子?"

"什麼?"少女的臉騰地一下漲得通紅,她憤憤地一拍櫃台怒道:"你這人怎麼這般不講道理?想賴我的珠子麼?"

她那哥哥一聽勃然大怒,探手一抓,一把抓住了那干瘦老頭兒,竟然硬生生將他從櫃台里邊提了出來,怒聲罵道:"***,竟敢賴我妹子的東西,你當我馬昂是好欺負的麼?老狗,快把珠子還來".

老板馬上扯開嗓子嚎叫起來:"強盜啊,打人了啊,街坊鄰居都來看看啊,我老王頭做生意一向公平交易,童叟無欺呀,外地人上門欺負人了呀".

他看楊凌是本地人的打扮,那時人鄉土觀念極重,典型的幫親不幫理,尋思這一喊街坊鄰居都跑來,再加上這個本地人作證,這對外地人只能吃個啞巴虧含恨離開,實在不濟自已還有兩個兒子,難道還怕了他們外鄉人不成?

這一喊那自稱馬昂的青年更是怒不可遏,他怒沖沖地抬手要打,口中罵道:"奸詐老狗,真是欺人太甚!"

這時後面簾兒一挑,一個四十出頭蓄著胡須的壯漢沖了出來,一見這情形大吼一聲,猛地一拳打了過來,惡狠狠地道:"放開我爹,哪里來的小兔崽子,欺到我王家門上來了".

這壯漢看來頗有幾份力氣,這一拳打得虎虎生威,馬昂見了輕蔑地一笑,手臂一揚,那大馬猴兒般的老頭兒被他脫手甩開,他身子立在那兒動也不動,只伸出一只手去,"啪"地一把握住了那壯漢的拳頭,五指合攏慢慢收緊,那壯漢疼得唉唉直叫,被他一扼手腕,竟然痛得跪了下去.

馬昂冷冷笑道:"想扮攔路搶劫的賊子麼?難道就只有這把子力氣?"

那老頭兒被來被他揪著衣領扇了兩記耳光,這一被甩開,他指著馬昂喊得更起勁兒,只是叫了兩聲,忽然臉色漲紅,呼呼地喘了幾口粗氣,身子一下萎頓在地沒了氣息.

馬昂扼著壯漢的手腕還待耍威風,左右店面的鄰居街坊們已經聞聲圍了過來,有人扶起那老頭兒,忽然大喊道:"王三兒啊,快來看看你爹,老爺子不行了".

馬昂扭頭一看,只見那見財起意的店掌櫃臉色灰白,軟綿綿地被人抱在懷里一動不動,心里不由吃了一驚,手上也不自禁地放開了.

那個叫王三兒的壯漢連忙搶過去抱住老子探了探鼻息,竟然氣息全無,不由立時哀嚎一聲,眼淚鼻涕地道:"爹啊,可憐你偌大年紀,竟被賊人打死了,爹啊......".

後門兒這時又跳出一個年紀相仿的漢子,後邊女人孩子跟著一幫,看來都是王家的人聞聲跑了出來.馬昂本來還以為這一家子又要裝死詭詐,所以只是冷笑不語,這時見他們一家人圍過去又是爹又是爺爺哭叫個不停,臉上不禁變色,心中也膽怯起來.

他悄悄一拉妹妹衣袖,向她使了個眼色,挽著她手腕就要往外走,王家的人哪里肯放,呼啦啦圍上來一幫大呼小叫,推推搡搡,忙亂中有人去外邊喊來了兩個巡街的衙差,聽說是打死人命的大案,那兩個衙差也不敢怠慢,勿勿隨在鄰人後邊闖進店來大喝道:"殺人凶手在哪里?"

這雞鳴驛本來是因驛成城,算不得一座縣城,只是這里軍事地位重要,加上這里是客商中轉的重要驛口,稅賦豐富,所以也設了縣治部門,管理方圓數十里的地方,不過這縣也就相對小了些,縣令是從七品的官員.

馬昂見官差來了,殺官造反的膽子他是沒有的,頓時也不敢再造次了,樂器店老板的兒子指著他道:"就是他,就是這賊人殺了我爹".

馬昂有些氣虛地道:"我沒有,這老板年紀大了,昧了我家珠子被我揭穿,自已羞怒昏厥,氣血攻心而死,與我何干?"

哪有殺人犯說句人不是我殺的就放人的道理?那兩個衙差根本不理會他喊些什麼,其中一個從後腰上扯下一條細鐵鏈,嘩啦一聲就套到了他的頭上,攏肩頭,抹二臂,把他捆了個結實,另一個手執腰刀,只要他敢反抗,准是當頭一刀.

捆好了馬昂,那衙差一拉鏈子,喝道:"有話對太爺去講,走!我說老王家的,不要哭了,帶上你爹去衙門說去,各位鄉鄰麻煩你們一塊兒去做個見證".

那少女急得眼淚在眼眶里打轉兒,眼看哥哥要被捆走,急忙伸手一指一直默不作聲冷眼旁觀的楊凌道:"我哥哥沒有殺人,這個人一直在場,他可以作證".

楊凌在一旁倒是一直看了個明白,這個馬昂雖然年輕氣盛,不過那老家伙昧人財物,倒也真算得上是個老賊了.看他方才情形估計是有什麼腦溢血心髒病一類的毛病,被馬昂一打一罵,又氣又急,情緒一激動,結果昧了粒珍珠,倒把命搭上了.

按刀的衙差聽了,本來已經半邁出店門,又硬生生兜了回來,皮笑肉不笑地道:"既然如此,這位也請跟我們回去做個人證".

眼看那美麗的少女哭得梨花帶雨,滿臉哀求之色,楊凌心中一軟,于是點了點頭.一行人來到縣衙門,王家的大孫子上去擊鼓鳴冤,縣太爺閔文健忙匆匆穿上官袍升堂問案.

別看戲台上七品縣令通常都是最小的官兒,似乎出來個人物就能一指頭撚死他,其實縣令比起現在的縣委書記權力可大得多,他可是一身兼任縣工商局長,財政局長,稅務局長,法院院長,公安局長等諸多職務于一身.

這位閔縣令同大多數進士,舉人出身的文官不同,他本來是邊軍里的一位游擊將軍,因為雞鳴驛的特別地理位置,所以被派到這里既管文,又管武.

楊凌見到縣太爺居然是個滿臉絡腮胡子的黑臉漢子倒真是大出意外,這位武官出身的縣太爺在文職上呆了兩年,多少也懂些規矩,一聽說楊凌是秀才身份,忙叫人給他看座免禮,然後坐堂問案.

這一看,這對兄妹倒也不是過路的行人,而是昨天剛剛上任的驛丞馬大人的公子,小姐.驛丞也算是縣太爺轄下的官員,但是雞鳴驛是因驛成城,本地的驛丞手下管著百十號人,而且屬于軍驛系統,倒是和閔縣令從實際上成了平級.

昨晚閔縣令剛剛還參加了馬驛丞的宴席,席上還見過他這對公子,小姐,有心替他們開脫,可是打死人命可不是小事,雖然從死尸身上搜出了珠子,坐實了他昧人財物的事,可是他身死當場也是事實,閔縣令提著大刀砍人還算合格,讓他問案......大明律人家還沒背熟呢.

上篇:卷一 烽火連三月 第六章 走出山坳    下篇:卷一 烽火連三月 第九章 家有賢妻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