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妃要上天:廢柴風水師第三十九章:不是所有莽夫腦子都有坑   
  
第三十九章:不是所有莽夫腦子都有坑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蘇秀秀聽到馬東風的話,直接開口:"我是柳州衙門的捕快,這位是柳州衙門的縣令,我們有一些重要的事情要問你."

說話間,蘇秀秀打開牢房讓對方出來.

牢里的人全都烤著枷鎖,所以即便打開牢房也不擔心這些犯人逃跑.

倒是柳大人,也不知道是不是蘇秀秀的錯覺,在蘇秀秀打開牢房,牢里的犯人要出來時,柳大人的腿往前邁了一步,卻是恰好擋在蘇秀秀的身前.

蘇秀秀看著擋在自己身前的柳大人,心里又忍不住出現個小人不斷的對自己詢問.

大人這是關心她嗎,是聽了她的話,于是關注了這犯人,所以上前一步,以防對方即便帶著枷鎖也有傷人的能力嗎?

嗷嗷嗷,那本小言里說的來著,戀愛中的女孩子,看自己喜歡的人做的每一件事情,總會覺得對方是在為自己著想做的每個小細節.

┗|‘O′|┛ 嗷~~,她是不是又自作動情了.

可她自作多情的好開心怎麼破.

(☉o☉)…,不過最重要的事情是,她……她這真的是和柳大人,┗|‘O′|┛ 嗷~~古代超級帥哥,戀愛了?真的把古代牛逼的帥哥,給泡了?

柳大人看著馬東風出了牢房後,看到蘇秀秀還傻愣愣的呆在原處,不由開口:"蘇秀秀,你怎麼了?"

蘇秀秀臉一紅,快速搖頭:"沒什麼,什麼都沒有."

"恩?"柳大人疑惑.

"大人,我們趕緊審問這個犯人吧."蘇秀秀快速開口,說話間,便對著馬東風開口,帶馬東風到獨立的一間牢房後,才對著馬東風開口:"馬東風,你可和柳州府四大家族之一的陳家熟悉?"

馬東風聽到這句話,眼底一絲驚訝劃過,隨之眉頭瞬間皺起:"這位捕快問這個做什麼?"

"我姓蘇,你可以叫我蘇捕快."蘇秀秀看了一眼柳大人,發現柳大人並不說話,只是陪著她看她審問犯人,心中不知道為什麼,又覺得暖暖的.

難道談戀愛就是這麼莫名其妙的開心傻樂嗎?

┗|‘O′|┛ 嗷~~,所謂的戀愛的人就變傻,難道就是因為這個嗎?

"蘇捕快,您問這個做什麼,不會是想讓我們這些山匪幫你陷害人吧?"馬東風直接開口.

蘇秀秀聽到這話,才認真的看向馬東風.

從馬東風的坐姿,以及眼神中的隨意可以看出一點,這個人,並不害怕牢房,也對談判什麼的並不感興趣,亦或者,對自己死活也沒什麼想法,這樣的人,很難開展問話.

蘇秀秀皺了皺眉頭,好一會才開口:"馬東風,清風寨原第四當家,你的身份,我說的可對?"

蘇秀秀說完,便看到馬東風眉頭皺了一下,這是對方反射性的透露意思,承認自己的身份.

而幾乎是在馬東風皺了眉頭後,蘇秀秀便聽到柳大人開口:"可是驚訝,我們會知道你的身份,畢竟……你被抓來後,並沒有在差役的口供了敘述自己的身份,說的身份也只是清風寨的普通山匪."

蘇秀秀聽到這話,才知道,原來這馬東風之前並沒有說自己的身份.

不過同時也忍不住佩服她家柳大人,不相處不知道,而隨著查案查多了,才發現,柳大人除了能簡單的就看出別人心里想什麼意外,絕對有過目不忘的本領,一定要問為什麼說柳大人有過目不忘的本領的話,便從每次查案,過往卷宗,以及查案的細節,只要記錄在案的,柳大人不需要多思考,便能直接說出來.

這樣的本領可不是一般人都有的.

蘇秀秀想著又忍不住蘇起來,┗|‘O′|┛ 嗷~~,她家大人果然越看越帥.

不成,必須打住這會流口水的狀態,一定要好好認真的審案子才成,這麼想著,蘇秀秀努力將心神收斂回來,重新仔細的看向馬東風:"可好奇我們是怎麼知道你的真實身份的,馬四當家."

"不外乎是有人說了我的身份."馬東風直接開口:"這有什麼可好奇的."

蘇秀秀眉頭皺了皺,很快又散開,卻是笑眯眯的坐到馬東風的對面:"馬四當家似乎對什麼事情都不太感興趣."

"有什麼值得我感興趣的嗎?"馬東風看向蘇秀秀.

蘇秀秀看著對方的眼神,倒是覺得有點奇怪,這馬東風的眼神,就似乎等著她繼續多說一些什麼.

蘇秀秀不由看向柳大人.

柳大人顯然也注意到馬東風的眼神:"馬四當家是希望蘇捕快問你什麼呢?"

馬東風聽到柳大人的話,卻是又低下頭,看著自己的腿:"大人這是什麼話,我一個土匪,會期待一個捕快問我什麼,難道我還想死不成?"

柳大人也不生氣:"我以為我從你眼神里看到了一些期待."

馬東風整個人似乎靜了一下:"大人您想多了."

蘇秀秀滿臉疑惑,最後因為想不通其中的啞謎是什麼,不由皺了皺眉,不過她最擅長的就是坑蒙拐騙,不代表到現在,就變化不擅長了:"馬四當家,我有點事情很好奇,可以問問馬四當家嗎?"

"我都已經被你們抓了,還有什麼你們不能問的嗎?"馬東風開口.

不過蘇秀秀覺得這個馬東風很奇怪,柳大人說話,這馬東風就低頭沒有表情,可她一開口,馬東風似乎就比之前的狀態,多了一點興趣一般.

(☉o☉)…,難道這犯人還重女輕男不成?

蘇秀秀搖搖自己的腦袋,每次有柳大人在身旁,她就忍不住想要表現的好一點,而一旦想要表現的好一點,就會恨奇怪的做奇怪的事情.

趕緊深吸一口氣,改變現狀的狀態,嗷嗷嗷,不能為了表現的更好,反倒是出現表現的差的狀態,~~~~(>.<)~~~~,她要是柳大人心中的小智多星,不對,這玩意不好,小妖精才好!

蘇秀秀腦海里胡思亂想,不過做事情還是很認真的,同馬東風的對話並沒有停止:"自然都可以詢問馬四當家,只是擔心馬四當家會不回答我的問題而已,不過既然馬四當家這麼說了,那我也就不繼續遲疑問不問了."

蘇秀秀笑眯眯的開口:"馬四當家和你的這些兄弟關系似乎很不錯?"

"寨里的兄弟都是互相將後背給對方一步步一起走過來的,關系自然是好."馬東風聽到這個問題,眉頭皺了一下,就仿佛蘇秀秀沒有問到他想要回答的問題.

"可常三他們似乎就沒有這樣的兄弟."蘇秀秀看著馬東風直接開口.

馬東風頓了一下:"人都是聰明的,你將人當兄弟,人自然也將你當兄弟,蘇捕快你覺得呢?"

"你的意思是,常三他們並沒有將牢里的這些人當兄弟?"蘇秀秀挑了挑眉頭,看著馬東風開口.

馬東風抬頭:"誰知道呢?"

蘇秀秀不禁皺眉,這馬東風給人的感覺真是,不太好.

不過蘇秀秀到底不是喜歡氣餒的人,不一會又笑眯眯的開口:"既然如此,那我就當你是這麼說的了,可是這麼一聽你的話,我又忍不住覺得你虛偽了."

馬東風眉頭終于微微皺起.

倒是一旁的柳大人就仿佛知道蘇秀秀後續要說什麼一般,嘴角勾出略微的弧度.

幾乎是柳大人嘴角勾出略微的弧度時,蘇秀秀也確實繼續開口了:"若你真的對你的這些寨子里的兄弟當兄弟的話,就不會忍心他們這麼繼續這麼呆在牢里受苦了."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馬東風看著蘇秀秀開口.

"自然是表面的意思,若是你真的在乎你的兄弟,你看到有可以戴罪立功,幫助兄弟少一些牢獄之苦的機會,自然也就不會不想著幫忙做點事情,減輕一些兄弟們的刑罰,而就這麼裝死了."

"說到底,你是沒將那些將你當兄弟,看到有人找你,立馬擔心你有事情,替你出頭,准備用自己替你擋災的人當真正的兄弟."蘇秀秀一字一句的開口.

馬東風眼睛眯起:"你在激將我?"

蘇秀秀卻是覺得馬東風眯起的眼睛有點叫人害怕,有點鋒利,不由往後退了退.

幾乎是往後退的瞬間,便感覺到肩膀上一暖,是柳大人的手.

蘇秀秀鼓鼓臉,對著馬東風繼續開口:"這麼快就被你看出來了?那你是吃這個激將法,還是不吃呢?"

"你覺得我是會吃還是不會吃."馬東風問完微微一頓後開口:"我可以給你機會,對你想要知道的東西,無所隱瞞的告訴你."

"你有什麼要求?"蘇秀秀快速開口,她對付了那麼多人,這個馬東風真的有點棘手.

馬東風聽到蘇秀秀的話後,不知道為什麼,竟是笑了笑,然後開口:"只要你回答對,我會不會吃這個激將法,只要答對我心中的想法,你想知道什麼,我便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當然,你旁邊的這位大人不能幫你."馬東風看向蘇秀秀:"怎麼,敢不敢回答,你想知道想問,想要我回答的東西,都掌握在你手里."

蘇秀秀聽到對方的話,眉頭忍不住皺起.

奶奶的,師傅老人家說,偷蒙拐騙最重要的就是要把節奏控制在自己手里,可是她這次的情況很棘手啊,不是她不想將節奏控制在她手里,而是對手有點厲害,竟是在不知不覺之中,把節奏的控制拳給拿走了.

而她還就只能吃對方的節奏了,因為她需要從對方身上得到線索,才能將這個案子解決掉.

奶奶的胸,說好的,莽夫的腦子都有點坑,這位面相明顯殺過無數人的人,為什麼這麼精明,直接將看透人心的柳大人排除在外,讓她回答.

蘇秀秀心中的想法千四百轉,不過轉了一會後,蘇秀秀的眼珠子突然一轉,對著馬東風開口:"這麼簡單的問題,怎麼不敢,你聽好了,我現在就回答你."

上篇:第三十八章:混在土匪中的將士    下篇:第四十章:和擁有線索的人斗智斗勇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