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妃要上天:廢柴風水師第二十二章:選擇   
  
第二十二章:選擇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蘇秀秀不知道厲捕頭和老鴇的對話,更不知道,她如今要找的,帶走陳二姑娘的人就是牛五,只是一路往前,一邊走,一邊對著行人詢問:"這位大娘,你可有見過一個下巴上有顆痣,三十多歲的男人,或者是一個小十五六歲十分好看清秀的小公子?"

被蘇休息拉住的人不禁搖頭.

蘇秀秀眉頭卻是皺起,之前應該等到人說了陳二姑娘離開多久了,再出來尋找的,如此也好計算一下距離,只是如今也沒辦法,只能這麼一路前行繼續找人.

她倒不擔心別的,就怕陳二姑娘出事,畢竟在雪月樓救她的男子太過古怪,袁三已經死了,她既然找到了陳二小姐,就不希望陳二小姐出事.

這麼想著,蘇秀秀不再停頓,繼續一邊快速前行,一邊快速詢問,即便沒有問到也不氣餒.

好在她當了一段時間的柳州府捕快了,柳州府的街道還算熟悉,這一條線並不斷,少說有五六百米,就是後面的人家,也是順下去的,唯一擔心的是,繞進什麼小巷子里,可若是繞進小巷子的話,總會有人看到.

這個時間,天氣說涼有些涼,卻也不是最涼的時節,于是年紀大的人都喜歡在外面曬曬太陽,如此也容易找到人詢問.

幾乎是這麼思考了一下,蘇秀秀便有目的的挑人詢問.

不再詢問匆匆忙忙的行人,而是挑那些在一旁站著曬太陽,或者路旁的小販.

詢問一個路人.

兩個路人,

三個,

……

十個.

蘇秀秀眉頭都忍不住皺緊,解圓都已經跟上她的步伐,卻是一點線索都沒有,這簡直不可思議,人總不可能憑空消失才是.

既然不可能憑空消失,那人究竟去什麼地方了.

"蘇姑娘,我們該怎麼辦?已經找了一會了."解圓對著蘇秀秀快速開口.

蘇秀秀皺眉:"無論如何,都要找到,你去衙門里找些人來,全部在這條道上詢問,順便讓人去守著酒樓,若是陳二姑娘回去了,就立刻過來告訴我,我就不相信,找不到人了."

蘇秀秀快速開口,想到蘇小弟的鬼魂也是這麼失蹤的,然後這麼許久都再找不到,她可不想一個活生生的人,也這麼失蹤.

一時間蘇秀秀的腳步變得更快,幾乎是說完,就立刻跑向下一個巷子.

而解圓一咬牙,也回衙門去找人,這一往回走,便遇到急匆匆找過來的厲捕頭.

"你怎麼在這里?蘇姑娘呢?"厲捕頭看到解圓一個人不由一驚:"你不是追蘇姑娘了嗎?難道蘇姑娘不見了?"

說話間,厲捕頭明顯變得十分著急.

解圓愣了一下,才開口:"沒有,蘇姑娘去找人了,只是我們找了很久沒找到,蘇姑娘便讓我回衙門搬人一起找,說那樣說不定能快一些找到人."

這麼說著,解圓也是著急起來:"先不說了,我回去搬人了,早些將差役們都叫過來,也許就能早一些找到人."

厲捕頭聽到這話,卻是更加緊繃:"你的意思是,蘇姑娘一個人去找陳二姑娘了?這可如何是好."

"怎麼了?可是出什麼事情了?"解圓停下腳步.

"我剛剛從老鴇那里知道,帶走你們要找的陳二姑娘的人,正是大人派我仔細尋找的牛五."厲捕頭快速開口.

解圓愣了愣,不禁面露喜色:"這不是正好嗎,只要蘇姑娘將人找到了,我們就是一口氣將兩個人都找到了,袁三的案子,不對,常三的案子,說不得都有線索了!"

"好什麼,這一點都不好."厲捕頭臉色凝重.

"究竟是怎麼了?"解圓看厲捕頭凝重的表情,終于也忍不住凝重起來.

"我們找了許久牛五,不是找不到麼,于是又回了一趟牢里,詢問了一下常府小厮牛五的情況,這才知道,他們當山賊的時候,雖然說都沒怎麼殺過人,可還是有人殺過人的."厲捕頭神情無比凝重的開口.

解圓的寒毛卻忍不住豎起來:"你這話的意思是?"

"牛五曾經殺過人,所以常三洗白了,牛五卻依舊藏著自己的行蹤,並且一直不肯在一個地方完全定下來."厲捕頭說著也全是著急:"如今蘇姑娘一個人去找人,萬一真的找到了,那就麻煩大了!"

解圓這片刻也焦急起來:"若真是歹人,那他到青樓救陳二姑娘做什麼?"

"誰知道呢,說不定心情不愉快,就找上這姑娘了,但這都不是關鍵的,我怕蘇姑娘見到人時,說自己是捕快,那就完了.亡命之徒遇到捕快,這結果想要知道."

解圓整個跳起來:"不行,我必須回去找蘇姑娘."

厲捕頭這會卻是難得靠譜起來,就是靠譜的姿勢不太對:"回什麼回,你有我武藝強嗎?我去!"

解圓看著厲捕頭,很不想直白的對厲捕頭說,他不擔心厲捕頭的武藝,卻擔心厲捕頭的腦子,怕厲捕頭找不到蘇姑娘.

"你立刻去衙門將這件事情告訴大人,我這就去找蘇姑娘."厲捕頭開口.

解圓僵住:"厲捕頭,你就不問問,我最後和蘇姑娘是在什麼地方分開的嗎?"

"對哦,你們是在什麼地方分開的?"

解圓咽了口唾沫,只覺得更不靠譜,最終擔心耽擱的時間越久,危險越大,快速開口:"從這往南的第五個巷子,我和蘇姑娘是在那里分開的."

"好,我這就去找蘇姑娘,希望她還是和之前一樣,沒有找到陳二姑娘和牛五的線索!"厲捕頭轉身就走:"不然,就危險了."

解圓看著厲捕頭離開,心也往下沉:"蘇姑娘,你可千萬別找到陳二姑娘和牛五的線索啊,厲捕頭真心不一定能短時間找到你,說不得,還要等我回衙門搬救兵回來."

卻說幾乎同一時間,蘇秀秀又對著一位百姓詢問,而那百姓依舊是搖頭,就在她以為沒有線索,想換下一個巷子,終于,有個旁邊坐著的婦人遲疑了一下,對蘇秀秀開口:"姑娘,你說的下巴上有痣的男子是一個看起來很凶的男子,而那小公子長的極其好看對嗎?"

蘇秀秀瞬間頓住:"這位姐姐,你可是看到了?"

婦人顯然不太想說.

蘇秀秀不由開口:"這位姐姐,那小公子對我來說是極為重要的人,若是您看到了,還請一定對我說."

婦人一聽這話,也不知道想到了什麼:"你們年輕人追求感情還真是積極,既然如此,我便和你說我看到的吧."

"不過我覺得那小公子說不得處于危險之中."婦人說著微微一頓:"前不久,我看到兩個人前行,那領頭的之人的相貌正是你形容的,下巴上有一顆痣,只是那人一看就很凶,也不知道那看起來很好看的小公子為什麼和對方一起."

"領頭的人很著急,是拽著旁邊那清秀小公子前行的,直將那公子拽的整個人都踉蹌了,差點沒摔倒,也因為這樣,那公子身上掉了一樣東西,我給撿了回來,既然你詢問那小公子了,想來是認識那小公子的,那這東西邊交給你,你帶回去給那公子吧."

說話間,婦人遞給蘇秀秀一樣東西.

蘇秀秀接過來,才發現是一個繡工十分精致的香囊.

按著東西的精致程度,確實可能是陳二姑娘的東西,想到婦人的話,蘇秀秀卻是忍不住心頭一跳.

眼前的狀況是發生變化了嗎,一開始是陳二姑娘跟著那男子走,如今那男子已經顧不得陳二姑娘的意願,直接脅迫陳二姑娘走了嗎?

這麼想著,蘇秀秀不禁更加著急,趕忙詢問婦人陳二姑娘被拽走的方向.

那婦人本不想沾染麻煩,給了東西就不想再管了,見蘇秀秀如此著急,到底還是指了一下巷子里:"我看他扯著小公子往巷子里去了."

說著微微一頓:"那中年人腳步特別急躁,臉色也十分不好,姑娘,若是可以,還是不要一個人去了,找人陪你去比較安全."

蘇秀秀謝過婦人,便向著婦人說的方向快速前行.

知道情況有變,蘇秀秀心里就更著急了,只是走著走著,蘇秀秀的腳步不禁微頓,心中更沉重.

因為,她在追著陳二姑娘前行的路上,看到了一滴滴血跡.

一滴順著前行的路,一直向前的血跡.

顯然,只有有人受傷了,還不斷前行,才留下的印記.

想到婦人說的,陳二姑娘被人拽著走,會不會是歹人受不了陳二姑娘的速度,直接下重手了!

蘇秀秀心撲通撲通的跳,卻依舊放慢速度打量血跡.

這一打量,蘇秀秀便發現一件事情,血跡最終斷的位置並不是很遠,恰好通向一個明顯看起來破敗的院子,很可能是已經被人廢棄的地方.

這樣的地方,可是沒有人.

蘇秀秀的心發沉,再前進很可能是未知的危險.

最好的選擇就是等來人了,一起進去看看,可若真是這樣,等到人才前進,確實沒危險,可到時候再進去,也許看到的就是尸體.

蘇秀秀腳步僅僅是微微一頓,便繼續往廢棄的院子走去.

上篇:第二十一章:找到牛五的線索了    下篇:第二十三章:聽見自己心碎的聲音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