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妃要上天:廢柴風水師第三十八章:峰回路轉   
  
第三十八章:峰回路轉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正好也讓所有人都知道,究竟都哪些人做了壞事!"蘇秀秀的話一落,柳大人嘴角便微微勾起,招來一個差役,對著差役吩咐了幾句.

蘇秀秀不知道柳大人做的事情,卻是在說完後,仔細掃視而蘇秀秀所有常府的下人.

不得不說,常府確實不小,下人們這麼聚集起來,林林總總竟是有小兩百人,這還是有些人本就不在常府,比如常三管家,就因為出去辦事還不曾回來.

她想的對付這幫人的辦法也很簡單,那便是利用信息不對等,以及做了虧心事的心虛心理詐那些心理素質並不那麼強的人.

果然,她的話一落,在場的小厮丫鬟就有些亂了,年輕些的面孔茫然不解:"十年前的神明殺人案是什麼意思?"

"常府還發生過死人的事情嗎?"

"自然,常府死過不少人."有那知情的老人開口.

一聽這話,有那半新不舊的下人忍不住開口:"說起來,常府每年都會招一些新丫鬟小厮,而我聽說也沒有什麼丫鬟小厮給送到別的地方去作者掌櫃什麼的,難道……"

年輕的小厮丫鬟議論紛紛,年紀大的下人有沉默不語的,還有瞬間轉頭看向一處的,還有面色大變的.

蘇秀秀沒有立刻做什麼,而是慢慢的走向這群小厮丫鬟跟前,從左邊第一個開始向右邊走.

幾乎是蘇秀秀靠近第一個年輕的小厮,小厮便整個人緊繃起來,呼吸都緊繃了不少.

所有人都不希望被牽扯出來的有自己,畢竟,這麼牽扯出來,可是馬上就要被抓去官府的,到時候幾近游街,多掉面子.

而心虛的,便更緊張了,因為他們都有可能被查出來,一個個神色緊張.

蘇秀秀沒有做其它的事情,只是一步步往前走,每個人都仔細看,有意無意的停頓兩秒.

兩秒時間很短,但是對于等待審判,心虛覺得自己肯定被抓出來的人,卻不短,越是事關自己,便越覺得這個停頓時間越長,自己被發現了.

一連走過十個年輕的小厮,雖然幾個人都緊張,但也只是神色緊繃,而下一個,是一個中年下人,面棕無須,最關鍵的是,對方的褲子微微顫動.

蘇秀秀掃視到對方的時候,對方瞬間緊繃.

幾乎是蘇秀秀在這個人面前微微一頓,這個人的臉色便瞬間大變.

蘇秀秀指向對方:"出來."

中年下人一個哆嗦,直接下跪:"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我只是幫忙埋了幾次尸體,我真的和這件事情什麼關系都沒有,我也不知道那些尸體是有問題的."

中年下人這麼一說,那些年輕的丫鬟小厮瞬間嘩然,顯然沒想到常府竟然會有這樣的事情,之前常大公子宅子里弄出一堆尸骨,就已經讓所有人毛骨悚然了,這會一個個年輕的小厮估計已經是想好准備好包袱趕緊跑了.

蘇秀秀卻沒有說話,只是盯著跪在地上的人.

跪在地上的中年下人更加緊張:"我都說了,不應該幫人埋尸體了,偏偏為了幾個錢,就干這個事情,我真的和這個事情無關,您若不信,問張三,對方是和我一起埋尸體的."

幾乎是同一時間,站在這個中年下人身後的下人便是一臉苦色:"大人,我們幫人埋尸體也有罪嗎,我們都是聽了常大管家的親戚王二家的話,才幫忙這個事情的."

站在中間的一個婦人瞬間爆起來:"你們亂說什麼,不要血口噴人,我怎麼可能會和你們接觸,還讓你們做這樣的事情."

婦人身旁的胖胖的婦人卻是開口:"說起來,我確實看到你接觸過對方幾次,那次好像咱們府上就少了個年輕的丫鬟."

蘇秀秀靜靜的看著這些人說話,聽到有用的地方,便對著柳大人得意的眨眨眼:"大人,我是不是超級牛逼,是不是很有用?"

便見柳大人依舊面上清冷,蘇秀秀不由失望,~~~~(>.<)~~~~得不到誇獎了,就在放棄打算繼續表現表現的時候,柳大人淡淡的"恩."聲傳來,蘇秀秀瞬間打雞血一般轉過身繼續盯著案子.

而柳大人在蘇秀秀得意的轉頭後,才嘴角微微勾起,目光才落在這人群的所有人之中,待得看下去後,眼睛卻是微微眯起.

幾乎是片刻時間,老人便牽扯出一大半.

蘇秀秀也沒想到常府竟是這個狀態,只是想想也清楚,在一個公司干的年頭久了,只要但凡會關注的仔細一點的,肯定都發現了公司的問題,而發現了,想不露痕跡繼續呆下去很難很難,一般不是受害者,就會變成施害者一員.

蘇秀秀一個人肯定記錄不了那麼多事情,便將衙門的差役都招了來,將所有人說的話和事情,都記錄下來.

只是所有人說的,幾乎都是這七年發生的事情.

並沒有十年前的事情.

即便是蘇秀秀也不相信,這麼多下人都牽扯,常大公子也在其中,常府老爺會絲毫不知道,若真如此,對方也就沒辦法讓常家成為柳州四大家族里,站的最穩當的一個了.

即便是剩下的陳府,都沒有常府厲害.

所有人都沒有提十年前,就仿佛以前陳寡婦對他們提及的,她十年前因為遇到神明殺人之事離開,只是錯覺,但這自然不是錯覺.

要麼就是十年前發生的時候,是個更加禁忌的事情,亦或者,十年前的參與者不在這里,再便是,十年前的參與者,都不在了.

畢竟陳寡婦就是十年前離開的常府的,才落魄的靠出賣自己活著,而這十年變化本就大.

對了,陳寡婦,陳寡婦或許知道點什麼.

即便不知道,過來認一認,也能認出十年前就在常府的人都有哪些.

不過在這之前,蘇秀秀也沒有安靜下來,而是一個個仔細的看剩下的人.

她師傅可是說過,所謂看相最早的時候其實是看一個人常年同一個表情微動作下,臉部留下的印記,就如同常年嚴肅,法令紋會比同齡人都深一樣,後來再加上一些觀察和印證,才產生了真正的面相說法.

所以,為了在柳大人面前露一手,蘇秀秀這也是拼了,她是打算把剩下的人都仔細看一遍.

幾乎是下一刻,蘇秀秀便又指出一個婦人,這個婦人幾乎不引人注意,便安安靜靜的呆著,眼觀鼻鼻觀心,可面相來說,這個人沾過血.

婦人被蘇秀秀指出來的瞬間,瞳孔不可抑制的扭曲了一下.

蘇秀秀看在眼中,眉頭不禁微微皺起.

而一旁的人卻是都開口:"楊乳娘不會做什麼亂七八糟的事情,楊乳娘人可好了."

楊乳娘頭瞬間低的更低了.

蘇秀秀皺眉,難道這次看錯了,蘇秀秀不由看向柳大人,嚶嚶嚶,不會這次要丟人了吧.

"你確定不自己說出來嗎?"即便忍不住有些擔心,蘇秀秀還是看著這楊乳娘開口.

楊乳娘只是低頭不開口.

蘇秀秀皺眉,卻是有些頭疼,若是沒有後續,她之前嚇唬人,把人詐出來的招式就要到此為止,沒辦法繼續詐人了.

看來現場直接將常老爺的事情突破掉可能有點困難,說不得要讓人將陳寡婦帶來,再看看了.

這麼想著,蘇秀秀對著柳大人開口:"大人,我需要陳寡婦到這里來一下."

就在這麼開口的時候,蘇秀秀便看到兩個衙役抬著一個人過來,那被抬來的竟正是病重的陳寡婦.

不僅如此,抬人來時,兩個送人的衙役對著柳大人開口:"大人,您要的人,我給您帶到了."

熬,柳大人真的厲害了,早就想到這次查探,或許會用到陳寡婦了.

而陳寡婦看到楊乳娘的時候,病弱的身體甚至忍不住驚坐起:"你不是十年前因為知道了真相,也死了嗎?"

上篇:第三十七章:讓所有人自己認罪的辦法    下篇:第三十九章:一切因果所向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