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妃要上天:廢柴風水師第二十四章:史上最能狡辯老夫人   
  
第二十四章:史上最能狡辯老夫人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柳大人說完猜測,卻沒有繼續,反倒提起旁的:"李管家,據本官所知,你家中還有老小,都要靠你照養,若是你流放邊關,還是因為買凶殺主人家的表小姐,你覺得你家中老小以後繼續在柳州會如何?"

任何府邸,不會要會謀害主子性命的奴才.

李府為了顯示蘇秀秀的死和李府無關,也會義正言辭的對付李管家的人家人.

蘇秀秀看著柳大人,真的佩服啊,雖然問話一直面無表情,可比她師傅能說到別人心底去.

"可惜了,你若罪罰輕一些,早些出去,說不得還能照顧家中老小."

李管家臉上終于不淡定.

柳大人清冷的看著李管家:"既然李管家沒有什麼話要說,也想認罪,那便畫押吧,劉能將李管家的罪狀拿出來,讓李管家畫押,至此流放邊關."

李管家整個人一顫:"大人,我招,我招,是老夫人吩咐我要表小姐性命的."

雖然早就知道這個答案,蘇秀秀心里還是覺得有些難受,蘇小妹的記憶力,李老夫人待她很好.

蘇小弟的眼睛更紅.

劉能忍不住也看了一眼蘇秀秀,繼而搖搖頭.

柳大人卻是依舊清冷:"哦?本官記得沒錯的話,李老夫人是蘇姑娘的外祖母,為何要要蘇姑娘的性命."

李管家說出第一句話後,卻是放松了一般:"因為老夫人害了表少爺的性命."

蘇秀秀手忍不住攥緊.

柳大人的聲音依舊不快不慢:"你可有證據?"

李管家有些急切:"有,小的有證據,要了表少爺性命的花瓶是小的處理的,老夫人因為砸死表少爺,手上還受了傷,如今那花瓶碎片就在李府的後花園埋著."

柳大人看向劉能,劉能立刻離開,顯然是去找李管家說的花瓶碎片.

蘇秀秀的心情很複雜,開心也不開心,心底早就確定是一回事,可一層層剝開,又是另外一回事.

誰能想到,這麼審審,竟能審出這樣的證據來,不過想了想,還是問了一句蘇小弟,是否凶器就是花瓶,確定後,才真的鎮定下來.

有了這樣直接的證據,想來李老夫人就是想狡辯,也無法狡辯了.

這一刻,蘇秀秀很想立刻看到李老夫人,想看看李老夫人會怎麼說,還想問問李老夫人心是什麼做的,對于蘇小弟怎麼下的去手.

柳大人審完李管家,劉能便走了回來,回來後對著柳大人點頭.

也不知道是不是找到了李管家說的證物.

不過在劉能點頭後,柳大人便直接讓人將李老夫人帶上來.

李老夫人跟著差役一步步的出現在大堂之上,沒有李管家衣著上的不整齊,就是頭發絲都整整齊齊,完全看不出頹敗.

不知道為什麼,蘇秀秀就是想起師傅最喜歡掛在嘴邊的話,鬼有什麼可怕的,人才可怕.

蘇小弟一看到李老夫人,眼睛因為憤怒通紅,只是這憤怒誰也看不到,就仿佛印證師傅說的話.

蘇秀秀心情不太好,忍不住撫了撫蘇小弟,別人看不到又如何,她看到了,她會幫蘇小弟討回公道.

這麼想著,蘇秀秀死死的盯著李老夫人.

"李老夫人,你可知罪."柳大人的聲音清冷,卻帶著一股叫人平靜下來的力量.

李老夫人手中握著本套在手腕上的佛珠,一顆一顆的轉著:"柳大人何來此話,老身聽不懂."

"你害死蘇諍兒,還想加害蘇秀秀,現在還想狡辯嗎?"劉能一旁直接替柳大人開口.

"柳大人恐怕是審錯人了,老身年紀大了,力氣也沒有了,又怎麼可能害人性命,更何況還是老身的外甥."

說話間,李老夫人手中的佛珠一頓:"大人作為柳州府新上任的父母官,不會為了快些破案子,就隨便誣陷老身吧."

蘇秀秀聽著李老夫人說話,忍不住磨牙.

"老夫人好定力,讓本官佩服."柳大人依舊平靜.

"老身不過說事實罷了."

柳大人也不著急:"老夫人既然不認罪,那便招證人李管事上堂吧."

李管家低著頭上堂.

"李管家,你可認得堂上所跪之人?"柳大人看著李管家開口.

"認得,是我們府上老夫人,也是害了表少爺性命之人."李管家開口,頭卻不敢台.

李老夫人聽到柳大人的話,手中佛珠停了停:"柳大人果然厲害,為了要老身來填老身外甥的案子,准備也是充分,竟連我的管家都買通了."

柳大人並不理會李老夫人:"劉能,將你從李府花園中找到的東西送上來."

劉能快速點頭,不久,便見一個衙役帶著一個布包出現,布包打開,卻是一堆沾了很多血的碎花瓶.

李老夫人看到碎花瓶眼角抖了抖:"這是什麼東西?"

"害了蘇諍兒性命的東西,仵作已經驗證,蘇諍兒的頭上的傷口和這個瓷器碎片吻合."

"這和老身有何關系."

"李管家說這是老夫人您交于他處理的東西."柳大人的聲音依舊清冷,卻帶著敲打人心的力度.

"笑話,李管家說是,那便是嗎?"李老夫人手中佛珠一收,整個人凌厲起來.

"據說老夫人手上有傷."

李老夫人目光一凝,看了一眼身旁的李管家直接開口:"柳大人確實厲害,連老身手上有傷都知道."

李老夫人說著微微一頓:"老身這手上的傷也是這幾日受的,人老了,不中用了,喝茶那個瓷杯都拿不穩了,誰想就摔到地上了,老身下意識撿,誰想就受傷了,這件事情老身的貼身丫鬟就能證明."

"倒是李管家,虧的老身信任你,沒想到你竟害表少爺性命,還想陷害我!"

李管家瞬間慌了:"我沒有,我沒有陷害,大人相信我."

"若不是如此,你如何能知道凶器在什麼地方,還有凶器!"李老夫人一字一句開口.

李管家臉色慘白.

"老夫人應該知道,本官會抓老夫人來,除了李管家指證老夫人外,還因為李老爺也指認了李老夫人."柳大人清冷的看著李老夫人.

"我兒不可能指認我,要不然就是被人誤導了."李老夫人快速的開口:"柳大人一字一句都在認定老身是凶手,若老身害人,總要有動機吧,雖然老身人老了,但若是柳大人敢汙蔑老身,老身就是告到京城,也是會去的!"

周圍的衙役不禁點頭,若不是蘇秀秀知道凶手就是李老夫人,恐怕也會忍不住信了李老夫人的話.

"本官聽說死者的父母給死者留了一大筆財產,李府最近在做一筆大買賣,缺銀子."

李老夫人嘴角勾起:"大人恐怕消息弄錯了,我們李府可是柳州府四大家族之一,缺什麼也不能缺銀子,更何況,我府上也沒有和其它幾個家族府上合作什麼大買賣,若是大人不信,完全可以找其它幾個家族管事之人當堂對證."

"柳大人,即便您急于在柳州府站住腳跟,也不能這般陷害人."

這李老夫人簡直厲害了,知道柳大人抓她,她沒辦法其它辦法收買,竟直接將柳大人也汙蔑了.

如今必須有最直接的證據才成,不能只是隨口說證據,畢竟連花瓶這樣的證據,老太太都能這麼辯駁,只有最直接的證據,才能突破這老太太的心房.

對了,常府當鋪的管事可是知道李府常當東西,這至少能證明李府不像老夫人說的那樣富裕,除此之外,她記得白衣公子說過,賈媽媽手里有她出嫁陪嫁的嫁妝單子.

想著,蘇秀秀便想對劉能說這件事情,讓劉能告訴柳大人.

就在蘇秀秀想要離開之際,蘇秀秀看到柳大人看著說話的李老夫人嘴角微微勾起,不由腳步一頓,這一頓,便聽柳大人清冷的聲音再次響起:"老夫人既然要動機,那我便給老夫人,您的動機."

"傳證人賈媽媽."

上篇:第二十三章:修羅場    下篇:第二十五章:傷口的秘密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