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妃凰紀:錦繡嫡女第329章 征服者,高長雪   
  
第329章 征服者,高長雪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殺念一起,他的手輕輕一抬,僵在半空中,這個女人,手無束雞之力,根本威脅不到他.

"跟我來."他轉身,往船樓上走去,云錦繡跟上他.

兩人來到頂層,那株海棠樹依舊繁花滿枝,云錦繡仰頭看著,一陣恍惚,這里什麼都沒變,她心里湧起一陣痛楚.

"你是什麼時候知道我的身份的?"

"最近幾天才想明白."

他眉頭緊皺.

"鳳後需要利用國師來制衡天元帝,以她的性格,不可能完全信任國師,一定會在他的身邊放自己的人,這個人不僅要有能夠在大煌師身邊立足的能力,還要絕對忠于鳳家."

"在揚州的時候,你恰好出現,其實為了接近我,因為你知道我和大煌師的關系."

"後來,你出現在北境,不僅僅是因為你對北境大祭司的法術好奇,而是為了幫鳳晏和鳳行烈完成任務."

"你在北境,的確有所收獲,所以,你偷了楚墨宸的尸體,幫鳳還真換取肉身."

"你是大煌師身邊的藥師,所以你知道楚墨宸的身體情況特殊."

"你果然很聰明."

"你若真聰明,早該猜出你的身份."她頓了頓,"當局者迷,所有的事情,等再回頭去看的時候,就變得簡單多了."

白夙摘下面具,她抬頭看著他,他乾淨明亮的眸光直入她的心底,她身子一震,瞳孔張大,恍然間,她仿佛看到了鳳晏,眼睛一紅.

她轉過身,正對著院子里的水汀.

"怎麼,是想起我四弟了嗎?"他的眼波湧動,神色複雜,他恨她,卻下不了殺手.

她沒有問答他的問題,"鳳夙,去瀛州吧."

他驀地一怔,"你什麼意思?"

"已經一個多月了,你為什麼還一直留在這里,留在蜃樓上?"

被她說中了心思,他的臉色不太好看.

"去瀛州,雖然充滿了未知,但是留在天元,你不過是鳳家下一個犧牲品."

他瞳孔一凝,殺意凜凜.

云錦繡平靜地看著他,神色堅定.

"鳳後野心勃勃,為爭取至高權力,不惜毒害天元帝,如今又挾君王以令天下,她所行之事,禍國殃民,她的統治,不會長久的."

鳳夙冷"呵"了一聲,"她的統治不會長久?你太高估你自己了."

她淡然一笑,"打敗她的,不是我."

鳳夙不解地看著她.

"鳳夙,你的姑姑,除了鳳晴鸞,還有誰?"

"你什麼意思?"

"鳳後,不是鳳晴鸞."

他震了一下.

"你在皇宮做宮女的時候,曾聽有人提起你的姑姑鳳晴鸞,聽說過她與弘毅帝之間的愛情糾葛,幾乎在所人的眼中,她是個癡情的人,也是一個心懷憐憫的名門嫡女,而鳳後,不是那樣的人."

"這個世界上,沒有完全相同的兩個人,兩個人再怎麼像,都是不一樣的,就像鳳朝華和鳳夜回."

鳳夙的呼吸停頓了數秒,無聲地歎息,她說得沒錯,鳳後不是他認為的那個姑姑,她是和鳳夜回一樣的存在.

"鳳後能有今天,的確是因為她夠狠,夠無情,但她不顧百姓死活,大失人心,就算她現在能夠掌控朝局,但早晚,眾人會群起而攻之,你留下來,也不會是她手中的利器而已."

這些話,鳳夙不是不明白,只是從一個外人的口中說出,讓他很難接受.

"如果鳳後對你們鳳家有半點憐憫之心,你們兄弟也至于紛紛喪命."

說到這里,她的心頭也是一冷.

能夠冷酷無情地利用親人,看著親人一個個喪命,鳳後做人,還真是喪心病狂.

"你來,就是要跟我說這些?"

"這是我欠鳳晏的."她看著他,目光柔和,像看著一個知己好友,"也是我欠你的,在北境,你救過我一命."

魯世均在船上等了一會兒,就看到云錦繡從云梯上下來,他吩咐手下,將船劃過去.

云錦繡上了船,船向岸上靠去.

他們剛剛上岸,海上突然傳來巨響.

有人狂呼,"蜃樓起航了,蜃樓起航了!"

"蜃樓要去瀛州找神仙了."

"……"

歡呼的聲音和海上的響聲,吸引了滿城的百姓,人們紛紛向海邊圍來了,站在護欄外,歡送蜃樓起航.

云錦繡站在海岸上,看著蜃樓.

巨大的船帆揚起,遮天蔽日.

蜃樓發出一陣陣"轟隆"的聲音,像一條巨龍,在海上緩緩移動,蜃樓前方的水面排開,形成水淵,海面波瀾壯闊.

船甲上,鳳夙迎風而立,白色的衣袍被風吹得獵獵飛舞,他長發飛揚.

他回眸,往海岸上看了一眼,海岸上人山人海,他沒有看到云錦繡,卻能夠感受她的目光.

別了,云州.

別了,帝都.

別了,鳳家.

他轉過頭,看向巨船前進的方向,明亮的目光映著陽光,明媚里透著一股堅韌.

蜃樓平緩地航行在海面上,巨大的白色海鳥圍繞著大船展翅飛翔,最後消失在水天相接的海平線上,太陽變成了璀璨的金色,鋪滿海面.

云錦繡轉過身,看向帝都的方向.

魯世均來到她的身邊,"你要回帝都."

她點點頭,她所有的一切都在帝都,她是要回去的.

"我送你."

她眯著眼睛看著他.

"你的話,我仔細想過了,我留在云州也不安全,從云州到帝都千里迢迢,出了云州北上,就是大冬天,路不好走."

她眼神迷迷蒙蒙地看著他,笑道:"那就多謝了."

她跟著他們一起乘著馬車,出了云州城,上了官道,馬車沿著看不到盡頭的古道緩緩前行.

過了五天的行程,天就陰了下來,不時還飄著雪.

越往北,天氣越寒冷,到處可見冰雪覆地,路途越來越難行走.

他們在小鎮上休息了一晚上,換了車馬,補充了物資,第二天趁上午雪停了,繼續出發.

馬車剛出了小鎮,云錦繡將手從羊毛手套里伸出來,掀起車簾,看向小鎮.

魯世均皺起眉頭,"你一路都在察看,有人跟蹤我們?"

她眉心一皺,凝思片刻,搖搖頭,"可能是我多慮了."

魯世均將酒袋遞給她,"喝點暖暖身."

她接過,仰頭用力喝了兩口,烈酒在口中留了片刻,辛辣的味道浸潤著舌尖,品嘗著又辣又烈的味道,然後一口咽了下去,胃里一陣灼燒.

她又喝了一口,將酒袋遞還給她,臉上泛起了淡淡的紅暈,映著渾身雪白的毛裘,美得驚豔.

魯世均看著她,心下歎息.

她是一個極美的女人,可自從出發以來,她變得沉默,有的時候,一整天不說上一句話,默默地沉思,她心里藏了不少心事,時間久了,她看起來就給人一種很孤獨的感覺.

小鎮上,鳳還真站在客棧的窗下,看著他們的馬車越來越遠.

一名黑衣鳳家軍站在他的身邊,"主子,咱們為何不跟上去?"

"咳咳……"他用手背捂著嘴巴咳嗽的幾聲,慘白的臉色漲紅了幾分.

他坐下來,喝了一口熱茶,調整了呼吸,神色慢慢恢複過來.

"我們只要跟著他們就好了."

在蜃樓上,云錦繡要和他同歸于盡,她有殺他之心,一有機會,她就一定會除掉自己,雖然她不會武功,和她一起的魯世均,武功平平,而他身邊的這些人,個個都是絕頂高手,他自己更不用說,但云錦繡絕頂聰明,計出不窮,而以他現在的身體狀況,不時十十提防她,跟上去,難保不會落在她們手中,他的心態比常人要穩,是不會冒這個險的.

西境,西林關要塞.

凜冬的大雪覆蓋,銀裝素裹,天地廣垠.

堅固的要塞城堡座落在要塞城牆上,堅固的城牆向南北兩方延伸,與天然山脈接合在下起,形成了無法攻克的要塞.

西林關,西境與中州的第一大關口,往西,是遼闊的西境平原,百里之外,就有富饒的鄉村和城鎮,往東,便是中州.

城堡的議政廳里,高長雪穿著黑色的天鵝絨長袍,襟口和衣領上鑲著金邊,棕色的長發束在腦後,深邃的五官里透著堅韌而鋒利的氣質.

他雙手扶在圖桌邊緣上,凝視著上面的大陸地圖,琥珀色的眸子閃發著耀眼的光芒.

圖桌前總共圍站在了六名將士,他們都是他大軍中的最高領袖,直接聽命于他,和他一起,統領著百萬大軍,好稱征服軍團,他們的平均年齡不超過三十歲,征服的欲望之火時刻在他們的血液里燃燒,驅使著他們一路東征.

征服軍團的領袖們看著他們的君王,等著他最後的決策.

幾名年輕的將領看著他,目光灼灼,他們希望他能率軍東進,攻克天元帝國,是他們的終極夢想.

年紀最大的幕僚眼中閃過一抹痛苦之色,從西林關東,距離天元最富饒的城市揚州,中間隔著荒原山脈,還有幾十個普通的城池,這些城池沒有占領的意義,要跨過這些遼闊的領域,去征服大國天元,有可能嗎?

他凝視著高長雪,第一次對這個好稱征服者的君王,有了一絲懷疑,帝國崇高的理想,第一次在他心中動搖.

源義溫柔的目光包裹著高長雪,幕僚的擔憂,也是他心中的擔憂,但是他知道,沒有人能夠改變他的主意.

"這里."高長雪修長的手指指著夾在西境和中州之間的城市,邊城!

"在這里建立都護府."

上篇:第328章 白夙,鳳夙    下篇:第330章 西秦帝後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