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妃凰紀:錦繡嫡女第314章 沒有人願意活在謊言里   
  
第314章 沒有人願意活在謊言里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她上了轎輦,宮人們抬起轎輦,往欽天宮的方向去.

到了半路,她吩咐道:"先去交泰殿."

云錦繡跟著豐承息走進中庭花園,遠遠就看到軒轅灝站在他們必經的長堤上,一身海藍色的錦袍將他的身體拉得修長,堤岸兩側垂柳如幕,秋水如鏡.

豐承息轉頭看了眼云錦繡,只見她意味深長地看著四殿,走了上去.

他皺了下眉頭,跟上去,身後的四名鐵甲禁軍跟上.

云錦繡走到四殿下的面前,簡單地施了一禮,"四殿下這個時候,不是應該在云州的路上嗎?"

軒轅灝一聽,瞳孔一鎖,探究地看著她,"你在金鑾大殿說那番話,不就是不讓我離開帝都嗎?"

"四殿下多慮了,臣女只是說出了心中的疑惑."

他走近兩步,聲音發沉,"連你都疑惑,我自然更疑惑,你是知道的."他面露慍色,總覺得面前這個狡黠的女子,在玩弄他.

她仰頭看著他,眸光微轉,有些高深莫測,"臣女以為皇後娘娘已經勸你去云州了,就算你心有疑惑,她的命令,你不會不聽吧?"

軒轅灝瞳孔一張,"你什麼意思?"

"四殿下何必明知故問,蜃樓一事,皇後娘娘真的一無所知嗎?"

經過這幾天的反複思考,他心里跟明鏡似的,此刻不由面色發白.

"即使您長年在外,皇後娘娘跟前還有小殿下敬孝的."

軒轅灝的臉色神色瞬間垮了下來.

這是他沒想到的,鳳後想要保證她的地位,她必須有能夠繼承皇位的皇子,他們都忽略了她身邊的那個小殿下.

她柔柔福身,"四殿下."然後從他身邊走過.

豐承息跟了上去,兩人走遠了,他陰陽怪氣地嘲諷,"真是句句誅心啊,看四殿下的神色,他和皇後娘娘要決裂了."

云錦繡淡然一笑,不在乎他的嘲諷,她要的,就是四殿下和鳳後決裂,他會成為鳳後的絆腳石.

豐承息見她不說話,繼續問道:"你早知道四殿下會在這里?"

"是我派人傳消息給他,我會從這里經過,他心中有惑,自然會來見我."

他不由一怔,這個女人,好深沉的心機,好高明的手段.

他鷹眸一亮,"你在宮中有人!"

她以前和皇宮幾乎沒什麼聯系,前陣子進宮成為秀女,也只是在宮里呆了短短數月,大部分時都在宸佑宮養傷,她在宮里,怎麼會有自己的勢力?

云錦繡知道他心中的疑問,解釋道:"是蘭妃身邊的蘭心,她是天瀾宗的人."

豐承息身軀一震,仿佛一個驚雷砸在身上.

云錦繡側頭看了他一眼,邊走邊說,"大人與其在我身上浪費時間,不如想想怎麼救皇上."

他一步上前,擋住了她,"你什麼意思?"

"大人還記得薛太醫吧?"

豐承息當然記得,那個老太醫曾一口咬定,皇上中了毒.

"兩年多前,我離京去揚州,意外救下他,他當初遭人追殺,刺穿他胸膛的劍傷我認識,那個人是現在的鳳朝華."

豐承息也曾留意過,但那些事都不在他的職不責范圍之內,再加上薛老後來主動退讓,離開皇宮,那件事就不了了之了.

"薛太醫說的都是真的,我一直都相信他."

"這些年來,皇上的身體一直由國師負責,如果皇後娘娘能對皇上下毒,國師不可能不知道,國師和皇後娘娘之間,到底是什麼關系,你不好奇嗎?"

"不可能,皇上如此英明,不可能會受人擺布的."

云錦繡淡然一笑,沒有和他爭執,她也知道,天元帝非愚蠢之人,但是人都會有弱點,有弱點,就會被利用.

"大人還是想想,怎麼解救皇上吧?"做了最後的提醒,她繼續往前走,前往欽天宮.

豐承息向身邊的侍衛,"你前去通知李興,讓他去養心殿."

"是."禁軍迅速離開.

他則繼續跟上云錦繡.

交泰殿,鳳後坐在大殿上,一行太監宮婢跪在她面前,瑟瑟發抖.

她的手輕輕摩挲著白玉茶杯,眉睫輕張,美目中精光漾動.

軒轅灝不在,他出去一個時辰了,她幾乎已經猜到,他肯定見了云錦繡.

那個小賤人,最近事事搶在自己的前面,蜃樓的事,她一定是知道了什麼,她到底知道了什麼是自己不知道的?

那個國師,自己從來沒有見過他的真面目,甚至對他沒有一個清晰的印象.

……

千萬思緒攪在一起,她抬起左手,輕輕揉著太陽穴.

軒轅灝剛進交泰殿的殿門,就有小侍迎上來,"殿下,娘娘已經等了您半個時辰了."

他一臉陰郁,大步往殿里走去.

一進門,就沖著鳳後去,"你是來讓我去云州的嗎?"

鳳後臉色一白,云錦繡果然搶先了一步.

鳳嬤嬤見狀,立刻吩咐殿上跪著的下人,"都下去."

眾下連爬帶滾,迅速離開大殿,躲得遠遠的.

鳳後這才將茶杯放在一旁的茶幾上,抬起頭來,看著自己的兒子,他兩眼發紅,咄咄逼人,唇齒微動,多年的隱忍,此時此刻,仿佛要爆發出來.

鳳嬤嬤看著他似要發怒的模樣,心下一驚,忙勸說道:"四殿下,您冷靜一點,娘娘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您."

"為了我?"他一臉諷刺,目露癲色,笑得比哭還難看,聲嘶力竭地質問鳳後,"你怎麼可以如此欺騙我?"

鳳後一臉慍色,她討厭看到兒子的失態.

她向鳳嬤嬤,"嬤嬤,你先下去."鳳嬤嬤這才退出大殿,將大門關上.

房間里,只剩下他們母子二人,正午的陽光從風窗里照進來,金碧輝煌的大殿,顯得十分幽深.

沉默了數十秒,等兒子冷靜下來,鳳後才淡淡開口,"你既然已經知道了這些,就應該立刻起程去云州."

軒轅灝眼中的神色全部褪盡,黑瞳深邃如海,眸光里染著無盡的哀涼,聲音平緩而沙啞,"母後,我不會再任您擺布了."

鳳後"騰"了站起,一耳光扇在他的臉上,"啪"的一聲響,她第一次情緒如此失控,聲音尖銳,"本宮擺布你?若不是本宮一直為你運籌,讓你早早離宮,你能活到今天?"

"母後,沒有人願意活在謊言里."他的聲音不大,態度卻非常堅決,語氣里充滿了無盡的憤恨與淒涼,"一輩子活在虛假的謊言里,還有什麼意義,這樣的人生,我不要."

鳳後的臉色,一寸一寸地陰沉了下去,她審視地看著自己的兒子,目光璀璨而冷漠,"你以為你多麼了不起?鳳行烈,鳳晏,哪個沒你厲害,他們的尸骨都寒了."

軒轅灝看著這個陌生的母親,搖著頭,"母後,鳳晏哥到底是怎麼死的,你真的一點都不明白嗎?"

提起鳳晏,他神色里全是悲痛.

鳳晏只比他大兩個月,兩人從小在云州長大,兄弟情深,鳳晏的死,對他來說,是個沉重的打擊.

鳳後神色內斂,心灰意冷,不再多言,在局勢未明之前,很多事情,並不適合讓他知道.

她只是淡淡地看了兒子一眼,往大門走去.

出了大殿,她向身邊的士衛,"鳳北,把四殿下送到老太爺那里去."

叫鳳北的士衛立刻領命,"是,主子."

一行人擁護著鳳後,出了交泰殿,上了輦轎,正要起轎,鳳後又命令身邊的士衛,"鳳南,你下去安排,將所有的人,都調往欽天宮."

年輕的士衛領命,"是主子."

鳳駕起,前往欽天宮.

軒轅灝站在殿門口,看著她的輦轎消失在宮道上,大步邁出殿門,突然被士衛包圍,他目光一鎖,看著這些士衛.

他們穿著黃金甲,是皇家士衛,但左胸上有金紅色的浴火鳳凰圖騰,圖騰散發著火一樣燦烈的光芒,他們是鳳家的家族軍!

皇宮里面,竟然有鳳家的家族軍.

鳳北上前一步,"四殿下,請跟我們走."

軒轅灝看著年輕的士衛首領,他身形中等,五官分明,一臉剛毅,一看就不是好對付的角色.

"你是鳳家的人?"

鳳北沒有回答,只是堅定地看著他,要帶他走.

他心里明白過來,"你們要帶我去哪里?"

"娘娘命我等帶您去見老太爺."

軒轅灝的眉頭皺得更緊,鳳家老太爺,死了都快一年了!轉念一想,鳳家還有什麼事是不能發生的.

鳳北再三請道:"殿下,請."

他看了眼四周,交泰殿的人,全是他母後的人,他只得跟他們走.

剛出了殿門,士衛們突然跪拜,他猛然抬頭,就看到立在前方的白袍男子,對方很年輕,看起來不到二十歲,俊眉如修,目如星宸,嘴角含笑,這樣俊美的男子,很少見.

只見年輕男子向跪在地上的士衛揮手,"鳳北,你們去忙吧,這里有我."

"是."鳳北領著一行人離開.

軒轅灝看著面前的男子,目露驚色,"你是誰?"他隱約猜到,他是鳳家的人,只是他從來不知道,鳳家還有這樣的一號人物.

年輕男子淡然一笑,答非所問,"你不想去欽天宮看看蜃樓到底是怎麼回事嗎?"

軒轅灝瞳孔放光,他最想知道的,就是這件事了.

"唉!"占用了楚墨宸身體的鳳還真感慨,"年輕人啊,真相會害死人的."他轉身往前走.

軒轅灝狐疑地看著他,這個人的行為和語言,都有點古怪,但還是快步跟了上去.

欽天宮,云錦繡跟著豐承息,穿過重重皇家士衛,進了宮殿.

雕刻著梵文的大理石柱子撐起巨大的穹頂,大理石打磨的地面光滑如鏡,倒映著空曠的殿堂.

大煌師站在宮壁前,璀璨的目光透過銀質面具,看著壁面上的梵文,雪白的袍子垂落在地面,如流水一般.

云錦繡遠遠地看著他,神智一恍,和第一次看到他的身影一樣,他看起來,就像一位神邸!

上篇:第313章 誰放的火    下篇:第315章 最好的棋子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