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妃凰紀:錦繡嫡女第288章 寵妃出軌   
  
第288章 寵妃出軌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而豐蘭息那樣特殊的身份,想要保護好她,必定不容易,恐怕這也是他願意對秦嬰放手的原因.

"云錦繡,我姐姐若受到半點委屈,我絕對饒不了你."

"我云錦繡,從不無故讓人受委屈,大人還是趕緊去吧,晚了可就抓不到人了."

豐承息眉眼一橫,一甩衣袍,拉開大門,命令道:"李興,帶上二十人,跟我走."

云錦繡快步上前,跟上他.

他轉過身來,居高臨下地看著她,"你也要去?"

"你做你的事,不用管我."

他眉頭一緊,實在不明白,這個女人到底要做什麼.

流馨宮後山的百花亭里,皓月當空,百花搖曳,花香四溢.

花亭中央的石板上,珍妃和明東已經癡纏完,他從她身上爬起來,提起褲子,迅速整理著衣服.

珍妃從地上坐起來,嬌喘連連,層層疊疊的宮裝,如云如霞,鋪了一地.

明東催促道:"快整理好回去,別被發現了."

以前他們都是約在宮外見面,外面的天地,任由他們控制,但是在這深宮之中,可由不得他們做主.

珍妃香汗淋漓,四肢發軟,她整理著衣裙,哀怨地抱怨道:"你既然怕,還讓我來做什麼?"

明東正在穿外套,聽她這麼一說,倏然一駭,臉色慘青.

"不是你讓我來的嗎?"

他從內廷領了聖旨,正出宮,卻被流馨宮的宮女攔下,讓他必須來這個地方,他能有今天的地位,珍妃出力不少,她一方面給皇上吹枕邊風,一方面又利用韓家,云家,和東宮的關系,讓太子提拔他,他只好來見她.

再加上他今夜飛黃騰達,人生得意,難免內心膨脹,到了花亭後,見到珍妃後,被她的嫵媚吸引.

而珍妃,今外看他也格外順眼,成為督監的他,將是她今後最大的依靠,更何況,明東能夠讓她快活,兩人都情難自禁,發展到了眼下這一步.

兩人對視,突然驚起.

她驚叫,"快出宮去."

她話剛落音,就聽到亭外傳來韓嬤嬤和宮女的慘叫聲,禁軍突現,像花亭包圍.

明東一驚,也來不及多想,縱身一躍,躍出花亭,潛入花林之中,剛剛站穩身,就看到了前方的豐承息,他手持長劍,長身而立.

明東一驚,突地紅了眼,向他襲去,他眼下只有一個念頭,逃出宮去,佛擋殺佛,魔擋殺魔.

豐承息瞳孔一收,長劍出鞘,向他迎去.

云錦繡小跑著來到花亭外,便看到韓嬤嬤和另一名宮女倒在地上,脖頸上有長長的刀口,正在流血,已經快死了.

李興看到花林中的打斗,命令屬下,"去幫大人."

兩名禁軍押著韓珍珠從花亭里走出來,她一看到云錦繡,眼睛一突,"小賤人,是你."

云錦繡朝她淡淡一笑,鳳眸漆黑,深不可測,"還是要恭喜娘娘,能得有情之人,東郎姝姝,情意兩長."

珍妃大腦里"轟"的一下,東郎是她對明東的愛稱,而姝姝,是明東對她的愛稱,在年後的燈花會上,明東特地以兩人的愛稱,做了許願花燈.

"原來,你……"早知道了.

年關那天晚上,她在深巷遇到她,估計就被她盯上了.

豐承息和屬下一起,已經將明東拿下,他上前來,看著珍妃,她披散著頭發,衣服都沒來得及穿好,大片雪白的肌膚裸露在外.

他冷冷地看了一下,沉聲道:"帶走."他又看了眼云錦繡,看她的樣子,應該不會是想看到這兩人被抓,他又向屬下道:"連她一起帶走."

養心殿上,宮燈重新亮起,用冰塊消暑後,大殿上一片涼意.

天元帝穿著褐色常服,頭發束在頭頂,沒有戴皇冠,看樣子,他是被從龍床上請來的.

鳳後坐在他的身邊,她穿著地明黃色的宮裝,戴著珠翠華冠,不管什麼時候,她總是儀容得體.

明東和珍妃被押跪在殿上,明東穿著玄色朝服,胸戴護甲,衣帶松散,披頭散發,臉上帶血,狼狽不堪.

豐承息身上也好不到哪里去,他深色官服上有幾處破洞,是被明東的手指劃破的,明東的武功,不在他之下,好在他的部下都是一等一的高手,大家一起,才能迅速將他拿下.

最狼狽的是珍妃,她披頭散發,衣衫不整,露出來的脖子和胸部,都有青紫痕跡,一眼就可以看出來,她剛剛做了什麼.

云錦繡靜靜地跪在一旁.

豐承息示意屬下放開珍妃,押著她的禁軍得到命令,拿開押在她脖子上的刀,退到一邊.

珍妃立刻爬了上去,拉著天元帝的袍角,"陛下,求您饒了臣妾,臣妾……"她突然轉過身來,指著云錦繡,"是她,是她陷害臣妾的."

云錦繡抬起頭來,面對著她義正言辭的指證,面目平靜,目光發寒.

"陛下,你一定要相信臣妾,這一切,都是她安排,她要陷害臣妾,她想要臣妾死……"

眾人目光灼灼地看著她們.

天元帝一臉緊繃,下一刻,就要龍顏大怒.

云錦繡看了帝後一眼,提高了聲音,平靜地說道:"是我讓娘娘與明大人情投意合,相親相愛,是我讓你和他去幽會的嗎?"

的確是她從軒轅秀那里得到明東進宮的消息,又讓蘭心給明東送信,又讓韓珍妃身邊的宮女向她傳信,讓他們兩人在百花亭私會.

與她所犯的大罪相比,她的這些手段,不會有人在乎.

"我沒有……"珍妃一口否認,但顯然底氣不足,"陛下,臣妾沒有……"

"是嗎?"云錦繡面色微凜,向天元帝禮道:"陛下,珍妃娘娘與明大人,早有往來,並且交往頻繁."

天元帝抬起眼皮子看著他,黑瞳似深淵一般,仿佛能夠吞噬天地.

鳳後淡淡開口,"云錦繡,話可不能亂說,誣陷皇族,可是死罪."

"臣女沒有誣陷,明大人身上,有珍妃娘娘身上的茉莉花香."

豐承息眼睛一亮,她給自己的香袋,原來是為了這個.

眾人一瞬不瞬地看著她,等著她解釋.

"娘娘身上用的茉莉花香,是經過調制的,這種香,是獨一無二的,里面放了鮫膏,使得花香非常持久,而明大人身上,就有這種香."

珍妃歇斯底里狡辯,"你誤傳信心,讓我們去花亭相見,他與我見面,身上當會有花香."

"娘娘是要說,是我安排你們在花亭里見面,是我讓你們行魚水之歡嗎?"

大殿沉寂,夜風綿長.

"魚水之歡"四個字,從一個少女的口中說出,非常令人震驚.

眾人還沉浸在震驚之中,又聽她說道:"明大人身上的香,氣味很深,足以證明,他身上長期染了這種香."高在花燈會上,她就已經確定了.

"你血口噴人,"明東大聲反駁,"這身官服,是今天才從官庫里領取的."

豐承息一把按在他的背上,"那就不是官服的問題了."不是官服,就是貼身衣物及他的身上有這種香了,不攻自破.

豐承息說道:"陛下,微臣一直在秘密調查明荊之死一事,發現珍妃娘娘和這個叛賊早有往來,明東為了將審判監控制在手中,在珍妃娘娘的幫助下,將明荊放出天牢,並將其殺害,阻止陛下深入調查審判監,陛下,人證物證皆在,請陛下定奪."

鳳後不再說話,事情到底是什麼樣的,不是瞎子,都看得出來.

天元帝給高遠一個眼神,高遠點點頭,喚了句,"來人,把珍妃帶下去."

很快,兩名太監上前來,將她拖下去,她張口大喊,被太監捂住了嘴.

高遠跟著去,親自給她驗明正身.

很快,他回到殿上,給天元帝一個眼神.

天元帝瞳孔一鎖,向豐承息,"拖出去,斬了."

"陛下,饒命啊!"

人已經被禁軍拖出大殿,豐承息一把捏碎他的下巴,免得他大吼大叫,汙了聖耳.

天元帝又向高遠,"依照後宮規誡,把她處理了."後宮規誡,嚴刑處死.

"是."高遠下去.

很快就傳來珍妃的慘叫,"陛下,您就饒了臣妾吧,您那麼愛臣妾,就饒過臣妾這一回吧……"

鳳後嘴角微揚,眼底湧過一抹諷刺,那個女人,竟然以為這位高高在上的皇帝,真的愛過她?她能活到今天,還真是個奇跡.

當年,韓凝珠進了武侯府,成了武侯府的姨娘,並懷上了孩子,武侯府已經有一個欽定的未來皇後,再加上云翦在朝中的影響,武侯府的確有與鳳家抗衡的希望.

于是,在一個陽光燦爛的午後,出宮的皇帝邂逅了韓府的嫡長女,一見傾心,納入後宮,萬分寵愛.

直怕韓珍珠到死,都不明白,天元帝為什麼會納她為妃.

云錦繡淡淡看了天元帝一眼,又低下頭去.

韓珍珠與明東的私情,他何嘗感覺不到,所以冊封明東為審判監督監一事,他才一推再推,眼下人死了,正合他的心意.

他向鳳後,"剩下的事,你安排吧."

鳳後恭敬地回了聲"是."

"今晚太晚了,你先歇息,有空了再處理."

兩人夫妻和睦.

他交待完,就起身,往寢宮去,臨走時,他又向身邊的太臨吩咐,"去叫三皇子來見朕."

鳳後站起來,欠身行禮,"恭送陛下."

等天元帝走了,她才起身,走到云錦繡的面前,居高臨下地看著她.

云錦繡慢慢抬起頭,明黃的鳳袍格外刺眼,百鳥朝鳳圖騰像在她的頭頂翱翔,如泰山壓頂.

上篇:第287章 凰鳳不可欺    下篇:第289章 東宮有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