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妃凰紀:錦繡嫡女第279章 鳳家雙生子   
  
第279章 鳳家雙生子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他為什麼不救自己的舅舅?

對他來說,當時救下舅舅,輕而易舉.

珞兒輕輕爬到她的身邊,低聲說道:"小姐睡不著嗎?"

她看著她關切的眼神,伸手撫著她的頭發,眼中閃過一抹思考,這個丫頭,到底是怎麼進宮的?

珞兒輕輕地說道:"前陣子,我和秦嬰姐姐去織造府,遇到戶部尚書嚴大人,他主動幫忙,安排奴婢進宮來跟著你."

她瞳孔微縮,朝著她笑笑,"快睡吧."

兩人躺在一起,一夜平靜.

第二天,司衣部的人送來禮服,讓儲秀宮的人檢查,這些衣服,是皇上皇後,和諸皇子皇孫在國慶大典上要穿的朝服.

新來的宮女們跟著女官們學習辨認朝服,帝後在什麼場合穿什麼樣的衣服,衣服上的每個圖騰又代表著什麼,細到衣服的用料,裁剪縫制的方式,需要學習的內容之多,可以撰寫幾本書了.

雖然這些宮女是官家出身,皇族的基本禮儀和著裝,是她們小時候的必修課,經過了學習之後,她們才意識到,她們以前學的那些,都只是皮毛.

半個月後就是國慶大典,這些朝服必須在七天之內檢查完,工作持續了一整天.

暮色時分,宮里紛紛掌起了燈.

云錦繡站在桌案前,看著桌上的朝服,玄底繡五龍太子常服,金線繡的龍圖騰栩栩如生,好似要從衣布上騰飛而起,紅寶石鑲嵌的龍眼反射出血紅色的光芒,她腦海里出現軒轅豐的模樣.

"拿著!"一盞燭燈塞到了她的手中.

她抬起頭來,是位年長的宮女,眉眼不善,資深的宮女對新人都是這副態度.

她剛剛端著燈,有人從身後撞來,她連人帶燈撲倒在桌上,燭燈脫手,落在了太子朝服上,她心里一緊,忙伸手去拿燈.

"要死了!"資深的宮女大罵,房間里一時亂了起來.

她的手剛剛抓到燈,朝服連同燈被卷開,幾個宮女搶著,很快,常服就被燒著了.

幾個宮女手忙腳亂,她們將衣服扔到地上,踩熄了火,衣服已經被燒了大半,這件衣服毀了.

房中一片嘈雜,張女史上前來,破口大罵,"小賤人的些,不想活了."

眾人看著一臉蠻相的女官,慌忙垂下頭,有人立刻指著云錦繡,"是她燒了太子的朝服."

珞兒忙上前來,服服貼貼地說道:"都是我不好,是我撞到了云家小姐,燈才掉到衣服上."

云錦繡不由一怔,撞她的人,絕對不是珞兒,她在替自己開罪.

張女史走到她的面前,怒目而視,"燒了太子的朝服,是大罪,把她們兩人拖到後院去,先各打三十大板,再送到尚宮大人那里去."

很快,有幾個負責看管宮女的女奴進來,都是身體強壯,孔武有力之人.

其中一個三十來歲的宮女抓著她的手臂,她只覺她的手指像鐵鉤子一樣,痛得她渾身直冒冷汗.

她和珞兒被女奴們帶進後院,後院是專門用來懲治犯了錯的女宮們的地方,院子幽深,四面高牆,林木相掩,暗紅色的幕色照在石板地面,院子中央,是一口古井.在這樣的地方弄死幾個人,神不知鬼不覺.

她剛被押進院子,大門"吱呀"一聲關上,又有幾個宮女上前來,抓住了她的手腳,將她按在長條凳,准備行刑.

她的臉被按在木凳上,木制的長凳由于長期使用,已經變得十分平滑,凳面是暗紅色,上面沾染了無數宮女的鮮血.

負責行刑的老奴才站在前方,居高臨下地看著她.

她抬起頭來,平靜地看著她,"這種設計陷害的把戲,太低級了,一般高門貴府里都不用,只是到時候武侯府找來,上面的人就會說,是你們傷了我,武侯府和你們幾個賤奴的性命,熟輕熟重,不用我告訴你們吧?"

老奴臉色一青,她一直都很平靜,知道自己是被陷害,甚至沒有反駁,此刻,幽幽鳳眸看著自己,那眼中,蘊含著強大的力量.

老奴是個聰明人,瞬間明白了其中的利害,她向一旁的宮女,"去告訴張女史,就說武侯府的小姐尊貴得很,嚇得咱們這些下等奴才都不敢行刑."她轉身,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嗑瓜子,神色里全是嘲諷.

天漸漸黑了下來,月掛柳梢,月光從樹蔭間照下來,厚重的陰影斜落在地,四周格外幽深.

房簷下,長廊里,四處亮起了琉璃燈,再多的燈,也驅不散深宮後院的黑暗.

天黑了好一會兒,張女史才進門來,後面跟著幾個宮女,幾個空閑的老奴都上前去行禮.

她上前來,一腳踩在長凳上,鞋尖幾乎貼在云錦繡的臉上,她俯下身來,挑起她的下巴,諷刺道:"一品侯府的小姐又如何,燒了太子的朝服,你以為東宮的人會放過你嗎?"

"東宮的人?"云錦繡嘴角揚起一個淺淺的弧度,"東宮太子妃連自己的母親都救不了,她真的能夠保你周全嗎?"

張女史神色一暗,臉上的橫肉顫了幾下,她直起身來,目光里全是寒意,這個小賤人太聰明了,一眼就看穿了自己,她沉聲道:"給我打,三十大板,可別少打了."

云錦繡抬起看著她,這個張女史,的確在替云可卿辦事.

幾只大手按住她的四肢,令她無法動弱,行刑的宮女高高揚起薄檀木,重重落下.

她瞳孔一鎖,思考著辦法.

只見眼前閃過一道影子,張女史已經被抓住,她的喉嚨被掐住,一張口,一顆黑色的藥丸扔進她的喉嚨,進了她的肚子.

她這才看清,挾持了張女史的人是珞兒,她身法快如閃電,手法利落,一看就是個會武功的人.

突然驚變,行刑的人詫異地看著,一時間忘了行刑.

"你已經吃了我的毒藥,如果我不給你解藥,三個時辰後,你就會腸穿肚爛而死."

"小賤人,你敢威脅我."

珞兒一把掐住她的脖子,"讓她們放了我家小姐,否則我現在就殺了你."張女史遲疑了下,她手上用力,她的脖子一疼,發出"咯咯"的聲音,口中便是一陣腥甜.

"放……放放人!"

聽到她的命令,眾宮女這才松開云錦繡.

珞兒見她們不敢了,才放了張女史.

張女史摸著脖子,不甘心地看著她們,"我收拾不了你們,自會有人收拾你們."她向眾人,"我們走."

看著她們離開之後,珞兒忙上前去,將云錦繡扶起,"小姐!"

云錦繡坐在長凳上,被宮女們掐過的四肢一陣酸疼,她看著珞兒,珞兒一臉複雜,不自覺低下頭去.

一個身手了得的女子,在武侯府呆了十來年,她都不知道她是怎麼進府的,她的很多行動,超出她的想象,她的身份可疑,但是她剛剛為了自己,不惜向張女史動手,縱然也心中有再多的秘密,她在用生命保護自己,她不能怪她.

看她的樣子,是不想向自己坦白,她開口道:"已經很晚了,我們回去吧."

珞兒"嗯"了一聲,上前來扶著她,兩人剛剛站起,珞兒突然一凜,上前一步,神經繃緊.

云錦繡眉頭一皺,只見一個高挑的身影從廊亭里走出來,她穿著漆黑的勁裝,紮著馬尾,身上沒有太多的裝飾,長到大腿中部的裙邊鑲著燦爛的金邊,無風鼓動,尊貴又凌厲,她整個人,像一朵盛開在黑夜中的花朵,美豔不可方物.

她失聲道:"風朝華!"但又隱隱覺得哪里不對,她和鳳朝華雖然長得一模一樣, 但是……氣質不對!對,氣質不同,她們不是同一個人.

她每走近一步,珞兒就護著她後退一步,無形中,仿佛有一只手扼著兩人的心髒.

云錦繡開口,"你不是鳳朝華!"

鳳夜華淡淡的丹鳳眼一亮,"還是你聰明,沒錯,我不是鳳朝華."就連她出現在鳳府多次,很多人還是把她認作鳳朝華.

"你和她是雙生子!"

見她沒有說話,她確定了自己的答案.

她突然想起前幾天,豐承息向她說的話,鳳家有七子,你才見過幾個?

鳳家只有一個嫡長女,眼前的這個女子,鳳朝華的同胞姐妹,在鳳家,是不存在的.

她的腳突然撞在台階上,被迫站在原地,珞兒繃著神經,攔在她的面前.

她長籲了一口氣,她能夠感覺到面前這個女子必殺自己的決心,怕也了沒用,她平靜下來,"你打算就這樣殺了我?"

"是."鳳夜回回答得干脆利落.

"鳳朝華的死,與我無關."

鳳夜回張了張眸子,平靜地說道:"我知道,殺她的人,我很快會找到."

云錦繡倒吸了口冷氣,她確定,日月山那可怕的屠殺,出自這個女人之手,她不再提問,除了這個,鳳家有無數個要殺自己的理由.

"你有名字嗎?"一個被抹殺了一切存在的人,是否有名字.

鳳夜回直直地看著她,停頓了數秒,開口道:"鳳夜回."

幾乎在同一時間,珞兒將她往院門的方向用力一推,"小姐快走!"珞兒取出腰間的匕首,向鳳夜回攻去.

云錦繡重重地摔在地上,她剛爬起來,面前一道黑影,她還沒看清,鳳夜回抓著她的衣襟,將她提起,用力一摔,她感覺自己的身體飛了出去,重重撞在廊亭的石墩上,發出"砰"的一聲響,她只覺這聲音像是從自己的體內發出來的,眼前一片昏暗,嘴口惺甜,重重吐了一口血,再也爬不起來.

上篇:第278章 入住儲秀宮    下篇:第280章 別怕,有人會來保護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