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妃凰紀:錦繡嫡女第274章 蛇蠍美人   
  
第274章 蛇蠍美人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見他站住不追,黑衣人上了馬,五十來人追著鳳夜回而去,如一道黑色的閃電,奔騰而去,驚起草叢里的飛禽,眾人胸口的浴火鳳凰金章閃射著奪目的光芒.

很快,和親郡主在榆林關被突狼部偷襲,意外身亡的消息傳回天啟,李摩世子聯合鳳家四公子,領兵將突狼部三千多人全族剿殺,天元又選了一位大臣之女,封為公主,送去和親,這件事,像風一樣吹過帝都,唯一有鳳朝華的死,在很多人的心里,如散不去的濃霧.

六月初,迎來了盛夏的第一場暴雨.

云錦繡和軒轅秀對坐在書房里,外面雷聲滾滾,狂風大作,大雨傾盆.

三角金絲燭架上的琉璃燈靜靜地照著,在兩人的身上籠罩著溫暖的光暈.

軒轅秀手里拿著文書,漫不經心地翻著.

"日月山近三千多名突狼族成員被釘死在木樁上,尸體如林,手法十分殘酷,不像是鳳晏的手法,也不像是李摩的."

她抬起頭來,若有所思地看著他,"鳳晏這個人優柔寡斷,那麼殘酷凌厲的手法,的確不適合他的風格,聽說李摩世子搬來救兵的時候,日月山的人已經被殺完了."

他抬頭看了她一眼,又低下頭來,淡然一笑,她的消息,比他還靈通.

"突狼部是有名的馬幫,如果說他們去刺殺昆侖世子還有可能,為什麼會沖著鳳朝華去呢?"

一想起那樣一個美麗的女子,落入那些暴徒的手中,她的遭遇可想而知.

"不管是誰,這個人一定非常憎恨她."

軒轅秀探究地看著她,輕輕蹙眉.

她將鐵皮古卷放在桌上,目光流轉,"你懷疑是我收賣突狼部對付她?"

他眼里閃過一絲心虛,"現在不懷疑了."

她鳳目里閃過一絲狡黠,"痛打落水狗不是我的風格."

軒轅秀俯下身來,高大的身影落在她的身上,醇厚的聲音帶著磁性,格外撩人,"已經凌晨了,該睡覺了."

她臉頰一紅,"你不是要回府嗎?"

"外面雨太大,今晚回不去了."

云錦繡:"……"

他輕輕一撥,將茶幾上的書卷文案推到地上,輕輕一用力,就將她壓倒在茶幾上.

她身子一僵,下意識瞪大了眼睛,視野里全是他逼近的瞳孔,映著暖色的燈光,瀲灩眼波,蕩漾無邊.

溫暖的燈光在雕花窗壁上投下兩人的身影,如藤纏樹.

暴雨過後,天氣變得格上晴朗.

第二天清晨,橘黃色的晨光照進窗來.

珞兒邊侍候她更衣,邊說道:"王爺天剛亮就出門了."她水靈靈的眼睛偷偷看著她微紅的面頰,貼身侍候她的侍女都知道她與軒轅秀早有肌膚之親,她們早就習慣了她的行事風格,從小,她就沒有一件事是按禮制要求做的.

云錦繡"嗯"了一聲,"王爺有說他去哪嗎?"

"王爺去荊州了,他說最多一個月就回來,他已經把王府那邊安排好了."

她若有所思,剛剛出了臥室,就有小丫環進來稟報,"小姐,府外有人求見."

她皺了眉頭,誰會這麼早?

小丫頭小聲道:"是極樂世界的那位紫衣姑娘,王小姐."

她瞳孔微鎖,在桌邊坐了下來,接過珞兒遞過來的早茶,淡淡抿了一口,"請她去客廳,我一會兒過去……"

小丫環退下之後,珞兒將早餐端給她,"這是昨夜煲的慈補湯."

云錦繡端過,淺淺嘗了一口,她的飲食一向挑剔,這燙煲得非常用心,很適合她的胃口,幾個月相處下來,她發現珞兒的侍候面面俱到,這丫頭,比秦嬰還圓滑,她在府中多,竟然沒有發現她的優點.

她淡淡開口道:"珞兒,你說,王永嘉來這里做什麼?"

珞兒眼睛一轉,脫口而出,"肯定是來看姬公子的唄,小姐你不知道,她經常偷偷來, 也不進府來,馬車就停在牆角,每次聽著姬公子安靜下來了,就回去,有的時候,一呆就是小半夜."她又想了想,"八成是看上咱們姬公子了吧?"

見她靜靜地喝著燙粥,一臉沉思,珞兒吐了吐舌,"奴婢瞎猜的,小姐那麼聰明,肯定知道她的目的."

她低著頭,眉睫輕顫,若真像珞兒所說的,她不至于這麼早來.

用完了早點,她才去客.

一進客廳,就看見王永嘉坐在客椅上,正靜靜地喝著茶,她穿著一身淺紫色紗裙,墨發上戴著同色系發飾,柳眉斜飛入鬢,眼角點著銀紅色的胭脂,濃淡相宜,豔光四射,看起來格外精神,長久在風月場所里打滾,她身上也染了些風塵之氣,高門淑女的貴氣卻絲毫不減.

聽到她的腳步聲,王永嘉抬起頭來看著她,笑容清亮,"我來早了,沒打擾到你休息吧."

云錦繡看著她,只覺她容光煥發,神采飛揚,全然沒了之前那股頹敗之氣.自從揚州一別之後,她還是第一次在她的臉上看到這樣的神采.

她在她對面的椅子上坐了下來,"沒有,王姑娘客氣了."

王永嘉看了下候在大廳里的丫環,她明白過來,朝珞兒揮揮手,珞兒帶著兩名侍奉的婢女退出大廳,將門關上.

橘紅色的光芒從四面明窗里照進來,寬敞明亮的大廳四處生輝,淡淡的晨光落在王永嘉的身上,瀲灩流光,十分奪目.

云錦繡淡淡飲了一口茶,眼里閃過一抹思慮,"你來這麼早,有事嗎?"

王永嘉看著她淡然的神色,眼底閃過一絲警惕,淺淺一笑,"元華郡主的事,你聽說了嗎?"

云錦繡正低頭撥著浮在水面的茶葉,聽她這麼一說,眉眼微沉,隨即抬起頭來,看著她.

她婉轉的語氣里帶著由衷的贊賞,"不得不說,之前是我看走眼了,我一直不相信你的能力."

她心頭一凜,眉頭微蹙,"你什麼意思?"

王永嘉瞳孔微張,笑容加深,"我可聽說,建安公主曾力薦將你嫁入西北,帝後都同意了,只差下旨了,沒想到短短幾天,韓府滿門被滅,建安公主遠離京城,和親的人變成了鳳朝華."

她淡淡開口,"你知道的不少."

"極樂世界那種地方,是很多人達官貴族的秘密樂園,大人們一高興了,什麼都說,那時候,韓駙馬還在我們那里談論此事呢."

云錦繡淡淡地看著她,不可否認.

"聽說,突狼部的人被全部屠殺,現在尸體還掛著日月山里喂鷹."

"你知道是誰下的手嗎?"

云錦繡瞳孔微收.

她美目暗轉,"不是昆侖世子,他帶兵趕到的時候,人已經被屠殺完了."

"也不是鳳四公子,他現在每天在極樂世界里喝得爛醉如泥."

她張了張眸子,一瞬不瞬地看著他,"你不應該不知道吧?"

王永嘉身子一僵,只覺她一雙鳳眸幽幽透亮,逼得人不敢直視.

她半晌才開口道:"你什麼意思?"

云錦繡站起來,走到她的面前,俯下身來看著她,"很難猜嗎?"

王永嘉身子微瑟.

"你父親是揚州郡王,一直為鳳家辦事,你父親的父親,你父親的父親的父親,他們都是南方侯爵,也都聽命于鳳家,你認為,他們為什麼會聽命于鳳家?"

王永嘉只覺身子一寒,如墜冰窖.

"素傳鳳家有七子,你所見,也不過三子而已,加鳳朝華,算是四子."

"鳳家族訓里有一條,有仇必報."

"你現在知道,是誰屠滅了突狼部了吧?"

"我只是不太明白,你為什麼還呆在京城?"

王永嘉猛地抬起頭來看著她,"你什麼意思?"

"你認為,鳳家查到你需要多久?"

王永嘉渾身發抖,高高的瓊鼻上冒著冷汗,"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她聲音里有難掩的顫音.

云錦繡直起身來,搖了搖頭,"沒錯,或許會有人認為是我收買了突狼部,讓他們去襲擊鳳朝華,如果鳳家真像你所說的那麼蠢,就不可能有今天的地位."

就連軒轅秀知道這件事以後,也懷疑是自己做的,鳳家第一個想到的也會是自己.

王永嘉面色平和下來,凜然地看著她,"你是怎麼猜到的?"

"你在青樓苟且偷生,不就是侍機報複鳳朝華嗎?"

"你想讓你所經曆的,都加倍加諸在她的身上,才會讓突狼部將她虜去,凌虐至死."

"啪啪啪!"王永嘉快意地拍著手,"這個世界上,最懂我的人,可能就是你了."

"原本,我以為你沒有這麼大的膽子,如果你今天不來這里,我也不敢肯定那個人就是你,畢竟讓突狼部冒著被昆侖世子滅族的風險去做那件事,是有難度的."

她看著她,瞳孔發力,她曾以為,自己了解王永嘉,但現在,她看不出她的底線在哪里.

王永嘉長睫輕顫,眼底閃過忽明忽暗的碎芒,"突狼部並不是簡單的馬賊,他們當中有北境匈奴王族的人,受到北境王的打壓,流落到西北草原,他們想要在西北立足,自然不願意看到兩國聯姻."

她心里陡然一驚,突狼部是受自己人的蠱惑,表面上是搶美女,實際上是要刺殺昆侖世子.

好在李摩的軍師是韓非,能看出其中的端倪,李摩僥幸逃脫.

北境元豐錢莊傳來信息,治世王帶著和公主逐一征伐十二部,節節制勝,大陸的北方,分化的部族逐漸歸一,鐫刻下六合大陸耀眼的史章.

琉璃現在應該月長高了些,她應該不再是以前那副無憂無慮的樣子,流風止,醒來了嗎?

瞬間走神,她回過神來,看著王永嘉,"你來這里,到底想做什麼?"

上篇:第273章 死亡之花,鳳夜回    下篇:第275章 成為秀女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