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妃凰紀:錦繡嫡女第254章 禍水東引   
  
第254章 禍水東引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多謝提醒."軒轅策是個看似很容易看懂,實則是個變幻莫測之人.

"王爺還沒回來,他那邊的事,應該相當棘手,歌寶兒這邊有我照顧著,你去幫他."

"王爺讓我照顧好歌寶兒."

她幽幽歎了一口氣,軒轅秀從小遭遇太多,一個人擔驚受怕地長大,他對歌寶兒父母的死一直心懷歉意,所以對歌寶兒就格外用心.

"姑姑!"歌寶兒伸手拉她的袖子.

龍淵將他放下來,云錦繡牽著他的小手,行走在燦爛的燈景中,她白色的雪裘上染了一層淡黃暖色.

秦嬰帶著珞兒幾人遠遠地跟在他們身後,珞兒和幾個小丫環不時摘下寫著謎語的錦條,讓秦嬰解答.

"秦嬰姐,你猜得真多,一定能進前三十."

一旁的金碧輝奪過她手中的錦帶,"這都是未婚男女們的玩意兒,你摻和什麼."

秦嬰白了他一眼,"關你什麼事."

他朝她揮了揮錦帶,"也不關你的事."說著將錦帶塞到身邊丫環的手中,"一邊玩去."

小丫環們吃吃笑著,幾人前呼後擁,往橋上去.

秦嬰狠狠地瞪了金碧輝一眼,突然感覺身後有一道目光,她轉過身來,微風掀起她的羊毛披風,青衣錦袍下,小腹突起,孕味十足.

遠處,幾名禁軍正在街頭巡邏,她並沒有發現目光的主人,但仍覺有人在看著自己.

金碧輝順著她的目光看去,只聽她說道:"沒什麼,我們走."

他"哦"了一聲,護在她的身後,生怕來往的人群撞到她.

秦嬰看著了他緊張的模樣,一臉鄙視,抿了抿,沒有罵出聲來.

豐承息站在城牆下,城牆巨大的影陰籠罩著他,他的目光一直跟著秦嬰,鷹眸中神色複雜湧動.

沈唐紮在美人堆里,左擁右抱著往燈火昏暗處去,完全把李摩拋到了九霄云外.

"美人,哥哥帶你們去那邊看看."

少女們嬌嗔著,"沈公子,那邊根本就沒有燈."

"有更美妙的東西呢."

"……"

李摩走到虹橋中央,放眼四望,天啟之城遍地流金,繁榮昌盛,是他見過最大最富有的城市,天元地大物博,物寶天華,在地域上,有著得天獨厚的優勢,相比之下,西北之地多荒原,土地貧瘠,這種天壤之別,是永遠無法消除的,而這種差異,導致了兩國之間的強弱之分.他想起西北聯軍一次又一次倒在天元大軍的鐵蹄之下,他想起年僅十二歲的軒轅秀,帶著為數不多的士兵,一次又一次擊破他們的防線,這些都比不上鳳行烈的大軍直搗他們的昆侖聖殿,殺人毀殿,帶走他們的聖物,將其如此玩弄……恥辱感如狂潮鋪天蓋地向他卷來,他無力地立在人潮中.

韓非站在他身後的橋欄處,靜靜地看著他,看著年少的世子一點點看清這個世界,看著他的世界觀一點一點被催毀.

他感覺到有人向自己走近,突然轉過身來,就看到慕白向自己走來,手里捧著一個暗紅色的精美盒子,里面放著玉雕.

慕白上前去,雙眼中暗含激動,"韓師兄,別來無恙."

韓非眼中閃過一抹不易覺察的激蕩,數年不見,已經物是人非,兩人均鬢染秋霜,只是短暫的失神,他看著他手中的盒子,目光精悍,"這是什麼意思?"

"我家小姐只是想提醒李摩世子,他身為世子,極有可能是未來的西北王,凡事應該顧全大局."

"是嗎?"韓非眸光凜凜,"你家小姐的用意,不只這麼簡單吧?"

他們兩人都看得出來,當李摩看到血玉後,最先想到的是鳳行烈對他西北所做的一切,鳳行烈已死,他把仇恨的怒火,都燃燒在軒轅秀的身上,但此時此刻,在他心中,比起鳳行烈帶給他們民族的恥辱,軒轅秀對他們所做的,根本不值得一提.

李摩加在軒轅秀身上的憤怒,已經轉移向鳳家.

慕白看著韓非犀利的神色,平靜地說道:"不管我家小姐的用意如何,世子為大局著想,于他于西北都是有利無害的,世子是西北的血性男兒,生性耿直,年輕氣盛,又不太熟悉天元民風,師兄是聰明人,應該引導世子,不要為了一時之快,影響了今後的皇圖霸業."

"皇圖霸業"四個字,他咬得很重.

韓非的目光略過人群,在江濱花園里看到了云錦繡的身影,眸色發亮,仿佛要將她洞穿.

云錦繡拉著歌寶兒走進梅林,大片梅林沿著江岸蜿蜒到遠處,白的勝雪,火的似火,如云蒸霞,暗香陣陣.

她從花樹上的宮燈里取出一條錦帶遞給歌寶兒,"猜猜這個."

龍淵瞠目,她難道忘了,歌寶兒才只有三歲嗎?

謎語是關于武功招式的,沒想到歌寶兒真猜到了,龍淵摸了摸下巴,滿意地點點頭,看來自己的這個弟子,是非常有前途的.

離他們不遠處的梅樹林中,鳳朝華身邊的貼身婢女輕衣指著云錦繡,"大小姐您看,云錦繡拉著明王府的那個孩子,好像自己的孩子一樣親昵,她和王爺還沒成親就這樣,真不要臉."

鳳朝華早已經看到云錦繡,她帶著一個俊俏的小男孩,兩人關系密切,活像一對母子,她不由想著她與軒轅秀,還有這個孩子一起,像似一家三口,那麼的幸福美滿,美目里的光芒越發的凌厲.

感受到她怨恨的目光,云錦繡抬目看去,就看到雪白梅林間的鳳朝華,她穿著一身白色的錦裙,披著銀玉雪貂大裘,黑發上綴著白色的珠花,打扮十分素雅,卻絲毫掩飾不住她的豔麗.

鳳老太爺剛去世,她這一身素衣,算是披麻戴孝了.

她不由蹙眉,鳳老太爺的去世,轟動京城,鳳家卻將事情簡單操辦,鳳府甚至傳出,不為老太爺舉辦喪事,而鳳朝華,竟然來參加這次的燈花會.

思慮間,鳳朝華已經走上來,目光在云錦繡和歌寶兒身上游走,最後看著歌寶兒,"這是王爺收養的那個孩子?長得真是俊俏."

"是啊,"云錦繡將歌寶兒拉上前一步,"王爺最喜歡這個孩子,他自己沒時間,特地讓我帶他出來觀賞花燈,歌寶兒,這位是鳳家鳳朝華大小姐,快叫姑姑."

歌寶兒像似和她心有靈犀一般,上一步,拜了個大禮,聲音甜甜糯糯,"鳳姑姑好,鳳姑姑真美!"

鳳朝華心頭一甜,不由蹲下身來,輕撫著孩子的面龐,"歌寶兒真乖."

歌寶兒對著她"咯咯"直笑.

云錦繡看著她眼中柔和的光芒,眼色微凝,她還真是愛屋及烏,對軒轅秀養的孩子,也這般疼惜,她以為,自揚州之後,她對軒轅秀的感情,會有所收斂,有所克制,不想卻與日俱增.

她看了眼鳳朝華身後的幾名侍女,她們手中捧著大量的謎語錦帶,看來鳳朝朝華猜了不少謎語,她伸手向歌寶兒,"歌寶兒,我們該走了."

歌寶兒拉著她的手,朝鳳朝華揮手,"美麗的姑姑,再見!"

云錦繡朝她笑笑,拉著孩子離開.

鳳朝華站起,看著他們的背影.

走遠了,歌寶兒緊緊抓著云錦繡的手,"姑姑,我不喜歡那位女子."他雖然失去了記憶,但在北境幾次危險的經曆,激發了他感知危險的本能,鳳朝華的接近,帶著強烈的目的,讓他感到很不舒服.

"不喜歡,咱們就離她遠遠的."云錦繡的眼中又多了幾分自信.

輕衣撥開攔在前面的梅枝,走到鳳朝華的面前,"大小姐,你不是不喜歡小孩子嗎?"

"王爺養的孩子,豈能跟其他的孩子混為一談?"

"你何必動氣,反正明王爺沒來."

鳳朝華的目光掠過茫茫人海,語氣悶憤,"誰說他不會來?"

"時間已經過了大半,猜燈謎就要結束了,他來了,也不能參加比賽了."

"愚蠢,"她語氣微沉,美目閃耀,自信滿滿,"王爺是何許人,只要在活動結束之前,他出現,他就一定會勝出."

看著她篤定的神色,輕衣不敢再說話.

她語氣纏綿,"他才氣縱橫,這些凡夫俗子的玩意兒,怎麼可能難得了他."

輕衣怯怯地說了聲"是."

鳳朝華看了侍女們手中的錦條,有將近百來條了,她是鳳家的嫡女,是京城第一才女,這樣的大型比賽,她一定要奪得隗冠,"我們去那邊."

云錦繡拉著歌寶兒到了江岸淺灘上,只見江面已經放滿了荷花燈,花燈如星,江面猶如一片璀璨星河.

她面前突然出現一個玄色的身影,戴著風帽,將面容遮得嚴實,步伐極快,衣袍帶風.

那人已經快走到她的面前,突地抬起頭來,風帽下露出一雙犀利的眼睛,兩人四目相對,皆是一驚.

審判監的明東!

他剛毅的面容里透著一股凌厲,目光如刀,看得她頭皮發麻.

他雖然只是明荊的弟子,但審判監的存在,讓他擁有同樣的特權,可以審判帝國任何權貴,是云錦繡,毀了這份特權,他對她恨之入骨.

一陣風,從他身後吹來,云錦繡突然嗅到了一陣熟悉的茉莉花香.

上篇:第253章 奇恥大辱    下篇:第255章 大煌師,國師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