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妃凰紀:錦繡嫡女第232章 大義滅親   
  
第232章 大義滅親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審判監的監獄內,回蕩著冗長的咳嗽聲,聽得人頭皮發麻.

楚墨宸躺在牆角的木床上,又沉沉地"咳"了一聲.

童叔面前的桌案上擺滿了藥罐,桌角上放著銀針,聽著咳聲,雙手一抖,差點打翻了桌上的器件,"宗主……"

楚墨宸幽幽睜開眼睛,模糊的燈光進入視線,他掙紮著要坐起來,童叔忙將他扶了起來,靠在冰冷的石壁上.

入夜沒多久,他就昏迷過去了,審判監的大夫為他診治,一點起色都沒有,才將童叔請來.

童叔將一杯熱水放他的手中,"好些了嗎?"

楚墨宸雙手捧著溫熱的杯子,冰涼的手心有了一點知覺,他抬起頭來,看著頭頂上方垂掛著的鐵鎖,燈光昏黃.

他的緩慢開口,聲音軟綿無力,"現在什麼時辰了?"

"快卯時了."

他輕輕吸了一口氣,胸膛起伏,半晌,才將一口氣吸了進去,"天快亮了."

"是啊宗主."童叔坐回桌前,伸手抓著藥罐子,神色慌張,十指發抖,不知道該拿藥還是拿銀針.

楚墨宸低下頭來,看著他,"童叔,別忙了."

童叔抬起頭來,一看到他,眼淚盈眶.

"你別傷心難過,打從我進天瀾宗的第一天,你就在我身邊照顧我,我能活到今天,上天待我,不薄了."

童叔"嗯"了一聲,聲音帶著哭腔,他低下頭去,抹了一把眼淚.

他們都知道楚墨宸會死,但等這一天真正來臨的時候,情緒仍然會失控.

他擦完眼淚,抬起頭來,"錦繡小姐已經在皇宮里了,相信很快……就有結果了."

楚墨宸輕"嗯"了一聲,心頭微微松了一口氣,在廷審的結果出來之前,他必須撐著這最後一口氣.

外面的雪,下得更大了,雪地上又積了一層薄薄的新雪.

皇宮,議政堂.

"吱呀!"

大門打開,一陣雪風撲進殿來,云錦繡打了個寒顫,她微微側頭,門口的夜色里有些許白光,天要亮了!

內監上前報道:"陛下,明東大人在外求見."

天元帝看向明荊,明荊向他行了個禮,"陛下,應該是證人帶到了."

天元帝坐了一夜,早就乏了,終于等到證人了,他直了直身,開口道:"讓他們進來!"

"宣明東進殿."

沉重的鐵靴聲打破了大殿的沉靜,明東進入大殿,單膝跪地,向天元帝行禮.

天元帝看了看大門口,又看了看明東,皺起眉頭,"明東,證人呢?"

明荊看著自己最為倚重的大弟子,心中有同樣的疑問.

明東轉頭看了眼明荊,臉色青一下白一下,然後向天元帝回道:"證人自盡了."

云錦繡落在膝蓋上的指尖一顫!

"自盡了?"

"是."

"什麼樣的證人?"

明東轉過頭來,看著云錦繡,"是錦繡小姐身邊,一個叫莊秦的護衛."

她看著明東凌霸的眼神,心緒微絞.

果然,除夕夜在云府的時候,他們是故意放走莊秦,目的是為了引出楚帥府的那些舊人,她雖然猜到了這一點,但由于時間過于倉促,便把這件事交給了慕先生,沒想到莊秦竟然死了,她眼中閃過一抹凌厲.

"護衛?"

云錦繡抬起頭來,平靜地說道:"是,在揚州的時候,陛下您應該也見過他."

明荊忙站出來說道:"陛下,楚墨宸原是天瀾宗的宗主,就在除夕夜,臣捉拿他的當天,他已經辭去了宗主之位,天瀾宗也已經表明立場,楚墨宸一事,絕不插手,而這個莊秦,在臣捉拿楚墨宸之時,企圖救人,所以臣懷疑,他是楚帥府的人,臣為了將楚帥府的余孽一網打盡,故意將其放走,作為誘餌,引出他們的同伙,而莊秦受傷之後,被云錦繡身邊的丫環救到武侯府,武侯府將其安置在別院養傷."明荊向天元帝拱手行禮,斬釘截鐵地說道:"陛下,莊秦畏罪自殺,這背後,必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天瀾宗?"天元帝的目光落在云錦繡的身上,他對天瀾宗有所耳聞,那是一個勢力強大的組織,沒想到武侯府的背後,還有這樣的一個勢力.

被他看得心頭發毛,云錦繡說道:"當年,楚墨宸傷得很重,偶遇天瀾宗的高人,才撿回了一條命,但卻落下了病根,無藥可醫,也因此失去了記憶,就留在天瀾宗,十二歲的時候,老宗主外出云游,就讓他接管宗里的事."

一個十二歲的孩子,接管一個赫赫有名的宗派,怎麼聽,都覺得有些兒戲.

眾人沒想到云錦繡會這麼輕易的開口,而且她看起來,更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他失憶了?"

"回陛下,是的."

"那他是怎麼知道自己身份的?"

"這個……"云錦繡看向明荊,"這件事,恐怕就要問明大人了."

天元帝看向明荊年,眸光里隱著怒意,這麼大的事,他什麼都沒跟自己說,只是讓自己出場作個見證,借自己的威嚴,來達到他的目的.

迎著陛下質疑的目光,明荊解釋道:"陛下,審判監的人無意中發現楚墨宸用的武器是一把叫"天業"的匕首,這把匕首,是先帝……是前弘毅帝禦賜給楚帥的,臣知道這把匕首的來龍去脈,又發現楚墨宸的名字,本就是楚家少主的名字,經查證,他就是楚帥府的少主,他自己,也承認了."

聽到"弘毅帝"三個字的時候,天元帝面色發寒,虎軀微微一震,右手死死地抓著龍椅扶手,後面的話,他再也沒有聽進去.

這是十幾年來,這是他第一次聽到這個禁忌稱呼,心中如翻江倒海,眼神也變得凌霸起來,他突然發現,大殿上的幾位重臣都在看著自己,特別是云翦,他虎目發亮,目光質疑,這樣的神色,他曾預想過無數次.

明荊看著天元帝看云翦的神情,心中的憂慮頓時去了大半.

今天云家必輸無疑,因為云翦是陛下心中的一根倒刺.

沈騰也不由緊張地耷拉著頭,一提到弘毅帝,他自己也失控.

站在天元帝身邊的高遠抬起眼皮子,不經意地看了眾人一眼,又垂下眼簾.

不好!云錦繡心頭一凜,側頭看著著軒轅秀,只見他微垂著眸子,烏沉若羽的眼睫投下的陰影遮蓋著他的眼睛,目光沉靜如水,那是極端隱忍的沉靜.

她抬起頭來,只見天元帝正看著身後的父親,眼中殺氣騰騰.

"報!"

一聲通傳,打破了大殿內的沉靜.

天元帝猛地回過神來,開口道:"進來."說完話,他才意識到自己剛剛失態了,都沒思索,就讓人進來了.

云翦也倒吸了一口氣,剛剛聽到"弘毅帝",與天元帝對視那一瞬,他差點就沖去質問了,質問他是不是為了奪權殺了弘毅帝,質問他為什麼要這麼做,質問他心里是否有愧疚……

但看著他凌霸的神色,他慶幸,自己剛剛沒有沖出去.

"陛下,這是武侯府送來的,榮老夫人請您親自過目."

大殿上的氣氛緩和了些.

天元帝看了眼高遠,示意他將書信呈現上來.

高遠走下高座,拿過內監呈上來的書信,送天元帝的手中,又站到一旁.

天元帝打開,迎著燈光,隨著目光在書信上移動,神色越發的陰沉.

云翦有種不好的預感,而云錦繡,心里卻湧起一下陣失望,這個時候,祖母給皇上寫的書信,里面的內容,她能夠猜到幾分.

天元帝看完,將書信直接砸向云錦繡,"這就是你們云家做的好事!"

云翦先一步上前,把書信撿起來,看完之後,"撲通"一聲跪在女兒的身邊,"陛下,錦繡是微臣的女兒,她永遠都是微臣的女兒,我母親將她逐出家門一說,不作數,這份手書,不作數!"

親口聽父親說出老夫人要將自己逐出云家,云錦繡心中湧起陣陣頓痛,但一看到父親,心里有些安慰,這些年,自己對云家的守護,多少是有點意義的.

"她派下人救出楚墨宸,並一直窩藏他,也不作數嗎?"天元帝大發雷霆,"這信里交待得清清楚楚,云錦繡派人救出罪犯楚墨宸,並將其窩藏在身邊,他們關系非同尋常……榮老夫人自己都已經大義滅親."

明荊從云翦手中拿過書信,仔細一看,立刻開口道:"陛下,榮老夫人這是舍車保帥,這件事情,單憑一個五六歲的小女娃,怎麼可能辦成?"

云錦繡淡淡地看著明荊,他的胃口,還真不小,拿下自己,他還不滿意,非得拉整個武侯府下水.

"陛下,李摩世子手上有證據,可以證據云翦和楚帥早已勾結在一起."

李摩應聲上前來,從袖中取出一卷書信,書信用紅線系著,陳舊的紙色發黃,頁面發皺,顯然已經被查看過.

"陛下,這是十二年前,天元與我西北部族聯盟交戰之時,我方軍探截獲的書信,由于書信內容事關重大,我朝一直將書信陳放在軍機庫中,這本屬于貴國的東西,這次我前來拜訪貴國,便帶了回來,"他將書信舉起,"請陛下過目."

上篇:第231章 緝拿證人    下篇:第233章 誰是叛徒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