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妃凰紀:錦繡嫡女第223章 東宮秘闈   
  
第223章 東宮秘闈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楚墨宸是楚帥府的舊人,可以打擊到武候府."

珠簾上的珠子折射出刺眼的燈光,鳳後的目光透過珠簾,看著跪在地上的鳳晏,一身筆挺華貴的珍珠黃錦衣,高發髻上玉冠華翠,越發的俊美,內斂的氣質,也遮不住屬于他的鋒芒.

"你連楚帥真正的死都不知道,就敢出手?"

鳳晏垂下頭,"是我思慮不周,我會向父親去請罪的."

鳳後的美目中閃過一道冷酷,長長的眉睫上下張合,"是朝華提前動的手?"以他的謀略,還不會蠢到沒准備周全就動手.

鳳晏抬起頭來,眼中閃過一道錯愕,就聽鳳後說道:"鳳爵的死,也沒讓她學到點什麼?"

他低下頭去,無言以對,珠簾後傳來鳳後的歎息,她的語氣里,全是失望.

半晌,鳳後開口道:"明荊知道楚帥的真正死因,那件事,也只能從他的口中說出,否則,能禍害到別人,也能傷害到你自己,和鳳家."她放在腿上的手輕輕一抬,鑲了帝王綠翡翠的金甲套被照得鮮亮.

鳳晏眼中閃過一道思慮,"我知道了."

"只怕灝兒得回來了."

他猛地起頭,透過珠簾,看著一臉平靜的鳳後,她絕麗的容顏里透著沉沉的憂慮.

殿上無風,珠簾輕輕搖動,撞擊出清脆的聲響,明明是很動聽的聲音,卻很紮耳.

四皇子軒轅灝是鳳後的親生兒子,十二歲便請纓去了云州,如今已經八年了.

鳳晏眉頭微擰,"這個時候回來,時機不太對."

"昨夜,陛下頭痛症發作,國師的丹藥效果沒那麼好,很快就會召他回來."

他又是一怔,看來楚墨宸的事,對天元帝是有打擊的.

"蜃樓工程已經十五年了,耗資巨大,是該拿出點成績來了."

玄武門外,陽光照著地上薄薄的雪,花壇里的紅梅盛意恣肆,在陽光的照耀下,如云蒸霞,紅得似要燃燒起來,花瓣上積著點點白雪,晶瑩剔透,映著花瓣,如殷紅寶石.

云錦繡下了馬車,走進玄武門,就看到鳳晏迎面走來,珍珠黃的錦袍將他的身姿拉得修長筆挺,精貴絕倫,十分紮眼.

她的目光朝著他來的方向看去,宮樓重重,直入云際.

看來他是去見他的姑母了.

她對著他淺淺一笑了,"鳳四公子,早啊."

鳳晏眸光微凝,"你來做什麼?"

"我去東宮,找太子殿下求個情,我和我爹,想見楚墨宸了."

"太子殿下?"他微微蹙眉,"祝你成功."

"多謝."

"我就不打擾你了,告辭."

云錦繡淺淺一笑,往東宮文華殿的方向去.

鳳晏看著她的身影消失在宮道上,這才轉身,出了玄武門.

云錦繡跟著內監繞過宮道,遠遠的就可以看到巍峨的宮殿,屋頂上覆著綠色的琉璃瓦.

她跟著內監進了文華門,繞過九曲回廊,進了池水假山層疊的花園.

這是她第一次來東宮,但卻知道,如果是去見太子的話,沒必要繞到這深院中來.

她的目光落在前面帶路的內監身上,他看起來二十出頭的模樣,這個年齡,在東宮,也算是資曆比較深的了.

只見他不時地回過頭來,用余光看她.

她也不揭穿他,跟著他繼續前行.

繞過一處深宅的時候,一個身影突然沖上前來,"救命啊,救救我……"

她一驚,正要閃避開,就被沖出來的少女死死抱著腿,"姐姐,救救我……"

珞兒見狀,要沖去護自己的主子,又有一個少女從宅子里沖出來,抱住了她,"姐姐,救命!"

"啊,小姐,救我!"珞兒看清抓著自己的人時,嚇得直接云錦繡身邊去,卻被死死地抓住.

又有幾個少女從宅子里沖了出來,光著腳丫子直往外面逃,附近的士衛們聽到動靜,跑了過來.

"圍住她們,別讓她們跑了."

"姐妹們,快跑啊."

"姐姐,救命啊."

"……"

一時之間,呼救聲,逃跑聲,慘叫聲……在深院里此起彼伏,四周驚惶陣陣,慘叫連連.

女子死死抓著云錦繡的裙擺,"姐姐,救命啊……我求你殺了我!"聲音是從她沙啞的喉嚨里穿出來的,少女絕望而恐懼.

云錦繡愣神的瞬間,內監已經沖上前來了,扯著少女的後領,向正沖來的士衛喊道:"快把她押下去,這位是武侯府的錦繡小姐,太子妃的妹妹,傷到了,唯你們是問."

眼看云錦繡無動于衷,那些帶刀士衛已經靠近,那少女突然松開她,往一旁的白牆沖撞了上去.

只聽"砰"的一聲響,她轉過身來,一片血水打在她的裙角,她的衣裙是珍珠白色,鮮血濺在上面,十分紮眼,刺鼻的血腥味傳來,讓她一陣倒胃.

她看著倒在牆角的少女,鮮血正從她撞破了的額頭上湧出來,瞬間浸染了身下的積雪,紅白色形成鮮明對比,格外醒目.

少女的身子猛烈地抽搐了幾下,就不動了.

眼睛卻得大大的,里面全是惶恐.

她的衣襟被撞亂,脖頸,手臂,小腿,都露在外面,只見上面布滿了青紫痕跡,是被人虐待而致,就像中被凶猛的動物多次襲擊.

她轉過身來,只見士衛們兩兩一組,架著那些逃跑的女子,往宅子里拖去,她們身上都有傷痕,有幾個衣裙被拉開,露出大片的紅紫傷痕,紫得發黑.

女子們看著她,向她伸出手,十指如鉤,眼神里全是乞求.

士衛們將最後一個侍女拖進宅子,將門"砰"地摔上,又上了門栓,里面傳來慘叫聲,鞭打聲,很快,聲音就小了下去,那些叫得最凶的,已經被士衛殺了.

"小姐……"珞兒顫抖地抓著云錦繡的袖子,眼睛卻看著剛剛關緊的大門,"你沒事吧?"

云錦繡拍了拍她的手,安撫她.

這丫頭被嚇傻了.

內監仔細審視了一眼她了,見她看向自己,忙垂下頭去,"錦繡小姐,沒事吧."

"沒事."

"請跟我來."

云繡繡帶著珞兒,跟著他,進了回廊,往正殿的方向去.

她輕聲問道:"公公,那些,都是什麼人?"

小公公目光躲閃,聲音壓得低低的,"都是給太子殿下上夜的侍女."

她心里一凜,腦海里全是少女撞牆自殺的那一幕.

光她看到的少女就有五六個,都是十四歲與二十歲之間,面目姣好,身材勻稱,而她們身上的傷痕,無一不在顯示她們遭受了非人的虐待,原來都是給軒轅豐上夜的人,也只有他,才敢在這東宮為所欲為.

她腦海里閃過軒轅豐穿著大紅喜袍,眸光锃亮的畫面,不由毛骨悚然.

"錦繡小姐,這件事,可千萬不要說出去,不然……"小公公作了個切喉的姿勢.

她眼底閃過一絲疑慮,他帶自己走這條路,就是要讓自己親眼目睹這些.

"我知道了,多謝公公提醒."

云錦繡跟著小公公,來到太子住的地方,剛一進門,就看到一個金紅色的豔麗身影,她穿著太子妃的宮裝,坐在高高的雕花繡榻上,高高的發髻上插著金步搖.

引她進門的小公公立刻上前去,"太子妃,錦繡小姐來了."

她恍然大悟,深院後宅那一幕,是她故意讓這位小公公領她看的.

云可卿抬起頭來,就看到站在大廳中央的云錦繡,她穿著一身珍珠白錦襖,披著紫色貂皮披風,一頭青絲如瀑布一般,頭上綴著簡約發釵,五官越發的精美,無論什麼時候看到她,她都能給人一種風華絕代的美,哪怕像現在這樣,在高座上俯視她.

她的目光落在她裙擺上的鮮血,水眸里湧起狠戾.

云錦繡看著她,初為人婦,再加上一身莊重奢華的太子妃宮裝,令她豔光四射,只是眼底卻有些青色,連脂粉都無法遮掩住,她想起後院深宅中的那些女子,心情多少有些沉重.

"怎麼?見到本宮,不用行禮的嗎?"

聽到她的聲音,云錦繡心里的那些沉重蕩然無存,她微微福身,"臣女參見太子妃,太子妃萬福."

"呵!"云可卿冷笑一聲,"云錦繡,你母親果然沒教你什麼禮儀,"她扶著椅子扶手站起來,聲音加重,面色凌厲,向一旁的丁葵,"丁葵,你來教教她,該怎麼給本宮行禮."

丁葵上前來,正要一腳往云錦繡的膝蓋窩踢去,她開口道:"給太子妃您行禮,該行大禮,這個臣女自然是自知道的,只是我今天來,是有事來請太子殿下幫忙,沒想到會見到太子妃您,所以這是個意外,他日,臣女定會沐浴熏香,齋戒三日,再來向太子妃您行禮."

丁葵聽著她的話,硬生生收住了腳.

云可卿瓜子臉一扭,從高座上走下來,長長的裙擺迤邐地拖在地上.

云錦繡不給她與自己爭吵的時間,這里是她的地盤,如今她的身份地位高了,自己根本占不了優勢,她繼續說道:"爹想要去審判監看楚墨宸,我來請太子殿下向陛下求個情,看樣子,他是不在了?"

云可卿走到她的面前,水眸里泛著戾光,"是你窩藏罪犯遺孤,跟爹有什麼關系?"

云錦繡眼底閃過一道雪光,這件事,她知道!

上篇:第222章 楚帥真正的死因?    下篇:第224章 進宮求情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