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妃凰紀:錦繡嫡女第203章 幽會太子   
  
第203章 幽會太子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你不僅瞎了,腦子也壞透了,沒有燈,哪里看得見."秦嬰毫不示弱,她可不是那些任人賤踏的奴才,說話的瞬間,她也蹲下身去,找自己的東西.

紫彤的手摸到一個荷包,便撿了起來,匆匆離開,嘴里還罵著,"看你能囂張多久."她知道秦嬰會武功,是個潑辣的主,現在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也不敢惹她,便氣呼呼地撐著傘離開.

秦嬰站起身來,手里捏著一個和她手中一樣的荷包,看著她的身影消失在外院,才往云錦繡的院子去.

云錦繡站在窗前,聽著外面的雨,雨有越下越大的趁勢.

門"吱呀"一聲開了,她轉過身來,便聽到秦嬰的聲音,"小姐,我回來了."

她走上前去,秦嬰將荷包遞給她,"東西拿到了."

她伸手接過,打開一看,里面是一條繡著紅色杜鵑的絲巾,上面繡著幾行字.

秦嬰端著一盞燭燈上前來,照著她,她打開絲巾,看著上面的字:我心似君心,只求金風玉露一相逢,美人樹下等你,速來.

云可卿住的院子里,有一株絲綿樹,也叫美人樹.

云錦繡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果然如此."

"小姐,這?"外面的雨越下越大,秦嬰心里莫名地驚慌.

"很好,"云錦繡轉過身去,看著窗下的雨簾如幕,"莊秦那邊安排好了嗎?"

"是."

"那我們該做什麼?"秦嬰還是很不放心.

"什麼都不用做,只管看好戲就行了."

約莫過了一刻鍾,門外突然傳來敲門的聲音,"錦繡小姐,在嗎?"是紫彤的聲音.

云錦繡看了眼秦嬰,她上前去開門,只見云可卿和紫彤站在門口,剛剛將傘合起,兩人各抱著一個包袱,雨太大,裙角都濕了.

不等秦嬰請她們進門,兩人已經進門來.

紫彤開口道:"錦繡小姐,可卿小姐對花粉過敏,今晚需要和你換房睡."

云可卿也有些為難地說道:"是啊,錦繡妹妹,你看,我的臉都腫了."

云錦繡看著她臉上的紅點點,有些發腫,的確是花粉過敏.

紫彤繼續說道:"可卿小姐院子里的那株絲綿樹開得太茂盛了,她房間里全是花粉,要是再住下去,會出人命的."

"這樣啊,"云錦繡一臉難為情,云可卿不可能對絲綿樹花粉過敏,不然韓凝珠是不可能讓她住在那個院子里的,看來這一次,她們母女倆沒有想到一處去,她勉為其難地說道:"可是可以,不過姐姐要記得你欠我一個人情."

"好,我記住了,我會回報你的."

她答應得倒是蠻爽快的.

云錦繡磨蹭了一會兒,才心不甘情不願地帶著秦嬰離開自己的院子,往云可卿的院子去,碧瑤和另外幾個小丫頭知道云可卿今夜要在這邊院子里睡,都不由打起十二分精神,乖乖呆在自己的廂房里,卻不敢睡著,生怕被她們遷怒.

等她們走了後,紫彤看著簡陋的房間,"小姐,這也太寒磣了吧,想錦繡小姐之前住的院子,那叫富麗堂皇,現在只能住在這種地方了."

云可卿聽著,滿滿的都是優越感,水眸璀亮,"這只是一個開始."想到云錦繡以後慘淡無光的人生,她說不出來的高興.

紫彤聽得明白,忙說道:"恭喜小姐了,只是今晚就委屈小姐了."

"犧牲一點是值得的."

云錦繡和秦嬰到了云可卿的房間,丁葵被云可卿支下山去了,其他的丫環也都回到自己的房間里睡覺去了,她把這一切都安排得很好.

"小姐,現在怎麼辦?"

屋里黑乎乎的,外面的雨沒有要停的意思.

"把燈全都滅了."她自己走上前去,看著窗外的絲綿樹,雨水打落了無數花瓣,落花順著雨水,一直流到河道里去.

她輕輕將窗關上,回到桌前,秦嬰已經泡好了熱茶,她靜靜地喝著茶.

云可卿那邊,她已經躺在床上了,房間里一片漆黑,但門口卻掛著一盞馬燈,在漆黑的雨夜里,像燈塔一樣指引著方向.

太子撐著一把油傘進了院門,他緊緊攥著手中的荷包,幽黑的雙瞳四處打量了院子,最終把目光落在東面的側院里,看著房簷下的馬燈,走了上去.

云可卿躺在床上,窗外雨水打落在河面的聲音讓她十分煩躁,水流的聲音也越來越大,河面漲水了.

她急促地翻了個聲,便聽到門"吱呀"的一聲開了,一陣夜雨風吹了進來.

是風把門吹開了嗎?她從床上坐了起來,輕喊了一聲,"紫彤?"

外間的紫彤聽到有人進門,忙上前去,一看是太子,眼睛睜得大大的,剛要張口尖叫,肩頭突然挨了一記,昏了過去,軟軟地倒在地上.

云可卿掀起被子,正要下床,一個高大的身影突然進門來,她瞳孔一張,驚叫出聲來,"太子殿下,你怎麼會在這里?"

太子一看是云可卿,又聽到了她的聲音,心頭一熱,便朝她撲了上來,"卿兒,本宮來了."他只知道云可卿用荷包裝了絲帕約他來這里,為了避嫌,還特地換到了云錦繡住的地方,他哪里還顧得上她的驚訝.

云可卿剛剛站起身,身子便被太子壓在床上,她腦海里一轟,怎麼回事,他明明約太子去她的房間的,他現在不是應該去了自己的房間,去要了云錦繡嗎?

"嘶!"

"嘩!"

她聽到自己衣服破碎的聲音,接著便感到身體暴露在空氣中,陰冷潮濕的空氣令她渾身發顫.

她突然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事,姨母和母親都說過,這個男人是個傀儡,他一輩子都不可能登上皇位,她絕對不能和他扯上任何關系.

她急得眼淚奪眶而出,拼命地反抗著,對著身上的太子又抓又打,"放開我,太子殿下,放開我……"

她哭著喊著,求著.

雨聲越來越大,混著外面河水的聲音,廂房里的下人們根本聽不到她的哭求聲.

"軒轅豐,放開我!"

她感覺到雙腿被猛地頂開,突然張口咬在軒轅豐的耳朵上.

太子殿下痛"啊"了一聲,猛地甩了她一個耳光,恨恨地按著她的腰身,"云可卿,明明是你約我來的,你現在是什麼意思?"

"不是的……"云可卿驚慌地解釋道:"我沒有約你來這里,你不應該來這里,你走錯過方了……"

他雖然聽不明白她在說什麼,但他清楚一件事,就是云可卿不願意給自己,她打心底拒絕自己,下午的眉目傳情,不過是做戲.

他心里突然騰起一陣怒火,這個云可卿,也和其他人一樣,她認為自己是個傀儡,根本不可能當上皇帝,所以才一直躲著自己.

她順不順從自己無所謂,但他需要她的身份,需要得到云家的支持,需要將云家和韓家牢牢控制在自己的手中,增加他東宮的籌碼.

強烈的目的和心中翻騰的怒火變成強勁的力道,向身下的云可卿抓去,寬大的手掌抓著她的褲腰,用力一撕,"嘩嘩"的幾聲,她修長的雙腿露了出來.

云可卿慘叫了一聲,他抓過枕頭塞入她的口中.

秦嬰站在窗下,聆聽著雨聲,"小姐,我好像聽到山洪的聲音了."

"是山洪,"云錦繡的聲音很清冷,"山洪會沖掉我之間住的那個小院."

秦嬰瞪大眸子看著她,只聽她開口道:"你現在去救青瑤她們,只要離那間房子遠一點就不會有事的."

秦嬰怔了一下,迅速下樓去,往東院去.

山洪的聲音越來越大,淹沒了云可卿的哭叫聲,她的雙腿被死死地壓住,只覺一個堅硬的巨物向自己的雙腿間頂來,突然聽到"咔嚓"的一聲巨響,房屋震蕩,一股洪潮沖毀了窗子,如巨龍一般湧進屋來.

太子突然起身,往後一退,水已經打濕了他的身體,他慌張地往門口逃去,又一陣山洪,將他連同坍塌的院子一起,卷入洪流之中.

丫環們的尖叫聲響成一片,夾雜著風雨聲,山洪聲.

秦嬰抓著一個小丫環,大聲喊道:"青瑤,這邊."

青瑤等人迅速朝她跑去.

等她們跑到秦嬰的身邊,山洪已經滾滾遠去,東院的大半屋子被沖走了.

云錦繡走到窗前,推開窗子,看著洶湧而去的山洪,剛剛那驚天動地的生死一刻,好像結束了.

大雄寶殿的大門是被元真大師硬撞開的,韓凝珠聽到她們住的東院被沖走之後,眼底閃過于抹明亮,還是焦急地迅速往住的地方去.

她剛剛進了院子,就聽到青瑤等人哭喊成一片,她們打著燈籠在四處找人,嘴里喊著"小姐,小姐……"

她迅速跑到東院,看著被摧毀的房間,失魂落魄地哭喊道:"錦兒,錦兒……"

儼然一個痛失愛女的母親,連傘都顧不得打,發瘋了似的找著.

"錦兒,你在哪?"

"母親,我在這里呢."

韓凝珠轉過身來,只見云錦繡站在她的身後,撐著一把在傘,連衣裙都是干的,正一瞬不瞬地看著她.

編輯:哈哈哈,這一招高明,我喜歡,太子好闊怕

上篇:第202章 求姻緣    下篇:第204章 噩夢才剛剛開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