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妃凰紀:錦繡嫡女第199章 注定互相傷害   
  
第199章 注定互相傷害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她看著軒轅秀眼底的慍色,"他的死……"

軒轅秀搖頭,"只有鳳後知道他是怎麼死的."

"鳳後"二字,他咬得很重.

云錦繡靜靜地站在他的身邊,沒有再說話.

三天後,姬老喪禮.

靈堂上,姬千夜穿著一身素白孝服,跪在棺木前,低著頭,整張臉掩在陰影里.

吊唁的人來來往往,慰問的話如出一轍,視線里突然出現一雙玄色的緞靴,他慢慢抬起頭,迎上軒轅秀的目光,他熠熠雙眸如深潭一般,帶著深沉的關切和溫暖.

他是以姬老名門的名譽來吊唁的,他滿腹的嘲諷和不滿,他既敢認他當外公,卻不敢以外孫的身份來為姬老披麻戴孝.

但被這樣的目光凝神著,他滿腔憤憤不平漸漸平息下去.

軒轅秀上前去,給姬老上了柱香,便退了出去.

沈騰站在一旁主持,看到他退出去之後,才暗暗松了一口氣.

軒轅秀是聰明人,不,他是智者.

他目光長遠,更知道熟重熟輕.

這樣一想,他就放心了.

黃昏時分,來吊唁的人漸漸變少了.

鳳晏出現在姬家大門外,一身白衣勝雪,他一步步上了台階,拉了下袍擺,抬起腳下,正要跨進門檻,一個身影擋在他的面前,"公子請回吧,這里不歡迎你."

他收回腳,臉上的笑容如三月春風,聲音溫和,"你是以什麼身份攔我的?"

"云錦繡."她看著他,神情淡淡,鳳眸里的寒光卻像刀子一樣迸射出來,似要洞穿他的身軀.

她不會讓鳳晏在這個時候出現在姬千夜的面前,不會讓他再有機會羞辱他.

鳳晏比她高也一個頭,她看起來是那麼的纖細單薄,仿佛一只炸毛的兔子,奮不顧身地擋在他這只猛虎面前.

"阿錦,我是代表鳳家來的,你不讓我進去,于禮不合."

"讓你進去也可以," 云錦繡嘴角微揚,臉上的笑容卻沒有絲毫溫度,"禁軍統領豐承恩和三殿下在里面,京兆尹衛大人也在里面,你踏進這道門檻,就會有人向衛大人稟報,禁軍統領插管天牢重刑犯一事,他的逾越,可是死罪."

禁軍統領的職責是負責陛下和皇城的安全,其他的行為,都是逾越,在帝王的眼里,這就是死罪.

鳳晏笑容和煦地看著她,"好啊,我們注定是要互相傷害的."他抬腳就要進門.

"一個禁軍統領你不在乎,那麼五皇子入京呢."

五皇子是鳳後的兒子,他一出生,勢頭就壓過了太子,在他十四歲成年之際,卻被鳳後送到了云州.

鳳晏的神色一凜,收回腳,隨即又恢複了春風般的笑容,"看來你在明王府這幾日,不只是和明王卿卿我我."

云錦繡迎著寶石般灼烈的目光,只覺一股寒意爬上背脊,只覺他仿佛幽靈一般,無處不在.

早在她把姬千夜救出來,軒轅秀就已經派人去查了天牢里的那些重刑犯,那些死囚和鳳家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但都沒有關鍵證據,但他們發現了豐承息插手天牢里的事.

她臉上的笑容卻燦若玫瑰,冷豔逼人,"多謝鳳四公子關心."

"總得讓鳳家的人進去上柱香,不然別人還以為,姬家和鳳家有多大的仇和怨呢."

"一柱香可抹不掉姬家和鳳家的仇怨."

鳳晏一瞬不瞬地看著她,足足三秒鍾,這支帶刺的玫瑰,還真是讓人欲罷不能.

"請回."她的語氣冰冰冷冷,毫不留情.

他突然湊近了些,低沉的聲音帶著磁性,"若時光能停在那場暴風雪里,該有多好."

云錦繡一愣,等她回過神來,鳳晏已經走下台階,上了馬車遠去.

云錦繡松了一口氣,鳳家的人中,鳳晏果然是個最難捉摸的一個.

看著他離開,她轉身走往府內去,剛走兩步,就遇到三殿下和豐承息走出來.

"阿錦."三皇子先一步走上前來,溫和地向她打招呼.

云錦繡不習慣他這樣親昵地稱呼自己,盡管他看起來是那樣的無害,但她對他實在提不起好感,只是禮節性地點了下頭.

"我送阿錦姑娘回府吧."

云錦繡淡淡地看著他,"多謝三殿下好意,我與阿夜是好友,今天,我就不回去了,留在這里陪他."

三皇子的神情暗淡了些,這個小女人,還真是軟硬不吃.

他面上仍然微笑地看著她,"有什麼需求,請一定要告訴本宮,本宮責無旁貸."

云錦繡不情願地點了下去,只覺有兩道灼灼的目光凝神著自己,她抬起頭來,看到了豐承息,他鷹眸里含著鋒利的光,神情複雜,她不由一怔,自己什麼時候把這個人給得罪了?

豐承息看著這個八面玲瓏的女子,想起那夜秦嬰為了她,不惜失去貞潔的情形,心里就油生出幾分怒意.

他明明是期待秦嬰那麼做的,因為只有那樣,他才可以得到她的人,但卻無法容忍自己愛的人,不惜犧牲一切,去成全別的人.

他一開口,聲音冷得像冰,"云小姐好本事,竟然能把姬公子從天牢那種地方救出來,不知道下一次再遇到這樣的情況,你打算犧牲誰?"

云錦繡眸光微凝,一頭云霧,但他的話,卻烙進了她的心里.

"豐兄,怎麼了?"

"沒事."他冷酷地從云錦繡的身邊走過去.

"阿錦,後會有期."三殿下溫柔地和她告別.

她轉過身來,看著兩人出了大門,目光變得幽深.

三皇子的忍耐,還真是沒有底限,她都這樣對他了,他竟然還能夠如此熱情和有耐心地對自己,這樣的人,實在是可怕.

入夜,吊唁的賓客紛紛離去,云錦繡看著姬府緊閉的大門,松了一口氣,往姬家後院去.

遠遠地,她就聽到書房里傳來打鬧聲,她忙推門進去,只見軒轅秀和姬千夜扭打成一團,爭執不休.

"那副畫像是我姑姑的,憑什麼給你的."

"她是我娘."

……

云錦繡看向拾放在書桌上的畫布,是姬瀧的畫像,畫布卷到一半,看來是有人在收畫收到一半,突然被打斷.

而軒轅秀和姬千夜兩人,正在搶這副畫.

她走到書桌前,看著畫上如仙一般的女子,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撫摸在畫布上,指端傳來粗粝的感覺,她用力摩挲了下,抬起手,指尖有顏料的沫質.

她皺頭一皺,這幅畫畫成的時間不超過三年.

阿秀從來沒見過自己的母親,畫不可能是他畫的,姬千夜也沒見過自己的姑姑,而畫上人的神態,惟妙惟肖,應該是非常了解姬瀧的人畫的.

這個世界上,對姬瀧很熟悉的,她知道的,就只有姬老了.

但是這十幾年了,據他所知,姬老並未回姬家,直到他死,才有這樣的安排.

那畫像的人會是誰呢?

這麼一想,她心里"噔"的一下,心跳直接漏了兩拍,眼里全是驚悸.

她迅速將畫鋪展開來,仔細摩挲著畫布,呼吸越來越輕.

軒轅秀將姬千夜打趴在地,站起身來,彈了彈身上的灰塵,迷人地挑了下衣領,"想跟我斗,門都沒有."

這輩子,姬千夜注定要被他吃得死死的.

他走上前來,看著云錦繡吃驚的樣子,輕聲問道:"阿錦,怎麼了?"

她抬起頭來看著他,按在畫上的手指顫抖著離開畫布,"是你收的畫布嗎?"

"不是啊,"軒轅秀看著畫布上的人,整個人都變得溫和起來,神情像個大孩子,"阿夜這小子竟然想把畫藏起來,這是我母親的畫像,只能由我保管."

姬千夜從地上爬起來,臉上有幾處淤青,磨著牙,恨恨地看著他,"不要臉,明明是你想要私藏姑姑的畫像."

云錦繡瞬間聽明白了,這畫不是他們兩人收的.

她看著敞開的門窗,突然向門外跑去,書房外有一株很大的桂花樹,茂密的枝頭略過高牆,夜風掠過枝頭,微涼的空氣里彌漫著桂花的香味,深深一吸,十分甜美.

她一步步走到桂花樹下,抬頭看著搖晃的枝頭,有花朵窸窸窣窣往下落,像被剛剛驚擾過似的.

而地上,則是落了一地的桂花.

她的心跳紊亂,呼吸極輕.

"怎麼了?"

軒轅秀快步走到她的身側,仔細打量著四周,深秋的夜,靜謐寒涼.

"我感覺這里剛剛好像有人."

那種強烈的直覺,仿佛是來自她身體里的羈絆.

軒轅秀提了內息,仔細地看著四周的風吹草動,然後搖了搖頭.

她這才緩緩吐了一口氣,蒼白的臉色緩和了些,"或許是我太緊張,感覺出錯了."

軒轅秀朝她一笑,"太涼了,進屋去吧."

兩人往書房走去,到了門口,她還是擔心地轉過頭來,朝著桂花樹的方向看了一眼.

進了門,軒轅秀將書房門關上.

屋外,清冷的月光投下斑駁的樹影,桂花的香味含著冷空氣,變成冷冽的幽香.

高牆外,立著一個銀白的身影,他抬頭看著桂花樹,冷冽的幽香一陣一陣.

只到聽到牆內"吱呀"的關門聲,他才深吸了一口氣,然後緩緩吐出.

他不怕軒轅秀,但是云錦繡卻能夠感覺到他的存在,因為她愛上了別人,還把身子給了她愛的那個人.

原來,她已經長大了.

編輯:這個神秘人是誰?快更新

上篇:第198章 金風玉露一相逢    下篇:第200章 太子獻殷勤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