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妃凰紀:錦繡嫡女第194章 我是你表哥   
  
第194章 我是你表哥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他表面上嘻嘻哈哈,滿不正經,但他不傻,知道有對軒轅秀不利的事情正發生.

軒轅秀攥緊車簾,目光如刀.

沈大學士怕他去翰林院,看到外公的死,失控之後,身份暴露,更怕他一怒之下,進宮去找鳳後,才讓沈唐牢牢看緊自己.

他想去翰林院,他想進宮,但是他不能……

沈騰會這麼做,是因為他知道了自己與姬老的關系,也就是說,這件事除了他和外公,還有第三者知道.

再加上這些年來,他通過翰林院在朝中的布局,也是姬老的布局,他們一直在幫自己.

外公用生命來守住這個秘密,他又怎麼會讓自己一時沖動,去毀了那一切.

沈唐看著他漸漸充血的眼眶,背夾直冒冷汗,"阿秀,你沒事吧?"

他淡淡地"嗯"了一聲.

"哦,那我們現在怎麼辦?"

"等阿錦回來."

沈唐雙肩一沉,抬袖抹著額頭上的冷汗.

秦嬰守在門口,一見到門外有馬車,便立刻開門出來,匆匆下了台階,上前來一看,發現是軒轅秀.

她正要行禮,軒轅秀已經上前來,"阿錦還沒回來?"

秦嬰點點頭.

她的臉色有些蒼白,目光有些渙散,心不在焉.

"我去找她."軒轅秀正轉過身,便聽到馬車的聲音,他抬頭看去,便看到莊秦趕著馬車,正迎面駛來.

"錦繡小姐!"秦嬰忙跑上去.

軒轅秀已經搶先一步到了馬車前,莊秦坐在車板上,轉頭看著軒轅秀,臉色十分難看.

眾人心里都是一凜,直直地僵在原地.

軒轅秀臉色一白,向沈唐等人道:"你們都下去吧."

沈唐帶著人,和秦嬰一起先一步進府了.

軒轅秀這才掀起車簾.

云錦繡抬起頭來,正迎著軒轅秀的目光,淚水湧出眼線的瞬間,化作血光,充斥在她的瞳孔之中,她面無表情地垂下眸子,轉頭看著靠在肩頭的姬千夜,"阿夜,到家了."她的聲音沙啞如厮.

軒轅秀看著姬千夜的樣子,只覺一道驚雷炸在他的身上,將他轟炸得暈頭轉向.

阿錦帶回來的,是一具汙濁不堪的行尸走肉.

云錦繡使出渾身的力氣要將姬千夜扶起,他卻如爛泥一般,墜著他往下沉,她幾乎撲到在他的身,一只有力的手突然扶著她的手臂.

云錦繡幾乎崩潰在姬千夜的身上,被軒轅秀這麼一扶,突然鎮定下來.

"我來."

軒轅秀鑽進車里,將姬千夜抱了出來,迅速進了云府.

翰林院士姬老去世的消息震驚朝野,普天才子均頭帶白巾哀悼他的去世.

同時,長公主大婚中毒一事有了結果.

原來是香黛春林在煉香過程中出了差錯,錯用了香料,意外煉制出毒香,找出眾人中毒的原因之後,太醫院很快便研制出了解藥,救了長公主,駙馬,還有其他中毒的人.

黛春林向韓府賠償了百萬銀兩,並處死了幾位參與煉香的人,給了長公主和朝廷一個交待,這件事就算過去了.

坤甯宮,鳳晏跪在地上,抬起頭,透過重重琉璃珠簾,看著里面的身影,"晏兒有一事不明,還請姑母明示."

"沙沙"的珠簾聲音響起,鳳嬤嬤掀著珠簾,鳳後走了出來,坐在金絲楠木繡百鳥朝鳳圖繡榻上,聲音冰冷如同珠玉一般,"你半夜進宮,就是為了姬大學士死的事?"

鳳晏看著她,不由愣了下,他還沒問出,姑母就已經知道了他來的目的,而姑母的神情里十分不悅.

他微微俯首,禮道:"晏兒只是覺得姬大學士的死,事有蹊蹺,我發現了他的孫子,姬千夜."

鳳後長長的眉睫微顫,姬老雖然死了,她卻變得更不安了.

她淡淡地說道:"就算姬家還有後人,一個毫無背景與功名的人,又能怎麼樣,姬家的事,你不用管."

鳳晏急聲道:"我只是擔心,姬老的死,是為了掩飾更重要的秘密."

他抓姬千夜,是為了打擊云錦繡,但姬千夜是姬家的人,而軒轅秀是姬老的得意門生,他總覺得他們之間,有更緊密的關系.

鳳後看著他俊美的面龐,寶石一般光輝熠熠的眼眸,目光柔和了些,"晏兒,你是鳳家最出色的人,是鳳家的希望,姑母很欣賞你的才能,但姬老這一件事,姑母說它過去了,它就過去了."

鳳晏抬頭仰視著她,只覺姑母那幽冷的目光,深不可測.

她的話是勸說,也是命令.

半晌,他低頭道:"是."

鳳後柔聲道:"回去吧."

鳳晏拉著袍擺站起來,鳳嬤嬤已經扶著鳳後往珠簾後去,他看著她清冷的背影,突然張口問道:"姑母,你是否想過要為七弟和三哥報仇?"

從他記事以來,鳳後在鳳家的地位,是至高無上的.

鳳家仰仗她,穩固鳳家在朝中的權勢,而鳳家則在後面支持她,讓她掌控六宮.

鳳後轉過身來,冷豔的面容里神色凌厲,冰冷的眸子里是無盡的冷酷無情.

"你到底想知道什麼?"

鳳晏只覺那冰刃般的眸子紮進自己的心窩,說不出的刺痛,他面容里染著濃郁的哀傷,"晏兒只是覺得,如果一個家族,如果連家族里最重要的人都無法保護,還有什麼值得家人們犧牲一切去維護呢."

鳳後身子猛地一震,眼中冷光溢動,"你知道鳳爵是怎麼死的嗎?因為他的不自量力和愚蠢,他以為鳳家的七公子,就可以殺人放火,為所欲為,但他連自己的敵人都看不清."

"而鳳行烈,他早已功名加身,卻還要去奪取軍功,他有那樣的野心,卻沒有同等的實力,才會中了云錦繡的計."

鳳晏直直地看著她,她的臉上有四個字,罪有應得.

他俊美的面容里有一抹無法掩藏的怒意,半晌轉過身來,甚至都不行禮,直接走出坤甯宮.

鳳後看著他的背影,眼里說不出的失望.

"吱呀"一聲,宮門關上.

鳳嬤嬤開口道:"娘娘,四少爺他……"

鳳後深深閉上眼睛,歎息地開口,"他不了解鳳家是什麼樣的家族,如果他跟我一樣,他就不會這麼想了."

"娘娘,"鳳嬤嬤的眼睛發熱,"你這麼做,又何嘗不是為了鳳家."

"自你封後之後,鳳家崛起得太快,木秀于林,風必摧之."

"嬤嬤,"鳳後語氣無力,"也就只有你了解我."

很快,有侍女送上滾燙的參茶.

鳳嬤嬤將茶遞到她手中,"娘娘,喝點熱茶暖暖身子."

鳳後喝了一口茶,看著鳳嬤嬤,迎著她親切慈愛的目光,張了張口,欲言又止.

她本想和鳳嬤嬤說說心里話,但終究沒有說出來.

他們以為她是至高無上的皇後,是無所不能的,但他們卻不知道,她身邊有一個天底下最可怕的人,天元帝.

自當年鳳家幫助天元帝登基之後,天元帝就一直忌憚鳳家的實力,如今他年紀大了,皇子們紛紛長大,他害怕皇子們奪走他的權勢,他心里的防備越來越強.

而她這個皇後,不僅有一個出色的兒子,六皇子,還有鳳家,有無數朝臣的支持.

每每看著他炯炯有神眼中的幽光,她連呼吸都得小心翼翼.

鳳行烈的死,的確讓鳳家受到重創,但弱化了陛下對鳳家的顧忌,這對鳳家來說,是好事.

云府,云錦繡坐在姬千夜寢殿的外廳里,一臉平靜如水.

秦嬰端了一杯熱茶上前來,"小姐,天快亮了,您去睡會兒吧."她擔心地看著她,把姬千夜帶回來後,她就一直在這里坐著,已經兩天了,她看似冷靜,指甲卻一直掐在手心里.

"你先下去吧,我再坐會兒."她的聲音沉得可怕.

她只好靜靜地退了出去.

寢宮內,軒轅秀為姬千夜掖好被子,蓋滅了一旁的燭燈,輕輕走出了房間.

聽到他輕輕的腳步聲,云錦繡抬起頭來,通紅的眼睛看著他,閃著瑩亮的光芒,然後又將頭垂下去.

軒轅秀看著她的樣子,上前來,輕輕撫著她的發心,"你不用自責."

云錦繡心里一顫,"王爺不必為我開脫,這件事,就是我的責任."

她不應該讓姬千夜落到鳳晏的手中,不應該讓他有機會對他下手.

軒轅秀蹲下身來,握著她的手,認真地看著他,"如果真有錯,是我的錯,我應該直接將他從天牢里帶出來的."

他本是有機會的,但他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麻煩,才用了這種迂回的手段,去翰林院找姬老.

云錦繡看著他,心揪在了一起.

"主子,不好了!"莊秦沖進殿來,看著他們兩人卿卿我我的樣子,干咳嗽兩聲.

云錦繡偷偷抽回自己的手,看向莊秦,"怎麼了?"

"姬公子他……"

軒轅秀騰地站了起來,正要往內殿沖去,莊秦忙說道:"姬公子偷偷出府了!"

姬千夜剛轉過街角,軒轅秀突然擋在他的面前,"你去哪里?"

姬千夜眯著眸子看著他,"關你什麼事?趕緊給本公子讓開."

"跟我回去."

姬千夜眸光一寒,如出鞘的利刃,"軒轅秀,本公子不過是給過你幾分薄面,你就把當你是自己人了?給我滾開."

軒轅秀一步一步走向他,"我還真就是自己人了,我是你姑母,姬瀧的兒子,你的表哥."

云錦繡氣喘籲籲地跑來,剛好聽到軒轅秀這句話,不由瞪大了雙眼.

上篇:第193章 被毀掉的姬千夜    下篇:第195章 跟我回家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