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妃凰紀:錦繡嫡女第166章 我不需要你了   
  
第166章 我不需要你了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氣氛變得十分詭異,沉重的殺機彌漫四周.

明玄奕上前來,"金少爺來者是客,來人,領金少爺去行宮."

秦嬰忙上前來,"金少爺,請跟我來."

慕容修上前去,攔在云錦繡的面前,兩人四目相對,兩道目光相撞,碰撞出寒光.

秦嬰又說了句,"金少爺,請."

云錦繡跟著秦嬰從慕容修身邊擦過,往行宮的方向去.

夕陽西下,陽光變成橘紅色,云錦繡推開後院的門,昏暗的房間里散發著血腥味,彌漫著冷冽的死亡氣息.

一個嬌小的身影蹲在椅子里,縮成一團.

云錦繡點了床頭的燈,燈光照亮屋子,她轉過身來,只見琉璃藏在黑色的斗篷里,正抬起頭看著她,眼睛紅腫,眼下黑色,小臉蒼白,失去了往日的生氣.

她走到床前,伸出手,去握流風止的手,突然聽到身後傳來冰冷的聲音,"不要碰他."

云錦繡一怔,她從未聽到過如此決絕冰語的語氣.

她轉過頭來, 琉璃看著她的眼神帶著恨意,眼神發寒,"你為什麼現在才回來?"

她一張口,大顆大顆的眼淚從眼中滾出,小小的身體顫抖著,有強大的力量從她的身體里爆發出來.

"你為什麼現在才回來?"

"你現在還回來做什麼?"

"我不需要你了."

"你出去!"

秦嬰站在院子里,聽著琉璃咆哮的聲音,自流風止受傷後,這是她第一次開口,聲音里帶著絕望和痛苦.

明玄奕和沈唐站在她的左右,一言不發.

半晌,云錦繡眸子里凝著霜色,看著面前的這個孩子,她變得如此的陌生,但她同時也發現,她的心智變了.

"很好,你終于不再需要我了."

"明和,你聽著,我云錦繡沒有責任要照顧你一輩子."

琉璃抬起頭來,琉璃般明亮的眸子里閃過一絲錯愕,沒想到云錦繡會這麼嚴肅,她不由抽泣了一下.

隨即,她的眼中閃過一絲怒火,"是你,是你利用我對付赫連世子,所以才傷了大叔,你這個殺人凶手."

云錦繡眼底閃過一絲詫異,琉璃的血脈力量漸漸蘇醒,她的智力也得升了很多.

她看著她,冷聲開口道:"沒錯,我是利用你對付赫連絨,你要怎麼辦?殺了我為你的大叔報仇?"話一落音,眸子里便含了淚,眼睛生疼.

琉璃抬頭看著她,眼睛血紅,雙手扶在椅上,"咔嚓"一聲,椅子碎裂,她一個閃身站到了云錦繡的面前.

秦嬰沖進房間,沖到琉璃的面前,攔著她,"琉璃,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你不能傷害大小姐."

"不是嗎?"琉璃抬起頭來看著她,眸子陰寒,"秦嬰姐姐,你什麼時候也學會騙人了?"

明玄奕和沈唐連忙跟進來,緊張地站在她們身邊,生怕琉璃一生氣,就把云錦繡殺了.

"秦嬰,"云錦繡冷聲道:"你讓開."

"大小姐,"秦嬰轉過頭來,滿眼是淚,"你不要再刺激琉璃了,你向她解釋,事情不是她想的那樣的……"

云錦繡走到琉璃的面前,蹲下身去,與她目光平視,"殺了我之後,你打算怎麼辦?帶著你的大叔去死嗎?"她指著床上的流風止,"你可知道,他的理想是什麼?"

"他的親人被殺,族民被當成奴隸買賣,過著生不如死的生活."

"他游曆四方,讓自己變強."

"他冒著生命危險,他要拯救自己的族民."

"他保護你,愛護你,他倒下了,你就要這樣自暴自棄,不活了嗎?"

琉璃的雙手掐進肉里,鮮血順著指間流了下來.

室內一片沉靜,幾人的呼吸都很低.

一個士衛突然跑進來,"明統領,不好了,行宮被包圍了."

明玄奕向幾人道:"我先去看看,你們自己小心."

行宮外,近萬士兵將行宮包圍得水泄不通,慕容修騎在馬上,看著行宮的大門,目光如火.

云錦繡站在行宮的回廊里,看著行宮外的慕容修,他的左右是輕甲士衛,和他派到草原上的軍隊一樣,這就是另一半.

慕容修抬起頭,便看到云錦繡,她雖然穿著一身男裝,外表看起來有了很大的變化,但即便她化成灰,他也能夠一眼認出她.

他對著她一笑,不一會兒,一個下人上前來,"阿錦姑娘,這個是給你的."

云錦繡接過,是金虎長命鎖,她送給歌寶兒的,歌寶兒在慕容修的手中.

她向行宮外的慕容修看去,日光照耀著他的戴著面具的臉,她看到他臉上嗜血的笑容.

他朝著行宮大門喊道:"打開大門,大祭司要捉拿妖孽."

士兵們劃分出一條線,大祭司緩緩走上前去,後面跟著十二童仆.

一只白鴉從窗里飛進來,落在云錦繡面前的欄杆上,她解下白鴉腳上的信箋,是軒轅秀傳來的信,赫連絨已經占領王宮,他正帶著人趕往獵場.

她抬起頭,看向夜空,天已經完全黑了,月光如水,傾瀉在遼闊浩瀚的草原,蒼穹里星月相映生輝.

"吱呀!"

行宮的大門打開,明玄奕走出門去,站在台階上,"聖上正在行宮修養,你們是要造反嗎?"

大祭司童仆的聲音幽幽傳來,"大祭司前來捉拿妖孽,請明統領把妖孽交出來."

明玄奕神色肅穆,"誰是妖孽?"

大祭司的法器指向回廓里的云錦繡,"她."

"她借尸還魂."

"她來自地獄."

"我奉天神之命,送她回他該去的地方."

云錦繡眯著眸子出,這個大祭司確實有些邪門,看出了她身上的端倪.

但自從知道大祭司是赫連絨的人,知道他對北境王下毒之後,在她眼里,他不過是會一些巫邪之術,裝神弄鬼的神棍.

大祭司沿著台階,一步一步走上來,每走一步,法器上的骨鈴就碰撞出磣人的尖銳聲音,三角棱上的紅寶石發著暗紅色的血色光芒.

"锃!"明玄奕拔出萬仞寶劍,將劍鞘丟以一旁,雙手握著劍柄,橫在門口.

大祭司上了最後一級台階,明玄奕只覺有一股無形的浪潮推著自己後退,他推了幾步,一腳踏在門檻上,才站穩身子.

大祭司的聲音如鼓響徹四方,"明統領,你身為聖騎兵統領,卻幫助外藩,擾我國邦,罪不容誅."

明玄奕雙手揮起劍,向大祭司斬去.

"明統領,"秦嬰快步上前來,"請慢."

明玄奕抓緊劍,皺起眉頭.

秦嬰看著大祭司,目光又落向台階下的慕容修,"金少爺請他們進去."

明玄奕張了張眸子,猶豫了下,收回刀,站在一旁.

秦嬰則向大祭司作了一個請的姿勢.

大殿上,近百名高官達貴位列四方,面前的案幾上擺滿了美酒佳肴,大殿中央的紅毯上,上等的美姬們正跳著火辣的舞蹈,歌舞升平.

云錦繡斜躺在首座的椅子里,手里搖著金黃寶扇.

大門"哐"地一聲打開,大祭司走了進來,後面跟著慕容修等人.

歌舞驟停.

云錦繡直起身來,醉眼迷離,舉止輕佻無禮,"原來是大祭司呀,大祭司這等神人,也來參加我們俗人的宴會?來人,上座."

大祭司的法器指向云錦繡,"把她帶走."

他話一落音,云錦繡身後的士衛上前來,突然拿起舉酒壇子,向他們幾人潑去,一時間,大殿里彌漫著濃烈的酒香.

酒澆了童仆一身,濺到大祭司的身上.

緊接著,士衛們撒出白磷粉沫,粉沫一遇到空氣就燃了起來, 火苗點燃了童仆們身上的酒,大祭司的白袍上也燃起火苗,他一揮法器,衣袍上的火苗一滅,頭頂傳來"咔嚓"的聲音,"轟"一聲響,大殿上方的巨大燈架掉了下來,大祭司揮著法器,往燈架一擋,只聽"嚓"的斷裂聲.

云錦繡看著大祭司,他的白色斗篷被燈架扯下,面目露了出來,青面赤眼,額上有七個鬼面,觸目驚心.

"啊!"

"怪物啊!"

一時之間,驚尖聲四起,賓客們鬼哭狼嚎連滾帶爬逃出大殿,有的甚至從窗子里跳了出去,有的鑽到桌子底下,嚇得屁股尿流,大殿上亂成一片.

同時,行宮外傳來慘叫聲和兵器碰撞的聲音,慕容修的士兵和守軍們厮殺成一片,火與血照亮夜空.

待大半的賓客都逃離了大殿,慕容修才回過神來,他臉色慘白,一動不動地看著云錦繡.

她早就在這里挖了坑等著大祭司,讓那麼多北境貴族目睹他丑陋駭人的面目,毀了他神聖的形象.

神力無邊的大祭司,在她的面前也不堪一擊.

云錦繡張了張眸子,干嘔了幾聲,臉色發白,原來大祭司之所以用斗篷遮面,是因為長了這樣磣人的面目.

感覺到鋒利的目光正盯著自己,她抬起頭來,卻是慕容修.

慕容修眉目一橫,面目扭曲,"你們已經被包圍了."

云錦繡嘴角溝起一抹微笑,"是嗎?就憑你的五百精兵?"

"哈哈哈,"慕容修大笑,"我與赫連絨運籌帷幄近十年,又豈會只有五千精品,是大都的五萬禁軍."

"所以你把五萬禁軍全部都調來了?"

"不,只調來一半,另一半,在王宮."

明玄奕面色一凝,"大都只有五萬禁軍."

"另外五萬,是烏蘭城調來的."慕容修解釋道:"去年冬至,天元軍攻到烏蘭城,赫連領兵去迎戰,他手中有兵符,在春獵開始的時候,他便秘密將烏蘭城的士兵分批調進了大都."

上篇:第165章 紅顏枯骨    下篇:第167章 將門嫡女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