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妃凰紀:錦繡嫡女第125章 十年生死   
  
第125章 十年生死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她向同伴遞了人眼色,讓他們留意這些人.

明玄奕話剛落音,一個佝僂的身影站了出來,是一個七旬老人,他拄著拐杖,發須雪白,蒼老的聲音微微發顫,"我的三個兒子都死在戰場上,我的兒媳婦忍受不失去丈夫的痛苦,紛紛跳井自殺,我年幼的孫子無人照顧,初夕之夜剛剛病死……"老頭的聲音里充滿了仇恨,他抬起頭,滿是皺紋的眼瞼里擠出一絲火紅的眸光,他看向聖騎兵中間的云翦,"我不要公正的交待,我要血債血償."說著,他揮著拐杖,向云翦的馬撞去,大呼著,"還我兒子們的命來."

同時有民眾應呼,"血債血償!"

赫連娜飛躍起身,攔在云翦的面前,一揮劍,老頭的頭顱飛了出去,鮮血灑在雪地上,嫣紅!

刹那間,人潮湧上來.

明玄奕一咬牙,揮著長劍斬了下去,這些曾是他誓死要守護的北境子民,此刻,他卻親手斬殺著他們,他心里湧過一種莫名的悲痛.

云翦看著眼前的一幕,只覺視線模糊,滿眼血紅,耳畔吼聲如雷,心中瞬間湧起滔天罪惡.

自己是不是真的錯了?

一把鋤頭迎頭揮來,負責照看他的聖騎兵一把將他拽下馬,讓他避開一擊.

軒轅秀和楚齊帶著幾個人沖進烏蘭城門,遠遠地就看到人山人海的中央大街,厮殺聲,慘叫聲,夾雜著將夜的雪風席卷著城池,眼前的場景,比邊關疆場上還慘烈.

他沉聲道:"去救人."

然後跳身下馬,領著楚齊等人在人潮中殺出一條血路,去救云翦.

高樓上,穿著斗篷的黑衣士衛來到赫連戎身側,"世子,確定是軒轅秀他們,他們一路尾隨聖騎兵而來的."

赫連戎看著軒轅秀殺倒一片人流,離人潮中央的云翦等人已經不遠了,他玻璃色的眸中閃過一道幽亮的紫光,幽幽開口,"智者千驕,策動七星紅蓮天火燎原,王者三分,但看龍圖霸業誰領風騷!"

他突然愛上了這首在民間傳唱的曲子.

他不由重複著,"智者千驕,策動七星紅蓮天火燎原,王者三分,但看龍圖霸業誰領風騷!"

聖騎兵奉命捉拿云翦,總共出動了一百人.

但在烏蘭城與天元軍作戰時,犧牲了八十來人,才將云翦逼退回北長城,剩下的十幾人追到了北長城,硬是將云翦活捉了回來,到這里,只剩下五名了.

要圍殺明玄奕,起碼要數千精兵,而且他是聖騎兵的統領,是英雄的代表,殺了他,將會成為北境的罪人,不僅會受到百姓的唾棄,同時還會受到各權貴和部族的討伐,就算他登上大位,也會名不正,言不順,而眼下的場景,可以規避這一切.

他俯瞰長街,大街中央已經被鮮血染紅,遠遠地看著,好像血地里盛開的紅蓮.

明玄奕雙手揮斬著大劍,一柄匕首突然從一側刺進他的腰間,他抬起頭,只見身邊圍了十來人,手上都握著利劍長刀,目露殺機,招招致命.

他手腕一轉,一腿踢開正面的人,長劍往腰間一反刺,一劍刺穿了兩個殺手.

他拔出劍,擋住側面的攻擊,赫連娜靠到他身邊來,"統領,你想辦法脫身!"

"阿娜,"明玄奕側頭,便看到她手臂上張開的口子,溢出的血染在黑衣上,不仔細看,根本看不出來,他聲音一沉,"你先走."

"阿娜此生無父無母,無兄長,無弟妹,唯有統領,我的命,早已交給你,讓我死得其所,不虛此生."她聲音鏗鏘鐵血,深情如厮.

唯有我們所愛的人,才能見證我們的生命!

明玄奕揮手斬著湧來的人群,兩人一錯位,背靠著背,他喘息著,"我們都是聖騎兵的一員,我們如父如兄,如妻如子,我們將生命獻給彼此,此生不變!"

赫連娜眼眶一熱,一滴眼淚從眼角滾了出來,她低吼了一聲,往前一沖,短劍刺穿刺客的身體,她推著他往後退,不知是誰的血,灑在她的臉上,滾燙.

明玄奕臉上染著鮮血,已經看不到一絲肌膚的顏色,兩只眼睛鼓鼓地瞪著,揮劍亂砍.

守著云翦的聖騎兵倒下,云翦淹沒在人群中.

夜慕降臨,天色已晚,到處都是漆黑,都是血紅,赫連戎站在高樓上,已經看不清誰是聖騎兵,誰是民眾,誰是殺手,誰是刺客.

這些都不重要了,被圍在人潮中央的人,無人能活下來.

赫連娜渾身是傷口,肚子上一刀最深,血直往外滲,她只覺渾身開始發冷,手中的劍似要脫手而去.

"赫連美人,受死吧!"她聽到聲音,轉過身來,一柄長劍揚頭劈下.

她雪亮的瞳孔張著,死有何懼,但是不甘心,統領還沒脫身,她怎麼甘心,她喊了一嗓子,扔下短劍,抱著對方的腰摔了出去,刺客撞在亂劍上,當場斃命,她被一股強大的力量反彈回來,仰面倒在地上,四周的人揮著刀劍向她的身體插來.

一道雪光的光似流星一般劃來,很快,圍著她的人紛紛倒地,她看到一個灰色的斗篷,斗篷下,誰的銀絲雪亮!

"流風哥哥……"你來接我了嗎?可她的嗓子卻再也說不出話來,頭一偏,虛脫暈厥過去,眼淚順著眼角滾了下來.

鉛灰色的夜空變得更加凝重,凜冽的寒風自天際吹來,夾雜著雪花,"唰唰"地落在滿地嫣紅之上,一聲聲狼嚎從城外的雪原上傳來.

街道的前方,一隊騎兵奔馳而來,後面跟近千步兵,手持長槍.

領頭的騎兵高高舉著官牌,"烏蘭城知府!烏蘭城知府!"

正在踩踏著滿地尸體的民眾一聽,迅速竄跑.

知府大人收起官牌,扼緊馬缰繩,目光從馬蹄下一點一點往前看去,鮮血浸染的地面,或殷紅,或暗紅,血已經冷凝成冰晶,到處都是殘肢斷骸,觸目驚心.

幾十個殺紅眼的人,正像野獸一般,拼命地踩踏著地上的尸體,用利器斬下將死者的頭顱.

騎兵和步兵站在尸骨上,不少人開始嘔吐.

知府大人一聲令下,"把他們抓起來."

官府經過一夜審查,本次暴動死傷人數達三百人,大分部尸體被摧毀,他們在尸骸中找到了云翦及五位聖騎兵的衣物,配飾和兵器.

知府內,赫連戎看著桌上的兵器,有聖騎兵統領的萬仞寶劍,劍柄上紋著薔薇的短劍,聖騎兵專用的黑色長裘披風,他一一確認著這些物件.

門"吱呀"一聲開了,慕容修進門來,將門關上,上前來,修長的手指摸著寒冷的兵器,聲音輕柔,"赫連,恭喜了."

赫連戎神色凝重,"沒發現軒轅秀的蹤影."

慕容修的手搭在他的肩上,"在北境境內,他就算有三頭六臂,也插翅難飛,"他轉到他身前,溫柔地順著他襟上的絨毛,"我備了酒菜為你慶功,你該好好睡一覺,然後再去大都."

赫連戎長長吐了一口氣,這才跟著慕容修出了房間.

烏蘭城外的雪原深處,一道火光從溶洞里散發出來.

赫連戎突然起身,往腰間一摸,摸了個空.

"醒了!"

聽到聲音,她這才冷靜下來,眼里是一團模糊的火光,火光旁有一個灰色的身影,有些許銀絲在帽簷處浮動.

"流……風……"她唇齒顫抖著,眼淚盈眶.

"哇,姐姐好凶啊!"

一個清脆的聲音進耳,赫連娜聞聲轉過目光,視線仍是一片模糊,她閉了下眼睛,再睜開,才見見看清楚眼前的一切.

一只灰色的狼伏在火堆旁,一個十來歲的少女半倚在狼的身上,眨巴著水靈靈的大眼睛看著自己,她裹著白色的皮裘,里面穿著橙色的裙子,雙手托著下巴,白嫩的手腕上帶著一串七彩琉璃珠,可愛靈動,而她的身側,卻是一頭凶猛的狼,一雙眨著綠光的眼睛看得她一陣森寒.

她轉過頭來,看著灰袍人,只覺他的銀色發絲格外刺眼,寶鹿般的眸子看著自己,透著接近冰霜的冷光.

"流風……止!"

他是流風一族的人,銀色的頭發,寶鹿般的眸子,只有流風家族的人,才長這樣.

她這些年跟著聖騎兵,踏遍北境,未曾發現流風一族的人.

而面前的少年,近二十歲的樣子,流風一族最小的世子,如果還活著,也是二十歲左右的樣子,也應該長成這樣.

流風止一怔,她見過這個女人,那已經是十前的事了,她就是一枚毒藥,流風家與她接觸過的人,都死了.

他看著她,又慢慢地低下頭,搗著藥盅里的藥.

赫連娜見他沒有否認,僵直的身體一寸寸軟了下來,靠在身後的草垛,頓覺渾身像被撕裂了一般疼痛,她喘息著,慢慢地感受著身上的傷,越是疼痛,就越清醒,果然還活著呢,那麼,明統領嗎?

她正要開口問,便聽到小女孩的聲音,"大叔,你不開心麼?"

琉璃伸手抱著狼的脖子,看看流風止,又看看赫連娜.

流風止轉過頭來,看了一眼她,目光溫潤,然後側過頭,繼續搗藥.

赫連娜看著流風止,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

自己給他的族人帶來滅頂之災,他卻還救了自己,自己還奢求什麼?

琉璃吹鼓著腮幫子,看到美人不是應該很高興嗎?大叔為什麼不開心呢?大人的世界真難懂.

她拿起一旁的熱水袋,移身到赫連娜的身邊,將水袋遞給她,"喏!"

赫連娜看著少女純真的表情,這才接過水袋,水袋還是溫熱的,她喝了一口水,向琉璃說了聲"謝謝!"然後撕下衣角,放到口中咬緊,從靴子里拿了一把小刀,割開腿上的皮褲,挖著插進腿里的箭頭,一刀下去,鮮血流了出來.

火堆旁的狼聞到血腥味,喉嚨里發出低吼的聲音,赫連娜抬起頭來,迎著狼泛著綠光的眼睛,仿佛下一秒,狼就要向自己撲來.

琉璃忙安慰她,"姐姐別怕,灰灰是狗,不會傷人的."

赫連娜"噗嗤"笑了出來.

琉璃側向灰灰擺著手,"灰灰,坐下."

狼便乖乖地伏在地上,將頭放在地上.

赫連娜朝琉璃笑笑,然後看向流風止,拿下口中的布,"這孩子很特別."

流風止端起藥盅坐到她的面前,"我來吧."

上篇:第124章 智者王者    下篇:第126章 仇人相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