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妃凰紀:錦繡嫡女第90章 靈堂之上   
  
第90章 靈堂之上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金府,滿堂縞素,雖然金昌一直強調喪事低調辦理即可,但揚州的達官貴人紛紛上門來吊唁,喪事由柳氏在幕後主持,一切辦的井井有條,體體面面,大家都贊不絕口,金老太爺雖然去了,但有柳氏在,都對金府寄予厚望.

各路商賈帶了厚禮,前來攀附金家,來人較多,都排站在金府大門外.

靈堂上,金家的人披麻戴孝,跪在棺材前,紛紛向吊喪的人回禮.

有人宣道:"九皇子來了."

金昌忙領著柳氏等人跪拜,"九殿下!"江宛君由李管家扶著,慢慢跟跪在後面.

全場肅靜,九皇子走進靈堂,軒轅秀跟在他身側,他們均穿著素白袍子.

九皇子向金昌道:"本宮仰慕金老太爺才華,特來吊唁."

金昌眼眶一紅,悲從中來,眾目睽睽之下,他只能強忍著,他向九皇子謝道:"多謝九殿下."

有人遞上香來,九皇子接過,恭恭敬敬地上了一柱香,一臉歎惜.

他雖未能拜入金老太爺的門下,卻跟著老太爺學習,未有師徒之名,但有師徒之實.

上完香之後,九皇子和軒轅秀站到一旁.

又有人上前來吊唁,香火一直不停.

門外傳來聲音,"武侯夫人和云大小姐到!"

所有的人紛紛轉頭看去,只見云錦繡扶著母親上前來.

金氏穿著一身素白衣裙,顏色素淨,面料卻是上好的云錦,頭上戴著玉釵,綴著珠花,青眉如黛,身姿搖曳,宛若神仙妃子.

再看云錦繡,她穿著嫩綠綢衫,衫裙上繡著繁複花紋,滿頭寶珠翠玉,眉目精致如畫,肌膚瑩白勝玉,綺麗萬端,又有著少女特有的靈動.

金氏附在女兒耳邊輕聲問道:"錦兒,還要再哭嗎?"她在瀟湘館里演了兩天的哭戲,此刻被眾人看著,有點不知所措.

"不用了."云錦繡扶著母親的手臂,輕聲回應.

直到他們走到大門口,眾人才回過神來.

有人小聲議論道:"這就是武侯夫人和云大小姐?"

"穿成這樣來吊唁,實在是沒有教養."

"難不成她們是瘋了?"

……

云錦繡扶著母親,對這些議論聽而不聞,她扶著母親進了大門,往靈堂去.

院中,三皇子站在吊唁的人群中,看著緩緩往靈堂走去的云錦繡,溫潤的眸子里迸發出清輝,目光追隨著她的身影.

他身邊的鳳爵也不由震驚,云錦繡穿成這樣出現在這里……一切顯得那麼的不合理.

云錦繡剛到門口柳氏大步上前來,抓著她的衣袖,大聲哭道:"云錦繡,你把老太爺還回來!"

靈堂上瞬間炸開了鍋,立即有人站出來,指著云錦繡,"是她害死了金老太爺."

又有人站出來,"殺人凶手."

"為了錢,竟然可以害死自己的親外公."

"你不配來這里."

"把這小賤人扔出去,替天行道."

"替天行道!"

……

不知道是誰喊了一聲,"抓住這小賤人,將她撕了."十幾人朝云錦繡蜂擁而去.

云錦繡臉色一變,忙將母親護在身後.

鳳爵笑盈盈地向三皇子道:"三表哥,這場景我喜歡."

今天一早,三皇子便拉著他前來吊唁,他不肯來,三皇子告訴他有好戲看,他好不容易才說服他.

眼看云錦繡被抓住,一聲"住手!"如雷貫耳,眾人聞聲看去,只見一個衣著褐色華服的老人龍行虎步跨進門檻來,滿堂驚寂.

半晌,金昌沖出靈堂,抱著他的腿大聲哭喊了出來,"爹啊!"

來人不是金老太爺又是誰.

軒轅秀按在九皇子肩上的雙手慢慢松開,聲音里帶著一聲欣喜,"你的錦繡姐姐,怎麼可能讓人傷到呢."

這句話正落在一旁王永嘉的耳里,她輕聲應道:"是啊,就憑這些人,怎麼可能傷到她."

軒轅秀淡看了王永嘉一眼.

王永嘉看向對面的柳長琴,只見他瞬間呆若木雞,而他身邊的柳如是,已經被嚇得瑟瑟發抖,一干人跟見了鬼似的.

滿堂上下,眾人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只是靜靜地看著金昌跑著威嚴老人腿,哭聲如雷,眼淚如雨,惹得好多人都跟著他哭.

金老太爺一腳將金昌踹弄,怒罵道:"哭什麼哭,老子還沒死呢."金盛看著哭得跟個娘們似的兒子,氣得唇邊的胡子直抖.

眾人這才回過神來,一臉蒙圈地看著這一家人.

"是,爹……"金昌忙爬起來,擦著眼淚.

金老太爺指著他,"把你這身亂七八糟的給我脫了."

金昌忙扯掉身上的孝衣.

柳氏跪坐在靈堂門口,臉上赤橙黃綠青藍紫,最後慘白如死灰.

柳長琴忙向靈堂上的幾個老掌櫃遞了眼色,只見他們上前來,指著金盛喊道:"你不是老太爺,我們親自為老太爺驗過尸的."

云錦繡轉過頭,幽幽鳳眸看著他們,絕不稍瞬,"幾位老掌櫃老眼昏花到連自己的主子都認不出來了嗎?"

幾位老掌櫃只覺她一雙黑仁像會吞噬一切一般,再看金老太爺,都不由心虛地縮了縮身子.

軒轅秀上前去,向金老太爺,"恭喜老太爺身體康複."

他一開口,便是承認了金老太爺的身份,那些來吊唁的人忙向老太爺恭賀,賀聲國連連,"恭喜老太爺!""老太爺福壽安康!"……

柳長琴面如死灰,雙手藏在袖中,直冒冷汗.

九皇子和軒轅秀都在幫金老太爺和云錦繡,府中上上下下的仆人也對他們唯命是從,這場局,他輸了,輸得一敗塗地.

幾個老掌櫃跪在地上瑟瑟地抖,金昌看著他們,不由怒火中燒,"來人,把這幾位老掌櫃請下去."

很快上來三五個穿著素衣的仆人,把幾位老掌櫃架了下去.

幾位老掌櫃深知大難臨頭,忙喊道:"誤會呀,老太爺,是誤會……"

眾人看著他們,不由紛紛議論起來.

"良心被狗吃了."

"白眼狼."

"擺明了是謀財害命."

……

圍著云錦繡的十幾人眼見情況不對,正要開溜,云錦繡攔在他們面前,一一掃視著圍著自己的一群人,目光雪亮如刀,利如刃,"諸位不是要撕了我嗎?"她的嗓音慵懶動人,"這種置人于死地的方式倒是別出心裁,一定花了不少心思吧?"

幾人慌張了地打量著四周,最後落在癱軟在門口的柳氏身上,驚慌失措.

其中一人忙說道:"誤會,是一場誤會."

云錦繡燦爛的微笑里染著寒意,"誤會麼?"

"是."

"來人,"云錦繡喚了一聲,便有兩個金府的小厮上前來,云錦繡向他們說道:"將這位先生請下去,好好抬待."

她的聲音極為婉轉,卻聽得那人如墜冰窟,他人雙腿一折,"饒命啊……"兩個小厮已經將他托了下去,哭天喊地的聲音回蕩著,膽小的客人不由惶恐不安起來.

云錦繡一臉無辜,自己有那麼嚇人嗎?

看著自己的同伴被帶走,其他的人已經嚇得六神無主,頻頻擦汗.

云錦繡向他們笑笑,"金府不吊喪了,你們回去吧."

"是,是……"幾人腳底抹了香油似的,爭先恐後地跑出大門,很快便消失在金府外.

不少明眼的人卻已經看出來了,有人想金家老太爺死,偏偏,這老頭還沒死.

一些人則是滿懷期待地看著這出好戲.

還有一些人是湊熱鬧.

柳氏慢慢站起來,她摘下頭上的白絨花,梳得溜光的長發上沒有任何裝飾,襯著一臉素臉,仿佛瞬間老了不少.

"公公……您回來了."她笑容僵硬,聲音沙啞,看著十分奇怪.

老太爺看了她一眼,眼神冰冷,神情冷漠,然後慢慢移開了目光.

柳氏心里又一沉,卻能強裝出一臉高興.

有人突然問道:"金老太爺沒死,那棺材里的是誰?"

格長琴已經回過神來,他期待地看向門口,沒有人比他更想知道棺材里的人是誰了?他到現在還是想不明白,為什麼金老太爺會完好無損地出現在這里.

云錦繡走上前去,向眾人解釋道:"我外公在靈隱寺禮佛,有人企圖加害他,馮管家為了保護外公,扮作他的樣子,救了我的外公,他自己卻……"

云錦繡轉過頭,看著柳氏,"難得馮管家對我外公忠心耿耿,以命相護,金家應該厚葬他."

忠心耿耿,以命相護!

柳氏花容失色,柳長琴恍然大悟,原來是馮管家出賣了他們.

這場刺殺中,馮管家是最關鍵的人物,馮管家知道他們行動的時間,又知道他們的行動計劃,而金老太爺廂房的地址,是他提供的.

馮管家背叛了他們,把行動計劃告訴給云錦繡,所以他們才會提前布置好,用馮管家換了老太爺.

柳長琴心中暗歎,原來如此.

柳氏心如死灰,馮管家背叛了她!

馮管家是金老太爺的管家,和老太爺一起長大,對老太爺十分忠誠,她嫁入金家之後,想要盡快立足,就特意拉攏馮管家.

十幾年來,她抓到了馮管家的不少把柄,逼得他站到自己這邊,逼得他在關鍵時刻背叛金老太爺,有那些把柄在手,他怎麼可能背叛自己呢?

但事實如此,馮管家出賣了她.

她表靜地站著,等著審判的到來.

金老太爺看了外孫女一眼,瞳孔微凝,閃過一道精光,這丫頭還真是鬼主意多.

他向金昌道:"好好把馮管家安葬了吧."

"是,爹!"金昌興奮地說道,馬上意識到自己太高興,忙斂了斂神色,一想到馮管家舍命護爹,太高興不合適.

柳氏站在門口,卻沒等來該來的審判,根本就沒人理她.

她突然明白過來,老太爺是不想在眾目睽睽揭露自己,他要維護金家的面子.

靈堂上,突然有人喊道:"江姨娘,江姨娘……"

"江姨娘昏倒了!"

"血!"

……

江姨娘昏倒在地上,素色裙子上染了血.

上篇:第89章 欲加之罪    下篇:第91章 擒賊擒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