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妃凰紀:錦繡嫡女第77章 案中有案   
  
第77章 案中有案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云錦繡進入地牢,昏暗的地牢里鎖著一個灰衣人,身體精壯,五官貌不驚人,丟在人群中誰也不會多看他一眼,這一類人最適合在背地里做見不得人的事.

云錦繡站在鐵門前,雙手背在身後,笑盈盈地看著他,"郡王府的人,應該很厲害吧?"

一旁的莊秦皺起眉頭,云大小姐為什麼這麼肯定此人就是郡王府的人.

灰衣人一聽,抬起頭看著云錦繡,眸光犀利如刀,"長得挺是很漂亮,姑娘,是想對我用美人計嗎?"

莊秦一腳踢在鐵門上,"規矩點."就這種人還配得上云大小姐用美人計,呆會兒一定找個辦法弄死他.

云錦繡笑笑,"美人計多不新鮮."

灰衣人眼珠微微外突,面帶怒色,一臉戾氣,有些嚇人,他沉聲道:"姑娘別白費心思了,嚴刑拷打對我沒用,你最好現在就殺了我."

云錦繡仍是一臉微笑,"嚴刑拷打多煞風景."她說著,纖纖玉手打開門上的鎖,"咱們來玩個游戲,看看你到底有多厲害."

莊秦皺眉看著云錦繡,他只知道上次白夙從地牢出去的淒慘模樣,不知道她今天又有什麼花樣.

灰衣人目光鎖著打開的牢門,又慢慢看去云錦繡,只見她笑容微甜,這個少女到底在玩什麼把戲?

云錦繡看向牢房的地道,聲音溫潤,"這個地道的盡頭就是出口,只要你的速度足夠快,就能跑出地道,從地道出口里逃出生天."

云錦繡向莊秦,"給他松綁."

莊秦進去,將他四肢的鎖鏈解開.

灰衣人謹慎地看著云錦繡,她不可能這麼輕易放過自己.

云錦繡見他不動聲色,無奈地聳了聳肩,驀地神色一冷,"本大小姐給你一晚上的時間,如果你逃不出去,本大小姐就將你油煎三分熟,抹了蜜糖,拿去喂螞蟻毒蛇."她的聲音慢了些,緩緩說道:"想象一下,萬千螞蟻毒蛇一點一點啃食著你,直到它們吃掉你的心髒你才會咽氣."

云錦繡的聲音非常好聽,嘴里說著的情景,卻令人毛骨悚然.

莊秦只覺胃里翻江倒海,忍不住想要嘔吐,這女人腦子里裝的都是什麼.

灰衣人臉色微微發白,不由打了個寒顫.

云錦繡向楚墨宸道:"走吧."

他們一起離開地牢,來到隔壁的一個密室.

密室不大,布置得干乾淨淨,密室中央置放了紅木桌椅,案桌上放著榧木棋盤,散發著淡淡的木香.

云錦繡向莊秦道:"你去那里看著,人出了牢門你就告訴我."她自己則坐在案幾前,看著棋盒里的棋子.

莊秦好奇地走到牆邊,發現牆上有一個小孔,通過小孔,可以看到牢房里的一切,他不由張了和嘴巴,半晌又將嘴巴閉上.

再轉頭看向云錦繡,這個少女真的只是剛剛成年嗎?為何她會各種奇奇怪怪的東西.

看出莊秦的好奇,云錦繡靠著椅子解說道:"這是墨家機關術的小孔成像."

莊秦抬頭看天,以前沒聽過.

楚墨宸給云錦繡泡上一杯熱茶,"我部你下盤棋吧."這種時候,云錦繡喜歡下棋來打發時間.

云錦繡朝他笑笑,選了白子,兩人開始下棋.

莊秦透過小孔看著灰衣人,一開始,灰衣人小心翼翼地打量著四周,大概過了十幾分鍾的時間,牢房里寂靜無聲,他確定云錦繡等人已經離開牢房了,他開始坐立不安.

大約又過了十幾分鍾,他按耐不住好奇,站起身來,小心翼翼地走到門口,右腳跨出牢房,腳尖點地,慢慢踩實,一步一步出來.

出了牢房,他松了一口氣,四下打量之後,往地道看去,果然在地道的盡頭,有幽幽月光,那里就是出口.

楚墨宸右手拿著黑子,神色凝重的看著棋盤,星眸微眯,一片清輝,片刻之後,他眼里露出了自信的神色,"啪"地落子,如劍出鞘.

云錦繡眼底浮起一絲異光,異光一閃而過,楚墨宸沒有覺察到.

她拿起白子,若有所思,現在的楚墨宸有了些許變化,變得鋒利了.

她抬頭笑看著他,"棋藝漸長哦."

楚墨宸一愣,阿錦心細如發,她與自己下棋,只怕是在試探自己.

莊秦憋著呼吸,看著灰衣人盯著地道盡頭的出口,只見他瞳孔慢慢張大,突地,他箭似的跑了出去,莊秦忙喊道:"他跑去地道了."

云錦繡嘴角抽了下,不是說出了地牢就讓他告訴自己的嗎?

她用火折將一旁香爐里的香點燃.

香爐里總共共插了三柱香,每柱香可燃半個時辰.

香煙嫋嫋升起,散發出好聞的清香氣息.

云錦繡又拿起棋子,輕輕放到棋盤上,見楚墨宸若有所思,走神得厲害,她流轉著眸子問道:"在想什麼?"

楚墨宸看著云錦繡,"在想阿錦成年了,已經到了該嫁人的時候了."

云錦繡一愣,嫁人麼?

她不由想起大煌師,她是有想過成年了就嫁給他,可惜落花有意,流水無情.

云錦繡臉色白了白,馬上又恢複了清淺淡笑,"你是在想,云家嫡女是未來皇後的事嗎?"

她最近已經漸漸琢磨出,為什麼楚墨宸要突然參與進船商的事來,除了身為楚帥府少主的責任,她的楚墨宸,也一定會竭盡可能,替自己掃除障礙.

楚墨宸微微發窘,"真的是什麼事情都瞞不過你."

"你想瞞我什麼?"

楚墨宸只是微笑.

"我喜歡自由自在的生活,若我願意,誰也無法阻止我,至于未來皇後,未來的事情,誰也說不清,船到橋頭自然直,你不必擔心."說完,她低頭看著棋盤上的棋子,長長的眉睫掩著眼睛,眼睛里彌漫著哀傷,墨宸是在替自己安排以後的事了.

"哐"楚墨宸的棋子落在棋盤上,撞擊出清脆的聲音,"不知道這一次,我能不能贏."

云錦繡抬起頭,又是一臉微笑,她撚著棋子,"下完就知道了."她輕輕將棋子放入棋盤上.

莊秦則死死盯著小孔,他不由好奇地問道:"那條密道有那麼長嗎?為什麼那人跑了那麼久,還跟在原地似的."

云錦繡邊下棋邊解說道:"地牢是一個叫聖魔方的移動密室,他每跑一步,都會觸動密室機關,地道和密室就跟著他移動相同的距離,這種現象,和鬼打牆差不多,他永遠都無法跑出地道的."

莊秦轉過頭來,目瞪口呆,嘴巴里能夠塞下一個雞蛋.

他抬了下下巴,合上嘴巴,"你不是說只要他夠快,就能逃不去的嗎?"

"是啊,可惜他不夠快."

莊秦打了個抖擻,他聽得出來,云錦繡口中的快,幾乎沒有人能夠達到.

這個女人優雅地拈著棋子,不時挽著寬袖,言笑晏晏,他仿佛是第一次見到她一樣.

聖魔方什麼的他不懂,鬼打牆的現象,他可是聽說過的,他知道密室和地道在跟著那人移動,他是不可能跑出地道.

再看那在地道里跑的人,他的目光直直盯著出口,那是他逃生的出口,但他跑了那麼久,不時還用輕功,已經全身是汗,明明出口就在眼前,他卻怎麼也跑不到.

這樣想著,他心里不由害怕起來,突然回想起云錦繡笑盈盈的樣子,只覺一股寒意爬上背脊,回頭一看,身後一片漆黑,就如那少女幽黑的眼眸,似要吞噬一切.

他正胡思亂想著,背後突然"嗖"地射來一支利箭,他心里一凜,這地道里還布置了機關暗器!他腳下的速度更快了.

莊秦不由"嘖嘖"歎道:"這種折磨人的方法,云大小姐你稱第二,沒人敢稱第一."

讓敵人置身于一個險象環生,不可預估的環境,再給他一線逃生的希望,促使敵人不余遺力地逃生,從精神和體力上極度摧毀著敵人.

云錦繡沒有理他,只是淡淡地下著自己的棋.

金府的滄一閣里,沈唐斜躺在椅子里,晃悠著腿,抑揚頓挫地說道:"傳說創世之初,這個世界是由神主宰的,神邸住在六合神宮,也就是現在京城的六合神廟遺址.後來神族漸漸沒落,王族崛起,代替諸神統治著這個世界."

軒轅秀坐在窗下,他翻了一頁書,見燈光有些暗了,便挑了挑燈芯,燈光又亮了些,他又繼續看書.

沈唐繼續說道:"天元建國之初,始皇陛下軒轅氏為了阻止百姓對神邸的信仰,便推倒了六合神宮,六合神宮里的後裔逃到天瀾山,建立了天瀾宗,傳言,現在天瀾宗的人都是半神."

沈唐說完,見軒轅秀正靜靜地翻看著書,哭喪著臉,"阿秀,你尊重一下我好不好,這可是我上天入地,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打探到的消息."

軒轅秀目光仍然落在書上,"上天入地,打探到的就是這種消息?"顯然,他對些信息不屑一顧.

沈唐撫著胸口,"我受傷了."

軒轅秀端起茶喝了一口,問道:"還有呢?"

"朝中的曆任天師,都出自天瀾宗."

軒轅秀頓住,茶杯端在半空中,若有所思.

沈唐雙腳一落,下了椅子,走上前來,坐在軒轅秀的對面,"天瀾宗的人武功極高,門中雖然有宗主,但宗主聽命于大煌師,而楚墨宸就是現任宗主,大煌師嘛,就是那夜咱們在保障湖看到的戴銀色面具的人."

軒轅秀說道:"楚墨宸手中用的天業,是先皇賜給楚帥府的,他是楚帥府的少主."

上篇:第76章 禮尚往來    下篇:第78章 催眠大師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