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妃凰紀:錦繡嫡女第71章 舅母來要人   
  
第71章 舅母來要人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二天上午,莊秦住的院子里,云錦繡等在客廳,白夙從房間里出來,"箭上淬了劇毒,毒液已經浸入五髒六腑,我已經盡力了."

云錦繡面上平靜,心里卻很不是滋味.

此刻回想起莊秦替自己擋箭的那一刹那,仍然心有余悸,她向白夙道:"你下去吧."

白夙紅蓮面具的瞳孔張了張,戲謔道:"可真是不無情啊,那一箭要是射在你身上,你已經沒命了."

話剛說完,見她清冽的眸光審視著自己,他聳了聳肩,出了房間.

半個時宸之後,秦嬰領著一人進來,"大小姐,薛老來了."

薛老走進來,穿著一身青衫,手里拎著幾包藥,精神抖擻,他上前來,將藥一放,"丫頭,這是給楚墨宸那小子的."

云錦繡看了一眼藥,眼底閃過一絲涼意.

秦嬰忙拉了薛老,"人命關天,快跟我來."

云錦繡又在客廳等了半個時辰,秦嬰從房間里出來,如釋重負地向她說道:"大小姐不必擔心,薛老說莊秦已經沒有生命危險了."

云錦繡面上冷靜,心下卻松了一口氣,初雪進廳來稟報道:"大小姐,表小姐在您院子外晃悠了半個多時辰了,要不要婢女們把她帶到院子中去看好?"

最近金曦不是失蹤就是要跳湖,昨夜落水醒來後,更是魂不守舍地在院中來來去去,最後跑到大小姐的院子里去了.

初雪幾人怕她再尋死,便偷偷帶著人跟著.

她一對上云錦繡清亮的目光,忙低下頭,緊張地搓著衣角.

秦嬰說道:"表小姐的事你們不用管,下去吧."

初雪抬起頭,詫異地看著她,"不管嗎?"萬一表小姐又尋死咋辦?

秦嬰笑道:"你下去吧."

初雪福了福身,"是."

云錦繡剛回到自己的院子外,便看到金曦,她穿著桃粉色衣裙,掐著腰間的飄帶,在回廊里來回走著.

金曦走到大門口,看向門內,暗吸了一口氣,大步跨進門檻,突地又將腳收了回來,猛地轉身,差一點撞進云錦繡的懷里,她指了指門內,又指了指云錦繡,語無倫次,"你……你……"

"進來吧."云錦繡提著裙角跨進門檻.

金曦看著她的背影,想了想,跟了進去.

兩人一進客廳,便有婢女送上滾燙的熱茶和點心.

云錦繡靜靜地喝著茶,金曦抿了一口茶,將茶杯放在雙膝上,雙手緊緊攥著杯子,她看著云錦繡,只見她正吹著茶,眉眼低垂,長長的睫毛剪輯出淡淡的溫和.

她張了張口,又咬緊嘴唇.

云錦繡低頭淺飲,過了好一會兒,才慢慢抬起頭來看著對面的金曦.

這丫頭明明是有話要說,卻死死憋著,不時努嘴皺眉,倒顯得有些可愛.

她開口道:"不想說就回去吧,不過你要記住,你並沒有做錯什麼,你無須感到內疚,但你也要明白,只有你自己才能夠照顧好自己."

金曦從云錦繡的院子出來,她低著頭,仔細想著錦表姐的話.

不知不覺走到大門口中,突然撞到一個人,她抬頭一看,開口罵道:"死老頭,你沒長眼睛啊."

薛老惱怒地看著她,哪來這麼蠻橫的小姑娘?

眼睛突然一亮,這不是金盛那老頭的孫女嗎?

她眉開眼笑,"你是金家那丫頭?"

金曦見老頭兩眼發光,賊眉鼠眼,她忙縮了縮身子,"干嘛?"

薛老笑呵呵地說道:"我們揚州醫學院正在招新生,我看你挺適合的."

"我沒興趣!"金曦一口回拒,小心翼翼退了兩步,這老頭怎麼看都像是居心不良拐騙太妹的壞老頭.

薛老誘惑地說道:"我看你冰雪聰明,是學醫奇才,你可以來學院啊."

金曦以前也常去學院,不過學的都是琴棋書畫,她不怎麼感興趣,不過一想到自己現在沒地方去,她的水杏大眼還是亮了亮.

這麼一起,她高抬起頭,佯裝自己思考了一番,故作老成道:"聽起來還不錯,我跟你去看看,要是你騙我的話,本大小姐就拆了你的醫學院."

薛老見金曦答應了,馬上眉開眼笑,"我們醫學院什麼都好,就是有點貴."

薛老開了醫學院後,並把在大秦使用過的化學實驗方法用起來,很快他就發現實驗器具和藥材都非常昂貴,普通學生交的費用有限,便將目標放在達官貴族子弟身上,而金家是揚州首富,金曦在他眼里就是座小金庫.

金曦拍拍胸脯,"錢本大小姐有的是."她跟著薛老出了門,上了他的馬車,往揚州學院去.

第二天一早,秦嬰便來稟報,"大小姐,柳氏來了."

秦嬰話剛落音,柳氏已經大步進屋來,一身珠光寶氣,富貴逼人,咄咄逼人地質問云錦繡,"曦兒呢?"

秦嬰忙上前去攔,云錦繡開口道:"秦嬰,去給舅母上茶."

秦嬰不服氣地抿了抿嘴,只好出了房間.

云錦繡柳氏看著言笑晏晏,心里微微一凜,面上和睦了些.

云錦繡開口道:"舅母請坐."

秦嬰送上兩杯熱茶,便退了下去.

柳氏抿了一口茶,看著云錦繡,只見她一臉清淺微笑,完全猜不透她的心思,她語氣軟了軟,"聽說曦兒在你這里,我來接她回家."

云錦繡輕輕皺眉,"聽舅母的意思,表妹沒告訴你她的行蹤嗎?"

柳氏一怔,謹慎地看著云錦繡,不知道她是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還是故意裝糊塗?她半帶責備道:"曦兒一個未成年的閨中女子,在衙門受到驚訝,才會一時失了方寸離家出走,我這就帶她回去."

云錦繡若有所思,"舅母,在衙門中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柳氏臉色唰變,一臉憤懣,"還不是因為那場生日宴會,以後曦兒還怎麼做人."柳氏用帕子點著眼角,說不盡的委屈.

云錦繡的眸色深了些,"九皇子中毒一事已經真相大白,表妹清清白白,知女莫若母,表妹為何會離家出走,為何會輕生,想必舅母心知肚明."

柳氏的臉色異常難看,左手不由抓緊桌上的茶杯,厲聲道:"你怎麼跟長輩說話的."

云錦繡應是淺笑,"舅母多心了,我只對事不對人."

柳氏強壓著心中的憤怒,"曦兒在哪里?"

云錦繡捕捉著她眼底的憤怒,"表妹昨天去了揚州學院."

柳氏冷"哼"了一聲,站起來出了門,金府的麼麼忙上前來迎接她.

秦嬰掃了她們幾眼,這才進了房間將門關上,"大小姐,柳氏可生氣了."

"是啊,舅母是個有教養的人,她今天很失態."云錦繡若有所思,金曦和柳氏在衙門的時候,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金曦竟然輕生,柳氏如此憤怒.

秦嬰有些擔心地看著云錦繡.

瀟湘館外,柳氏上了馬車,便向柳麼麼道:"去揚州學院接大小姐."

"夫人,"柳麼麼心事重重地看著她,"或許大小姐留在學院,是好事."

柳氏恍然地看著柳麼麼,柳麼麼不僅是她的貼身麼麼,也是她的奶媽,她所有的事情,她都知道.

柳麼麼見她冷靜了些,繼續說道:"看樣子,大小姐並沒有將事情告訴其他人,她是在保護你呀."

柳氏閉上眼睛,長長吸了一口氣,睜開眼睛,幽幽吐完氣,金曦是她的心頭肉,她只想照顧她,她幽幽道:"先回府吧,回府後,你派人去天院學院打點下,把鶯兒帶過去照顧曦兒."

"是."柳麼麼遵命,"不過這件事情,夫人要盡快處理好,一但事情暴露,只怕……"

柳氏豔麗的面容里閃過一絲決絕.

金府外,柳氏的馬車剛剛進了垂花門,等在門口的金昌便迎了上來,伸手扶著柳氏下了馬車,"夫人,曦兒沒回來嗎?"

柳氏瞪了金昌一眼,"一家子就沒一個讓人省心的."

金昌扶著她進了院子,"曦兒在錦兒那里挺好的……"

"好什麼好,"柳氏怒氣沖沖地打斷他,"你們眼中就只有那個外甥女,自從她們母女倆來府中,惹了多少事出來."

金昌語氣重了些,"你怎麼可以這麼說錦兒呢,錦兒她……"是她去大秦,把他和金老太爺救回來,又是她在金家大宴上替金家解的圍,柳氏始終是個深閨婦人,這些她沒有看出來,既便是看出來了,她對金氏母女成見很深,也視而不見.

"是是是,"柳氏說著氣話,"你那個寶貝外甥女好得很,你自己的一雙兒女什麼都不是,"她哭喪著,"我這是遭的什麼罪,一天雞犬不甯的."

金昌聽著柳氏的話,不由停下了腳步,柳氏雙手提著裙子,往內院去.

眼看柳氏進了內院,金昌轉過身,看著亭外的池水,幽幽歎了一口氣.

柳氏當年下嫁給他,他一直對她敬重有佳,凡事他讓著她,很多事情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但在錦兒這件事上,他不能由著她,他心里壓抑,不由想起江宛君,那個與自己同生共死的女人.

柳氏回到屋中坐下,朝門外看了看,柳麼麼進屋來,"老爺沒過來."

柳氏臉色變了變,要是換作以前,柳氏只要臉色變一下,金昌就會對她會百般討好,直到她開心.

柳麼麼道:"老爺現在有了江姨娘,對夫人的心思也大不如以前了."

柳氏的心慢慢懸起,臉色慢慢變冷,半晌,她問道:"云泉山莊那邊還沒消息嗎?"

柳麼麼臉色變了變,"老奴這就派人去看看."

云泉山莊,江姨娘斜靠在屋中的軟榻上,手里繡著一個紅色的肚兜.

譚麼麼端上一碗藥來,"江姨娘,藥好了."

江姨娘端過托盤里的藥,喝了兩口,藥碗突然從手中脫落,"嘩"的一聲打碎在地,江宛君捂著肚子,指著譚麼麼,"藥里有毒……來人."

沁蘭領著幾個麼麼進門來,一見情況立馬上前去,一邊摻扶著江姨娘,一邊厲聲指責譚麼麼,"譚麼麼,你好大的膽子,竟然要毒害江姨娘."

江姨娘抓著沁蘭的手臂,咬牙道:"好疼……"豆大的汗粒從她的額頭上滾了下來.

上篇:第70章 我來接你    下篇:第72章 一片火海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