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妃凰紀:錦繡嫡女第67章 戲子的戲   
  
第67章 戲子的戲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門外的軒轅秀突然笑笑,他轉身靠在門邊.

九皇子想了想,也是.

云錦繡又說道:"我給你變戲法."

九皇子一下子來了精神,"好啊!"

云錦繡示意他喝粥,她挽了挽袖,纖纖玉手從寬袖中伸了出來,她拿過一旁桌上的手絹,雙手有旋律地繞疊著手絹,不一會兒,手絹里爬出一只白色的海鳥,海鳥又吐出火來,火變成了花朵.

九皇子邊吃粥邊看云錦繡表演,最後死死咬著勺子,早已被千變萬化的景象驚呆.

云錦繡看著他全神貫注的樣子,不由想起以前的楚墨宸.

楚墨宸當年足足在床上躺了一年,為了逗他開心,她研究了這幾種魔術玩法.

她素手一繞,花朵幻化成一只鳥飛向窗外.

九皇子拍手叫好,"錦繡姐姐你好厲害."

云錦繡上前來,手中突然多了一杯熱水,她將熱水遞給九皇子,九皇子這才回過神來,粥已經喝完了,他接過水喝了一口,將杯子遞帶給她,"錦繡姐姐,你是怎麼做到的?"

云錦繡笑笑,"等你長大了我再告訴你."

九皇子滿眼期望地看著她,臉上的神情突然認真起來,"錦繡姐姐,謝謝你來陪我."

云錦繡臉上的笑容暗淡下去,她坐在九皇子的身邊,神情變得嚴肅起來,"九殿下,我是來向你道歉的."

九皇子一臉茫然地看著她.

云錦繡說道:"是因為我,你才中毒的."

九皇子想了想,"錦繡姐姐是好人,一定有不得已的苦衷,再說了,我現在已經沒事了."

云錦繡看著九皇子一臉期待的樣子,面里浮過一絲苦澀,"錦繡姐姐不是好人,我也不想做好人,做好人需要付出代價,那些代價,我不願意付出."

她不願意讓自己的親人受到傷害,所以她必須置敵人于死地,對付惡毒之人,她必須比其更冷酷無情.

就提她不願意自己受到傷害,也不願意金曦受到傷害,所以她選擇了九皇子.

九皇子似懂非懂地看著她,"錦繡姐姐……"九皇子咬了咬嘴唇,"我會保護你的."

云錦繡一愣,隨即啞然一笑,九皇子大抵是沒有聽懂自己的話,皇家也能出這麼單純的人兒?

九皇子見她不信,氣乎乎地說道:"我說的是真的."

云錦繡伸手摸著他的頭,"好,錦繡姐姐信你,要盡快康複哦."

云錦繡從九皇子的房間里出來,突然看到倚在門邊的軒轅秀,秀眉一擰,"明王還真是喜歡偷聽別人說話啊."

軒轅秀站到她的面前,"你不喜歡的話,下次我就當面聽好了."

云錦繡的頭幾乎貼在他的胸膛上,她抬起頭,正撞上他璀璨雙眸,日月光華從他的雙眼迸發出來.

云錦繡不由一窒,該死的身高差,她嘴角抽了一下 ,嘀咕著"陰魂不散."從軒轅秀的身邊走了過去,"哐"的一聲,她的頭撞在柱子上,她滿臉通紅,快步離開了院子.

軒轅秀看著她慌張的樣子,不由一笑.

云錦繡出了金甸園,暗暗吐了幾口氣,輕輕摸了下撞疼的額外頭,她轉過身來,看著大門,夕陽西沉,最後的余輝照在寶塔塔頂上.

半晌,她轉過身,便看到金碧輝氣勢洶洶地朝門口跑來.

云錦繡一步上前,擋在他的面前,"你來做什麼?"

"別擋著我."金碧輝咬著牙關,眼睛發紅,硬生生從她的身邊撞了過去.

云錦繡退了幾步,突然發現不對勁,忙喊道:"來人,把大少爺帶下來."

很快,幾個護院上前來,將金碧輝押住.

金碧輝大聲咆哮,"她在里面,我要去救她……"他一發怒,眼睛很快變得血紅.

云錦繡眉頭一皺,能讓他如此的,那口中那個她,應該是顏無癡了.

她神色一凜,示意一旁的護院,"把人押下去."

"放開……"他剛一張口,云錦繡扯下他腰間的紫腰帶,胡亂揉成一團,塞進他的口中,護院一怔,也只有表小姐敢這樣對待少爺.

云錦繡冷聲道:"把他帶回房."

金碧輝嘴被堵了,卻奮力掙紮著,四個護院都拖不動他,云錦繡無奈搖頭,向護院道:"把人打暈."

護院頭領一怔,馬上想到事態嚴重,便用力往少爺的後頸上一敲,金碧輝暈了過去,幾人抬著他迅速離開.

云錦繡跟著一起離開,上了假山後,她轉過頭來, 便看到金甸園內的海棠樹下,一個紅衣女子迎風而立,不是顏無癡又是誰.

天元帝出了門,便看到海棠樹下的顏無疵,人花相映,好不驚豔,他情不自禁走上前去.

顏無癡聽到腳步聲,轉過身來,看到是陛下,面色一驚,柔柔弱弱跪了下去,"民女參見陛下."

她剛一屈身,天元帝便一手托住了她的胳膊,一陣幽香入鼻,他不由心神蕩漾,整個人仿佛年輕了十歲,很久沒有這種感覺了.

"陛下."

顏無疵柔柔一聲,將天元帝的心神拉回來,他扶起她,"顏姑娘有傷在身,不必行大禮."

顏無癡受寵若驚,"謝……陛下."

天元帝面色里浮現難得一見的溫和,"怎麼不在屋里呆著?"

昨天陛下去郡王府,晚上回來的時候,在慈幼局外的時候,馬突然發狂,撞傷了剛從慈幼局出來的顏無癡,便將她帶到金府來治傷.

顏無癡一臉難色,"民女身份低微,恐……汙了聖眼……該回去了."

天元帝威嚴道:"朕命你在這里養傷,你便在這里養傷."

顏無癡屈于他的威嚴,這才含首柔聲道:"民女謹遵聖命."

天元帝看著她順和的樣子,心里蕩過一絲漣漪.

顏無癡美貌驚人,舞技無雙,而這樣上等的美人,卻又如此善良溫順,與宮中高高在上的佳麗相比,別有一番風情,他看著顏無疵的眼神不由亮了些.

云錦繡看著海棠花下的一幕,眸色轉濃,顏無疵是名伶戲子,她無法分辨她的言行真假,但是人性欲望,她還是能探知六七分的.

一個護院回頭喊道:"表小姐,您沒事吧?"

云錦繡應了聲"沒事,便跟了上去."

金老太爺和楚墨宸寒喧了一會兒,突然聽到有人來報金少爺出事了,金老太爺匆匆往金碧輝的院子去,楚墨宸也跟了過去.

金太爺一進院子便厲聲道:"那個孽畜在哪?"

護院忙顫聲道:"屋……屋里."

金老太爺推門而進,正要開口大罵,一看到云錦繡,便收住了雷霆之怒,見金碧輝正趟在床上,這才上前來,問道:"發生什麼事了?"

云錦繡見楚墨宸進來,他身後跟著童叔,便說道:"童叔,你來為表少爺看看."

金老太爺這才意識到事態嚴重,向一旁侍候著的小厮道:"你們下去吧."

眾人離開之後,童叔上前來為金碧輝診治.

眼看童叔查得差不多了,金老太爺擔心地問道:"怎麼樣?"

"是寒食散."

金老太爺臉色一變,"這個孽畜."說著就往床上昏迷的人抓去.

云錦繡忙阻止他,"外公息怒."

金老太爺一向疼愛云錦繡,她一開口,他也就冷靜下來.

云錦繡看著床上的金碧輝,再回想起顏無癡在金甸園的事,腦海里已經百轉千回.

云錦繡道:"外公別著急,寒食散雖然可怕,也不是無可救藥."

金老太爺悲痛之余,看著云錦繡,神情嚴肅,"輝兒雖然紈绔,還不至于會染上那東西,到底是……"他看到楚墨宸和童叔,沒有問出來.

楚墨宸輕"咳"了兩聲,面上有些潮紅,"我先去偏廳休息會兒."童叔陪著他離開.

云錦繡向金老太爺道:"有人是想要表哥失控."

金老太爺的眼睛慢慢變紅,他可以隱忍退讓,但絕對不能容忍別人任意傷害他的子孫.

他說道:"昨日我承陛下去郡王府,黃河水災嚴重,皇上命眾人救治災區,外公想乘此機會,向皇上自薦,成為皇商."

云錦繡張了張眸子,天元皇商一直由皇室宗親負責,由京中達官世家輔助,從未有民間的商人能夠成為皇商.

"外公放心,錦兒一定會支持您的."

當天晚上,金老太爺進金甸園求見陛下,願意在金甸園舉辦宴會,宴請揚州商賈,動員他們為災區捐贈.

當夜,天元帝召見嚴尚書商議此事.

嚴尚書聽說金老太爺的舉動之後,精悍的目光迸發出火星一樣的光芒,他說道:"揚州商人能夠帶來巨大的財富."

天元帝的眼睛亮了亮,在財富方面,他對嚴尚書深信不疑.

第二天,金甸園舉行宴會,宴請揚州商人,眾人積極為黃河災區捐款,最後都兌換成黃金,由金家代出.

金家折了宗祠寶塔,將黃金送給官府.

九皇子也出席了宴會,他向陛下提出要拜入金老太爺門下學習管理賬目的方法,金老太爺以商賈地位低下,不配皇子之尊,拒收他為徒,但請他幫助監管賬目.

揚州回春堂外,長長的隊伍從街頭排到街尾,隊伍的最前方,白夙坐在桌前,一一為老百姓們看病.

秦嬰帶著瀟湘館的一眾下人在一旁幫忙,回春堂為病人免費提供藥材.

一個病人站起,一個五六十歲的老太太坐下來,一張口,嘴巴里只剩下一顆牙,她可憐兮兮地白夙道:"白神醫,我牙疼."

白夙看著那搖搖欲落的牙齒,一臉僵硬,好在他戴著面具,大家看不出來.

秦嬰拍了拍他的肩,向他作了一個微笑的手勢,提醒他對病人要微笑,要有耐心.

白夙已經不想說什麼,他隨便寫了一個方子扔給回春堂的人,"給藥."然後端起桌上的茶,往嘴里灌.

老太太拿了藥卻不走,小心翼翼地向白夙問道:"白神醫,你這麼厲害,應該能夠給貓治病吧?"

白夙地轉頭,"噗"的一聲,將茶吐了出來,秦嬰抬袖掩面微笑.

老太太身後的老頭道:"白神醫,你能不能讓人返老還童?"

"白神醫,你能不能讓人長生不老?"

"白神醫,我兒媳婦嫁過來三年了,還沒有生出孩子來,你能不能讓她生出孩子嗎?"

"白神醫,我女兒難產了,請您去接生."

……

白夙一頭嗑在桌上,恨不得撞死自己.

秦嬰忙向眾人道:"白神醫累了,需要休息會兒,大家也休息會兒."

白夙慢慢吸了一口氣,側頭向一旁的戲樓看去,只見云錦繡和楚墨宸坐在二樓臨窗的雅間聽里戲曲.

上篇:第66章 美人有毒    下篇:第68章 攻心為上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