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妃凰紀:錦繡嫡女第65章 救命神醫   
  
第65章 救命神醫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蕭天答道:"我是齊云山鏢局的老大,怎麼了?"

那人偷偷看了永嘉縣主和柳公子一眼,見他們都面色沉著,喜怒不行于色,又見陛下端坐在高座上,只見腿一軟,便不敢再說話.

蔡知府臉色難看,他向蕭天道:"你既不是山賊,為何官府抓人的時候你不說?"

在陛下面前上演這樣的鬧劇,只怕他的官途只能到此為止了.

蕭天一臉委屈,"我們剛回揚州,官府的人不問青紅皂白就把我們抓來了."

他身邊跪著的一位人突然道:"陛下,草民有冤要伸."

廳內寂靜,半晌,天元帝開口,"說."

那人說道:"草民是漕運碼頭的船商,專門負責為各商家漕運貨物,但自十年前,漕運總督收押了所有的商船,並命我們為他們辦事,他們收取巨額賦稅,就草民一人,一年所交納的賦稅就達數十萬兩黃金,巨額賦稅已經逼死不少船商,半年前,草民十五歲的兒子因為一起涉嫌走私的運輸,被人殺死,"說者已經是老淚縱橫,聲音哽咽,"求陛下做主啊!"

大廳里一片死寂,郡王面如死灰.

軒轅秀握緊手中的茶杯,看著云錦繡的目光里閃過一絲意外,果然是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必致命.

云錦繡的眼底側閃過一絲異光,她從金家的賬目里看出一些端倪,揚州部分家族利用商賈大肆斂財,她派慕先生去查,慕先生查到了一些情況,本想借此來打擊郡王,引起陛下對商賈的重視,卻沒想到事情已經超出自己的預想.

軒轅策淡淡地看著云錦繡,俊美的眸子越發深邃.

嚴培看著云錦繡,見她一臉淡然,眼神又是一亮,他突然起身上前來,"陛下,這件事情事關重大,微臣願意協助調查."

天元帝"嗯"了一聲,又喊了聲"阿秀."

軒轅秀放下茶杯,上前來,"陛下請吩咐."

"此事你協議嚴大人調查."

軒轅秀領命,"是."

云錦繡見天元帝不再說其他,便問道:"臣女勾結山賊一事?"

天元帝微微眯了下眸子,看著云錦繡一臉堅定,他說道:"查清楚,絕不姑息養奸."

蔡全渾身一顫,"是."

天元帝揮了揮手,"都退下吧."

離開大廳之後,天元帝去九皇子的房間看望九皇子,九皇子面色發青,兩眼發黑,太醫使用了藥物才睡著.

金甸園外,云錦繡走下台階,鳳爵正在園廳內,他走到云錦繡的面前,"看來云大小姐早有准備啊?"

云錦繡淡淡地看著他,"我一介弱女子,比不得鳳七公子這上竄下跳的,鳳七公子可要留心了,出來混,遲早要還的."

鳳爵眸子里迸射出淡淡的火光,這個女人,竟然敢說自己是跳梁小丑,他從牙逢間擠出幾個字,"小看我,你會付出代價的."

云錦繡臉上的笑意更濃,鳳七公子太年輕,從小處于高位,都是別人牽就他,心中有任何不快都寫在臉上,這樣的敵人並不可怕,他也是鳳家最大的弱點.

"多謝鳳七公子關注,告辭.".

鳳爵看著她的背影,眉間戾氣加重.

出了金府,云錦繡正要上馬車,嚴培從大門出來,看到她便上前去打招呼,"云大小姐這是要出門嗎?"

"是啊."云錦繡轉過身來,只見嚴培穿著一身玄色長袍,腰間掛著上好的青玉墜,精神煥發,再看他的行隊,馬車華麗,後面跟著二十名精甲士衛,她禮道:"嚴大人也出門?"

"陛下令我去漕運總督."

云錦繡鳳眸幽幽,"恭喜嚴大人了."

嚴培臉上帶著一絲深意,"何來之喜?"

云錦繡眸色漸濃,"身為臣子,能為陛下和朝廷效力,便是喜事.揚州運河水深魚肥,大人必會有所收獲."

嚴培大人臉上的笑容漸明,"云大小姐真是聰明."

"大人過獎了,"云錦繡向他作了個請的姿勢,"大人請."

嚴培向她點頭,然後上了自己的馬車,云錦繡這才上了自己的馬車,她正要放下車簾,卻看到一道淡黃的身影朝金府走去,金碧輝回來了.

秦嬰順著她的目光看去,"金少爺大概是聽了金小姐的事,趕回來了."

看著金碧輝進了大門,云錦繡放下車簾,馬車往瀟湘館去.

回到瀟湘館,天快黑了,書房里,云錦繡聽慕先生將船商告狀的事情解釋了一番,他去找人狀告郡王,遇到了船商,便引他入金府.

云錦繡點點頭,然後說道:"給蕭天幾人安排些事情,讓他們暫時離開揚州."

"是."

過了一會兒,云錦繡又問道:"墨宸今天情況怎麼樣?"

"楚公子精神好多了,下午還找我下了兩盤棋."

云錦繡輕"嗯"了一聲,"我去看看他."

楚墨宸的屋子里,他躺靠在軟榻上看著書,見云錦繡進來了,星眸亮了亮,坐起身子,"今天的宴會怎麼樣?"

云錦繡流轉了下眸子,"宴無好宴."

她斜躺在楚墨宸對面的軟榻,三千青絲垂落在榻上,清淺的笑容里帶著一絲溫婉,"明天能出門嗎?"

楚墨宸張了張眸子,云錦繡補充道:"我想你在我的身邊."

楚墨宸眼中的光芒漾開來,"好啊,再不出門,我都快發黴了."

云錦繡避開他眼中的光芒,端起茶抿了一口,隨手拿起一旁的書翻看了一起,累了便合衣躺在榻上睡著了.

楚墨宸給蓋了件披風,重新靠回榻上,目不轉睛地盯著對面的人兒,眼睛漸漸濕潤,直到深夜體力不支,才回到床上睡著了,有云錦繡在身邊,他這一夜無夢.

第二天一早,金甸園里傳出撕心裂肺的哀嚎聲,房間內,士衛們死死地將九皇子按在床上,九皇子面部潰燦,一片血肉模糊.

"燁兒……"軒轅秀伸手按著他的肩,九皇子頭轉過來,一口咬在他的手腕上,眾士衛一愣,便見九皇子生生從他手臂上咬下一塊肉來.

一陣發狂,九皇子疲軟地倒在床上,他看著軒轅秀,視線模糊,勉強看到軒轅秀的人影,他喉嚨里哽出聲音,"阿秀哥哥,我好痛……"

軒轅秀的心猛地抽緊,眼眶已經充血.

他撫著他的肩,"阿秀哥哥會治好你的,你先睡一會兒."說著,他手上一用力,九皇子又暈了過去.

一個小厮推門而入,激動道:"王爺,外面來了位神醫,說能替九殿下解毒."

側院的客廳里,軒轅秀看著小厮領進門的人,只見他穿著一身月白長袍,長發自由飛散,臉上戴著紅蓮面具,渾身有一種說不出的妖冶氣息.

軒轅秀眼中浮過一絲灩瀲冷光,"閣下為何不以真面目示人?"

"巫醫一向偷窺天機,逆天改命,禁忌之事做多了,自然要受到天譴,我臉上的是紅蓮業火,而不是面具."他的聲音帶著異于常人的空靈和幽遠,"再說,我脫下這紅蓮,便是以真面目示人嗎?明王."

軒轅秀神色一凜,"不用故弄玄虛,你是誰?師出何處?"

"苗疆巫醫白夙."

"你為何而來?"

紅蓮下的雙眼微微發光,"名揚天下."

軒轅秀看著椅邊案桌上的白瓷碗,"這是九皇子的毒血,你證明給本王看,你能解此毒."

白夙走上前去,從托盤里端起白瓷碗,看著碗里濃黑的血水,然後抬頭看向座上的軒轅秀,"醫者不能自醫,王爺可否另找一人試藥?"

軒轅秀向一旁的士衛看了一眼,士衛上前來,拿過白夙手中的碗,一飲而盡,很快,他面色發紅,白夙朝他後頸拍了一記,他暈了過去.

白夙向軒轅秀,"我解毒的時候,不想被打擾."

軒轅秀向廳內的士衛揮揮手,其他人離開,將門關上.

白夙看著高座上的軒轅秀,見他並沒有要離開的意思,不在意地笑笑,他從自己的箱子里拿出各種藥瓶和銀針,還有一個精致的蠱盒,開始解毒.

大約過了半個時辰,白夙替士衛解完毒,又過了一個時辰,士衛醒過來,經太醫診斷,毒已經解了,軒轅秀這才讓白夙去為九皇子解毒.

軒轅秀一直守在九皇子的房間外,天黑好一會兒,白夙才從房間里出來,太醫跟在他身後.

白夙站到一旁,太醫向軒轅秀說道:"九殿下的毒已經解了."

軒轅秀面上不動聲色,懸起的心落下.

白夙向他道:"我可以離開了吧?"

軒轅秀示意一旁的士衛送他出金府.

白夙出了金府,轉入深巷,夜已經深了,重重樓閣門窗緊閉,巷子里響著他的腳步聲,月光將他的身影拉得長長的.

他剛走到巷子中間,便聽"嗖嗖"的聲音,無數支箭從四面八方破空而來,很快,他的周身插滿了利箭,如刺猬一般,他直直地倒下,數名黑衣人從巷子兩頭包抄殺來,領頭的黑衣人一到他的面前,舉刀朝著他的頭顱砍去,就在刀光斬下的瞬間,白夙突然起身,身上的利箭"唰唰"地掉在地上,已全然被折斷,他徒手抓著刀刃,鋒刀生生折斷,他手指如鉤,直取黑衣人喉嚨,指尖還未觸到他的脖子,掌心一團火紅,已讓對方喉嚨焦黑.

很快,這些黑衣人紛紛倒在巷子里,堵在兩頭,那些尸體上卻慢慢散發出黑氣.

解決完所有的人,白夙拍了拍手,正要離開,突然頭一暈,這才看到尸體上散發出來的黑氣,他面色一駭,突然又有一群人從四面八方包抄而來.

這些黑衣人訓練有素,前仆後繼瘋狂地攻向他,幾人撲倒在他的腳下,死死抱著他的雙腳,一個黑衣人身法如電,直取他右心口.

"锃!"長劍貫穿他的身體.

巷子盡頭的馬車里,云錦繡和楚墨宸坐在馬車里,楚墨宸正要起身,云錦繡伸手按住他的手,"再等等."

上篇:第64章 勾結山賊    下篇:第66章 美人有毒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