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重生之純愨皇貴妃第一百五十三章 洗三   
  
第一百五十三章 洗三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爺,這,這個名字可以嗎?"默薇憂心的問道,別到時候根本就不給上玉碟,那可就不好看了.

"放心,這點小事爺自有辦法解決."在胤禛眼里這還真不算什麼事,不過就是給自己閨女取個名字而已,男孩自然是按著排版序號排下來,女兒自然就不用理會這麼多了.

"嗯!"默薇應了聲,既然胤禛說了那想必還是有辦法的,她也不急,只要他有心,等他登基後再把小家伙的名字改了也是可以的.

"苰曦,苰曦,喜不喜歡這個名字啊!"才第二天小家伙的眼睛就睜開了,不過默薇也知道,雖然現在眼睛是睜開了的,但是她還是什麼都看不到,感知到的一切不過都是依靠感覺而來.

小家伙剛吃飽,這吃飽了就睡的哪有空來理會默薇的話,嘴里吐著口水小泡泡,一下子就進入了夢鄉.

"爺,寶寶的乳名就拿第一個吧!"看著小家伙睡著了,默薇輕輕的把她放到自己身旁睡著.

"瑚圖玲阿?可是想好了?"胤禛對于這幾個名字都是很滿意的,因此,無論默薇選擇哪一個他都是會應肯的,只要默薇滿意就好.

"嗯,想好了,就瑚圖玲阿!"默薇點頭,瑚圖玲阿意為有福之人,既然是有福之人那肯定也是囊括了平安,健康的,因此,默薇深思熟慮後終于選定了小家伙的乳名.

"好,爺的小格格就叫瑚圖玲阿!"胤禛應下.

轉眼瑚圖玲阿來到這個世上已經是第三天了,這也是很重要的一天,對于她來說今天可是有一個重要的儀式要在眾人的見證下舉行,那就是--洗三.

洗三,顧名思義就是在嬰兒出生後的第三天進行一個洗浴的儀式,傳說中這樣可以洗去嬰兒從前世帶來的汙垢,使之今生平安吉利,同時,也為嬰兒潔身防病.

老祖宗們都認為,人生有兩件大事:一是生下來三天的"洗三";一是死去三天時的"接三".所以無論是達官貴人還是平民百姓的都大大小小的有這麼個習俗和儀式.

小瑚圖玲阿洗三這天可真的是熱鬧,胤禛的意思自然是自己寶貝女兒的洗三一定要大辦,但是想著小小的人兒恐受不住這麼大的福氣,于是便只宴請眾兄弟前來一聚便可.

可那些大臣們誰不是個有眼色的,即使沒收到邀請也巴巴的趕來了,這雍郡王可是好不容易來這麼一回,他府上弘輝大阿哥的洗三可都是低調的過了的,現在為著個庶女而大辦洗三宴,他們肯定要到場才行啊!

于是乎倒是高朋滿座,雍郡王府里好不熱鬧啊!

"主子,外邊來了好多人來賀喜啊,真是熱鬧!"綠竹打開簾子,把外間的景象說給默薇聽,來逗個趣兒.

"你向來愛熱鬧,怎麼不出去玩?"默薇看了眼在自己懷里睡的熟的主角,待會可是要抱出去的,得讓烏雅嬤嬤看緊了才行.

"奴婢才不愛熱鬧呢,奴婢就想陪著主子."綠竹嬉笑著,她們家小主子最好玩了,柔柔軟軟的一小團,比外邊的熱鬧好玩多了.

"我看你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綠琴調笑道,這兩天綠竹可是天天找機會往小主子身邊湊,可是主子爺一直都在,她又不敢,再加上烏雅嬤嬤擔心她粗手粗腳的,萬一不小心傷到小主子可不好了.

"哼!"綠竹一哼,她這兩天接近小主子的時間都沒有綠琴的一天多,她還不能趁著今天喜慶湊上去?

"嬤嬤,待會帶瑚圖玲阿出去可得小心著點,別凍著她了!"默薇看著她們打趣,見烏雅嬤嬤進來後忙交代道.

"主子放心,老奴絕對會看好小主子,再說了,郡王爺重視,洗三的廳里都裝上了地龍,從昨晚就開始燒起來了,保管不會冷到小主子."烏雅嬤嬤開口道,她早就去前院踩過點了,可見郡王爺是多麼的上心.

"嗯!"默薇點頭,抱著小瑚圖玲阿輕拍著.

"四哥,趕緊把小侄女抱出來吧!"十四阿哥在一旁起哄,其他阿哥們也附和著,本來這麼大冷的天待在府里多好啊,可是這老四|四哥下了帖子,他們也不好不來,畢竟老四|四哥的身份擺在那兒,郡王啊,兄弟里樂就只有兩個是郡王啊!

烏拉那拉.舒蘭臉上的笑都已經僵硬了,郡王爺給這小小庶女擺得洗三宴可是完完全全沒有經她之手,都是他自己一手操辦的,看這布置的,可見有多用心,想當初她弘輝都沒有這待遇,她一個庶女憑什麼?

可是她又不能把這些不滿表現出來,還得大大方方的笑著誇著,她若是表現出不滿來,怕是多年來維持的形象就毀了,不就是個庶女麼?寵上天了也還不是要嫁出去?

"你去看看瑚圖玲阿睡醒了沒?若是醒了就抱過來."看了看吉時也差不多了,胤禛招來蘇培盛.

可不得睡醒嗎?雖然剛相處三天,可是這小家伙的脾氣他還是了解的,就現在而言,有兩點是萬萬不能惹的,一是吃不到自家額娘的奶,二是睡的正好被吵醒,否則你們可就別想安生了,小小的人兒肺活量可不小,那哭起來真是讓胤禛揪心的疼啊!

胤禛這哪舍得寶貝女兒哭啊,還是得慣著哄著來才行.

"是,奴才這就去."蘇培盛微笑著,他也喜歡這小主子,小小的一個,特別招人疼,他現在最喜歡做的便是跟著主子爺到蒹葭院去,那是一整天的待在蒹葭院都不嫌累的慌.

"喲,四哥這乳名都給取好了?瑚圖玲阿,嗯,不錯,不錯!"九貝勒耳朵尖,嘴里賤兮兮的揶揄道.

十三阿哥和十四阿哥互看一眼,齊齊的在心里為九貝勒默哀,九哥你說你調侃什麼不好要拿小侄女說事,你就等著四哥給你下陰招吧,而且你還得感謝他.

十貝勒也懊惱啊,這九哥的嘴怎麼就那麼快呢?真是拉都拉不住.

胤禛看了九貝勒一眼,那一眼倒看的九貝勒心里涼颼颼的,不至于吧,不就打趣一句?他也是有寶貝女兒的好不好,想著自家的寶貝小四,九貝勒又心神蕩漾起來.

"奴才給耿主子請安!"在外頭發了聲,等烏雅嬤嬤開門讓他進來後蘇培盛才進去,一進去便給默薇請安,順帶還看了一眼被包裹在繈褓里的小瑚圖玲阿.

"蘇公公請起,可是前邊吉時到了?"這小家伙還沒睡醒,待會肯定得哭鬧起來.

"回耿主子的話,爺讓奴才來問問小主子是否醒了,若是醒了便抱到前院去,洗三儀式差不多開始了."

"好,還請蘇公公在外間等一會."默薇點頭,想著剛剛想到的事,趕緊讓蘇培盛出去.

看到蘇培盛出去後默薇才從'玉靇天地’拿出一張符咒來,'化險為夷’符,這也是目前能讓默薇放心用在小家伙身上的符咒.

把符紙貼在小瑚圖玲阿的後背,看著它慢慢消失後才重新把小家伙的繈褓系好,由烏雅嬤嬤抱著出去.

"來了來了來了,要見咱們小侄女一面可是真不容易啊!"九貝勒狀似為難的搖搖頭.

眾人哄笑,叫開始的叫開始,玩鬧的玩鬧,這本很正常的事在咱們小瑚圖玲阿這兒可就不正常了,居然在她睡覺時敢打擾她,這還得了?睜開眼睛,白茫茫的一片,聞著身邊又沒有自己額娘那熟悉的味道,小瑚圖玲阿不高興了,放聲大哭起來,硬是把所有人的聲音都給掩蓋住了.

眾人目瞪口呆的看著在那兒哭的傷心的小侄女,這哭的也太驚人了吧!

烏雅嬤嬤趕緊哄著,可是根本不頂用,若是有默薇在,瑚圖玲阿或許還會對烏雅嬤嬤的哄有所回應,可是現在,除了哭她可是什麼都不理會的.

胤禛趕緊走上前去,哪還管著兄弟們是怎麼想的,從烏雅嬤嬤手里接過小家伙輕聲的哄著,經過這幾天的練手,胤禛已經可以很穩當的抱著小瑚圖玲阿了.

在小家伙心里,自己額娘是排第一位的,阿瑪是第二位,既然現在額娘不在,那也只有'勉為其難’的接受這個阿瑪了,于是大哭變成了小小的抽噎,慢慢的慢慢的便沒了哭聲.

而眾人也早已被自己眼前所看到的驚呆了,這還是那冷酷無情的雍郡王嗎?這分明就是個慈父好嗎?看那抱孩子時熟練的動作,聽那哄孩子時的輕言細語,他們眼睛都要被閃瞎了好嗎?

看來這一天絕對是不枉此行啊,這是多麼難得一見的啊,若不是自己親眼所見,哪怕眾兄弟們說的天花亂墜他也不敢信啊!

"雍郡王,這吉時已到,小格格也在,這是不是就開始了?"還是此次洗三儀式的主持人一位老王妃來主持.

主持洗三的一般都要是有福吉祥的老人才行,這樣才能給孩子帶來福氣,因此,這位有福氣的老王妃還是胤禛親自登門請來的.

"好,這便開始吧!"胤禛點頭,他可不能讓這洗三錯過了吉時.

在廳里的正面設上香案,供奉碧霞娘娘,云霄娘娘,催生娘娘,送子娘娘,豆疹娘娘等十三位神像來保佑小孩.

之後將盛有以槐條,艾葉熬成湯的銅盆以及一切禮儀用品均擺在桌案上.這時,老王妃把小瑚圖玲阿一抱,"洗三"的也就正式開始了.

眾人由年長到年輕的在盆里添東西,這就是所謂的'添盆’,大多數的阿哥添得都是金錁子和銀錁子的,也有不少的金瓜子兒,這洗三不像抓周,因此,這些東西都是常用的洗三添盆用物.

待所有人都添完後,老王妃便拿起棒槌往盆里一攪,邊攪動邊說道:"一攪兩攪連三攪,哥哥領著弟弟跑.七十兒,八十兒,歪毛兒,淘氣兒,唏哩呼嚕都來啦!"這才開始給瑚圖玲阿洗澡.

而不論洗到哪一個部位,老王妃嘴里也總有著對應的祝福詞來道,例如,先洗頭,作王侯;後洗腰,一輩倒比一輩高,然後再用雞蛋往小瑚圖玲阿臉上滾了滾,嘴里還念叨著"雞蛋滾滾臉,臉似雞蛋皮兒,柳紅似白的,真正是愛人兒.最後齊活了才又用乾淨的繈褓把瑚圖玲阿給包好了.

而在此期間,小瑚圖玲阿可是一點動靜也沒有,不哭不鬧也不笑的,就這麼靜靜的任她們折騰,最後放回胤禛懷里時還小小的打了和呵欠,然後就去見周公去了.

眾人見此還真道是奇了,這小小的人兒可真真是不同常人啊,想想看以往參加的洗三宴哪個小孩沒哭過,這個不哭不說,就等你們折騰完了,人一躺自家阿瑪懷里睡著了,這看著真是要多像老四就有多像啊,不愧是老四的親閨女.

洗三完了自然就該擺桌用膳了,胤禛倒也不急,先把小家伙平安送回蒹葭院後才又返回前院去.

下午胤禛喝多了,在前院躺了好久才清醒過來,想著這一身的酒氣根本就不好去蒹葭院,熏到她們母女可不好了,母女倆都嬌貴,特別是小家伙,于是便心血來潮的去前院查看弘輝阿哥他們的學業去了.

幾個小阿哥可真是欲哭無淚啊,這麼個喜慶的日子,阿瑪不去陪著小妹妹來抽查他們做什麼呢?這簡直就是一道晴天霹靂啊!

弘輝倒還好,無論胤禛多忙總是會抽時間對他親自教導,因此一番檢查下來,除了弘輝應付自如,弘昐勉強過關,弘呁弘時可是一塌糊塗,胤禛真是氣的火冒三丈.

"阿瑪,今日是瑚圖玲阿的洗三宴,還望阿瑪不要動氣!"弘輝勸道,雖然他們幾個都是同父異母的兄弟,可是他們在一起的時間可比跟自家額娘在一起的時間要多得多,有時候都是他們相互做伴兒,因此,看到胤禛發火,弘輝趕緊求情.

不過他也知道若是他求情的話說不定阿瑪不會聽,不僅不會聽,還會罰的更重,所以無奈之下只能搬出瑚圖玲阿來了.

果然,一聽到瑚圖玲阿,胤禛的怒氣倒是下去不少,想著也不知道那對嬌母女怎麼樣了,于是布置了幾篇文章後便回了房間叫水洗澡,直到聞不出酒味了,胤禛才朝著蒹葭院過去.

只留下兄弟幾個面面相覷不禁感歎,他們兄弟幾個捆一起也比不上瑚圖玲阿一個啊!

上篇:第一百五十二章 取名    下篇:第一百五十四章 賜名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