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重生之純愨皇貴妃第一百三十一章 殺雞儆猴   
  
第一百三十一章 殺雞儆猴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果然,下午時刻綠書便回來了,同來的還有暗一幾人,手里還提溜著幾個丫鬟模樣打扮的人.

看著這場景,默薇也不得不感歎他們的速度之快啊,真不愧是鐵面無私的雍正皇帝培養出來的.

"怎麼樣?事情已經查出了嗎?"默薇急急的問道,她倒是想知道她這瞞的好好的怎麼被別人知道.

"回主子的話,已經查清楚了,幕後主使之人便是鈕鈷祿格格."綠書也不啰嗦,直接把人說出來.

鈕鈷祿.莞筠?她怎麼會知道?

"她是怎麼知道的?"這一點是默薇最奇怪的.

"回主子的話,這幾個人便是把消息散布出來的,只是,鈕鈷祿格格只讓她們把這件事傳出去,並沒有說明理由,因此屬下還未曾知曉鈕鈷祿格格怎麼知曉此事."

綠書不卑不亢的回道,她怕主子著急,便還沒有去找鈕鈷祿.莞筠對質,若是想知道鈕鈷祿.莞筠是怎麼知道的,還是得去找她才行.

"行了,你們下去吧,這幾個丫鬟暗一帶去處理,以後若有什麼事,你們可直接去找暗一,他會協助你們."胤禛點點頭,去找鈕鈷祿.莞筠的事他去就好.

"是,屬下領命!"綠書和暗一同時答道,綠棋暗暗松了口氣,若只是她和綠書,那肯定有很多事是無法完成的,可是她們已經脫離了粘杆處,根本不能再借助粘杆處的力量,現在郡王爺這麼說了,她們自然是有備無患了.

"主子爺饒命啊,庶福晉饒命,奴婢知道錯了,奴婢再也不敢了,求主子爺饒命啊……"幾個丫鬟一聽自己的下場馬上求饒.

她們誰也沒害啊,不過是貪財拿了鈕鈷祿格格的打賞把這個消息散布出去而已,怎麼就有這樣的下場?

"饒命?上次的殺雞儆猴你們既然記不住,那就是有很多人都記不住了?既然如此,那就再好好的記一遍."胤禛冷哼,即使這次夭夭再求情,他也不會放過她們.

誰知默薇這次倒是沒有開口求情,上一次不過牽扯人太多,而且也是她利用了那件事,這些個奴才們也是身不由己的,再加上為了為肚子里的孩子積福,她才開口求情,現在這次明顯的針對了她的孩子而來,她又怎麼可能會求情?

"爺,您說鈕鈷祿格格怎麼會知道這件事?"待暗一他們把人提下去之後默薇才問道.

這一世她可沒有和鈕鈷祿.莞筠交好,這件事她是怎麼知道的?難道派人盯著她的院子?可是,若是如此,隱藏在暗中的綠棋綠書應該會知道的才是.

"好了,這件事爺會處理,你安心養胎便好."胤禛走過去抱著默薇,他希望他的夭夭永遠不用為這些肮髒的事而煩憂.

"嗯!"默薇點點頭,這件事交給郡王爺去解決默薇還是很放心的,緊張了一上午的心便放松了下來,一放松下來,周公便也來湊熱鬧,默薇靠在胤禛身上開始迷糊了起來.

胤禛輕笑,他的夭夭還真的全心全意的相信著他啊,那他自然也不能讓她失望才對.

看著默薇睡的熟了胤禛才把她抱起放在床上,胤禛坐在床旁,手撫過默薇熟睡的臉,只要你好好的,爺才會安心知道嗎?

"伺候好你們主子."又坐了一會,想到鈕鈷祿.莞筠,胤禛冷哼,真的是不蹦噠就過不下去,既然如此,那就永遠不要再想著蹦噠了.

"是."綠琴趕緊應道,烏雅嬤嬤去給默薇准備午膳了,只有綠琴綠竹在屋里伺候.

"爺這是要去?"出了蒹葭院蘇培盛才問道,也不知主子爺是要回前院還是去汀蘭院找鈕鈷祿格格算賬.

蘇培盛在心里暗歎,真是不作死就不會死,可是一個人要作死,一百匹馬都是拉不住的,就好比鈕鈷祿.莞筠吧.

難道上一次禁足了兩位側福晉一位格格還不夠給她警示,居然還敢來給耿庶福晉找麻煩.

"去汀蘭院."胤禛冷氣全放,他該真是小瞧這鈕鈷祿.莞筠了,即使這蒹葭院已經是密不透風了她居然還能把夭夭有身孕的事打探出來,可真夠有本事的.

"是."蘇培盛應了一聲,緊緊的跟在胤禛後邊,唉,這鈕鈷祿.格格啊看著是個安分的,可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吶,這不,作死了吧!

"格格,郡王爺過來了!"錢嬤嬤湊到鈕鈷祿.莞筠面前喜道,這可是天大的好事啊,這郡王爺已經將近一個多月都沒進後院了,除了蒹葭院那位之外,她們格格這可是第一個啊,真是菩薩保佑啊!

"你說什麼?郡王爺過來了?"鈕鈷祿.莞筠有些詫異,不過轉而又有些欣喜,早上的時候耿默薇不是在福晉面前大放厥詞的說郡王爺下朝回府會去蒹葭院嗎?這來了她的汀蘭院,明天可真是打臉啊.

"格格,快准備一下迎接郡王爺."錢嬤嬤看著鈕鈷祿.莞筠笑的嘲諷的表情趕緊提醒道,現在可不是想其他事的時候,迎接郡王爺才是最重要的事兒.

"是,是,嬤嬤看看我這狀容可有不妥?"鈕鈷祿.莞筠反應回來後趕緊撫了撫發髻問道.

"沒有,這樣就很好!"錢嬤嬤也是開心啊,只要自家格格得寵,那這後院誰還敢看不上她們?誰還敢苛扣她們的東西?

于是主仆倆趕緊起身去院里迎接胤禛的到來.

"妾身給郡王爺請安!"待看到胤禛的身影,鈕鈷祿.莞筠趕緊請安道,烏雅嬤嬤也跪下請安.

看著鈕鈷祿.莞筠在院里等著,胤禛也就不進屋了,就在這院里,其他人知曉他來了汀蘭院怎麼可能不派人來打聽,既然來了,那就再一次殺雞儆猴了,若是還不聽勸的要犯上來,那就不好說了.

鈕鈷祿.莞筠還半蹲著,胤禛沒喊起,她自然是不敢亂動,而此時,從一開始的欣喜已經變成了惴惴不安,若是郡王爺是來寵幸她的,根本就不會是這個套路,想到最近做的事,難道被郡王爺發現了?

蘇培盛看胤禛沒有要進屋的意思,可也不能讓主子爺就這麼一直站在這兒吧,這像什麼樣子?于是趕緊小跑進去搬了把椅子放在院里給胤禛坐.

胤禛也不客氣,撩起衣服下擺便在院里坐著,這三月的天,曬曬這春日里的煦陽,別說,感覺還真是挺不錯的.

"爺,不知妾身犯了什麼錯,還望爺明示."半蹲下的動作已經開始搖晃,鈕鈷祿.莞筠趕緊跪下請罪.

"不知道自己犯了什麼錯?你不是挺有能耐的嗎?"胤禛冷笑道,就這麼個女人上一世還被他當親信一樣的信任著,沒想到全都是算計.

"爺,妾身真不知道,求爺讓妾身就算是死也要死個明白."鈕鈷祿.莞筠狀似堅強的道,她清楚,這般不屈不撓的模樣最會引起男人的好奇心.

不過,她顯然是低估了胤禛,這個活了兩世的男人可不是那麼容易被吸引的.

"說吧,怎麼知道庶福晉有孕的事?"胤禛也不繞彎子,解決了才好快點回蒹葭院去,也不知夭夭睡醒了沒.

"庶福晉有孕了?原來這不是傳言嗎?"聞言鈕鈷祿.莞筠驚呼,似乎有些不敢相信.

"爺,妾身也是早上聽聞下人們都在傳說庶福晉懷孕的事,才知道的,還望爺明察啊,這真不是妾身傳出去的."鈕鈷祿.莞筠隨即便是解釋,一副她真的不知情的模樣.

"鈕鈷祿氏,爺不是來看你演戲的,香兒……她們你可都認識?"胤禛打斷鈕鈷祿.莞筠的話,把那幾個傳消息的丫鬟名字念了一遍,求饒的話那都是千篇一律,他沒心思,沒時間也沒興趣聽,若不是想知道她是怎麼知道夭夭懷了身子的,單憑暗一他們的回話便可以直接給她定罪,又何必走過來見她一面?

聞言鈕鈷祿.莞筠臉一白,她怎麼可能不知道?這都是她經過幾日的調查最終決定的人,現在都已經被郡王爺知曉了,那她的這些抵抗狡辯還有什麼用?

"說吧,你是怎麼知道的?"看著鈕鈷祿.莞筠的面色 胤禛便知她已經沒有反駁的余地了,所以最後再問了一次.

要說鈕鈷祿.莞筠時怎麼知道的呢?其實她不知道,她也只是懷疑而已.

上一次在蘅蕪院處置李側福晉她們的時候所有人的目光都看著李氏她們,充滿了幸災樂禍,可是她沒有,她正好看著郡王爺和耿氏.

耿氏當時求了情,不知道說了句什麼,只不過見她撫著自己的小腹,而郡王爺的目光也掃向她的小腹,之後郡王爺便改了口,懲罰也輕了些,她當時便懷疑耿氏是不是有了身孕,可是後來卻一直沒機會證實.

後來一次便是皇上給郡王爺賜下兩位新格格,她去找耿氏時的那一次,上給她的是茶,可是耿氏喝的卻不是,後來她更是問了大夫,大夫也說若是有了身孕還是少飲茶為好,但是也不排除她不愛喝茶,于是這件事還是算不上得了證實.

所以她才找人散布這個消息,若是福晉她們知道了這件事肯定會去證實,畢竟若是耿氏懷孕,又生下小阿哥的話,就憑著郡王爺現在對更是這般的寵愛,那威脅最大的絕對是福晉和大阿哥,她只要安心的等著福晉的動作,知道結果便好.

只是沒想到郡王爺居然派了人在她身邊,福晉的認根本無從下手,倒是讓她躲過今天都把脈,可是這不也證明了她有了身孕?

只是,這話她能告訴郡王爺嗎?不,不能,所以她決定什麼都不說,就讓他們慢慢的猜去吧,不,或許她還可以說有人幕後指使,但是她就是不說是誰,讓他們查去,讓他們惶恐去吧!

這樣想著,鈕鈷祿.莞筠就不開口說話了,無論怎麼問她她都沉默不語,胤禛擰眉,既然不願開口,那以後都不必開口了.

讓蘇培盛去去准備藥來,有個啞巴格格,這府里似乎也會安靜不少吧,當然,胤禛吩咐蘇培盛去備藥時沒避開任何人,更是直恍恍的讓鈕鈷祿.莞筠聽個明白.

鈕鈷祿.莞筠心里直打鼓,她覺得郡王爺這樣吩咐肯定只是嚇嚇她而已的,怎麼可能把她毒啞了,畢竟她也是皇上親賜的格格.

可是,即使是這般想著安慰自己 但是鈕鈷祿.莞筠內心還是知道,郡王爺不會只是嚇嚇她的,郡王爺從來都是說到做到的.

連皇上親自賜婚上了皇家玉碟的側福晉都能說禁足就禁足,她一個身份低下的格格又算的了什麼呢?

鈕鈷祿.莞筠還是撐著,只不過當看到蘇培盛端了碗藥面無表情的朝她走過來時她更是在發抖,她不要變啞巴,她不要,她再也不敢了,雖然她也曾把別人毒啞過,可那畢竟不是發生在自己身上.

"爺,妾身這就招,求爺饒命啊!"就在蘇培盛拿了藥准備強硬灌下去的時候鈕鈷祿.莞筠拼命的掙紮的大叫道.

蘇培盛聞言看了一眼胤禛,似乎是再確定是否要放過她,鈕鈷祿.莞筠也看向胤禛,這個決定可是至關重要的.

"要招了?不嘴硬了?"胤禛諷刺一笑,不用點手段還是不行,真是不見棺材不落淚啊.

"招,招,妾身全部都招."鈕鈷祿.莞筠哭的一臉的淚,她現在已經不在乎知道真相夠郡王爺對她處罰了,最多也是把她禁足每日念佛,可是這都比啞了要好不是嗎?

于是鈕鈷祿.莞筠便把事情都說了出來,不敢有任何隱瞞.

胤禛:"……"

撫額,這還真是巧合了!

"傳令下去,鈕鈷祿氏沖撞了爺,禁足,不得爺的命令不能出院門!"的確,胤禛沒有殺她,上一世她在夭夭面前活的多麼恣意瀟灑,這一世他要她親眼看著夭夭是怎樣坐到最高位的,雖然她不知曉上一世的事,但是,這是對她的懲罰.

解決好了鈕鈷祿氏的事胤禛便回了蒹葭院,默薇已經起了,正在用午膳,早上因為聽了那個消息倒沒吃多少,中午時胃口倒是不錯,吃了不少.

胤禛也不瞞著默薇,把鈕鈷祿.莞筠的事都給默薇說了,把他對鈕鈷祿.莞筠的處罰也說了,不過倒是沒有說原因.

聽完胤禛的話,默薇不由感歎真是世事難料啊,誰能想到上一世最後的贏家現在就被禁足,再無出頭之日的可能了呢?

上篇:第一百三十章 默薇的恃寵而驕    下篇:第一百三十二章 吐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