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重生之純愨皇貴妃第一百二十九章 大事不好了   
  
第一百二十九章 大事不好了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默薇哽咽著,她真的從沒遇到過這樣的情況,無論是上一世亦或是這一世,對于這樣的寵愛這樣的特殊待遇而言她從來都沒有得到過.

即使是重生了,默薇也不想去計較上一世的得失,正因為失去過才知道要珍惜這得來不易的機會,只要這一世她們安分的不來招惹她,她們就會井水不犯河水,可是若是她們先動手了,那也怪不得她心狠.

默薇沒有什麼遠大的理想抱負,重生之後最大的心願,不是想報複上一世的仇人,不是想再得到那期盼多年卻從未得到過的胤禛的寵愛,她僅僅只是想在府里默默無聞的待到康熙五十年,等生下弘晝她就會想辦法帶著兒子脫身.

她把一切都算計的很好,為了讓天申能順利出生,她最應該做的便是不能讓胤禛厭棄了她,因此她想盡辦法希望博得胤禛的寵愛.

可是,現如今看來,這不僅僅是不厭棄她,這一世的這一份寵愛比之于上一世的年貴妃和熹貴妃,那是只有之過而無不及的.

只是對于胤禛的這份疼寵,她似乎也給不了任何的回應,因為她的心早就死了,在胤禛面前的千嬌百媚,或許是有真情流露的時刻,但是哪一次又不是她算計過的呢?

重活一世,她不可能不清楚胤禛喜歡什麼樣的女子,她知道自己無趣,所以盡量的表現出胤禛喜歡的樣子來,其實這也不是太難,只是到後來,默薇也時常分不清楚她究竟是在演戲還是那本來就是她,真實的她是否也會有那麼嬌俏可人的一面.

"怎麼還哭的厲害了?不喜歡這個名字,我們重新改一個好不好?"看著默薇哭的更凶了,胤禛心疼的趕緊哄道,這還是他第一次看到默薇哭.

上一次夢魘後的哭不算,畢竟那是因為夢魘一事,現在這好好的,無緣無故的哭的這麼傷心,胤禛怎麼可能不心疼?

"好了,再哭的話,孩子生下來也是個愛哭鬼了."胤禛還是不會哄人,只能尷尬道,因為太醫也有說過,孕婦心情不能大起大伏的,更不能經常哭,容易把眼睛弄壞,倒沒有說過孩子生下來也喜歡哭,只胤禛想著,默薇如此喜歡這個孩子,只要一涉及這個孩子的問題,她肯定會馬上停止哭泣.

果然,默薇聽了自己把眼淚擦干,"爺,你不要對妾身這麼好."若是太好了,她怕等天申出生後她會舍不得離開,這份寵愛這份溫暖,她怕她會舍不得.

"爺的傻夭夭,爺不對你好,還要對誰好?"胤禛刮了刮默薇的鼻子,真是個傻丫頭,既然都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心了,胤禛怎麼可能不對她好?即使有意識的控制自己,但是,心的不由自主卻是控制不了的,既然控制不了,為何不順著自己的心意來?

上一世的他做的最多的便是'隱忍.’為什麼這一世他還需要忍,繼續的隱忍根本沒有意義,從重生的那一刻起他便自己著手准備,即使這一世不當皇帝了,他也不願意再做讓自己違心的事,而心悅默薇便是最為重要的一件.

"妾身不值得!"默薇低著頭喃喃的說道,若是上一世能得到胤禛這樣,不,哪怕只有一半的寵愛,默薇都願減壽二十年的,只是這一世,胤禛根本就不在她的計劃范圍內,她也早就沒了想得寵的心思.

"值不值得爺說了才算,好了,不哭了,都是當額娘的人了,又哭又笑的像什麼樣子."讓烏雅嬤嬤擰干了毛巾遞過來,胤禛接過給默薇擦著淚痕.

默薇低著頭,就是不願意抬起來,不知是不是胤禛有孕,默薇覺得現在只要一點點的事都會讓她心緒大動.

"好了,取這個字可願意?"末了,胤禛把默薇圈抱在懷里,手也撫上默薇拿著那副畫的雙手覆蓋住.

"爺,妾身很喜歡."默薇點點頭,雖然她覺得她根本比不上桃夭兩個字,但是,她是真的喜歡.

"喜歡就好,夭夭,爺的夭夭!"胤禛道 把默薇圈的更緊了,似乎要把默薇揉碎進骨髓與自己融為一體,可是無論再想,胤禛還是顧忌著默薇的身子和孩子,摟的雖緊,但卻不會弄傷默薇.

"桃夭,夭夭"默薇低低的反複念叨著這兩個詞,這是屬于她的字,她很是喜歡,聽著從胤禛口里喊出的'夭夭’'爺的夭夭’這些詞,默薇感動心悸之余卻也有著無盡的悲哀.

"今天出去一趟倒是錯過了午睡的時間,要不要補睡一會?"胤禛摸了摸默薇的發尾.

"好."默薇點點頭,正好,睡著了就不用面對胤禛,面對這些事.

九貝勒府嫡福晉院子……

"福晉,今天請安時劉格格的態度也太過囂張了,你怎麼?"老嬤嬤在一旁著急的道,這福晉是她從小看到大的,是個什麼性子她自然知道.

從小就不爭不搶安安靜靜的,可是,這都已經嫁進皇家了,還這般不爭不搶,貝勒爺又不是個疼惜主子的人,她是真的為主子擔心.

現下主子只有四格格一個孩子,可得加把勁生下一個阿哥來才能算是立足了,否則,福晉這性子,哪能壓制的住後院的女人?劉格格她們不就是最好的例子嗎?

"好了,嬤嬤別說了,現下貝勒爺正寵著劉格格,她張揚一點也是正常."董鄂氏一臉柔和,完全看不出有一絲生氣的樣子.

其實董鄂氏還真的沒生氣,從小就學習了三從四德,再加上嫁進的還是皇家,每一步都是受人關注的,因此,她更不敢有任何不合規矩的事發生.

她嫁的是大清朝的九貝勒,即使是在普通人家男子也是有權利納小妾的,更何況還是身為皇子的貝勒爺.

因此,從知曉自己的指婚後,董鄂氏便暗自下定決心,一定要做一個合格的福晉,從新婚之夜見到九貝勒的那一刻起,她更是沒有對想奪寵抱有任何信心.

或許是因為九貝勒長相隨了宜妃娘娘,董鄂氏只是中等之姿,見了九貝勒胤禟都會自慚形穢,又談何有勇氣去爭寵?

不過好在宜妃娘娘對她很滿意,就算是不喜她,但是看在宜妃娘娘的面子上,每個月的初一十五也都還是會到她這兒來,這已經使董鄂氏很滿足了,後來又生下了四格格,因為不是男孩,董鄂氏更是覺得對不住胤禟,因此更是不敢管胤禟寵愛誰.

"福晉……"老嬤嬤拖長了聲音,似乎還想勸道卻被董鄂氏打斷.

"好了,嬤嬤別說了,給我看看這衣服的花邊怎麼樣?也不知道婉兒喜不喜歡."董鄂氏自顧自的說著,有了女兒後,她覺得更滿足了,即使貝勒爺不過來也沒什麼.

"好看,福晉的心意都在里面,四格格又怎麼會不喜歡?"老嬤嬤也不敢多勸,只能附和著董鄂氏說道,不過四格格長的粉粉嫩嫩的,還真的是可愛的緊.

"對了,婉兒可是醒了?抱過來吧!"想了想,從上午之後便沒見著女兒,董鄂氏還真是想她了.

"是,奴才這就讓奶嬤嬤把四格格抱進來."

四格格愛新覺羅.婉兒今年喲不過兩歲,正是喜歡玩鬧的年紀,每天都要董鄂氏陪著玩好久才肯休息.

"來,婉兒看看喜不喜歡額娘給你做的這件小衣服?"奶娘把愛新覺羅.婉兒抱給董鄂氏,婉兒已經睡醒了,只不過醒來時沒看到自家額娘,全都是一些不認識的人,哭的抽抽噎噎的,甚為可憐,董鄂氏一臉女兒哭紅的臉,一陣的心疼.

婉兒看到自己額娘了,在奶娘懷里一陣的蹦噠,就是想到自己額娘身上去,奶娘只能小心的護住,然後才抱給董鄂氏.

董鄂氏帶著婉兒在屋里玩著便聽到大丫鬟來報說是九貝勒從外面回來了,而且正朝這邊過來.

董鄂氏一聽便是一愣,這不是初一十五的,貝勒爺可是很少過來的,一般的時間若非有事,否則也很少過來,難道是有什麼事要同她說?想再納位新格格?

不怪董鄂氏會這般想,因為成婚這麼久了,除了初一十五貝勒爺都很少過來,即使過來,要不是為了他的那些個小妾討公道,要不就是告訴她一聲他要納新格格了,讓她准備好院子,所以,一聽丫鬟說貝勒爺過來了,這還真是董鄂氏的第一反應.

"嬤嬤,備茶,奶娘把四格格抱下去,伺候好了,少不了你的好處."雖然不知道九貝勒過來做什麼,不過董鄂氏還是井井有條的吩咐著.

最重要的便是把女兒抱下去,若是有婉兒在,不管貝勒爺能不能當著女兒的面說出納妾的話來,就是說了,貝勒爺不顧著女兒,她還是要顧著的,雖然女兒年紀還小,不懂事,可是該防的還是得防.

只不過奶娘剛把婉兒抱出屋子便與進門的九貝勒撞上.

"貝勒爺吉祥."奶嬤嬤馬上抱著四格格請安道.

聽到聲音,董鄂氏也出了來,隨即便是請安.

"免禮,這是小四?瞧著真有精神,來,抱到爺這兒來."雖然妻妾眾多,孩子也有幾個,可是胤禟還真沒把她們放在心上,這愛新覺羅.婉兒都兩歲了,見到他的時候也是屈指可數的,這不,正含著小手,睜著大大的眼睛直溜溜的看著他,胤禟突然有了種出為人父的心情.

奶嬤嬤看了一眼董鄂氏,這四格格有多大她就來了多久,這貝勒爺可真沒待見過四格格,現在讓她抱過去瞧瞧,她還真不放心.

董鄂氏心里也無可奈何,這貝勒爺今天怎麼還有這興趣了?可是貝勒爺都說了出來,她怎麼可能反駁,于是朝奶娘點點頭.

奶娘把小婉兒抱到九貝勒身邊,九貝勒突然伸手把小婉兒抱了起來,而且還是高高的舉起,眾人被這動作弄得具是一驚,生怕貝勒爺一個不小心就把小婉兒給摔了.

別人都擔心著她,可這沒心沒肺的小家伙不僅沒有被嚇到,反而'咯咯’的笑出聲來.

"好,不錯,有膽量,像爺的閨女!"九貝勒也高興啊,他還不知道原來孩子也這麼好玩啊!

抱著小婉兒便先進屋了,董鄂氏趕緊跟了上去,今天的貝勒爺可真奇怪.

"爺來妾身這兒可是有什麼事要交代?"進了屋子看到九貝勒正在逗弄著小婉兒,父女倆玩的正開心,董鄂氏就站在一邊等著胤禟自己開口,可是左等右等的逗不見胤禟說話,董鄂氏才忍不住問了句.

"怎麼?沒事爺就不能過來?"胤禟斜了董鄂氏一眼,這滿府的女人誰不盼著他能過去,怎麼他這個福晉看到他過來反而不見什麼欣喜呢?

"爺,妾身不是這個意思."董鄂氏解釋道,她只是真不知道胤禟過來的原因,若是真有什麼事早點說出來,她也好早做准備.

也玩了一會兒,小孩子不禁困,一下子便又打著呵欠了,胤禟這才讓奶娘把小婉兒抱下去.

抱下去後也不說話,就這麼看著董鄂氏做繡活,有這麼一個大活人盯著,再怎麼樣董鄂氏也無法做到無動于衷,于是把繡活放下,看來貝勒爺是要開始說事了.

只是,胤禟還是不說話,就那麼坐著,董鄂氏本也不是個能言善辯的,于是倆人都是沉默,看得老嬤嬤一陣的著急,這貝勒爺好不容易來一趟,福晉怎麼就是不開竅呢?

最後,胤禟在這兒用了晚膳才走,也不去後院誰的院里,直接回了前院,得到消息的董鄂氏也松了口氣,若是從她的院子出去就去了後院,這可是真真的打臉.

只是,到最後睡著了董鄂氏都還是沒有想明白,這九貝勒今天來她這兒到底是有什麼事.

第二天一早,綠竹慌慌張張的跑進默薇的房間大喊著:"主子,不好了,不好了."

"慌慌張張的成何體統!"烏雅嬤嬤趕緊呵斥道,還好主子爺已經上朝去了,否則還不知道會怎麼罰她.

"什麼事不好了?"默薇也不急,現在對她而言應該沒什麼不好的事發生才對啊.

"主子,府里都在傳你有了身孕的事."綠竹氣喘籲籲的道,剛得知這個消息,她可是急忙跑回來的.

"什麼?怎麼會?"綠琴驚呼!

上篇:第一百二十八章 桃夭    下篇:第一百三十章 默薇的恃寵而驕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