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重生之純愨皇貴妃第一百二十六章 識相的九貝勒   
  
第一百二十六章 識相的九貝勒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二天等默薇醒過來時胤禛早已上朝去了,看了看天色,默薇也不想去蘅蕪院請安了,于是便讓烏雅嬤嬤去告了個假,反正郡王爺也說過,不想去請安就不用去,又沒什麼大不了的.

默薇也知道,若是她不去請安,她們肯定會說她恃寵而驕,畢竟昨晚郡王爺又歇在了蒹葭院.

可是,默薇就是不想去管這件事,愛怎麼說就怎麼說吧,現在有了孩子,還是順著自己的心為好,其他不想干的人的想法與她無關.

"綠琴,把那只貓拿來,對了,昨天讓你准備的棉花准備好了嗎?"昨天本想一起把這只布偶貓做好的,但是卻忘了要提前准備棉花,否則那時候郡王爺看到的就應該是成品了.

"已經准備好了,主子要繼續?"剛吃過早膳,默薇吃了不少,綠琴還想著默薇可能會在院子里走走,消消食,誰知卻是又坐著准備縫制這個布偶來了.

"嗯,拿出來吧!"默薇喝了口靈泉水,自從知道懷孕後,默薇連茶也不喝了,太醫也建議別喝茶,喝水是最好的,因此,默薇早就把茶水給斷了.

一點一點的把棉花填塞進去,然後慢慢一針一線的仔細縫合著,這針腳若是不細膩,那到時候棉花可是會露出來的,給自己孩子做的,當然要細心才行.

然後,等胤禛下朝回來時,這只貓已經'生龍活虎’的站在他面前了.

"准備一下,爺帶你出去."剛到蒹葭院,還沒坐下休息,胤禛便道.

"嗯?出去?去哪?"默薇眨眨眼,這是什麼節奏,不應該是剛下朝嗎?既然是剛下朝的話,那不是應該好好休息嗎?

"帶你去個地方,讓烏雅嬤嬤隨便收拾些你要用的或者你愛吃的,待會可以在馬車上用."胤禛也不說要帶默薇去哪,只吩咐著烏雅嬤嬤去准備東西.

"哦!"默薇呆呆的應著,好吧,無論去哪,反正不會把她給賣了,畢竟她肚子里可是有他的骨肉,虎毒還不食子呢!

"怎麼不問帶你去哪了?也不怕爺把你給賣了?"從出門到現在坐在馬車上,默薇都沒說話,更沒問去哪,胤禛打趣道.

默薇:"……"

這真的是將來的雍正皇帝嗎?說好的鐵面無私冷酷無情呢?明明上一世就很符合的好麼?為什麼這一世時而符合,時而相差十萬八千里?

"爺舍得把妾身賣了?"好吧,被胤禛抽抽的話風給帶歪了,默薇覺得她也開始不正經起來,于是嬌嗔道.

"還真是舍不得."胤禛喃喃的說道,只不過默薇沒有聽清楚而已.

"爺剛剛有說話嗎?"好像隱約聽到一點,但又不是很清楚,默薇有些不確定的問道.

"沒說話,來,要不要吃點點心,還有段距離."胤禛搖搖頭,隨即從小屜子里把剛剛放好的小點心拿出來放到小桌子上,有順手給默薇倒了一杯羊奶.

默薇看了看,她還是別浪費郡王爺的一番心意好了,于是捏起一小塊桃花糕吃起來.

昨日吃著桃花酪,味道很好,于是她們就把桃花摘多了,房間里即使拿來欣賞的桃花也不過兩三枝便已足夠,于是多了的都送到了小廚房去,今天早上綠琴的姑姑便用桃花花瓣弄成汁放到面粉中一起揉面,給白色的面團增添了一抹粉紅.

而這桃花糕做的也是恰到好處,不會太甜,也不過于粘稠,而且大小也適中,一口一個完全沒有問題,吃著也更方便,不用擔心在郡王爺面前吃著會出糗,畢竟若是做的太大了,咬一口掉一些糖粉的,那也真是太丟人了.

"爺要不要來一個?"默薇吃著才發現胤禛的目光一直追隨著她,一個人吃獨食的感覺是挺好的,但是被一個人直直的盯著便有些食不下咽了,于是默薇又拿起一塊來試探的問了問.

"嗯."胤禛應了一聲,隨即便伸過頭去咬住默薇示意他的那塊桃花糕,順帶的還在默薇的指尖輕輕的咬了一下.

默薇眨巴眨巴眼睛,她好像被調戲了是不是?天殺的,這哪是愛新覺羅.胤禛,絕對是別個人裝的,一定是.

看著默薇那被雷劈了一樣驚呆的表情胤禛便想笑,時不時的調戲一下便好,真惹急了,兔子還會咬人的呢!

于是便把笑意憋住,還是繃著個臉,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心里多不樂意呢.

"好了,你再吃點."也不捉弄默薇了,胤禛扯了扯默薇的衣服,打斷她的沉思.

"嗯."默薇低低的應了一聲,都不抬頭看著胤禛,胤禛輕笑,這丫頭還真是容易害羞啊,真是可愛的緊啊!

漸漸的,馬車的速度慢了下來,直至完全停住.

"爺,到了!"蘇培盛的聲音在馬車外響起.

胤禛掀開車簾先下去,隨後才伸手扶著默薇下來,蘇培盛在一旁把拉車的馬兒拽的緊緊的,這庶福晉現在可是一點兒也馬虎不得.

"四哥,你們來的還挺早的,若不是你提前說了,只怕弟弟我都還沒准備好呢!"突然間一陣尖而細長的聲音響起,聽得默薇渾身起雞皮疙瘩.

"九弟,打擾了."胤禛淡淡的開口 聽不出語氣里的親近來.

而默薇在意的不是胤禛的語氣,也不是九貝勒的好客,好吧,這兩點默薇是覺得奇怪,可是更奇怪的是他們怎麼會這麼的和睦相處?而且還會私下里聯系?他們不是死對頭嗎?這一點她可是沒有記錯的.

"不打擾不打擾,四哥能來賞光,只會使小弟的莊子上蓬蓽生輝."九貝勒依舊笑著.

"這位就是老十三他們提過的耿小四嫂吧,果然聞名不如見面啊!"九貝勒笑著道.

他本來以為能被四哥這樣冷冰冰的人寵著的女人,不說沉魚落雁,閉月羞花之色,至少也應該是千嬌百媚的吧,哪曾想是這麼個清秀的女子,不過這如水的氣質倒是不錯.

的確,默薇算不上有多漂亮,但是勝在氣質足,一眼過去,即使在眾多美人中也不易讓人忽視掉.

而且,剛剛早上一下早朝四哥便把他拉住問他是不是有這麼一個莊子,他自然是回答是的,于是便被四哥叫著過來准備了.

他本來還不知道四哥怎麼會突然問他這種事,現在看到這位耿小四嫂也在那就不足為奇了,不過,對于傳聞四哥很是寵著一位側福晉,現在看來可就不僅僅是傳聞而已了.

"四哥請."九貝勒做出請的姿勢來,把胤禛和默薇請了進去.

"爺,來這里做什麼?"從九貝勒的話里不難理解這是他的莊子,只是,不知道郡王爺帶她來九貝勒的莊子上做什麼?

"待會你就知道了,跟著爺走就是了."胤禛還是不說,只賣著關子,這讓本來打算開口的九貝勒閉了嘴.

真是沒看出來啊,這四哥還會玩這一招,給驚喜,呵呵,真是閃瞎他的狗眼啊,呸,誰說的,他才不是狗呢,他可是真真正正的龍子龍孫.

其實與九貝勒的關系不同于上一世那般惡劣不過是因為一件小事,而這件小事也是導致上一世他們關系那般水火不容的關鍵.

胤禛不愛什麼寵物,但是卻獨獨對狗比較喜愛,因此小時候也養過兩只,那時候大家都還小,九貝勒和十貝勒更加還是和小屁孩,又正是調皮搗蛋的時候,看到那兩條狗後便讓小太監把它們抓住,然後用剪刀把它們身上的毛東一塊西一塊的剪的坑坑窪窪的.

這時候四阿哥看到了,本就是年輕氣盛,自己的愛寵受到了這麼大的侮辱,俗話說得好,打狗還得看主人,老九老十這麼做不就是在挑釁他嗎?

于是便拿著剪刀追著老九老十滿花園的跑,最後,倆個小的怎麼比的過胤禛,被抓到後胤禛便用剪刀把九貝勒的辮子也剪的七零八落的,這些奴才在旁邊哪敢上前,兩邊都是阿哥主子,傷了誰他們都不好過,于是也只能在一旁勸著.

毫無疑問,這件事自然也被報告到了康熙皇帝的面前,把三人都帶到養心殿問了話,得知事情的原委後三個人都挨了罰,而胤禛作為兄長,自然罰的也更重,而康熙皇帝對于胤禛的'喜怒不定’的評語也是這次事情出來的.

畢竟為了兩條狗就把自己兄弟的頭發剪了了,康熙還是罰的比較重.

而再說被剪了頭發的九貝勒,雖說還是個小孩子,但是也知道了要面子,他現在這個樣子保不准就是被別人嘲笑的對象,他更覺得胤禛在眾人面前下了他的面子,因此,九貝勒從此便恨上了胤禛,只要是能給他添堵的事他都樂意去做.

好在這一世胤禛是重生的,其實仔細想想也不過就是他們兩個貪玩,自己當時的怒氣也確實大了些,于是重生時剛好是那一天,胤禛緊趕慢趕的還是沒能趕上,老九和老十已經把狗剃了毛了.

看到胤禛過來,他們心里還是有點害怕的,這位四哥一直都是冷冰冰的,也不對他們笑,也不會像其他幾個哥哥一樣哄著他們,若是待會四哥生氣了打他們怎麼辦?

可是出乎意料的是,四哥居然沒有罵他們也沒有打他們,更沒有像上一世追著他們滿園子跑,也沒有把他的辮子改掉,還對他們說他們讓他們回他們額娘的宮里好好的梳洗,畢竟剛把狗的毛剪了,現在身上可是飛了不少的絲絲縷縷.

自然的,做了壞事還沒有被懲罰,倆人也都知道是自己的錯,于是便聽話的走了,雖沒有什麼表示,但是心里對胤禛這個四哥的看法卻好了不止一點點,原來是面冷心熱啊!

雖然在以後的生活中胤禛也不見得多搭理他們,但是,他們心里認定了胤禛算是個好人,這可是不容易改變了的.

跟在九貝勒後面走著,經過一道長廊後出現一道石拱門,九貝勒在拱門門口處擺出一副'請’的姿勢來,胤禛也不避諱,拉著默薇繼續走著.

"呀……"被眼前的美景驚豔到,默薇小小的驚呼出聲來,其實走到一半的時候默薇就猜到胤禛或許是帶她來賞桃花的,而雖然隔著一道牆,但是陣陣的桃花芬芳還是不時的撲鼻而來,只不過默薇不曾想到會美成這樣.

也對,若是不是什麼美景的話,胤禛也不用特意帶她過來看看,畢竟這可不是他們自己的園子.

這園子的面積看著是不小的,放眼過去,滿園的粉紅,桃花朵朵開的正豔,也有不少含苞待放打著朵兒的,整個園子沒有一點兒綠意,一陣微風吹過,就像是下雨般從書上飄下片片花瓣,下起一陣陣的桃花雨來.

"四哥可需要小弟作陪?"九貝勒的聲音傳來,看得出來他很高興自己的園子能被別人這麼滿意,這不是間接的誇了他嗎?雖然他更喜歡直接一點的誇他.

"不用,你回府吧!"胤禛直接拒絕道,他一點也不想把九貝勒留下來礙事,雖然這桃花園子是他的.

九貝勒:"……"

有這麼過河拆橋的嗎?而且,他只是客氣的問一句,請不要把它當真了好麼?

哼,本來爺還想著要給你們留時間單獨相處,現在看來是不可以了,這是本貝勒爺的園子,他愛來就來愛走就走,誰能管他?

"四哥,我看我還是留在這兒吧,可以給你們作陪啊,這園子是我的,我自然會比你們更加了解的,相信小四嫂也同意爺留下來的是吧!"九貝勒把手里的折扇一收,一副翩翩公子的模樣.

默薇:"……"

能不能不要把事情都扯到她身上來,她一個庶福晉說話根本不頂用的好麼?為什麼老是要把她給推出來呢?

胤禛也不說話,只是那麼看著九貝勒,目光直直的盯著他,九貝勒馬上就打退堂鼓了,即使想看熱鬧,看四哥是怎麼寵人的那也要有命才行啊!

嗚嗚嗚,他果然還是同小時候一樣,一樣的怕四哥!

看著那楚楚可憐的九貝勒,默薇都快繃不住的笑開來,不是被人稱為'毒蛇老九’的嗎?怎麼看著那麼抽呢?

"好吧,小弟還是有自知之明的,這就離開,不打擾了."九貝勒攤攤手,他還是先溜了吧,反正這莊子里也有人伺候,他也早就交代好了的.

"嗯."胤禛應了聲,對于九貝勒的識時務還是挺滿意的.

上篇:第一百二十五章 桃花酪    下篇:第一百二十七章 賞花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