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重生之純愨皇貴妃第七十八章 十三阿哥的誤會   
  
第七十八章 十三阿哥的誤會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默薇想把手收回來,被胤禛這麼抓著感覺怪怪的,雖然胤禛現在沒有用力,可以算得上是溫柔的撫摸著,可是默薇就是覺得別扭.

"別動."只兩個字,卻是那般不容反駁的,胤禛說話一般都是很簡短的,而且大都是命令一般,默薇不敢抗拒,只能乖乖的任他抓著.

"爺知道這些日子照顧爺的都是你,可若是爺把這份功勞給了鈕鈷祿氏,耿氏,你待如何?"抓著默薇的手,突然間胤禛很想知道默薇的答案,怨?鬧?還是認命?

按理來說她是可以鬧的吧,畢竟是她辛苦了這麼久,可是按著胤禛了解的默薇的性子,有很大的可能不會鬧,只會乖乖的接受.

聽到問話,默薇有一瞬間的錯愣,這算是什麼問題?難道還要同上一世一樣眼睜睜的看著鈕鈷祿.莞筠把自己的功勞搶走?

"貝勒爺,妾身不知."無論把這份功勞給誰,默薇並不在意,但是,絕對不可以是鈕鈷祿.莞筠,就只有她不可以,可是,這些話並不能對貝勒爺說,因此默薇只答了不知.

瞧著默薇有些錯愣,然後便露出委屈的模樣,胤禛瞬間就心軟下來,本就是自己對不住她,又何必逼她呢?罷了罷了,那個答案也已經不重要了,至少這一世屬于耿默薇的功勞,屬于她的寵愛,自己都會一一的補回來,還有天申,也是要補償的.

"罷了,不用想了."胤禛抬手撫上默薇的臉:"不委屈了,笑一笑."這類似于哄孩子的語氣更是讓默薇笑不出來了.

貝勒爺這又是抽了哪門子風啊,她怎麼感覺就這麼怪呢?

可是胤禛的手還摸著自己的臉蛋兒,眼睛也注視著自己,若是自己不笑的話恐怕還不好交差呢,于是默薇盡量扯了扯嘴角,掀起一個淡淡的微笑.

"嗯,笑著好看,以後多笑笑."看到默薇的笑容,胤禛心里很滿意,讓默薇以後也要多笑笑.

默薇眼角抽抽,這到底是什麼節奏,她怎麼越來越看不懂了.

"是,妾身記下了,以後會多笑笑的."默薇答的乖巧,這一次扯出的笑容顯得更加的真實.

正說話間,蘇培盛跟著十三阿哥進來了,看到默薇在而不是鈕鈷祿.莞筠,十三阿哥似是想到什麼一般,不屑的哼了一聲,搞的默薇有些莫名其妙的.

難道她什麼時候得罪過十三阿哥?可是不應該啊,她和十三阿哥可從來都沒有交集的,應該不會和十三阿哥有什麼嫌隙才對啊.

爭寵的手段,雖說十三阿哥還沒大婚,後院里也只有一個格格,可是這後宮里爭寵的手段可不少,自然而然的他便以為默薇知道了胤禛醒過來,故意來討好他四哥的,而且還把他看好的小四嫂給弄出去了.

胤禛一看十三阿哥這表情便知道這小子在想些什麼,倒是長本事了,自己給他說過了他還是這般,難道鈕鈷祿.莞筠還給他洗腦了不成?

"奴才給貝勒爺請安,貝勒爺醒過來真是太好了."蘇培盛那副喜極而泣的模樣讓胤禛感到不適,蘇培盛不是知道他沒事的嗎?搞成這樣是想干什麼?

不管胤禛心里怎麼想,默薇和十三阿哥倒是對蘇培盛這樣子很受用,這才體現了這個奴才的忠心啊,十三阿哥是只看到了表面,而默薇不一樣,有了上一世的記憶,這蘇培盛對胤禛的忠心那可是深入骨子里了,所以蘇培盛有這副表現默薇才覺著正常.

"免禮."胤禛不是個感情外露的人,蘇培盛跟在他身邊久了自然也不會隨意就感情外露,上一世加上這一世蘇培盛總共也沒幾次這樣過,胤禛只能讓他起身,再多的話,像是安慰蘇培盛的話啊,他是說不出口的.

"蘇公公這些日子身體可大好?"屋里沒人說話,默薇只能笑著和蘇培盛寒暄著,十三阿哥還滿臉不高興的在旁邊看著她,反正她是不敢和十三阿哥搭話的.

"謝耿格格關心,奴才已經大好了,現在就可以伺候貝勒爺了."蘇培盛很高興,本來就沒病,主子爺硬是要他裝病的放他幾天假,可他就是閑不住啊.

這不伺候貝勒爺每天閑了下來,他沒事干啊,感覺渾身都不自在,而且還得擔心著貝勒爺的病情,這日子真是不好過啊.

可是偏偏他又不能違背貝勒爺的命令,就怕壞了貝勒爺的事兒,因此只能乖乖的待在自己的屋子,每天聽聽王禦醫來說說貝勒爺的情況,現在好了,貝勒爺也不用他裝病了,終于又有事干了,真是謝天謝地啊.

聽著蘇培盛的話,默薇笑了笑.

"耿氏,去給爺做點吃的."突然,坐在床上的胤禛叫道.

聞言,默薇臉一紅,她還真沒想過這個問題,這貝勒爺躺了那麼久肯定是餓了的,她還以為鈕鈷祿.莞筠會給貝勒爺做好吃的,誰知沒有啊.

"是,貝勒爺想吃些什麼?喝粥可以嗎?"大病初愈也只能吃點清淡的流質事物,粥是個很不錯的選擇.

"嗯,你去吧."胤禛對吃的不太在意,只要不是大葷類的都可以接受,而且他在蒹葭院也嘗過默薇的手藝,還是很不錯的.

默薇欠了欠身退了下去,順帶的把門也掩上,她知道貝勒爺餓了讓她去做吃的或許是一個理由,但更有可能的便是,貝勒爺留下他們有話要說,而且這話還是不能讓她聽的.

看著默薇掩門的動作,胤禛暗暗點點頭,看來那慧同大師說的不錯,的確是個通透伶俐的人啊,把事情都看的很清楚啊.

"四哥,另一個小四嫂呢?"十三阿哥在床邊坐下,他擔心胤禛輕信默薇的話,若是委屈了另一個小四嫂就不好了,倒不是他關心胤禛後院的女人,而且他擔心胤禛寵一個心里沒他的白眼狼,那可是萬萬不可以的.

胤禛睨了他一眼,懶得和他說,"蘇培盛,把耿氏和鈕鈷祿氏的情況都給你十三爺好好說道說道."

"說什麼?本來就是另一個小四嫂更關心四哥你不是嗎?"十三阿哥不解的問道,難道他理解錯了?

蘇培盛本來還一愣,只不過幾日沒伺候貝勒爺,怎麼就聽不懂貝勒爺的意思了?把耿格格和鈕鈷祿格格的事說給十三阿哥聽,她們有什麼事啊,直到聽到十三阿哥後面一句話,蘇培盛才恍然大悟,原來是這樣啊,看來十三阿哥誤會不淺啊.

"十三阿哥您誤會了,這鈕鈷祿格格和耿格格相比,那是沒法子比的,當時奴才奉貝勒爺的命會京,貝勒府里的人聽聞貝勒爺感染了時疫而且還需要她們來侍疾時,她們一個個的推推搡搡的,就是沒有一個人願意,只有耿格格是第一個站出來說願意過來的."想到那時候的場景,蘇培盛就替他家貝勒爺感到不值.

雖說貝勒爺對後院的人都不上心,可是貝勒爺他也沒有虧待她們不是?居然在那關頭沒有一個人願意過來,若是耿格格也不願意過來,那可真真是讓人感到心寒啊,不過,好在耿格格她是自願過來的,這總是給了他一絲安慰,也不枉貝勒爺對耿格格的一番寵愛.

"什麼?她們居然敢這樣?那四嫂呢?"十三阿哥一聽,怒氣頓起,她們算是什麼東西,居然敢這麼對待自己的爺們?即使她們有上了玉碟算半個主子那又怎樣?在他們愛新覺羅的天下里就永遠是奴才,這等子背主的奴才,打殺了也不可惜.

"福晉,福晉說她需要鎮守府邸,小主子們離不開她,府里也離不了她."蘇培盛一點兒也沒有添油加醋的說著,雖然福晉沒有明明白白的說出來,可是,福晉大概就是這個意思的吧.

若是貝勒爺真的出了事,府里雖說有幾個小阿哥,但是只有大阿哥弘輝才是嫡子,皇上為了補償四貝勒府絕對會對四貝勒加封進爵的,到時候襲承爵位的除了大阿哥也沒有別人了,福晉的地位始終沒有被威脅過.

"四嫂,四嫂也是這樣?"十三阿哥感覺自己的三觀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沖擊,在他的印象里烏拉那拉.舒蘭可不是這樣的人,溫柔大方,對待庶子和嫡子沒什麼兩樣的,對待經常去四貝勒府的他和老十四也是很大方得體的.

"行了,爺都沒怎樣,你這副樣子是做什麼?"看著十三阿哥這一副受打擊的樣子,胤禛皺眉,這一世他是不是把老十三和老十四保護的太好了,才會讓他這麼識人不清?看來,以後得多讓他和老十四曆練曆練.

"四哥,你不心寒嗎?她可是你明媒正娶的嫡福晉啊,她不該和你一同面對所有的磨難與成功嗎?"十三阿哥突然想到,是啊,聽聞這件事,受打擊的應該是他四哥啊,只是看胤禛這副平靜的樣子,十三阿哥又有些不確定了.

心寒嗎?有,只不過早在上一世就已經心寒過了,現在聽到也只覺得,終于來了啊.

上一世弘輝去世,烏拉那拉.舒蘭在生弘輝時傷了身子,再也無法受孕,自己也覺得對不住她,即使對她沒有寵愛也給了她尊重,讓她能夠理直氣壯的在後院立足.

可是直到他死了,進了地府才發現,原來他子嗣稀薄,無法成年的原因不止是李桂芳,年秋月她們的手筆,還有那外界有名的賢惠大方的烏拉那拉.舒蘭的手筆.

當時他的驚愕,他的心寒就已經過了吧.

"心寒什麼?早些認清楚她們的為人不好嗎?也免得在身邊養了些喂不熟的白眼狼來."胤禛無所謂的道,這一世的確不會了.

十三阿哥感同身受的點點頭,的確是這樣啊.

胤禛看到老十三那一副他懂的模樣就是一怔,這麼個半大的小子,他懂什麼啊懂?

"對了,蘇培盛你還沒說那兩個小四嫂的事呢?她們是怎麼回事啊?"想到好像還沒說到重點上,十三阿哥催著蘇培盛繼續說.

"十三爺,當初這兩位格格來的時候你沒瞧見?挨邊伺候貝勒爺的那都是耿格格,這鈕鈷祿格格可是連床邊都沒挨著."蘇培盛帶著些許厭惡的說著,他可沒有誇大事實啊,當時鈕鈷祿.莞筠可不就是這麼做的嗎?

十三阿哥想了想,當時因為能進來看四哥,他好像沒有注意到其他人,難道蘇培盛說的是真的?

"還有,貝勒爺其實並沒有病到那種程度,每日里還是會清醒幾次的,只是這鈕鈷祿格格可從來就沒進來過,自從傳出奴才也感染了時疫後,這鈕鈷祿格格過來的次數可是屈指可數啊,這伺候貝勒爺的可都是耿格格呢,十三阿哥莫認錯人了."蘇培盛語重心長的道,他可不能讓十三阿哥誤認為鈕鈷祿.莞筠是個好人啊.

"四哥,真的是這樣嗎?你中途都有醒過來啊!那你看到伺候你的是耿小四嫂?"十三阿哥一聽胤禛都醒過來好幾次,馬上就抱怨,這些事居然都不告訴他,害他在外邊擔心了那麼久.

胤禛眼角一抽,耿小四嫂?這什麼鬼稱呼?

可是對于十三阿哥的問題,胤禛卻沒有回答,他問自己,自己醒來看到的都是耿默薇嗎?

答案自然是肯定的,俗話說眼見為實,耳聽為虛,可耳朵聽到的也並不一定就是真實的,那他不止是他親眼所見的,更是他親耳聽到的,而且是一直聽到的,那還會有假嗎?

是的,他是陷入昏迷,可是他的意識卻是清醒的,誰在房里做了什麼,說了什麼他都一清二楚的,雖然不知道這是為什麼,他可以感受到他發病時的所有症狀,但是對他來說卻不痛不癢,並沒有什麼不適,只是外人看來很嚴重.

也正是因為這樣,他才會讓蘇培盛回去叫耿默薇和鈕鈷祿.莞筠來侍疾,因為他要知道上一世侍疾的時候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現在終于真相大白了……

上篇:第七十七章 終于明了    下篇:第七十九章 回京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