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沒發生過   
  
沒發生過

聶瑾萱沒有想到,非禮聶瑾惠的男人,竟然就是太子殷鳳寒.

畢竟,這里是醉霞山莊,順承帝,段皇後以及皇族眾人都在山莊里,而身為太子之尊的殷鳳寒,怎麼會做出這樣的事兒?!

但事實就在眼前,所以,在看到殷鳳寒的瞬間,聶瑾萱不由得一愣,但接著卻不禁皺起眉頭

是的,這件事兒沒有那麼簡單.畢竟殷鳳寒身份特殊.而如果這件事張揚出去,那麼本就名聲不是很好的聶瑾惠將更加在京城立足.

所以想到這里,聶瑾萱反射性的看向身邊的殷鳳湛,然後悄悄的暗自扯了下他的衣

聶瑾萱的動作很微,但同時也讓聶瑾萱自己覺得有些莫名其妙,隨即趕忙松開手,可就在這時,卻瞬間被一只有力的大手握住,然後一把將聶瑾萱扯到了自己身後

殷鳳湛沒有回頭,銳利而冷然目光始終盯著眼前的殷鳳寒,接著直到了半晌之後,才神瞬間一凜

"太子殿下可否解釋一二?"

殷鳳湛終于開口了,低沉的嗓音氣勢逼人.可聞,被打的依舊坐在地上的太子殷鳳寒卻是抬眼似笑非笑的看了殷鳳湛一眼,接著伸手隨意的拭了下隱隱透著血跡的嘴角

"呵……四弟這是何意?本太子可不知道要解釋什麼!"

著,殷鳳寒兀自站起身,旁若無人的整理了下儀容,隨後抬頭看了眼殷鳳湛,但接著卻瞬間眸光一轉的看向後兀自哭泣的聶家二姐聶瑾惠

"再,是聶二姐主動向本太子逢迎求好,所以要是起來,本太子才要問聶二姐,今晚這一番舉動,究竟是何用意?!"

殷鳳寒調轉矛頭直至是聶瑾惠勾引他.而一聽這話,殷鳳湛等人不由得一愣,而原本站在後面的聶瑾惠更是氣憤的瞪大了眼睛

"你謊!"

聶瑾惠緒激動的大喊,話落,上前拉著聶瑾萱便邊哭邊道

"瑾宣,你要相信我,是他自己撲過來的,嗚嗚……我真的沒有勾引他,我真的沒有啊……嗚嗚……"

聶瑾惠哭的傷心,往日的閨秀風范,早已被恐懼和氣憤所掩蓋.見此形,聶瑾萱不由得抬手輕輕的安撫了聶瑾惠幾下,而待聶瑾惠稍微平靜了些後,才又對著後面的秀吩咐道

"秀,帶二姐回房休息一下."

"是!"

恭敬應聲,隨後秀便扶著哭的泣不成聲的聶瑾惠走了.

……

意外出了這樣的事兒,可不是什麼光彩的.所以聶瑾萱第一時間便先將聶瑾惠回房,省的一會兒再鬧出聲響,到時候驚動了旁人,到時候反倒麻煩了.

而等這邊聶瑾惠一走,聶瑾萱頓時臉色便陰沉了下來,隨即目光一轉的看向眼前的殷鳳寒

"太子殿下,話要有憑有據,你剛剛家姐主動向太子殿下求好,可有何證據?"

聶瑾萱的聲音不大,但卻意外的凌厲異常.可身為一國太子,殷鳳寒可不是被嚇大的.所以等著聶瑾萱這話一落,殷鳳寒反倒是勾唇一笑

"證據?!呵呵……四弟妹這話怎講?!本太子是她勾引的本太子,自然是如此.要不然,依著她一個大家閨秀,為何深夜到這里來?!"

"哼,家姐到哪里來,往哪里去,還用不到太子殿下管教.不過剛剛太子殿下對家姐欲行不軌,可是被我等親眼所見的.要不然,太子殿下眼下也不會這麼狼狽……當然,如果太子殿下非要倒打一耙的話,那我們奉陪,只不過,到時候誰是誰非,誰輸誰贏,還請太子殿下多多斟酌才是!"

聶瑾萱不了解政治,可最簡單的道理她還是懂的.殷鳳寒隨貴為太子,但上面還有一個順承帝.所以今天這事兒,如果鬧開了,不管是不是聶瑾惠勾引他,他身為一國太子,面子上都好看不了哪去!

但反過來,在這件事兒上殷鳳寒占不得便宜的同時,對于聶瑾惠也不是什麼好事兒.畢竟在這個皇權至上的古代,女人的名節比命還重要.並且,聶瑾惠之前因為和金家婚約的事,已經鬧得名聲狼藉了,要是再加上今天和殷鳳寒的事,那對聶瑾惠來,將是最致命的打擊!

所以,此時此刻,聶瑾萱雖然嘴上的不在乎,但實際上卻也沒幾分把握.

聶瑾萱如此心思,而此時一聽這話,原本還滿不在乎的殷鳳寒果然眸光一閃,然後眯著眼睛看了聶瑾萱好一會兒,然後才又勾唇一笑

"怎麼?四弟妹這是要威脅本太子麼?"

"不敢,就事論事而已!"

"呵~,好一個就事論事.既然是這樣,大不了本太子收了她好了,四弟妹以為如何?"

殷鳳寒的輕松,可聞,這次卻不等聶瑾萱反駁,站在聶瑾萱旁邊的殷鳳湛卻是瞬間雙眸一閃,但隨後還不等殷鳳湛話,卻只聽就在三人後面,忽然傳過一道女人話聲

"太子殿下?剛剛要收誰?"

那聲音輕柔悅耳,卻又隱隱透著一抹驚訝,不解和震驚.聞,在場的幾人不禁同時回頭,接著便只見不遠處的月亮門處,竟站著一位年輕女子.

……

那女子身姿卓越,黑暗中,聶瑾萱雖然看不清臉面,卻直覺的是個美麗不凡的女人.可此時,看到那女人,殷鳳寒卻是瞬間眸光一閃

"你怎麼來了?"

"額……臣妾看著如此深夜,太子殿下還沒有回房,便想著出來找找,所以才……"

輕輕柔柔的回應著殷鳳寒的話,隨後那女子便徑自邁步走了過來.而接著,一待那女子走進,聶瑾萱這時才清楚的看清了對方的臉,接著不由得微微抿了下唇

不得不,這是一位容貌極美的女人.含脈脈的眼睛,精致巧的五官,即便是此時眉頭微蹙,卻依舊透著不出的媚態.可此時,讓聶瑾萱抿唇的卻不是這些,而是聶瑾萱發現,就在眼前這個女人在看到殷鳳湛的瞬間,竟然眸光微微閃爍了一下

聶瑾萱不知道那一抹閃爍是什麼意思.但可以肯定,這個女人認識殷鳳湛,至于殷鳳湛……

瞬間,聶瑾萱不由得抬頭看了眼身旁的男人,隨即眼角一動

是的,殷鳳湛也認識她!

頓時,聶瑾萱腦子里有了這個認知之後,心里卻是莫名的感到一絲不悅.

所以,在短暫的沉思後,聶瑾萱隨即微微整了整心緒,然後徑自抬頭問道

"請問不知這位是……"

聶瑾萱這話是對著殷鳳寒的,但一雙眼睛卻始終看著眼前那美麗的女人.而一聽這話,殷鳳寒卻是挑了下眉,轉眸看了那女人一眼,然後對著聶瑾萱微微一笑

"內子."

"哦,原來是太子妃,瑾宣失禮了."

聶瑾萱眼底劃過一抹了然,然後躬身行了一個禮.見此形,那女人……也就是太子妃甄曉蓮先是一怔,但隨後也跟著回禮道

"哪里哪里,失禮的是曉蓮才是……不過,想必這位就是宸王妃吧,平日素聞宸王妃端莊秀美,今日一見果然不凡,宸王殿下真是有福氣了."

太子妃甄曉蓮倒是把自己的身份壓得極低,可這話聽在聶瑾萱耳朵里,卻不知怎麼的,總覺得有些怪怪的.所以,隨後聶瑾萱也沒怎麼和甄曉蓮應承,便直接轉頭看向殷鳳寒

"既然今天太子妃來了,那多余的話就不了.今天這事兒,就當沒有發生過.我聶家不會再提,也請太子殿下謹守若,否則一旦鬧開了,你我臉上都將無光……所以,太子殿下應該明白我的意思吧!"

"呵呵,四弟妹客氣,既然四弟妹這麼了,那本太子自然恭敬不如從命了~!"

著,殷鳳寒對著聶瑾萱微微一笑,然後轉眸看了眼站在聶瑾萱旁邊,卻是始終沒怎麼話的殷鳳湛,然後便轉身走了.

見此形,在旁邊聽得云里霧里的甄曉蓮也不好追問什麼,微微對著殷鳳湛和聶瑾萱兩人點了下頭,然後便也跟著走了.

……

太子殷鳳寒和甄曉蓮走後,殷鳳湛和聶瑾萱也回去了.只是兩人沒有馬上回到自己的房間,而是直接去了聶瑾惠的房間.

隨後一推門,卻只見聶瑾惠正坐在床邊抹著眼淚.見此形,聶瑾萱不由得皺了下眉,然後抬眼看了下旁邊的殷鳳湛,接著便先行走了過去,而殷鳳湛則轉身坐到一旁的位置上

"二姐……"

聶瑾萱不怎麼會安慰人,便只能輕喚一聲.而聞,這時聶瑾惠才微微抬頭,然後頓時又哭了起來

"瑾宣,你要相信我,我真的沒有勾引太子,是他……是他自己……嗚嗚……"

聶瑾惠沒有把話完,便又痛哭失聲.而看著她這樣,連著聶瑾萱心里也有些難過,隨即抬手輕輕的拍了拍她的肩膀,然後低聲安撫道

"恩,好了二姐.不用擔心,一切都過去了,沒事兒了,沒事兒了!"

"沒事兒?瑾宣……你的是真的麼?真的……真的沒事兒了?"

顯然,對于聶瑾萱的話,聶瑾惠有些驚訝.可隨後卻只見聶瑾萱點了點頭,見此形,聶瑾惠頓時眼淚又流了下來……

……

聶瑾惠再次哭了,可這一次卻是欣喜的眼淚.隨後直到過了好一會兒,聶瑾惠才在聶瑾萱的安撫下平靜了下來.但剛剛平靜了下來,聶瑾惠卻又神一凜,接著瞬間一把抓住聶瑾萱追問道

"那瑾宣我問你,太子有沒有什麼?他會不會保密?瑾宣你知道的,如果這事兒要是傳出去……"

沒有人會比聶瑾惠更了解自己的況.而眼下出了這事兒,她自然最怕事被傳出去.可聞,聶瑾萱卻是微微一笑,然後緩聲道

"放心吧二姐,都已經處理好了,太子不會的,這事兒也不會傳出去,畢竟二姐的名聲固然重要,可對于他太子來,也要顧忌臉面的!"

沒有多做什麼解釋,但聶瑾萱卻只是一句話,便讓聶瑾惠安心了下來.隨後兩人又是了一些話後,聶瑾萱看著聶瑾惠一切都平靜了,這時才抬頭對著秀道

"秀,你先下去休息吧."

"是."

看著聶瑾惠不哭了,事也解決了,秀自然也高興了不少.隨即笑著恭敬應聲,然後便走了出去.而等著這邊秀一走,這時聶瑾萱才微微神一斂,然後徑自看著身邊的聶瑾惠道

"二姐,今天這事兒雖然過去了,但有一件事兒,我還是想問二姐一下……"

"恩,你問吧.什麼事兒?"

抬頭直視著聶瑾惠,聶瑾惠一臉的認真,見她如此,這時聶瑾萱卻是忽然抬眼看了下坐著不遠處的殷鳳湛,然後才由將視線落回到聶瑾惠身上

"那就是二姐,這深更半夜的,你怎麼會忽然到外面去?然後還碰巧遇上了太子呢?"

聶瑾萱問的直接並且認真,可一聽聶瑾萱這麼,聶瑾惠卻又忍不住哭了起來

"瑾宣,不是我自己想出去的,其實是……其實是有人叫我出去的!"

著,聶瑾惠伸手從懷中拿出一張紙條,然後遞給聶瑾萱.而此時,一接過紙條,聶瑾萱先是一愣,接著伸手將紙條打開,隨即果然看到那紙條上寫著五個字

【巳時望月庭】

望月庭位于醉霞山莊前院兒的東側,是連接前院兒各個院落的必經之地.所以,此時到那字條,聶瑾萱頓時眉頭一皺,這時殷鳳湛也起身走了過來,接著聶瑾萱伸手便將字條遞給了他

而隨後一看到那字條,殷鳳湛也是神一凜,然後抬眸看向聶瑾惠

"在哪兒發現的?"

"是晚上吃過晚飯,回房休息的時候發現的.本來我沒怎麼在意,可隨後一想,望月庭離這邊也不遠,應該不會出什麼事兒,並且對方不知道找我什麼事,所以我就……"

聶瑾惠越越聲,隨後悄悄的抬頭看了殷鳳湛一眼,接著卻又猛的低下頭

"所以,所以我就去了……可是去了之後,我又覺得不妥,便想著往回走……卻是不想,剛剛走了沒多遠,就碰到了太子,然後……然後……"

想起剛剛的事,聶瑾惠再次哭了起來.可此時,聽著聶瑾惠的話,殷鳳湛卻是不由得雙眼一眯,然後抿唇不語……

上篇:給我回去    下篇:同室而居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