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鬼王的毒妾帝後番外(生生相惜,悠悠我心8)   
  
帝後番外(生生相惜,悠悠我心8)

用過午膳,大家就坐在一塊品茶聊天.

孩子容易困,陪在大人身邊坐了一會兒後就開始眼睛犯困了.

凝兒是最先覺得困的,窩在宇文霖身邊打了好幾個呵欠,榮驊箏見自己女兒正神采奕奕的捏著一塊飯後點心啃著,不禁無奈扶額歎息的對宇文霖道:"我看凝兒好像很困,讓她到竹兒的*上睡可好?"

宇文霖將凝兒抱在懷疑,搖搖頭,"不用麻煩了,一會兒便要回府了,我抱著她睡一會便好."

"但是凝兒今天答應了我要留在宮里陪我玩兒的!"啃得唇邊滿是點心屑的公主耳朵尖聽到兩人的對話,趕緊出聲撒嬌的維護自己的權益,"四王叔,你今天就留凝兒在宮里陪我嘛!"

"這……"宇文霖雖然玩世不恭,但是這些年來已經穩重不少了,知道有些事不能任性,這里是皇宮不是他想讓女兒留下來女兒就能夠留下來的.

宇文璨伸手用手絹兒輕柔的替女兒擦嘴,"四王弟,今天就讓凝兒留下來吧,凝兒也好久沒有在宮里留宿過了."

既然宇文璨都這樣了,宇文霖睇一眼女兒也不客氣了,"也好,這丫頭午睡沒睡好很容易發脾氣."

"我看凝兒倒是挺乖巧的,比竹兒要好多了,你都不知道我多希望竹兒能睡午覺,那丫頭總是躺下去一會就去玩兒,有時候甚至都不去午睡."榮驊箏很是無奈的著,看到公主因為自己的話而調皮的吐吐舌頭,沒好氣的道:"竹兒,既然人家凝兒留下來陪你,你是不是也應該好好的去陪凝兒午睡?"

公主也干脆,將最後一口點心扔進嘴里,就著自家父皇的手喝遞到嘴邊的水,鼓著兩頰可愛的點頭:"好,我陪凝兒睡覺!"

榮驊箏嚴肅的教育:"不准吵妹妹知道麼?吵著妹妹睡覺以後妹妹都不和你玩兒了."

"知道!"公主一本正經的點頭.

榮驊箏松了一口氣,這樣的況下她可不相信女兒會不睡午覺!

見女兒答應得痛快,榮驊箏站起來走到宇文霖跟前要接過他懷里的凝兒,封貞有點兒不好意思,"皇後娘娘,怎麼能勞煩你動手抱凝兒去睡覺,隨便讓個宮女動手便是了."

"這有多大事兒."榮驊箏瞥她一眼,輕柔的從宇文霖懷里接過凝兒,怕吵醒凝兒遂輕聲對封貞一笑,道:"我看凝兒也不排斥我,抱她回去正好也能夠哄哄竹兒睡覺."

封貞也不多了,給榮驊箏感激一眼.

榮驊箏抱著凝兒,身邊跟著公主,對兒子:"弦兒,你想不想睡覺?"

王子搖搖頭,"我肚子還有點兒飽,待會再進去."

"好."兒子素來自律,從來不需要她操心,所以她也不擔心兒子,點點頭就側殿了.

公主因為剛才吃多了一兩塊點心,肚子有點脹無論榮驊箏怎麼哄她都不願去睡,待公主好不容易睡著榮驊箏終于可以出去和大家聊天的時候已經是將近半個時辰之後的事了.不過,因為身體原因,宇文璨這幾天也必須要午睡休息,大家出來再度聊了一會就離開了.

在大家離開的之前三王妃特意和榮驊箏了幾句話.

"皇後娘娘,你知道麼,在看到你第一眼我想到了天下無雙這個詞."

"咦?"榮驊箏有點驚訝,這個驚訝既來自于三王妃的這個詞,"為什麼這麼?"

三王妃搖搖頭,唇瓣噙著一抹很自然的笑,"我也不知為何,在看到你第一眼這個詞就跑到我腦海里了."

榮驊箏笑:"挺好的,我喜歡這個詞."

"我沒什麼學識,話拙,還希望你不要介意才好."

"哪里話."榮驊箏笑容如信步閑花般從容,"只要你有空,只要賞臉,隨時可以進宮里來找我玩兒."

真是一個真誠而又率性的人,難怪得上天眷顧了.想到榮驊箏和宇文璨,再想到他們兩個聰明可愛的兒女,三王妃打心底里羨慕,笑著道:"我記著皇後娘娘的話了,到時候進宮來玩可別嫌棄."

"絕對不會."榮驊箏也笑.

兩人聊天告一段落之後大家就要走了,眼看榮驊亭和宇文希宴也要離開,榮驊箏米米眼睛,"屁孩,驊亭,你們兩個先留下來,我有話對你們."

被點名的二人對望一眼,宇文希宴很快的就撇過頭去,不過也沒有反駁榮驊箏的話,乖乖的隨榮驊箏進屋里.

王子送完人榮驊箏就讓他進去午睡,宇文璨身子還沒完全好又歡愛了兩回,榮驊箏擔心他的身體所以沒有讓他出來送行而是讓他進內殿睡午覺去了,現在偌大的外殿除了宮人就只有他們三人了.

領著榮驊亭和宇文希宴進門,榮驊箏屏退了外殿的宮人並招呼兩人坐下來,親自動手沏茶再替三人倒茶,整個過程中三人一直沒有話.

榮驊箏將茶推給他們,眼睛分別在兩人臉上掃了一圈,彎著食指敲敲桌面,"吧,你們兩個到底怎麼了?"

"箏姐姐,我們什麼都沒有."宇文希宴道.

榮驊箏笑,笑意卻不達眼底,"什麼都沒有能當眾甩碗?什麼都沒有能一次次的用眼睛瞪驊亭?什麼都沒有能用鼻孔出氣?"這臭屁孩當她是瞎子看不到啊!

宇文希宴垂頭,"……"

榮驊亭看了身邊少年的腦袋一眼,溫和的對榮驊箏道:"箏姐姐,我們真的沒什麼,你別操這個心了,我們都不了."榮驊亭知道榮驊箏最近吃不好睡不好,好不容易皇上醒了,她能夠松一口氣但是她到底還是要操心兩個孩子和皇上的,他不希望她再擔心他和希宴,她是人不是神會垮掉的.

就是知道你們已經不了才操心,榮驊箏心里想著,嘴上著:"你們如果有什麼事要和我知道麼?"

兩人齊齊點頭.

榮驊箏頷首,想到什麼眼睛閃過一道光,她問:"驊亭,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你快二十了是吧?"

榮驊亭眼睛一閃,垂下頭答道:"……是."

榮驊箏深深的看了兩人一眼,終于問出口自己想問的話,"可有喜歡的人?"

榮驊亭和宇文希宴不知道榮驊箏為何這麼問,兩人臉色好像都有點兒緊繃,榮驊亭下垂的睫毛顫了兩下,好半響沒有回答.

空氣中的氣息有點兒詭異,榮驊箏睇著榮驊亭,"驊亭,二十歲不了,要是別人早已經是幾個孩子的爹了."她完,見榮驊亭抿著唇沒回答,揉揉有點兒發疼的額角無奈的道:"怎麼不回答?有就是有,沒有就是沒有,回答一下有這麼困難麼?"

榮驊亭還是沒有話,好半響之後才掀唇,道出一字:"有."

榮驊箏反應平常,倒是他身邊的少年漂亮的眼睛睜大了,手也跟著緊握成拳……

"有多喜歡?"榮驊箏問榮驊亭.

"很喜歡."

榮驊箏目光意味深長,"對方是什麼人,既然那麼喜歡為何不出來?"關于伴侶,她在乎的從來都只有兩相悅,只要相愛沒有什麼是不可以的!再者,她這弟弟已經孤獨太久了,能多一個人陪著他她也放心了.

"不方便."榮驊亭緩緩著,抬頭認真的對榮驊箏:"箏姐姐,如果我確定了,也確定了對方的心意,我會告訴你的."

"我等著你,不要讓我等太久知道麼?"

"好."榮驊亭一笑,一番話下來他心頭壓著的東西好像輕松了不少,笑容都有些如釋重負.

宇文希宴一直沒有出聲,腦袋垂得很低很低.

唉!榮驊箏暗暗的歎了一口氣,伸手摸摸屁孩稚氣的腦袋,溫柔的道:"希宴,別不開心,有什麼事都可以和箏姐姐."

少年垂著的腦袋點了點,身子慢慢的渡過去,雙手抱住了榮驊箏腦袋埋在榮驊箏的肚子上.

榮驊箏感覺到自己肚子上方的衣袂傳來了一點濕意,一怔,伸手摸著他的後背.

兩個人知道榮驊箏是要陪宇文璨的,也不多逗留,喝了兩杯茶之後就離開了.

所有人都走了,榮驊箏進去內殿陪宇文璨,原本以為宇文璨已經睡著了,誰知道進去的時候看到他正背靠著*頭,下身蓋著龍被,手山捧著奏折在看.聽到腳步聲他也不抬頭,直至手邊最後一字落下就直接扔了朱筆和奏折,拍拍自己身邊的位置示意她坐過來,"他們終于走了?"

"嗯."榮驊箏伸手揉揉太陽穴,瞪一眼宇文璨,"你到還沒睡."

"我在等你."他理直氣壯,"我有話要對你."

"什麼?"瞧他一本正經的!

"我聽到三王妃和你的話了."

她挑眉,"所以?"

"她是一個有眼光的人."

"哦?"

"她你天下無雙."他好看的唇瓣溢出一抹笑,伸手捧住她的臉淺淺的吻,"你是屬于我的天下無雙."

她眼睛一下子就濕了.

這個世界,那麼多的人,只有你是我的天下無雙,只要牽起了你的手,我便再也舍不得放開.

生生世世,永遠的天下無雙!

上篇:帝後番外(生生相惜,悠悠我心7)    下篇:帝後番外(生生相惜,悠悠我心9)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