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鬼王的毒妾第三百三十章 簡直是找死!   
  
第三百三十章 簡直是找死!

這一邊發生的事兒還沒有傳到各個地方,除了宇文希宴也沒有人知道榮驊箏受傷了,那一邊的人都在憂心忡忡的想辦法解決問題,倒是皇宮這一邊夠波瀾不興,兩個家伙外加一個英明神武的帝皇齊齊樂融融的捏著手指頭算著榮驊箏回歸的日子.

日子過一天,兩個孩就高興一分,每一天都過得高高興興的.

宇文璨身上的傷,在榮驊箏離開沒幾天之後就開始完好了,在宇文璨養傷的那幾天,兩個孩子非常懂事,完全按照榮驊箏的吩咐督促宇文璨喝藥喝補湯,要是宇文璨有絲毫不按照程序來,公主便叉腰凶巴巴的道:"父皇,我要寫信去告訴母後了!"

每當這樣的時候宇文璨就會覺得好笑,而伺候他們的宮人也覺得好笑,卻沒有人敢嘀咕什麼就連私下都沒有人敢,特別是在看到他們皇上在聽到四歲的孩子出這麼一句話之後,溫柔的淺笑著端起藥來喝的時候,他們更是乖乖的閉上嘴巴.

宇文璨的傷好了,兩個孩子高興的同時還覺得自己少了一樣任務,最重要的還是他們父皇腿能走了就能夠帶他們去玩了.

不過,讓兩個屁孩失望的是,宇文璨並沒有時間陪他們玩,他們父皇每天除了上朝批閱奏折之外,還每天都有大臣來找他.兩個孩子自認是懂事的,沒有怎麼纏著他們父皇,改兒產夏侯過,夏侯過最後只得苦笑:"兩位殿下,屬下這會兒還要親自去監督宮里各個部門的慶典准備進度,真的沒時間……"

兩位孩子這些聽聽得最多的就是慶典二字,卻不明所以,傻乎乎的問:"慶典?什麼慶典啊?"

冷冰冰的夏侯過也耍了一把幽默,"兩位殿下到時候便知曉了."

兩個孩子自認是聰明的孩子,王子腦子反應較快,睨著夏侯過問:"是不是准備新年慶典?"

夏侯過愣神了半天,半響都沒有搖頭也沒有點頭.

公主卻歡呼一聲,肉肉手一首巴拉著夏侯過一根手指,"夏叔叔,皇宮的新年好玩麼?"

皇宮的新年從來都是那樣,能有什麼好玩不好玩的,夏侯過根本就給不出答案.

兩個孩子也不為難木訥的某人,開開心心,高高興興的拉著夏侯過給他他們以前都在邊疆時的新年,什麼每年邊疆過年都會很熱鬧,這個叔叔給一點吃的,那個叔叔給一點吃的,而且每個叔叔都會給一個包,他們幾乎每一年手包都收到手軟.

夏侯過咂舌:"西北邊疆那麼多兄弟,一人給一個包?"

"不誇張的哦!"公主笑呵呵的,"那些叔叔都仰慕母後,所以什麼好的都會給我們.我記得在那里過對一個新年那些叔叔排著長龍來給我們禮物,我們的帳營都塞得滿滿的……"

夏侯過聽得目瞪口呆.

王子聽著公主眉飛色舞的,忍不住加了一句:"但是後來那些包都被母後命令還給那些叔叔了."

夏侯過正要點頭,覺得這做法挺正確的,王子再道:"而且是讓所有弟兄排著隊,我們抱著禮物一個個的還的.我們還了足足一天才還完,後來母後還罰我們不讓我們用膳."

啊?夏侯過覺得榮驊箏真夠狠的.

雖然好回憶都被王子用不堪回首來形容,但是公主對新年的熱並沒有退減,反而增加,"過年我要向父皇要一個願望!"

夏侯過很想問什麼願望,公主就豎起食指放在唇邊,"噓!天機不可泄露.母後,天機泄露了就不靈了."

"笨蛋,母後的是願望出來就不靈!"王子瞥一眼自己妹妹.

"是麼?"公主忽然之間不確定了,撓著腦袋糾結了一會又擺擺手:"管它是天機還是願望呢,我到時候肯定要好好的想父皇請求!"

王子和夏侯過都不認打消她的積極性,公主卻越發得意,憧憬的問夏侯過:"夏叔叔,過年皇宮里也沒有煙花啊?"

煙花?夏侯過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一會兒才道:"有煙火的."

"哦."公主皺了皺眉,"煙火和煙花是一樣的麼?"

夏侯過沉吟片刻,"應該一樣吧……"

王子又看不過眼了,"笨蛋,如果不一樣等母後回來我們叫母後給我們做啊!"以前在西北邊疆,所有的煙花都是他們母後給他們制作的,花色多樣,顏色漂亮.

"哎,我真的愛煙花."公主歎息.

王子撇嘴:"煙花不愛你."

這樣的對話,夏侯過汗顏不已.

孩子有願望總是好的,有個盼頭日子才會越過越高興,他們在等待新年的同時還在等待他們的母後.

不過,在等待的過程中好像也不總是美好的,現在宮里很多人都忙來忙去的,皇宮很多地方都有人在修葺,在整頓,還有大規模造建立什麼天壇高台,每天都有上千個叔叔冒著風雪在工作,看到他們心里酸酸的.

公主和王子不知道這樣的天壇高台用來做什麼,只覺得那些叔叔伯伯挺辛苦的,還跑過去那里玩過,問過那些的人:"叔叔伯伯,你們是不是很辛苦啊?"

那些人都是宮外來被聘用做事的,自然沒見過王子公主,看他們長得特別好看,又穿漂亮,整一個仙童似的,不由得想起傳當今皇上和朱雀上將有兩個四歲大的龍鳳胎,這一看不正是一男一女兩個孩子麼?

那些人要行禮,王子就率先免了,公主笑米米的道:"母後每天都要工作研制武器要在教兵場訓練士兵,要想辦法迎戰,每天都不能按時吃飯呢!父皇好多奏折要批閱,都不能陪我們玩,叔叔伯伯們和我父皇母後一樣辛苦吧?"

皇上日理萬機,朱雀上將次次打勝仗,他們怎麼干和他們作比較,連勝推脫沒有.

公主也不聽,看他們搬磚塊,也走過去:"叔叔伯伯,我幫你們搬吧?"

工人哪敢讓公主殿下動手啊,趕緊阻止.

"沒事,我有力氣的."公主笑靨如花,"不過,這天壇是做什麼用的?"

"辦喜事用的啊."道這個,那些工人好像特別高興,連勝道:"皇上真有心啊,為了朱雀上將竟然……"

他們話還沒完,夏侯過往他們面前一站,他們就什麼都不出來了.

了兩位殿下聽到他們母後的名字才來興趣,這下子什麼都沒得聽了不僅雙雙不爽了.

不爽的事兒還有一件,那就是他們被趕出了宮殿.

其實也不能是趕,他們只是暫時搬離幾天罷了.

公主和王子都不願意離開原來的宮殿,那里多舒服多漂亮啊,所以連連抗議.

他們父皇一手罩住一個腦袋:"不准鬧,三天後再搬回去."

後來的三天,他們搬去了一個不怎麼舒服不怎麼漂亮的地方,王子公主不是什麼講究的人,但是他們真心忘不了那一個宮殿,里面有很多他們掩埋的秘密呢,他們不舍得那些秘密.

為此,他們撒嬌:"父皇……"

俊美如天神的皇帝輕飄飄的瞟孩子一眼,打斷他們:"忍三天."

所謂有忍有得,三父子在另外一間已經快十年沒忍住的宮殿里住了三人後,得以重歸原本的窩.

三天,其實這三天是用來修葺宮殿的.

宇文璨的宮殿被重新的修了一次,外面幾乎沒有修,里面的被翻新了一趟.

兩位殿下他們的側殿也進行了一次修葺,雖然只用了三天的時間,但是里面修出來的效果非常好,原本就漂亮的宮殿就更加的美不勝收了.

最重要的是,兩個孩子的*榻都換了新的.

一開始他們還鬧還忍不了,不明白這麼漂亮的地方了為何還要修,有得住就好了嘛,他們都在不就好了嘛!

不過,他們父皇卻對似懂非懂的他們:"這些事最基本的,你們還值得擁有更多更好的,父皇想將所有的好東西都給你們."

兩個孩子覺得他們父皇那一番話的時候特別的溫柔,一張臉好像更好看了,也沒反駁了,乖乖的配合不再鬧.

他們發現,不鬧是最正確的選擇,他們得到了好多很好玩很漂亮的東西,他們的*榻新呼呼的,比原來的要漂亮好多哦!

是好多好多!公主強調.

孩子最喜歡新的東西了,看到煥然一新的寢宮和*榻的時候,他們什麼都忘了,嘴巴長得大大的,像一只離鳥歸巢那般,張開雙臂就往*榻上撲去.

王子平時也夠沉穩的,這一次也沒有矜持,和妹妹同時往各自的*撲去的.

兩人在軟軟的*榻上像貓兒似的蹭了蹭,公主就道:"王兄,好軟啊."

"嗯,好舒服."比原來的還要舒服.

"王兄,為什麼你的是黃色的我的是色的?"公主提出疑惑,摸著下巴大量兩人的*,"皇兄啊,我怎麼看著你的好像比我大更舒服啊?"

王子翻一個白眼,"你看著就知道了?"

"看著不知道試一試不就知道了?"公主狡黠的嘿嘿一笑,一股腦的從自己*榻上跳下來,提著一口氣往自己王兄的*榻里撲騰.

"感覺怎麼樣?"王子問.

"好像差不多的."公主可愛的皺了皺眉鼻子,有點嫌棄的看著*鋪的明黃色,"而且,我覺得還是我的*榻顏色好看一點,你的像是便便坑,好丑……"

王子臉色一沉:"……"

"咦!"公主一臉嫌棄,一股腦的王子的*榻上下來,捏著鼻子道:"著顏色,該不會就是用便便做得吧?我怎麼覺得自己剛才是躺在便便上?"

王子臉色一白:"……"

"啦啦啦啦……還是我的*漂亮啦……"公主好像沒有留意自己的王兄的臉色,自顧自地的高興,扭著身板笑米米單位撲回自己的*榻,踢開腳下的鞋子就在*上滾來滾去.

王子冷豔高貴的看著,往自己的*榻上一坐,然後淡淡道:"你的*色,得像血,該不會是用血做得吧?躺在血泊里更可怖好不好?"

公主一聽,滾動的動作立刻頓住了,漂漂亮亮的一張臉就皺巴起來了.

王子沒有安慰妹妹,誰叫她他的*榻像便便坑,還嫌它臭呢?

"王兄,這顏色真的很可怖麼?"公主憂心忡忡,想到什麼憂心忡忡的趕緊從*上下來往自己王兄那里躲,"皇兄,只有血的顏色才能那麼是吧,你這些色是不是用血來弄的呢?你那些血的主人死了變成了鬼會不會來殺我呢?"

"嗚嗚,王兄,鬼聽很厲害的,連母後都打不過的,他們要殺我那我應該怎麼辦?"

王子聞愣神了大半天,暗忖自己的想象力到底不及妹妹啊.

王子不發話,公主以為他是默認了,很害怕,扁著嘴巴就要哭了.

宇文璨差不多是跟著兩個孩子的後面來這個側殿的,兩個孩子的對話都被他聽了進去,頓時不知道該做什麼表.

明黃色是便便的顏色,是用便便做成的……

自從成為帝皇之後他每一樣東西幾乎都是明黃色,對于明黃色,他的感官是最明顯的,他雖然知道那顏色是怎麼來的,絕對和便便扯不上關系,但是,他的想象力可不差,一想女兒描述的那畫面,他臉色也變了好幾回.

一旁跟在宇文璨身邊的夏侯過沒想到會聽到那樣一番話,哭笑不得,不知道怎樣評價兩位想象力豐富的殿下.

兩人奇葩的對話,真是讓人忍俊不禁.

眼看著女兒就快要哭出來了,宇文璨只得跨不進去安慰.

"父皇!"公主一看到宇文璨就哭喪著臉往宇文璨身上撲過去,但是看到宇文璨那明黃色的龍袍的時候又瞬間頓住了腳步,捏著鼻子噠噠噠的跑離宇文璨,那避而不及的模樣讓宇文璨好笑不已.

最後,逼不得已,宇文璨只得好好哄這兩個明明很聰明,卻愛鑽牛角尖的兩個孩子.

將兩個孩子抱緊懷里,他沉吟一下,拿捏了兩個最好的名詞.

"太陽和月亮."

"太陽和月亮?"兩個孩子眼睛亮晶晶的.

"太陽好像是色呢!"

"月亮是!黃色的!"

兩個孩子對號入座,宇文璨輕松的點頭:"沒錯."

"我最喜歡太陽了!"

"我最喜歡月亮!"

兩個孩子自我滿足,掙開夜場的懷抱,各自撲向自己的*榻,美滋滋的揮騰四肢撲騰,"好好聞哦!"

宇文璨輕輕的淺笑,眼底蕩漾著滿足.

夏侯過對兩位殿下哭笑不得,余光正巧瞥到一個身影,抱著手里的東西低眉順眼而又孤傲的站在一側.他對宇文璨彙報道:"皇上,葉姨娘來了."

"讓她過來這里吧."

夏侯過點點頭,用眼神示意一下,葉姨娘便走了過來.

葉姨娘向宇文璨三父子行禮,宇文璨淡淡揮手,"衣袍都做好了?"

"還剩下娘娘那一件,其他都繡好."葉姨娘答道.

宇文璨瞟一眼她手里抱著的孩子衣袍,點了點頭,也不多什麼,摸一下兩個孩子的腦袋:"你們這會兒試一下衣袍,看看適不適合,不適合就知道麼?"

"嗯!"兩個孩子乖乖巧巧的點頭.

宇文璨點點頭,在離開之前對葉姨娘道:"這兒忙完了,過去找我一趟."

"是."葉姨娘躬身送宇文璨.

"師太,這是我們的衣袍麼?"公主盯著葉姨娘手里抱著的衣袍,看那顏色,真的十分討喜,她好喜歡哦!

葉姨娘點頭:"是的."

王子顯得很矜持,公主則眼巴巴的看著那些衣袍,她看到一件色的……

"兩位殿下先試一趟衣袍哦,不合適就和我哦!"葉姨娘對兩個孩子很恭敬很溫和,她講衣袍放到一旁去,按著大和自己原本的設定將衣袍分給了兩個孩子.

她眼睛眼巴巴的看著那一件色的衣袍,葉姨娘看她的神色,不僅感歎果真是那丫頭的女兒,神真像呢!

最終,如公主所願,那一件色的衣袍還是落到了她的手中,她歡天喜地的拉著一個宮女的手就進去試衣袍了.

兩個孩子都進去試衣袍了,葉姨娘一個人在外面等待.

一進來,她就發現里面的被修葺得煥然一新,輕輕的歎息:"果真不出我所料,那丫頭是個有福之人……"她話剛完,余光忽然看到一本熟悉的東西,不安鑽上心頭.

她以為自己看錯了,趕緊上前抓起來一看!

果真是自己給榮驊箏那一本關于帝女星的書!

這本書怎麼一直在這里?

難道那丫頭根本就沒看?!

這麼想著,葉姨娘動手掀了一下里面的書頁,看到自己特意放在夾在書頁里面的書簽位置都沒動過!

她暗中設了一下的,要是這一本書被人一頁不漏的看完的話,那些書簽肯定會移動位置的.

現在書簽還在原來的位置上,分毫不差,也就是這一本書根本就沒人看過!

葉姨娘的臉色刮的一下就白了,咬牙道:"簡直是找死!"

上篇:第三百二十九章 受傷    下篇:第三百三十一章 詭異的黑云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