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鬼王的毒妾第三百二十九章 受傷   
  
第三百二十九章 受傷

瞟了一眼那些人骨,榮驊箏想去看看有什麼異樣的,想到那一邊的況還需要自己控制,決定這里先放一下,回去解決那一邊的問題再.

榮驊箏回去到的時候果然看到場面一片混亂,絲毫不出榮驊箏所料,那些襲擊人看到榮驊箏消失了,竟然就開始對士兵和百姓下手.

榮驊箏早知道會這樣的,從那些人堵住所有的出路,出手狠辣中她便看出,那些人的目的除了困住士兵們和百姓讓她難以施展身手之外,最重要的一點是他們可以獲得大量的人質,暗中提醒著她這里那麼多人都在,她想離開就要付出代價.

所以,這就是她明明有辦法將這些人引開去別的地方動手,卻還要在這里和他們周旋的緣故.

榮驊箏看著地上已經躺了幾十具兄弟的尸體,老百姓因為被宇文希宴指揮著兄弟保護著,所以鮮少看到有受傷的,就算有不幸者,也是中毒暈倒在地上的.

不過,榮驊箏出去的前後一分鍾不到,就被傷了幾十個兄弟,榮驊箏還真的挺生氣的.而且,對方人多,他們西北邊疆功夫好一點的也就副將級別的,副將級別的這一次一同回來的也就那麼幾個,榮驊箏眼看到幾個副將已經快支撐不住了,立刻使出大量暗器那那些人身上飛去讓他們注意到她的存在.

榮驊箏的氣場畢竟強大,在她回來的時候就有人發現她,並立刻沖過來和她對抗了,她方才發出暗器的那一刻,幾乎所有的襲擊者都看到了她,原本還在和副將們和士兵們糾纏著的他們,分了四分之三的人往她這邊湧過來.

榮驊箏目的達到,宇文希宴也夠聰明,剩下的襲擊者他讓每一個副將各自領士兵布陣攔住好幾個,自己則乾淨利落的殺出一條血路讓士兵和百姓現行離開.

"好子!"榮驊箏看著滿意的笑了,宇文希宴的成長讓她感到了驕傲.眼看人四周的人越來越少,自己四周圍著最多的是那些襲擊者,她知道自己等待的時機即將到成熟.

這時候,慶禮將軍辦完他那邊的事策馬過來和榮驊箏一起對戰,榮驊箏看他手握長槍一掃,一下子劃破幾個人的喉嚨,掌風一掃,又有數人墜地,少不得贊賞無比.慶禮將軍方才在那一邊負責疏散人群去了,沒來得及和這些人接觸,興許並不知曉那些人的厲害,不知道幾時劃破他們喉嚨那些人過幾秒之後便會卷土重來.慶禮將軍瞟一眼自己的傑作,一下子就傲了,"丫頭,怎麼樣?"

榮驊箏正要話,眼見那些被慶禮將軍劃破喉嚨,鮮血滾滾往外冒,卻絲毫感覺不到疼只稍稍頓了幾秒之後,扭扭脖子在讀卷土重來的襲擊者的時候,她生生的將那些要的話壓吞回了肚子里,她是個誠實人,違心之論還是少為妙.

這麼想著,她不顧慶禮將軍的目瞪口呆,決定繼續趕人:"將軍,這里就留著讓我對付吧,疏散人群那一邊好像更需要您."

慶禮將軍明顯的也知道榮驊箏得在理,不像宇文希宴那麼死犟到底,唏噓的道:"我原本以為,這些人刀槍不入我早就見識過了,原本以為經過你手什麼刀槍不入都是枉然,卻不料是我多想了."

這下子,榮驊箏冷汗都飚了,一邊對付那些人還有心思一邊咬牙切齒,"你以為經過我的手,銅皮鐵骨能夠轉換成血肉之軀了?你當我是天地的造物者啊!"

慶禮將軍呆了一呆,還要些什麼,榮驊箏已經不耐煩了,她想爭取早些將人群疏散,然後她就能夠更快的用炸彈將這些人炸個粉碎,也能夠少些人手上死亡.

榮驊箏好聲好氣的和慶禮將軍悄聲的解釋了利弊和自己的想法,再到:"將軍,拜托了."

慶禮將軍點點頭,"好,丫頭,你自己注意一下,別受傷了,我這就過去!"

榮驊箏這才眉開眼笑.

然而,她這笑下一秒便消失不見,只覺得胳膊傳來了一陣鑽心的刺痛,她還來不及想是怎麼回事,垂頭一看,就看到自己的胳臂插了一支箭!

榮驊箏正要錯愕,那些人看到榮驊箏中箭眼睛都閃出一絲亮光,更加發出百般武藝企圖降服榮驊箏,將她折殺在這個地方!

榮驊箏手臂中箭,無論如何她的動作都不複方才靈活,但是,憑她的功夫要閃開那些攻擊和給他們重重的一擊的能力還是有的,她使出氣功,朝那些人狠狠砸過去,那些人立刻便應聲倒地!

乘著那些人還沒有爬起來之際,她眼睛往四周掃了一圈,卻沒有撲捉到任何一個手持弓箭的人.

丫的,到底是誰!

竟然有人有這等本事,她不過是分心片刻,就著他的道,而且是她感覺到痛才知道自己被傷了!

這麼多年來,從來到這個世上開始,除了之前那一條大蟒蛇,榮驊箏就沒有讓別人讓自己流過血.

這是她第一次.

第一次在她足夠強大的況下被人所傷,不是什麼蟒蛇,是人!

這是一支淬了毒的箭,涔涔往外流的鮮血又黑又紫,色澤可怖而惡心.血珠不停的往外流足以可見這一支箭射得有多深,榮驊箏可以肯定,射這一箭的人肯定有很強的功夫,榮驊箏都能感覺到自己手臂的骨頭都被粉碎了一點.

因為這一箭,她的整個手臂都麻了,根本就動不了.

"丫的!"她咬牙,現在感覺到自己的身體的血液因為受傷而混亂的攢動著,最重要的是,她更是感覺到自己受傷的那一支手臂傷口的毒汁正沿著傷口慢慢的擴散……

隨著手臂的麻痹一點點散去,手臂傳來的疼痛越來越明顯.

榮驊箏知道自己這樣下去不行,她看看宇文希宴那一邊,看到他恰好轉過頭來看自己,為了怕他看到自己受傷,趕緊轉一下身,不讓他看到自己手臂上的箭.宇文希宴可能榮驊箏好好的,一下子又掉開頭了,一邊幫忙擊倒那些人一邊護送為數不多的人往四面八方逃離.

榮驊箏看看四周,發現這一次受傷的人並不多,這一趟保護也算是成功了,眼看需要保護的人已經離開得七七八八,她盤算了一下時間,再一次將那些攻擊的人擊倒後,她瞄了一眼插在自己手臂上的箭身,知道箭杆有毒的況下,摸出一條帕子,用帕子隔著自己的掌心和箭身,不顧疼痛用力的拔掉箭!

自己提自己拔箭需要非常大的勇氣,況且這箭是刺入了骨頭的,她用了很大的力氣才將箭拔出來!

箭出來的同時,她聽到了自己骨頭松動的響聲……

箭一拔出來,就有一股血在傷口處噴出來,她痛得直打哆嗦,全身的汗毛都集體起立,從腦袋到腳尖都顫抖,如果她能夠看到自己的模樣就肯定知道自己現在臉色蒼白如紙,嘴唇已經染上了青白青白的顏色.

"呼!"

疼痛讓她的腦海一瞬間出現了暈眩,不過是幾秒的時間,她全身就布滿了冷汗.榮驊箏還算是能忍的,她是這個軍隊的主心骨,不想讓同伴們看到她受傷自亂陣腳,即使是疼痛讓她全身驚鸞,她還是忍著,一邊在嘴巴呼氣一邊動手在自己手臂點了兩下穴,讓那里的的血液停止流動,阻止含著毒汁體液四處流竄.

'嘶!’

她這一回打醒了十二分精神,敏感的聽到了呼嘯而來的狠戾響聲,她聽出了是呼嘯的箭聲.榮驊箏現在雖然狼狽,但是吃過一次虧的她哪里會讓自己再吃第二次虧,在出手的那一霎那'啪’的一聲響起,來勢洶洶的飛箭在半路夭折!

這一次榮驊箏看清楚了來箭的方向,提著強悍的眼力往那個方向瞅去,原本以為這一次她應該來得及看的,卻依然沒有看到那里有任何人!

"這個人到底有多強大……"榮驊箏心髒有些拔涼拔涼的.

罷了,眼看四周的人已經不多,那些襲擊者越挫越勇,她知道事快要到解決的時候了.為此,她暗暗地觀察四周,尋了不遠處一塊沒有暈倒百姓和士兵的地方,在打斗的過程中慢慢的向那一個方向移動.

榮驊箏的做法不明顯,那些人也猜不到榮驊箏的心思,在繼續對戰幾分鍾之後,榮驊箏看到圍著自己的都是那些襲擊者,知道時機已經成熟,唇邊露出一抹冷笑,從腰間掏出兩個炸彈輕飄飄的扔那些人的腳邊就飛快的閃開了身子!

那些人還找不著北,只聽見'砰’的一聲,他們就再也沒機會想東西了!

榮驊箏一次性的扔了兩顆炸彈,這一條街道雖然很寬,但是還是炸毀了幾間屋子.

幸運的是,那些襲擊者全數被炸彈炸得粉碎!

這兩個聲音很響亮,所有人聞聲便望著一邊看來,有人歡喜有人愁,士兵們和慶禮將軍等人高興得歡呼,"朱雀上將!朱雀上將!"

榮驊箏看著那些零零碎碎的人體器官,聽聞那聲音不由覺得陰霾消散了一點.

"箏姐姐!"宇文希宴在那一邊高聲叫.

"別擔心.丫頭沒事的."慶禮將軍看到一下子解決了四分之三人便樂呵呵的.他也是一個精明的人,看到榮驊箏將人炸粉碎的這一招有用,雷厲風行的讓人將剩下的人未作一團,將那些人擊倒在地之後,投了炸彈,一舉將他們炸得個粉碎.

縱欲將所有的人解決掉了,大家都松一口氣.

"還是丫頭想法好."慶禮將軍感歎道.

榮驊箏這個時候恰好來到這一邊,她手臂上的傷她刻意的用披肩稍稍掩蓋住了,從懷里掏出一些療傷藥扔給士兵們讓他們幫忙包紮,聽得慶禮將軍一淡淡的笑了一下,沒什麼,道:"將軍,那我們接下來怎麼辦?"

慶禮將軍沉吟片刻,"這里繁榮,人又多,我們還是先行離開吧,我們這一次不走大道了,走路吧,越少人知道越好,要是這樣的事再度發生,也不用傷害到老百姓."

榮驊箏點點頭,"這一次折了多少士兵?有多少百姓遇害?"

"兄弟折了二三十個,受傷的也不到一百人,百姓死亡的只有十來人,暈倒的也是十來人."

"況還算樂觀."榮驊箏歎息,"將軍,那麻煩您現在就先行領隊往路離開,我看看中毒的百姓和兄弟看還有沒有的救的."

"箏姐姐,我留下來陪你."宇文希宴道.

這傻孩子!

榮驊箏聽了又好氣又好笑,不過他的記掛讓她很窩心,"不用了,有些副將也受傷了,功夫好一點的就你和慶禮將軍沒受傷,秦副將受傷挺嚴重的,要是待會兒遇到什麼勁敵沒人照顧怎麼辦?你們看著辦,離開這里遠一點之後再給受傷的人換藥包紮."

宇文希宴有一點不願,然而軍隊利益國家利益至上,他又不能什麼,瞟一眼榮驊箏怏怏道:"你方才是不是用工過度了,臉色有點蒼白,你自己要注意知道麼?"

榮驊箏笑著點頭.

同時,她心里有些感歎,這孩子是真的關心她,也就只有他看出她臉色不好.

沒受傷的人匆匆忙忙的替受傷的兄弟包紮了一下,然後就走了.榮驊箏留在了現場,拿出自己的藥,調配了一下灑在自己中毒的傷口上,然後蹲下來一一檢查那些暈倒在地上的百姓.

倒地的百姓和士兵,有氣息的都被她救回來了,但是過早中毒的沒能救回來.

被救回來的很害怕,看到榮驊箏救了他們,謝了一番急急忙忙的救跑了,醒過來的士兵他們原本想跟著榮驊箏的,榮驊箏搖搖頭,指了一條路:"你們順著那里去找慶禮將軍,回到軍隊里去吧."

他們走後,原本熱鬧哄哄的大街一下子就只剩下榮驊箏一個人,四周空蕩蕩的,百姓們都不敢出來.

榮驊箏拉著自己的馬,走向那砸開了大坑的地方,絲毫不畏懼的捏起一個被烤焦了的,還在流著鮮血的殘肢細細的看.她剛拿上手,那一個殘肢還很有力量的動一下,榮驊箏心髒咯噔了一下,在看到那個殘肢只動了一下便不再動之後,心髒那一股緊繃才消散.

那一天,榮驊箏在西西檢查了那些殘肢的況,用法子將那些殘肢消滅,以免百姓留有陰影後才回去和慶禮將軍等彙合.

"箏姐姐!"一看到她回來,宇文希宴一下子就撲了過來.

他那手臂剛好撞到榮驊箏受傷的手臂,榮驊箏聽到了碎裂的骨頭在震蕩的聲音,她痛得齜牙,卻愣是沒發出*聲.

即使如此,宇文希宴還是發覺到她的不舒服,緊張的問:"箏姐姐,你怎麼了?"

榮驊箏還來不及回答,宇文希宴卻已經嗅到了血腥味,立刻緊張到不行,"箏姐姐,你,你受傷了?"

這不能怪宇文希宴現在才嗅到血腥味,之前在現場受傷的人太多了,到處都能嗅到血腥味,所以根本就不知道榮驊箏身上也有血味.

"你聲點!"榮驊箏不想讓人知道,超那邊看到他們的兄弟笑一下,身手捏了一把他的臉頰,"別擔心,我已經包紮好了,沒什麼事兒,過幾天就好了."

"但……"宇文希宴還想什麼,榮驊箏就打斷他,"出了這樣的事軍心本來就會受影響,況且誰也不能保證這樣的事以後不會出現,如果讓大家知道我也受傷了,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呢!"

宇文希宴知道榮驊箏這麼也在理,卻還是忍不住擔心,"真的沒事麼?"

"沒事."

"真的?"

榮驊箏瞪他,擰少年的耳朵,一字一頓的:"真,沒,事!"

"哦,我相信了."宇文希宴看榮驊箏還是如此有生氣,才笑了,笑罷,想到什麼又忍不住叮囑道:"箏姐姐,你要是有什麼不舒服的,一定要啊,不能逞強,要……"

"婆婆媽媽!你怎麼長大了就那麼別扭了呢?"榮驊箏撇撇嘴,用沒受傷的胳臂勾住少年的胳臂,拉著他邊走邊:"這事兒非同一般,待會兒大家要好好分析一番才行."

"恩."宇文希宴臉色凝重,"箏姐姐,你,那都是一些什麼人啊,怎麼那麼可怖的的,怎麼殺都殺不死,還要將之粉身碎骨才行……"

榮驊箏搖搖頭,"我也不知道."她來到這個世上才多久啊,那個國家的人有什麼特征她都不知道,況且,就算這一次的襲擊者是他們大郢的人,也不一定就是大郢派來的.

這事兒,很玄乎.

大家繼續走了半個時辰,恰好已經是正午時分,大家選了一個比較荒蕪的平原的沒什麼百姓的地方頓下來歇息.

趁著士兵們煮東西吃的時候,榮驊箏他們召集了副將和慶禮將軍等人一起議事.

"將軍,你見多識廣,你看那些人,覺得他們像是哪里人?"榮驊箏問慶禮將軍道.

"這個我也不能確定."慶禮將軍皺眉,"我直覺是大郢的,但是大郢之人沒理由傷害帝女星,更沒理由傷害百姓們."

"我聽那些人話的口音也像是大郢的."有副將道.

"但是他們狠辣的殺人方式卻是和靖國很相似."宇文希宴道:"他們念的下蠱咒語的方式也是和靖國相一致."

"靖國才剛剛和我大郢簽了和平協議書,現在又興風作浪,是不是不太可能?"

"怎麼不太可能?"有人不屑的反駁,"靖國人素來陰沉,野心又大,那些陽奉陰違的事他們最厲害了."

榮驊箏聽著,沒有加入討論,問慶禮將軍:"將軍,嘉華公主現在怎麼樣了?"

"還在牢里蹲著."慶禮將軍到這個想起了一件事,"前些時間好像有人來報,邊疆好幾次有人企圖入侵,想去救嘉華公主出來,但是你設下的毒陣委實厲害,所有來的人都是有去沒回,死在了毒陣中."

話罷,慶禮將軍問:"丫頭,問這個作甚?"

榮驊箏暗忖片刻,終于道:"我們將嘉華公主殺了怎麼樣?"

眾人一愣,想不到榮驊箏會這麼提議,畢竟對方是公主,對于這等高等俘虜,很少會殺害的,用來威脅敵國絕對是一個很好的籌碼.

"丫頭,怎麼想到這個啊?"慶禮將軍有點不贊同,"嘉華公主是我們手中的一顆好棋,她到底是靖國帝皇的嫡親妹妹,留著她好處定然不少."

"但是上一次我親口問過靖國帝皇了."榮驊箏抿唇,"他嘉華公主翻過太多錯誤了,靖國早已經容不下她了,她不可能會再度回到靖國去的."

眾人聞倒抽一口氣,"靖國帝皇果真夠狠的."

"狠與不狠,看對方是誰罷了."榮驊箏歎息.

大家詭異的瞟她一眼,覺得她這一句話得挺對的.

慶禮將軍比較關心榮驊箏之前的那一番話,"丫頭,你為什麼會在這個時候想起要處決嘉華公主?難道你覺得嘉華公主和方才那些人有關?"

"我不敢斷然."榮驊箏搖搖頭,皺眉道:"只是聽嘉華公主是巫女,奇靈異術方面很有建樹,有不少追隨者,想起方才那些不死人,難免會想起她來."

"那些不死人委實可怖."到這個腦袋和手臂都受傷,包紮得差點兒成了木乃伊的秦書影都心有余驚,"第一次看到這樣可怖的人,出手狠辣,動作快速,又怎麼都打不死,真不知道他們是怎麼來的……"

"你們聽過或這見過這樣的怪人麼?"榮驊箏問.

所有人齊齊搖頭.

榮驊箏歎氣,"那些人身體很正常,能夠正常話,正常動作,有自己的思想,有自己的辨別能力,是很正常的個體,而且,我檢查了一下,他們也沒有中毒,他們是非常正常,非常健康的."

"大家覺不覺得他們像是被人操控的傀儡?"見多識廣的秦書影忽然道:"被人操控了不也是這樣的麼?"

榮驊箏的心咯噔了一下,想到什麼,下意識的反駁:"我不懂傀儡之術,但是傀儡應該是要使用藥物等控制的吧?"

其他人也是大老粗,根本就不懂這個,倒是秦書影搖搖頭,"這個不一定的,關于控制傀儡,在某一方面而,據藥物是最遲鈍的控制傀儡的方法,最好的是心控和蠱控."

蠱控?

又是蠱!

那些不死人即使是戳破心髒都不會死,很明顯就不是什麼心控的,如果按照秦書影分析,最有可能就是蠱控.

蠱控……

那難怪她對著那麼多殘肢那麼久都找不出一丁點的不妥了,原來是蠱……

蠱控啊蠱控……

榮驊箏從來未曾這麼無力過,她的世界都快要被一個'蠱’字鬧翻天了,偏生對于蠱她又不懂……

"藥聖師傅啊藥聖師傅,你算天算地,怎麼就算不出我會有來世,算不出我這一輩子其實和蠱反沖的……"榮驊箏哀怨的嘀咕,緒一下子就低落了.

其他人頓時明白那些不死人是屬于蠱控了,他們大郢沒有什麼人懂蠱,蠱是靖國的拿手好戲,瞬間有點而慌:"那些人刀槍不入,如果今天不是有上將在,我們就算是有十條命子都會死在那些不死人的手里."

榮驊箏苦笑,那些人很明顯是沖著她來的,她才是那個罪人.

不過,這個時候該的不是這個,她原本想自己先離開這里的,膽識轉念一想知道只要他們有心絕對有辦法逼她現身,所以這個想法根本不科學.

"將軍,我覺得留著嘉華公主不過是夜長夢多,你捎一封信,讓人將之殺了吧."

慶禮將軍沉吟片刻,沒有拿定主意,遲疑的對榮驊箏道:"丫頭啊,殺嘉華公主真好像不妥啊,敬仰她的人那麼多,我們殺了她,要是他們前來報複,我們該如何是好?"

"嘉華公主被抓被關,對仰慕她的人來都是莫大的侮辱,他們早就將我們記恨在心了."榮驊箏徐徐分析:"如果繼續留著嘉華公主,只會讓軍隊也陷入危險,以我的名義將人殺了,冤有頭債有主,到時候大家只會找我麻煩,也不會連累那麼多人."

"箏姐姐,這樣豈不是將你置于危險之中?"宇文希宴連連搖頭,"不行不行,璨哥哥了,會氣死的!"

"上將,這樣確實不行."其他人也反對,不舍得看著榮驊箏:"上將你為軍隊已經做得夠多了……"

"丫頭,這是我也不准!"慶禮將軍瞪眼.

"將軍你都是老頭子了,還要和我爭這些."榮驊箏覺得頭疼,揉揉額角道:"你這個時候也該去好好享福了."話罷,撇嘴道:"再了,你功夫好還是我好?誰出面多一分勝算?"

慶禮將軍氣得岔氣,卻又不出什麼話反駁.

"我知道會有危險,但是如果在這樣下去受到傷害的人會更多."榮驊箏冷靜的道:"我個人認為這樣做事最好的方法."

聽到這里,所有人不知道應該些什麼話為好.

榮驊箏看大家沒什麼意見,趕緊讓人遞來筆墨紙硯,原本打算讓慶禮將軍修書一封的,想了想還是自己親自來比較適合,最後落款處還寫上了榮驊箏的名字.

上篇:第三百二十八章 遭遇暗殺(2)    下篇:第三百三十章 簡直是找死!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