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鬼王的毒妾第三百一十三章 治療   
  
第三百一十三章 治療

"讓人看著她出宮門,然後便將監控著她的那些人都撤回來吧."宇文璨輕輕的闔動唇瓣道.

"但是……"夏侯過覺得遲疑,"皇上,難道您不覺得奇怪麼,皇後娘娘最恨的人應該是夫人,這一次她明明可以讓夫人……"夏侯過想要死字的,但是他話還沒出來宇文璨的目光便向他瞥來,目光淡淡的,卻帶著不能忽略的警告.

"屬下知罪!"夏侯過知道自己如果真的是將那個字出來的話就定然犯了宇文璨的大忌,他知道宇文璨是聽不得夫人有半點的不好,更何況是關乎性命的事.雖然如此,但是作為最忠誠的屬下,他有必要將自己的顧慮出來,"屬下覺得皇後娘娘定然不會就此善罷甘休的,我們是不是要提防一下?"

"你的朕都明白."宇文璨身上的血還在流著,唇瓣都變得蒼白,掀動唇瓣的時候明顯的非常吃力,眾人急忙忙的都要去請禦醫,宇文璨卻不緊不慢的開口:"全部都給朕好好呆著,禦醫不用請了."那些人急得團團轉,卻又不敢違抗皇命,嚇得縮著脖子噤聲不語.

"皇上?"夏侯過希望宇文璨收回方才的命令,讓人還是盯著云青鸞為上.

"……"宇文璨沉寂片刻,無力的揮揮手,"你先行照辦吧."

"但是皇上,只要皇後娘娘在這世上一天,就會是一個威脅不是啊."他覺得云青鸞的第一個要求就不能答應.

"連心蠱厲害之處你還不懂."宇文璨也不多解釋,"朕不能眼睜睜的看著弦兒和竹兒出事."兩個孩子有個萬一,他不敢想象那丫頭會怎樣.

"現在軟玉都在我們手上了,皇後娘娘也不能威脅我們,我們大可不必……"

"這個關乎箏兒和兩個孩子的性命,朕也明白這個道理,但是既然許了諾,就沒有違背的道理."雖然一個人的性命在他眼底根本就不算什麼,但是男子漢大丈夫一九鼎,違背諾無以為大丈夫!他將手上的軟玉交給夏侯過,"方才你應該也聽到了處理方法了,你現在立刻去處理好,處理好了弦兒和竹兒就會醒來了."

夏侯過微微歎息,他覺得云青鸞的每一個要求都恰到好處的厲害.現在一家四口不是傷就是昏睡不醒,如此幸福美滿的家一時間全數有了血光之災,夏侯過很是痛心,咬緊了牙關,捏著軟玉,點點頭,就下去了.

榮驊箏覺得這一天是她最心痛最迷惘的一天,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三個人都受了傷.

因為云青鸞給她的匕首是淬了毒的,榮驊箏臉上原本鮮的血和傷口很快的就變成了紫黑色.她現在雖然沒有時間照鏡子,但是榮驊箏知道云青鸞匕首上是什麼毒,知道自己現在的臉定然非常可怖.

她進去內殿拿藥的時候並沒有急著替自己上藥,她不是這個世上的庸醫,這點傷口還難不倒她,她現在比較擔心的是宇文璨和兩個孩子.而她最擔心的是宇文璨,兩個孩子應該很快就會醒來了,而宇文璨擅自沖破穴道斷了筋脈,流了那麼多血,傷得真的很重.

所以,她在進去內殿的時候立刻就命令宮殿的人去端幾盆溫水進來,而自己則將自己所研制的,而又需要用到的要悉數拿出來,最後還拿了自制的手術刀和銀針針線,這才出去.

她出去的時候看到宇文璨的臉色更加蒼白了,眼睛輕輕的闔著,高蜓的鼻子傳出的呼吸聲要比以往重上很多,而他身上的龍袍被血泡成了血色,空氣中飄蕩著弄滾滾的血腥味.

宇文璨聽到她的腳步聲眼睫毛顫動了幾下,似是要睜開眼,榮驊箏趕緊出聲:"不要睜開眼睛,就這樣."

宇文璨的眼睛就真的不動了.

榮驊箏看著他那滿身的血,只覺得異常心痛,她知道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她一直努力的讓自己冷靜下來,指揮人讓宇文璨平躺下來.

這兒無所謂的手術台,為了能夠有足夠的空間對宇文璨進行醫治,榮驊箏還是讓人讓宇文璨搬回了龍榻上.

宇文璨的身上不知道傷成了什麼樣子,反正他直到現在還在流血.榮驊箏本來打算替他點穴先行進行止血的,卻發現他身上流著血的並不只有一兩個傷口!傷口如果超過兩個便不適宜點穴止血了,因為那樣會讓血液不能循環,對傷者傷害非常大.

所以她根本就就能對他進行點穴止血.

榮驊箏原以為宇文璨身上的傷口就算再多也有個限度的,然而待她將宇文璨身上的龍袍剪下來的時候才發現自己想錯了!

宇文璨的身上只要是有筋脈的地方幾乎都有爆裂開來的傷痕!宇文璨的全身上下都布滿了大大不均等的傷痕!

榮驊箏看得用沾血了的手捂住了唇!

"這……"

他對自己真殘忍!

如果不是親眼看她永遠也不敢相信這樣的傷口竟然是被傷者自己弄的!

榮驊箏用爆裂開來的血痕形容宇文璨的傷口其實非常貼切的,因為那些傷口就是因為宇文璨動用外功和內功進行碰撞

如果榮驊箏沒有猜錯和算錯的話,宇文璨身上的筋脈被斷成了七七四十九根!

也就他身上有四五十個爆裂開來的傷口,四五十處皮膚皮開肉綻!

"還好不是粉碎了筋脈……"

這是榮驊箏唯一感到慶幸的地方,宇文璨的筋脈到底沒有被粉碎.

也因為這個,榮驊箏才終于見識到了宇文璨的功夫到底有多厲害.

她自己的功夫她知道,她內功從來就比較好,在學成了那些功夫之後內功更幾乎無人匹敵.曾經慶禮將軍很好奇她的功夫好到什麼地步,便讓她點了他的定穴,她當時有很重要的事兒要前往別的邊疆去辦事,想著慶禮將軍也有事兒要做不能耗他太多時間,所以只用了莫約兩成功力,點了他的穴道便離開.

她原本覺得慶禮將軍功夫在軍營里是數一數二的,非常不錯了,要沖破體內的穴道非常簡單,一兩個時辰足矣,誰知道居然定了整整一天*!而且當時那穴道還不是慶禮將軍自己解開的,而是榮驊箏回來之後幫他解開的.

慶禮將軍就當時被定住了一天*,眾人企圖幫忙解開穴道,卻發現沒有一個人能夠解開,慶禮將軍那時候吃喝拉撒都成問題,別提多淒慘了.事後慶禮將軍埋怨榮驊箏過于盡力了,讓他累了那麼久,而且連續抱怨了好幾天,榮驊箏心里有愧,怎麼都不出自己當時只用了兩成功力.

她這一次點宇文璨的穴道,她是用上了所有的功力的,宇文璨卻在區區一刻鍾內將穴道沖破了!

雖然將筋脈斷成七七四十九根,連內髒都傷到了,但是榮驊箏不得不,他方才他功夫比她好是是正確的,不過並不是一點,或者要比她高上一兩成也不定.榮驊箏敢打賭,如果宇文璨用盡力氣點她定穴的話,她也不能在一刻鍾內將筋脈斷成七七四十九根!

宇文璨確實非常厲害.

不過,這一刻,榮驊箏甯願宇文璨其實一點都不厲害,甯願他根本就沒有沖破她點的穴道的能力,然後自己也不必那麼心痛,那麼內疚.她在想,要是她方才用少了幾分功力他的況都會好上很多,最起碼不至于到這個地步.

看著那些血肉模糊的傷口,榮驊箏很想直接將它們縫合,但是她還不能這麼做,在這之前她還必須用手術刀劃開宇文璨身上的皮膚,要先行將那些斷掉的筋脈一一接上,然後再考慮那些皮開肉綻的皮膚.

榮驊箏的做法是那個時代的人所不能想象的,血腥而殘忍,在一旁看著的,被任命為助手的宮人全數不敢去看,有些人甚至看了第一眼就捂住嘴巴奔出宮殿大肆嘔吐去了.

榮驊箏的手法非常熟練,她曾經的對手因為出任務受傷,嚴重到被炸掉手或者胳膊的,只要對方斷掉的手或者胳膊還在,她就能夠替對方接上,還對方完好的四肢,為此,她曾經被稱為至尊醫手.

以前再血腥,傷得再重她都能夠淡定以對,現在宇文璨這樣子,在醫治的過程中她的心一直都是拔涼拔涼的,恨不得自己能夠代他受罪!

"皇上的筋脈斷了多少處?"夏侯過不知什麼時候出現了,問道.

榮驊箏輕輕的答了一個數字,夏侯過聞忍不住歎息:"七七四十九根……"

"……"

"皇上身上還剩下多少功力?"夏侯過問道.

"……所剩無幾."榮驊箏替他把脈的時候根本就感覺不到他體內有絲毫內功.

所剩無幾?!夏侯過聞眼睛里閃過一抹沉痛,卻什麼都不能,想了想輕輕問:"皇上如果能夠恢複,最多能恢複多少功力?"

榮驊箏就怕人問這個,榮驊箏心里也一直擔心這個問題,筋脈斷成了七七四十九根,還能恢複到原來的樣子麼?

一想到這個,榮驊箏抓著手術刀的手不著痕跡的顫抖了一下,搖搖頭,什麼都不出來.

上篇:第三百一十二章 宇文璨的決絕    下篇:第三百一十四章 他最心疼的人便是她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