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鬼王的毒妾第二百二十二章 變故(1)   
  
第二百二十二章 變故(1)

立後的事兒鬧了連續一個月,當素有人都以為還需要繼續努力改變宇文璨心意的時候,立後的聖旨卻轟的一聲將朝廷砸開了一個轟隆.

消息一出來,自然是有人歡喜有人愁.

立後的事兒鬧了那麼久,聲勢之浩大,幾乎到了人盡皆知的地步.

云青鸞身為主角,不可能不知道這件事,事實上她一直在關注著這件事兒.在民眾傳她是帝女星的時候她有一瞬間的莫名其妙和羞憤,轉念一想,決定靜坐著靜觀其變,看著聽著眾人將她捧上帝女星的位置,心安理得的接受.

她始終覺得,這個世上,如果她不是帝女星,那誰都不會是!玄龍大師雖然高明,然而他並非主宰,他的話兒並不能全信,高貴如她怎麼可能不是帝女星?除非帝女星不存在,存在的話就只能是她!

帝女星只能是她云青鸞!

她一直想相信!所以,當她貼身宮女將立後的消息告知她,整個寢宮里的人高呼千歲的時候,她唇邊泛起了一抹高傲到理所當然的的笑,纖臂一抬,"都起來吧!"

寢宮里的人伏地謝恩,"謝皇後娘娘!"

云青鸞掃一眼那些自地上爬起來的人,唇邊的笑意越發倨傲,微微仰首道:"替本宮梳妝打扮一下,本宮要去見皇上!"

宮人哪里敢怠慢,畢恭畢敬的伺候云青鸞梳妝打扮,簇擁著她向著宇文璨的宮殿走去.

在前往的途中,云青鸞目光微微冷笑的朝著京都的某一個方向望去.宇文璨,皇後之位,最美的美貌,驚人的才華……她云青鸞擁有的東西都是世間最好的,她,才是這個世上擁有最多的贏家!

這世上,她云青鸞有誰人不知曉?而又有誰真的記得曾經僅僅坐了幾個月恭謹王妃的位置的鬼女?

榮驊箏,就算你曆盡千山萬苦去了誅狼山又如何,就算你為皇上生了一雙龍鳳胎又怎樣?最後站在皇上身邊的人不一樣是我!

只要我坐上了皇後之位,你以為你此生還能翻身麼?

出身低下就是出身低下,鄙賤就是鄙賤,你一輩子都只能被掩著埋著了,你以為你還能有拋頭露面,還有重新站在皇上身邊的可能麼?不,你不能,你一輩子只能躲在那一間府邸里!

現在皇後之位是我的,皇上,也總有一天,會是我的!

云青鸞美貌無雙,然而一雙絕美的眸子透露出來的狠戾和狠毒卻讓人不敢直視,一隊人馬異常安靜的到達了宇文璨的宮殿外面.

身份變了就是不一樣,往常里宇文璨宮殿外面的侍衛看到她都是單膝跪地的,此次卻全數雙膝跪地叩首,姿態恭敬整齊,讓云青鸞異常滿意.踏著步子,就要越過門前的侍衛進去.

原本跪著的侍衛倏地直身一擋,"皇後娘娘請留步,沒有皇上的吩咐,誰也不能進去."

云青鸞的臉色驀地難看起來,冷笑道:"怎麼,本宮要見皇上難道還要經過你們批准不成?"

侍衛自然不敢回話,冷靜耿直的擋在云青鸞的跟前.

云青鸞氣結,"讓開!"

各侍衛巋然不動.

云青鸞大怒,才想什麼,宇文璨的聲音卻冷清的從里面傳出來——"云貴妃,忘了朕之前是如何警告你的麼?"

云貴妃?云青鸞聽到這個稱呼的時候一怔,目光往自己身上的衣袍一掃——就算再華麗的衣袍卻還是還是宮妃級別的,而不是鳳袍!想到這個,她的唇瓣一下子干澀了,她眼睛盡量往里面望去,然而卻看不到宇文璨的身影,她無限失落,她已經好久未曾見過他了.

"皇,皇上,臣妾……"

"滾!"里面冷冷清清的拋出一個字.

毫不留的話語讓云青鸞身心一顫,唇兒輕咬,幾乎當場咬出血絲來,眼底迸發出前所未有的恨意.

皇上,既然你如此無,就休得怪我絕了!

立後的事兒有人歡喜有人憂,喬韜的府上加密工作做得非常到位,里面的人即使聽到了什麼消息都不會胡亂散播,更不敢當著榮驊箏的面兒胡亂語,什麼帝女星啊,什麼立後猜測啊,都是只敢躲在被窩里一通,關于立後的消息喬韜府上甚多人都還未知曉.

倒是府上匆匆的跑來了好幾個客人.

率先前來的是兩位客人,一大一兩個漂亮的男孩.

大的少年抿著唇,眉蓄怒意的匆匆的踏進府內,的男孩亦步亦趨,心翼翼的抓著少年的一角衣角,雖然要跟上少年的步伐有些困難,但是他還是大氣都不敢喘的跟著,眼底里全是忐忑.

眼看就要達到榮驊箏的寢室了,男孩不得不問道:"驊亭哥哥,這事兒還是留給璨哥哥解決吧,我們……"

"皇上是你同族兄弟你自然向著他,箏姐姐又不是你親姐姐,你當然甯願箏姐姐委屈了."榮驊亭話有點沖,十五歲的俊秀少年硬是豎起了眉峰,步子越來越大.

屁孩咬著自己的唇瓣,眼看就要到達門口了,兩手抓著榮驊亭的衣袂腳步一停,生神兵的讓榮驊亭頓住了腳步,前進不得.

屁孩不給榮驊亭教訓他的機會,使盡力氣硬是將他拉到一角,忐忑的道:"驊亭哥哥你糊塗了是吧,就算你將事兒告訴箏姐姐又能如何,聖旨已經出來了,木已成舟,你這個時候告訴箏姐姐她只會更加難過罷了."

"難道箏姐姐就要像一個傻瓜一樣一直被蒙在鼓里麼!"榮驊亭眼珠微凸,眼圈一下子有點發,"你是孩子什麼都不懂,現在那個女人不但是傳中的帝女星,更變成了皇後,帝女星是什麼人,民之所向啊,只要帝女星身份一出來,整個大陸都會圍著她轉,反她就是反百姓,反國家,反整個大陸啊,只要她帝女星的身份一確切,恐怕連皇上也要禮讓她三分,這樣子的局勢你以為到時候箏姐姐還會有機會翻身麼?箏姐姐可能一輩子都進不了宮了,弦兒竹兒一輩子都可能成不了王子公主,或者她一句話箏姐姐,弦兒竹兒都會有危險,你到底明不明白!"

屁孩被榮驊亭一番話唬得眼睛都睜大了,"不……"明白兩個字還沒出來,

榮驊亭眼一瞪,"如果你明白了你就不會這樣了!"榮驊亭時如鯁在喉,"皇上怎麼會在這個時候立後呢,現在這個時候立那個女人為後不就等于認同了她就是帝女星了麼!"

屁孩覷著榮驊亭,細細聲的道:"驊亭哥哥,你會不會想太多了.帝女星是誰可不是百姓了算的,玄龍大師一句話抵得上千千萬萬的嘴巴的啊,玄龍大師還沒開口呢,現在……"

"現在誰是帝女星還重要麼?"榮驊亭瞪向屁孩,才要再度開口,屁孩不以為然的搶話道道:"怎麼不重要?誰那女人就一定是帝女星了,驊亭哥哥你想一想啊,帝女星可是菩薩心腸,那女人狠毒得像一條毒蛇似的,就她那樣兒能成為帝女星麼?"

榮驊亭心里雖然一直也是這樣想的,但是問題是別人幾乎都認為那女人是啊,而且已經登上了皇後之位了,箏姐姐連競爭的機會都沒有.

屁孩揮揮手樂觀的道:"驊亭哥哥你太悲觀了,大家眼睛也有問題,怎麼淨那女人是帝女星呢,箏姐姐多好啊,怎麼就沒人一句箏姐姐才是帝女星啊?"

榮驊亭一呆.

箏姐姐是帝女星這個法真心不錯.

但是……

"我覺得有點不太可能."榮驊亭喃喃道,帝女星,在他心中就像一顆遙遠而神聖的星星,他們出身如何,所學如何他心底都有個譜兒.他和榮驊箏同母所出,

雖然希冀,但是怎麼也無法想象自己就是帝女星的弟弟的事兒.

"我覺得這個幾率非常大."屁孩微微眯眸,咬著手指暗暗道:"要不我們扭轉乾坤,去外面散步箏姐姐才是帝女星的傳可好?"

"帝女星是誰就是誰,怎能隨意開玩笑?"榮驊亭瞪眼,伸手戳屁孩的額頭教訓道.

"帝女星不是還沒確切麼,外面可以傳是那女人,我怎麼就不能傳是箏姐姐?然後讓璨哥哥廢後讓箏姐姐上位?"屁孩很不服氣.

榮驊亭一噎,沉思一會,想到了什麼,反對道:"不行,你別亂來,帝女星可是各國都想要爭奪的,爭不了就會選擇毀掉,箏姐姐武功不算高,現在又有弦兒竹兒,更是舉步維艱,如果帝女星傳一出來,各國人都競相想殺她,那箏姐姐且不是很危險?"所以,帝女星並不是誰都可以的,而且,是帝女星不一定是好事,每天都要面對槍林彈雨,暗算伏擊,日子或許更難受.

屁孩苦惱了,抓住=頭發糾結的道:"最希望其他國家的人將那女人給宰了,煩死了!"

榮驊亭歎息,"她功夫不錯,背後又有如此強勁的後台,想要動她比滴水穿石還要困難啊."

"哼!"屁孩鼻孔出氣,"她不可能永遠是皇後,到時候一定要將她從那個位置上拉下來!"

榮驊亭捏他臉蛋,冷笑道:"怎麼拉?像這樣拉麼?"時,他拉扯著屁孩嫩嫩的臉頰,痛得下屁孩哇哇大叫,"驊亭哥哥,你壞蛋,你心里不舒暢干嘛找我泄憤啊!"

榮驊亭哼一聲,懶得和他話,一巴掌拍開他抓住他衣袂的手,剛想轉身,屁孩抱住他的腰,平明拽著他,"驊亭哥哥,你莫沖動啊,"

"放開!"榮驊亭的臉非常黑.

"驊亭哥哥,你……"一你字還未完,大眼睛在掃到身後站著的一個人的時候瞪大了.

他突然之間不話榮驊亭正覺奇怪,回頭一看,赫然看到榮驊箏正站在門旁看著他們.

榮驊亭不知道榮驊箏站在那里多久了,不知道他們的對話她可否都聽了去,很是著急,卻佯裝平靜,扯一把屁孩迎了上去.

"二王嫂,你的臉怎麼了?!"兩人還沒走近,一側便傳來一陣驚呼.

聲音很熟悉,兩人不用回頭也知道是誰,聞趕緊的湊上去,頓時驚住了.只見榮驊箏原本白嫩清麗的臉上全是黑黑的點點,還有一塊一塊的東西,看起來非常的難……不雅觀.

"箏姐姐,你怎麼了?"榮驊亭和屁孩兩人有些害怕的道.

榮驊箏目光沉靜的瞥一眼他們,看到屁孩了一點的眼圈,斂下眸中的思緒,沒好氣的對屁孩道:"屁孩,你夠了,別見我一次就哭一次行不行?"

屁孩扁嘴,委委屈屈的,"但是我難受."

榮驊箏歎了一口氣,沒話了,對一側突然造訪的人道:"三位王爺今日怎麼都來了?"

三人對望一眼,一時間俱無,不禁尷尬起來了.

宇文翟不愧是做過太子的人,唇瓣一扯,笑得從容,道:"聽聞弦兒長了水痘,今兒好得差不多了,過來看看."

宇文翟水痘而非天花,不管宇文翟出于什麼心思,榮驊箏都愛聽,笑道:"謝謝三位王爺的關心,還請先行移步到前廳,待會我便抱弦兒出去給大家看看."

三人點點頭,轉身去前廳了.

榮驊亭和屁孩還在眼巴巴的看著榮驊箏,欲又止.

榮驊箏掃他們一眼,"你們也去前廳吧."

兩人心里七上八下的,聞巴巴的點頭,腳步生風的走了.

榮驊箏看著他們的背影,眼角了一圈.

"終于立後了啊."

榮驊箏從來就不是一個愛打扮的人,她身上的水痘剛剛結痂,身上都是大大的痂,看起來真心不好看,但是她也沒想要掩飾一下,抹掉眼角的一兩滴晶瑩,套了一件衣袍,抱起弦兒就前往前廳.

她剛出去到前廳,大家的目光就看向她,皆是欲又止.

榮驊箏心想這些人都是怎麼了呢,全是一副不忍心的模樣,不就是……他立後了麼?這不是意料之中的事兒麼,有什麼好憐憫的?

"我雖然現在是丑了一點,你們干嘛一副不忍看我的模樣?"榮驊箏落座打趣道.

在場幾人對視一眼,沒人開口,還是宇文璨站了起來,溫和的道:"弦兒現在如何了?可否讓我看看?"

榮驊箏一怔,笑道:"當然可以."

宇文翟抱過弦兒,看那白嫩嫩的臉頰上面是和榮驊箏臉上一樣的痂,溫潤的臉閃過一抹憐惜的東西,道:"這孩子細皮嫩肉的,這番定然受罪了."

他的語氣實在太溫柔了,像棉絮一樣不但輕柔而且溫暖,榮驊箏相信,即使是冰川在此也會寸寸融化,因為在場的人聽了俱難得的愣住了.

這一刻,榮驊箏有一種怪異的感覺,她覺得自己好像對宇文翟這個人從一開始就估計錯誤了.她由始至終都認為他是一個表面溫柔,實際上野心勃勃,能力超強的人.但是事實上也是如此,他溫潤如水,能力超強毋庸置疑,然而……野心勃勃呢?

他是否真的野心勃勃?

自始至終,她好像未曾見他露過鋒芒,未曾見他和別人爭些什麼,他之前雖然身為太子,好像比任何人都要無欲無求.就連,他的太子之位被人剝奪,一瞬間沒了登位的機會,他還是一如既往的溫和和云淡風輕.

弦兒不是他的兒子,他卻相信她的話,在所有人甚至是宇文璨都認為急性水痘是天花的時候他卻贊同她的話,水痘,而且還用一種沒摻半點瑕疵的假的成分著憐惜弦兒的話.

宇文翟,到底是一個怎樣的人?

榮驊箏發現自己看不透他.

然而,他一句話,榮驊箏心底卻溫暖了一下,想起之前弦兒的況還是有點心疼,忍不住道:"弦兒這三四天是真的受折磨了,聲音都哭啞了,眼睛腫成了核桃兒."

"弦兒一看就知道是個傲骨子,性子大抵和皇弟差不多,之前從未哭過這番哭腫了眼定然是難受到了極點啊."宇文翟抱著弦兒輕輕的坐下,漂亮的眸眼看向懷里的弦兒,弦兒竟然也睜著眼睛看向他,他愣了一下,然後笑得更溫柔了.

榮驊箏看了,也感覺到驚奇,弦兒雖然,但是他從一出生開始就懂得看人,他從來都不哭不鬧,正眼看的人也不只有那麼幾個.她,宇文璨,榮驊亭,竹兒,喬大哥,和屁孩,連宇文霖和宇文廣長長串門的二人都沒怎麼正眼看人的,現在他竟然睜著眼睛定定的看向宇文翟,委實讓她有點吃驚.

宇文霖也看到這一幕了,酸溜溜的道:"弦兒這麼就懂得偏心了."

她沒好氣的睨他一眼,"還不是人品問題!"

宇文霖不依了,瞪眼怒視,"二王嫂,本王人品怎麼了?"

榮驊箏聳聳肩懶得理會他,對宇文翟道:"王爺,看來你挺有孩子緣的啊,那麼喜歡孩子怎麼不讓蕭妍妃生一個?"

宇文翟聞,愣了一下,抿唇一笑沒答.

一旁的宇文廣和宇文霖目光有點怪異,宇文霖開口道:"二王嫂不知道麼,蕭妍妃已經在兩個月前沒了."

榮驊箏愣住了,有點不敢相信.

之前太子側妃不還是好好的麼,不過兩三年時間,怎麼就……沒了?

她不知道應該些什麼好,最後只能道一句:"節哀順變."

宇文翟淡淡一笑,坦然道:"其實並沒有太大的哀傷."

宇文霖和宇文廣兩人的目光更為之怪異了.

榮驊箏對他的坦然卻有點刮目相看,好像在她的印象中宇文翟和太子側妃的關系好像並不和諧.不過轉念一想,皇家之中的夫妻能有幾個是因為相愛而在一起的呢,宇文翟和蕭妍妃兩人在一起大概是皇上指婚的或者是皇後撮合的,沒什麼感也正常.

她道:"我理解."

宇文翟笑,不答話.

從一開始就只有兩個人在話,其他人因為心里有別的事一直不插嘴,如今空間再度安靜下來了,在場的所有人心思都開始蠢蠢欲動起來.

"二王嫂……"

"二王嫂……"

"箏姐姐……"

"箏姐姐……"

宇文廣,宇文霖,榮驊亭和屁孩四個人,竟然同時開口.四把嗓音交錯在一起,如果是平常定然相視爆笑出聲了,然而這一刻在場的人卻紛紛尷尬的掉開頭.

宇文霖瞪了宇文廣和宇文希宴一眼,仿佛在:干嘛和王搶話!

宇文廣懶得理會他,宇文希宴哼了一聲,抱胸驀地轉了一個頭,白癡!

"二王嫂,有一件事……"宇文廣看著榮驊箏,俊朗的臉沒了以往朗然的笑意,嚴肅的開口道.

榮驊箏特麼討厭這樣的場合,同時被這麼多人用憐憫的目光看著她會覺得自己是一條可憐蟲,那種感覺太糟糕了,路是自己選擇的,她不知道自己有沒有選擇錯

誤,但是無論如何她都會對自己負責,她並不需要別人的同.揮揮手,她直視眾人,"我知道你們想什麼,我心里都清楚,大家就都不用再重複了."

不然,悲傷會無限放大的……

眾人有點無措,一時無.

榮驊箏看著眾人這模樣心底歎息,站起來道:"這幾天弦兒和我都出水痘,被折磨得夠慘的,還沒好好休息過呢,今天就不留大家用膳了,下次再備好酒菜向大家請罪."

"二王嫂太客氣了,是我們打擾了."宇文廣真誠的道.

榮驊箏搖搖頭,從宇文翟手中接過弦兒,心的抱好,"怎麼會?我歡迎大家下次再來."

然而,不是所有話兒都能夠實現的,下次,不知道是否真的還有下一次.

宇文霖等人笑了,"下次一定來,二王嫂,我們先走啦!"

榮驊箏點點頭,"大家慢走."

宇文家三兄弟闊步離去,榮驊亭和屁孩坐在一旁干瞪眼.

"你們兩個也先回去吧."

榮驊亭兩人知道,榮驊箏雖然現在平靜的笑,但是他們卻從她身上看到了沉重和寂寥,他們心里難受得很,"箏姐姐,我們也好些時日沒來了,留下來陪……"

榮驊箏淡淡的出聲打斷他們,"不了,下次吧."

兩人對望一眼,心里酸酸的,卻還是應道:"好吧."

上篇:第二百二十章 立後    下篇:第二百二十三章 變故(2)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