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鬼王的毒妾第一百七十四章 柳懿心之死(3)   
  
第一百七十四章 柳懿心之死(3)

榮驊箏的視線從進來開始就一直逗留在柳懿心身上,她這欲還休的一瞥榮驊箏恰好看了去,嘴角翹起了一個冷然的弧度,繼續饒有興味的將她看著.

柳懿心欲還休,最後終究還是沒有出來,嗚嗚咽咽的,哭得她爹柳大人恨不得掏心掏肺,哭得在場其他人皺起了眉,皇帝更是眉頭都緊鎖起來,怒氣蓄勢待發.

皇帝現在是越來越不喜歡柳懿心了,之前覺得她還是聽懂規矩的,但是現在看來這些年來他都看錯她了,她以為她是什麼人,她只是一個臣女罷了,一個臣女的事兒再大又能有多大,竟然不知好歹的鬧到後宮來,鬧到天家所有人都知曉了,她當自己是什麼人還要不要臉面了?

"但是……"宇文璨的能力他是知道的,一個晚上的時間他完全可以將事實扭曲,皇帝原本對柳懿心還算滿意的,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好像對她的印象越來越差了,對她更是喜歡不起來.但是,如果她肚子里的孩子真的是皇家的血脈的話,而明兒宇文璨為了不承認柳懿心故意將事實扭曲的話,那皇家血脈豈不是要流落在外?

宇文璨動作根本就沒有頓下,手動著輪椅就往外走.

柳懿心這一話就像是重磅炸彈,一下子在皇太後的寢宮炸開了鍋,眾人你眼望我眼,大家眼睛都在閃爍著什麼,紛紛急切的想要表達些什麼,但是由于現在地點和人都不對,所以都只得閉上嘴巴不.

柳大人被他得老臉更了,支支吾吾的道:"恭謹王,臣,臣自然知曉,只是……"

"話."

柳大人被宇文璨這話噎住了,卻替自己女兒抱屈,"但,但是這事關乎心兒的名聲,如果不是恭謹王你的,心兒怎麼會……"

柳懿心不答,目光淒淒戚戚,癡癡怨怨的將宇文璨望著.

宇文璨的神色柔了一下,聲音有點沙啞,輕輕問道:"嗯?生什麼氣?"

"心兒啊,皇上日理萬機,如今時間不早了,皇上龍體最為重要,有何事快些出來便是,你這番要是礙著皇上休息該如何是好?"柳大人不愧是在官場上打滾了幾十年的,懂得觀察色不,話也異常好聽.

宇文璨看到榮驊箏這樣子不知怎的松了一口氣,視線回到柳懿心身上,唇角似乎翹了一下,眼睛看向柳大人,眼底冷冷冰冰的,道:"柳大人,看來柳姐的耳朵有點問題."

"給朕回來!"皇帝冷了聲音,"就算要走也不是這個時候,事到底如何的,你一定要交代清楚,不交代清楚你和恭謹王妃今晚都別想回去了!"

"父皇,我過明兒會給你看到事實真相,看到柳姐肚里的孩子是誰的,不過是一晚的時間罷了,難道父皇竟然連一晚也等不了?"宇文璨立刻打斷皇帝的話.

讓他和心兒的孩子的骨肉流落在外,那日後,他還有什麼顏面卻見她?

柳大人還是不敢置信,臉色驀地嚴肅下來了,"心兒,此話當真?"

柳大人幾十歲了,愣是大叫出聲.他看著眼前這個被自己捧在手心上的女兒,有點不敢置信,"心兒,你,你有了恭謹王的孩子?"

皇帝聽了,也不置一詞,微微點頭揮揮手讓一旁的太監將劉禦醫叫進來.

"父皇,一晚的時間罷了."宇文璨的聲音越來愈冷了,他唇邊翹起一個冷然的弧度,提醒道:"父皇,皇家的血脈可不能隨便的混淆了."

皇帝顯然有些不耐煩了,龍一揮,"柳姐有事就快些吧,朕待會還有事兒要辦."

他的目光非常冷厲,柳懿心剛對上立刻就顫了身子,頭顱不禁也跟著垂了下來,兩只手捏著手絹,咬著唇兒愣是沒有話.

兒啊,這件事現在解決和明兒解決有何不同?"

"……"

皇帝聞,臉上浮現一抹嚴肅.

柳懿心心髒顫了一下,"我……"

柳懿心咽了咽口沫,一下子就緊張起來了,忘了哭泣,臉上浮現光,"就,就是……"

她的聲音帶著濃濃的鼻音,聲音原本就嬌嬌弱弱的,如今聽起來總覺得異常淒楚,眼前這一幕怎麼看就怎麼像是癡女在挽留離去的負心漢.

宇文璨唇瓣緊抿,冷冷的譏誚道:"本王和柳姐相距從來不會近于一步,柳姐肚里的孩子怎麼可能是本王的?就憑劉禦醫那未足一月這法,就憑柳姐一?"

"什麼叫做你有了本王的孩子?"宇文霖看著柳懿心,"柳姐,本王自稱見識還算可以,但是還真的不知道柳姐這話到底是什麼意思,柳姐替本王解釋一番?"

柳懿心一聽,嗚咽聲頓了一下,淒淒慘慘戚戚的掙開柳大人,'咚’的一聲在地上跪下,額頭貼地,抽泣道:"皇上日理萬機,公事如是繁忙還讓皇上勞心臣女之事,臣女有罪!"話罷,連連磕了三個響頭.

宇文霖頓時竟然有種恨鐵不成鋼的感覺.

唉!榮驊箏看著忍不住歎息,真弄不明白古代人的腦子是怎樣構造的,如果真的明白自己妨礙人時間就快些將事兒出來便是了,她拖拖拉拉,那麼多別的作甚?真是的,要是她是皇帝還真的想治她罪呢!

柳懿心原本還在嗚嗚咽咽的擦著眼淚的,被皇帝如此一問,連忙點頭,"是,是劉禦醫,劉禦醫送懿心過來的,現在還在門口候著."

"不."榮驊箏靜靜的搖頭,看到宇文璨的黑眸在她話出之後綻放出一抹絕世芳華之光,笑了,"我相信你."話罷,臉色沉了一下,哼了一聲,輕輕抱怨道:"只是有點生氣."

宇文璨向外走榮驊箏也沒有跟著出去,瞄了一眼旁邊桌子上的茶,探了一眼深淺之後動手為自己倒了一杯,慢悠悠的淺口呷著,看起來一點慌張也沒有.

皇帝看著皇太後這樣的眼神,頓了一下,抿住唇不.

"你……"柳大人氣得眼睛暈了暈.

柳懿心的話帶著一絲絲幽怨,還有一點點質問的味道,短短的一句話就讓人浮想聯翩,將人帶入了遐想之中.

柳懿心心一跳,唇輕顫,"但是,恭謹王,那……那件事會是事呢?"

他話還沒完,宇文璨眸光輕飄飄的一瞥,他立刻頓了下來.

皇帝看著兩人,對宇文璨道:"璨兒,這事……"

她決定了,她要好好的看看這一出戲到底是怎樣演的!

"恭謹王,這等事,心兒一個女子怎麼解釋?"柳大人雖然氣柳懿心敗壞門風,但是他更心疼柳懿心,有些不服氣的道:"恭謹王,心兒從來都是一個懂規矩的孩子,雖然沒有傾國傾城之貌,但是好歹也是要樣貌有樣貌的,這京都多少富家公子等著.如今你們都這樣了,難道你就嫌棄心……"

呃?

宇文璨唇邊露出一抹譏誚的笑,"父皇如何得知柳姐不會這樣做?"

柳大人一看,腳步差點就不穩起來,方才在酒筵大家在柳懿心產他還不相信的,想不到竟然是真的!

柳懿心抽氣聲頓了半秒,然後快速的連連磕首,"臣女勞煩皇上了,臣女有罪……"

宇文璨容色淡淡的瞟一眼她,連個回應都沒有給.13acV.

宇文璨聞竟然在這個時候笑了一下,然後,他動作異常利落的在眾人的目光中轉動著輪椅,然後不緊不慢的靠近柳懿心,神色高深莫測,"你肚里的孩子怎麼就是本王的?柳姐請再一遍?"

"二王嫂,你……"

"爹爹,對不起……"柳懿心淚眼婆娑,她目光依然看著宇文璨,"只是女兒心不由己啊,女兒……"

宇文璨罷,也不急著回去,卻是對皇帝道:"父皇,請給我一個晚上的時間,明天早上我會給你一個滿意的交代的."

"會不會知道柳姐自己知道,而柳姐有何居心更是只有柳姐自己明了."

宇文璨抿著唇,懶得回答.

宇文璨置若罔聞,身子慢慢的往外走.

榮驊箏聽著,唇邊翹起的弧度更甚了,抓住宇文璨輪椅後面橫木的手一松,在眾人皆靜靜站立中走到旁邊的一張凳子上緩緩坐下.

劉禦醫據實以答,"還不足一月."

宇文璨挑眉.

榮驊箏看著,站了起來,朝宇文璨走去,抓住了他的輪椅後方——

柳懿心掩唇看著他,定定的看了宇文璨好半響,看著看著,眼淚就流個不停了,她仿佛心中有著無限淒楚似的,為了不讓自己過于失禮,從子捏出一條手絹輕沾兩下淚眼,這才抬起頭來,細聲細氣的道:"恭謹王,難道你忘記了麼?"

"既然如此,就起來話吧."皇帝容色淡漠的道.

"……"柳懿心被問得一愣一愣的,然後趕緊轉換話題,眼眶里的淚水越來越多了,垂下頭嬌嬌弱弱的道:"恭謹王,孩子真的是你的啊,真的……"

"嗚嗚,恭謹王,你,你怎能這樣呢,懿心肚里的孩子真的是你的啊."柳懿心梨花帶淚,清麗的眼睛都哭腫了,"這件事和三殿下和四殿下毫無關系啊."

"現在現將一些人解決掉,我看著都煩了."榮驊箏罷,伸手拍拍宇文璨的肩膀,強調一聲,"我以前只會給她教訓,現在如果你覺得僅僅是教訓就能夠解氣的話那你依然可以這麼做."

大家一愣.

劉禦醫戰戰兢兢的進來了,一進來就跪了下來.

柳懿心哭聲更大了些,聲音也更委屈了.

宇文璨的耐性告罄,連瞥也不瞥柳懿心一眼,抿著唇轉過輪椅就要往外走.

榮驊箏瞪他一眼,"想知道回去好好."

宇文璨唇瓣緊抿著,唇邊泄出一抹冷笑,冷颼颼的道:"柳姐,聽你之事和本王有關是麼?可否來讓大家聽聽到底是什麼事?"

"柳姐,有何事兒直接吧."皇後臉色也不怎麼好,覺得柳懿心拖拖拉拉的,非常沒勁,她還等著她快些爆/發呢!

柳懿心看著,像是看得肝腸寸斷似的,捂住胸口淒楚的喊道:"恭謹王,我已經有了你的孩子啊……"

"恭謹王此話可真?"柳懿心聞得宇文璨一模樣好像更委屈了,臉龐的淚還沒干,新淚又一重的滾下來,"既然恭謹王記性那麼好,為何唯獨忘了那一件事?"

"本王記性素來最好,如果事兒重要,本王定然記得."

劉禦醫看皇帝沒有回音,想了想,道:"柳姐胎兒其實……"

宇文璨回過頭來一看,唇瓣抿起,靜靜的看著她,好半響之後,薄唇微掀,"箏兒,你是不是從來就沒有相信過我?"

柳懿心臉上的淚一重重的更洶湧了,咚的一聲朝宇文璨跪下,淚痕重重的抽泣喊著宇文璨:"恭謹王……"

柳懿心愣愣的看著宇文璨一步步的朝自己靠近,她感覺到自己的心不能控制的撲通撲通的跳了起來.她等著他向自己靠近等了好久好久了,久得她自己都忘了有多久了……

榮驊箏被她這話折磨得牙關緊咬.

"恭謹王,原來你真的忘了……"

榮驊箏哼了一聲,"也該讓我見識見識什麼鬼王的名聲是如何來的了."

皇帝心底想到了什麼,生出幾分高興來,看到宇文璨背影只是一頓,然後繼續的往外走,皇帝急了,喝住他:"璨兒,你要往哪里去,回來!"

"我忘了什麼?"

其實吧,在進來皇太後宮殿的時候她就有一種豁然開朗的感覺.她懷疑宇文璨作甚呢,有什麼好懷疑的呢,看看,柳懿心是什麼人啊,臉皮不是一般厚的,如果她真的和宇文璨有些什麼至于現在才鬧麼,如果她真的和宇文璨有些什麼,只怕狐狸尾巴早就翹得高高的來自己眼前耀武揚威了,何須等到現在?

皇帝也被柳懿心這話弄得愣了神,柳懿心竟然有了皇家骨肉?

大家聽了柳懿心的話,皆心底倒抽一口氣,紛紛猜測那一件事到底是什麼事.

皇帝張了張嘴巴,才剛想什麼,宇文璨再道:"之前一道前往龍岩寺的男子並不只有我一人,三王弟和四王弟也在."

柳懿心淚流滿面,爬著向前追了過去,顫音喊著,"恭謹王,別走啊."

宇文璨伸斷他,對柳懿心道:"這世上和本王有過接觸的人那麼多,並不是每個人每件事都記得那麼清楚的."

"解釋."宇文璨目光緊鎖著她.

大家想不到榮驊箏會在這個時候走到一個角落去,愣了一下,完全猜不透她的心思,難道她就不怕柳懿心做出些什麼來,讓自己的位置被人代替麼?畢竟柳懿心的出身比她好啊……

柳懿心頓時失了魂,所以根本就沒聽到宇文璨的話,被淚水洗過的清眸異常美麗,一瞬不瞬的盯著宇文璨.

皇帝聞,沉吟片刻,對柳懿心道:"柳姐,方才可是劉禦醫為你看診的?"

"噗……"榮驊箏嘴里的茶水很不優雅的從嘴巴里噴出來.

皇帝皺眉,方才兩人的話他們都沒有聽到,宇文璨用真氣將他們的對話隔絕了,這里的人只有他們二人才知道他們到底了什麼.皇帝有點不太放心,道:"璨

宇文霖在一旁看著,他是從一開始就抱著胸睥睨著柳懿心的,看了半響什麼事兒也沒發生,撇唇,揮手道:"柳姐,來個痛快的吧."

話罷,宇文璨再道:"什麼時候起一個禦醫的話變得這麼有用了,什麼時候開始一個臣女之話竟然比本王的話更具服力了?"

在榮驊箏手松開的霎那,宇文璨眸子暗了一下,眼底閃過一絲繚亂,但是終究是什麼也沒有.

"下去吧."皇帝掃了一眼劉禦醫,打斷他的話,揮揮手道.

宇文璨聲色冷然,目光里尋不到一絲溫度.

驊的始一出.宇文璨不答,反問:"不同在于,明兒我可以拿出證據柳姐肚里的孩子和我沒有絲毫關系,今兒大家只會相信柳姐,相信她肚里的孩子是我的."皇帝愣了一下,然後輕聲呵斥:"璨兒,你怎能如此話,這件事事關重大,你怎能如此?"時,皇帝一頓,再道:"再者,柳姐是女子,這等事豈會亂?如果不是真的,哪里會找到母後來事?"

這,這怎麼可能,他夫人對柳懿心的管教素來嚴格,事事都讓她以大家閨秀之禮作為標准,柳懿心在府上也非常乖巧的,如今怎麼會出了這樣的事.柳大人簡直不敢置信,"心,心兒,你莫嚇爹爹啊,你,你……"

榮驊箏輕飄飄的瞟他一眼,然後再移開視線,懶得理會他.

皇帝看著劉禦醫,神色威嚴的道:"劉禦醫,柳姐身孕有多久了?"

被點到名字的宇文廣和宇文霖兩人面面相覷.

皇帝在心中暗暗算了一下,眼睛不動聲色的睜了一下.

"什麼?!"

柳大人時臉上浮現一抹驕傲,"女這麼多年來,對登門拜訪男子從來都是不暇辭色,最對恭謹王敬慕有加,上次前往龍岩寺不也是和恭謹王一道前往的麼?"話罷,他眼睛轉了一下,"臣斗膽在此作一個推測,女珠胎暗結絕對是在這一段時間."

宇文璨睨著柳大人,"什麼叫做如今你們都這樣了?柳大人就肯定柳姐肚里的孩子是本王的?"他時一頓,譏誚的道:"柳大人,你和柳夫人是如何才有了柳姐難道你不清楚麼?"

柳懿心起來了,眾人立刻就可以看到她臉上淚痕滿布,淚眼朦朧,唇兒輕咬,模樣嬌柔淒婉,看起來甚是動人,讓人忍不住想要上前保護她.在眾人注視的目光中,她微微抬頭,目光多了一抹堅定,靜靜的朝著宇文璨看去.

宇文璨聞,眼神倏地冷了,"你肚里的孩子是本王的?"

皇太後眸子再是一瞪,目光幾乎帶上了一種戾氣,狠狠的剜著皇帝,其勁兒比方才還重.

皇帝一下子被噎了,半響後張了張嘴巴,才剛想什麼,柳大人一把跪了下來,"皇上,女素來潔身自愛,恪守閨中之禮,文靜嫻熟,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在京都人人都知曉的."

宇文璨笑了,"箏兒,你這是要和為夫比狠麼?"

那一件事到底是什麼事,為何偏偏要將它給忘了,其中可是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

"柳姐之事待會再吧."皇帝聲音冷冷清清的,回頭看向皇太後,"母後,所謂清官難斷家務事,此次靖國使團前來朕事兒繁多,著實管不了一個臣子家里的事,您看……"

柳懿心被他眼神嚇得顫了一下,但是她趕緊冷靜下來,"恭謹王,難道你真的忘了麼?"

然而,他話還沒完,便被宇文璨打斷了,唇邊勾起一個譏誚的弧度,"父皇,就因為我和柳姐一道前往龍岩寺所以就能夠確定和柳姐珠胎暗結的人是我了?"

柳大人幾乎不出話來了,當著這麼多人的面他也是要面子的,女兒不受閨中之禮,竟然未出閣就和人有了孩子,這……讓他老臉往哪擱啊!

'那一件事’?

劉禦醫走了之後,皇帝皺眉看向宇文璨,道:"璨兒,劉禦醫的話你可是聽到了,從前往龍岩寺到現在前後也不足一個月,時間非常吻合,你……"

時間完全契合!

柳大人一愣,他宦海多年一下子就聽明白了里面的含義,臉色頓時有點尷尬,老臉漲得的,喃喃道:"恭謹王,心兒……"

劉禦醫一怔,知道自己可能多此一舉了,頭皮發麻,趕緊的起身離去了.

'唯獨’?

丫的,好啊,柳懿心,你膽子還真的夠大的啊……

宇文璨看著她臉上哼哼著的臉兒,臉上的表異常生動,美好得讓人舍不得眨眼.看著她好半響,他才移開有些酸澀的目光,唇瓣翹起一個華美的弧度,輕聲道:"好,都依你."

怎麼……他們也被牽扯到了?

宇文璨看向柳懿心,冷冷清清的道:"柳姐,本王給你一次機會,如果今兒你自動承認錯誤,並且永遠的消失在本王的視線內,這件事本王就不追究了.如果……"

柳懿心絲毫不肯改口,哭哭啼啼的,"恭謹王,孩子就是你的啊,你……啊!"

她話還沒完,感到脖子上驀地一痛!

上篇:第一百七十三章 柳懿心之死(2)    下篇:第一百七十五章 柳懿心之死(8000+)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