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鬼王的毒妾第一百五十三章 洞房花燭夜2   
  
第一百五十三章 洞房花燭夜2

榮驊箏性子是比較強硬的那種,上輩子更是刀槍對著都不懼的,如果遇到強者相對抗她只會遇強則強,從來沒有向一個人服軟過.但是,她現在發現,有些事並不在于強或弱,只在于你願不願意.

她曾經出任務無數,經曆風風雨雨亦是無數,也遇到過強悍的對手,也遇到過人拿著槍指著她的腦袋,然而,即使是面對刀槍她都能夠挺直腰肢.但是她對著眼前這個衣勝火,笑容溫柔繾綣的男子,在被他抱到腿上坐著的那一瞬間,她整顆心都暖融起來了,心頭軟成了一灘水.

看著他手上那一襲同款的火嫁衣,上面繡著和他身上同樣的花兒,綻放著同樣的芳華,她看著不過兩秒,全身就覺得軟了,摟住他的脖子,聲音有些顫抖,"我沒力氣,你……"

他的呼吸比她好上甚多,看著她唇邊一點點的銀絲,美得不可思議的薄唇翹了一下,然後在榮驊箏傻眼中伸出舌尖輕輕的舔掉……

#已屏蔽#

榮驊箏此刻全身都軟了一點,腦子像是江湖似的,昏昏沉沉的,文雅卻乖乖的伸手過去,穿進了子口里,腦子昏昏沉沉的想她和他身上的衣袍應該就是前廳少了的兩團衣袍吧……

宇文璨笑了一下,看著她唇上印著屬于自己的齒痕,黑眸再度陷入了幽深之中,將她後傾的腰肢拉到貼著自己,垂頭再度吻上了她……

她著臉哀求的看著他,一副想要哭出來的樣子,"宇文璨,你別看……"

"嗯,為夫知道你沒有,害羞了是吧?"

這是宇文璨第一次贊美她,榮驊箏卻很慌亂,自己光著身子被人看著她這會兒都想要哭了,想有所動作,然而雙臂卻被人緊緊的扣住,她急得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好丟人啊!!!

宇文璨的笑容收斂了點兒,側臉用鼻尖摩挲了一下她的臉蛋兒,聲音有點啞,"箏兒,真的,你動作要快些,不然為夫真的等不及了……"

好久好久之後,兩人都不知道過了多久,整個房間靜悄悄的,房間內燭的淚兒不停的滑落,耳邊是門外雪打枝椏的聲音,還有就是歡慶的煙火爆響的聲音,好久之後,也不知道是誰發出了一聲歎息聲,宇文璨的手緩緩的覆上她的雙手,將她的手掌包裹于其中,然後修長的指尖靈活的挑開了她的盤扣……

榮驊箏氣得差點將手上的盤扣給扯斷了,急聲警告道:"宇文璨!"

"唔……"榮驊箏想要大口大口的呼吸,這一個吻比以往的都要來的劇烈,她以前總覺得宇文璨輕飄飄的,他的吻就算強硬也不會強硬到那里去,如今她才發現自己完全錯了,她舌頭一直想要躲開他的索取,然而總是躲不過被他霸道的舌尖,她根本就連逃的幾乎都沒有,不但如此,舌尖迷迷糊糊的被他帶著去到他的嘴巴吮得發麻還不夠,這回連呼吸都被要靠他給予……

宇文璨被她的反應弄得哭笑不得,這丫頭這時候倒是煞風景!

在嫁衣穿上的那一刻,宇文璨抱著她使用輕功轉移了到了一個非常寬敞的椅子,臂膀緊緊的攥住她的腰肢,將她拉得和她幾乎沒有距離,然後將她抱著跨坐在他腰間,面對著他.

在衣袍終于穿了上去,宇文璨一一的為她扣上盤扣,榮驊箏感覺到身下坐著的地方的觸感越來越灼熱,而他的動作也越來越快了,寬大的嫁衣一下子就被他扣好了扣子!

"乖!"宇文璨摟住她軟滑的腰肢將她整個人納在胸前,讓她的腦袋擱在他的肩膀,真的不這樣直接看她了.

宇文璨目光熾熱的看著她的胸前,目光幽深熾熱,卻在這個時候沙啞著聲音道:"箏兒,你真美……"

"怎麼?怕了?"

榮驊箏抱住宇文璨的身子輕輕的笑了,"呵呵,宇文璨,癢……好癢……"著,她身子都顫動著,"好癢啦……"

宇文璨時手中的動作並沒有停下,唇瓣更是將她的耳垂咬進嘴里輕輕的吸/吮舔咬著,讓榮驊箏整個人熱了起來,全身都軟成了一攤春水,腦袋閃躲著,"唔……宇文璨……"

榮驊箏以為自己可以喘息一會了,然後她微微張開的唇卻給了他霸道的舌長驅直入的機會,然後盡的掠奪她嘴里的每一寸甜蜜,力道粗野,一點也不像是那個冷清淡然的宇文璨,然而他霸道粗野的掠奪中卻有著不容忽視的憐惜和繾綣,急切而溫柔,地毫不留的索取,盡地占有,濃烈的男性氣息,染盡她嘴里的每一個角落.

榮驊箏沒有回答,抬起頭認真的看著他俊美的臉龐.

脫掉了外衣,還剩下兩件並不怎麼厚的衣袍,榮驊箏低著頭看著宇文璨圈著她將她的另外兩件衣袍一一挑開,然後任由衣袍散落在地上,最後,她身上只剩下一件肚兜……

榮驊箏瞬間瞪大了眼睛,這,這好像……太香/豔了!

然後,肚兜一下就就被大掌從寬大的嫁衣中抽了出來,然後,榮驊箏眼睜睜的看到肚兜被扔在地上和地上的衣服糾纏在一塊……

榮驊箏腦海里忘不掉被宇文璨條脖子的感覺,還在想笑,宇文璨這三個字讓她怔了一下,因為里面包含太多東西了,她不可能感受不到,她笑了一下,微微向前在他的的唇上飛快的親一下.

"……唔……"因為她是被他抱在腿上坐著的,被他激烈的如此吻著,她只能身子向後傾的承受著他的索取,腰肢被他逼得一點點的向後傾著,卻怎麼也抵不過他的恣意,他吻著她的力道和他強硬緊縮著的臂膀都在昭示著他心底深處的**,那一股**如火一般,似乎都能夠將她燒殆盡!驊性的種願.

榮驊箏想什麼,然後卻被他摸上胸口的手給刺激得腦子停掉了轉動……

榮驊箏頓時整個人都抖了一下,他的呼吸就在她的耳旁,舌尖舔過她的耳廓,滾燙的大手這時候也脫離了尋常的軌道,將他親手系上的腰帶再度親手的扯掉,然後靈活的手掌從她寬大的嫁衣下擺探了進去……

榮驊箏又在他的眼睛吻了一下,想了想然後飛快的側頭在他的耳朵出咬了一下,並學著他在他的耳垂處吮了一把,感覺到宇文璨身子顫了一下,然後飛快的垂頭在他凸起的喉結處咬了一下!

宇文璨看著這樣的她,臂膀瞬間收的更緊了,將她抱得更緊,她淺淺的呼吸而浮動的雪軟因為他這個動作而被擠壓著,榮驊箏瞬間感到了心慌,伸出手想要推開他,"王爺……嗚……"

這一下子,她就更加慌亂了,手腳頓時都不知道應該如何擺放,拿著的盤扣的手微微顫抖著,低著頭想要解下,卻怎麼也不能如願的將扣子離開盤住它的洞,心,瞬時間如脫了缰繩狂奔的馬,好像快要掉出胸口似的.

脫掉了嫁衣上身就完全赤/裸了,冷空氣從四面八方侵襲而來,榮驊箏還來不及吸一口冷氣就被宇文璨看向自己上身的目光給嚇得抱緊了雙臂!

開口想要的話被宇文璨的驟然而來的吻變成了嗚咽聲,而在同時,她的腰肢被他雙臂攥緊得幾乎想要折斷了,唇兒被他霸道的吮/吸住,她有些慌亂有些不能呼吸,想要微微掉頭,他卻不讓,伸出一手將她的後腦勺穩穩的固定住,吮/吸啃咬著她的唇兒,知道她的唇發出辣辣的疼痛,他才終于放開.13acV.

宇文璨因為她這個動作身子瞬間就僵直了,抽一口氣的攥住她的腰肢,聲音沙啞的道:"傻丫頭,看來你真的不知道玩火**四個字是怎麼寫的!"話罷,絲毫不給榮驊箏躲的機會,探進她身子上的手緩緩的上前,滑過她的腰側,來到她的背後將她的肚兜繩子一把給抽掉!

"你閉嘴!"榮驊箏上輩子二十一歲還沒滿呢,要是普通人大學還沒畢業,算是非常年輕的,雖然曾經牙癢癢的想要將宇文璨給壓了,但是她心靈上卻從來不曾想過這些事兒,如今面對免不了會慌亂,會害羞.

宇文璨忍住下腹傳來的叫囂,盡量輕著聲音不要嚇到她,挑眉道:"只吻唇?"

他已經有些忍不住了,不過他還是忍著,離開了她的脖子,將她扳正身子對著他,兩人鼻尖對鼻尖的對視著,宇文璨看著她笑米米的唇,黑眸深深的輕罵道:"傻丫頭!"

"箏兒乖……"

她話兒還沒完,宇文璨就壞壞的湊近她的耳根,笑著道:"只要箏兒不害羞,為夫幫你換."

宇文璨笑著看她,看她心好像放松了一點唇瓣翹得更高了,在她耳尖處吻了一下,然後看她還還在因為他方才的話而不想理他,也沒有在意,很自覺的動手掀了她的圍裘,接著她絨毛外衣的盤扣.

這個吻持續了好久好久,久得榮驊箏以為自己的呼吸都要停止了,然而他這時候卻停住了,兩唇的離開帶出了一條綿長的銀絲……

也不知道是淺淺的,薄薄的肚兜抵抗不了外面肆意的冷風寒流,在衣袍脫下的瞬間,榮驊箏整個人都顫抖了一下,纖白的雙臂浮現了一層雞皮疙瘩.在脫掉了兩件衣袍之後,榮驊箏明顯的感覺到宇文璨的呼吸好像急促了一下,她鼓起勇氣抬頭想要看他,卻看到他目光幽深得可怕,里面透露著赤/裸裸的**幾乎能夠將她吞噬!

榮驊箏輕輕軟軟的呢喃,還有嬌軟的淺淺的申銀聲讓宇文璨瞬間就繃直了身體,這時候他的唇瓣放開了她的耳垂,緩緩的下滑,順著耳根來到她的脖子處,輕輕摩挲著,舌尖舔著……

榮驊箏倒抽一口氣,看得心驚肉跳,趕緊的垂下頭來不敢看了.

榮驊箏聞,身子驀地一僵,原本兩人在嬉鬧著她沒去留意著什麼,但是如今她是坐在他的腿上的,她此刻真真實實的感受到了自己坐著的地方傳來了讓人驚心的灼熱!

"我沒有!"榮驊箏被他這麼得都快想要哭了,氣急得直瞪著他.

宇文璨的手松了,看著她臉兒霞翻飛,俊美的臉湊近她,翹唇輕聲曖昧的道:"我這樣就是欺負人了?那待會……"

肚兜比較薄,也沒有很長,只是險險的覆蓋住她的腹部,他手掌探進去的時候直接就跳過了肚兜,輕輕的摩挲著她雪白柔軟的肌膚.那里的肌膚比較敏感,榮驊箏瞬間的整個身體就僵硬起來了,有點害怕,輕輕的想要掙紮,"王爺,不要……"

這回的吻不同于上回,上回霸道而溫柔,這回多了一絲激烈和急切在那里,熾熱的唇像是孤單冰冷了好久溪找到了溫暖的源泉,不停地越加大膽和明顯的侵犯著她的芳香.這次他的唇沒有逗留多久,漸漸的吻上她的鼻尖,她的眉眼,還有額頭,漸漸的往上,然後再度緩緩的下移,在她鼻尖處側著滑落到她的耳根,在她耳根處輕輕的咬了一口……

然而,他擱在她纖美肩膀上的俊臉卻輕輕的自後方輕輕的吻著她的肩膀,手掌在她光滑如凝脂的後背輕輕的摩挲著,他的動作非常輕柔,帶了一股安撫的意味的同時還有一股侵略的味道,很快的榮驊箏就陷入了不能自拔中.

宇文璨透過明媚的燭光看向她下垂的臉兒還有顫抖的指尖,眸光幽深得像一口古老的深井,他這一回沒有催促她,靜靜的看著,像是在看屬于他此生的琤j的地老天荒……

在衣的映襯下,無需胭脂的映襯,她的臉兒就嬌豔得不可思議,像是滴得出水似的.宇文璨靜靜的看著她,暫時沒有動作,卻問道:"戴鳳冠麼?"

帶著絲絲沙啞的聲音在她的耳邊回響著,榮驊箏臉開口否認的勇氣都沒有,耳邊繼續傳來比以往低沉甚多的聲音,"就算怕,今兒你也別想逃了……"話罷,堅實的臂膀一邊將她圈在自己的領域里面一邊展開手上的衣,道:"伸手……"

"哈哈,箏兒……"宇文璨看著她害羞得想要王東鑽進去,摟著她,瞬間笑出聲來.

懷中的丫頭柔軟得如同窗外的紛紛而下的絮花,她嘴里香甜的氣息讓他閉上的眼睛燃起了瘋狂,扶著她後腦勺的手掌緩緩向下,在她耳邊和脖子處輕輕的摩挲著,指尖處流瀉出來的觸感誘發他的呼吸也越來越沉重粗噶,他掠奪著她發軟的舌,將她的舌吮/吸的發麻無力!

榮驊箏沒有看到,急切的呼吸著,這個吻好像超過了她對吻的所有知識,超過了她對吻的承受能力.他之前不是沒有這麼對待過她,可這次,相比之前更令她感到可怕,對解下來的的發展好像更加清晰了,雖然她直到現在心里還在彷徨,還在迷茫,還在……害怕.

榮驊箏在他解了她的圍裘的時候還有點反應不過來,看他解她的盤扣趕緊按住他的手,低著頭咬牙道:"喂,你別欺負人,我自己來……"

宇文璨笑著扳正她的臉兒,眯眸道:"別看了,這有為夫好看麼?嗯?"

宇文璨淡淡的笑了一下,然後伸出手將她頭上的釵子飾物全部卸下,她黝黑靚麗,如綢緞一般光滑絲亮的長發瞬間墜落在腰間和前胸,更是將她清麗的臉兒襯得嬌豔絕美.

"我不是這個意思!"榮驊箏一聽,耳根和臉兒一瞬間就了,趕忙放開抱住他脖子的手,被他這麼一她瞬間也忘了之前軟了身子的事兒了,手忙腳亂的就要從他的腿上下來.宇文璨最討厭了,明知道她根本就不是這個意思,他卻……

人都在自己的懷里了,怎麼可能如此輕易的就讓人跑了,宇文璨輕飄飄的一拉就輕易的將人扯回來懷里,臂膀牢牢的環住她的腰,挑眉道:"箏兒,原來你也愛玩欲擒故縱這一招."

#已屏蔽#

那啥,這尺度肯定是過了的,快看啊,不然屏蔽了就……

咳咳,今天會有加更,不過下一更會遲一點,這是依然第一次這樣寫肉,心驚膽戰的就怕寫得那個了,讓依然又是痛苦又是興奮,喜歡的給個月票唄?不喜歡的就表拍吧,依然寫得很痛苦滴……

上篇:第一百五十二章 洞房花燭夜1    下篇:第一百五十五章 新年快樂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