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鬼王的毒妾第一百四十七章 干戈相對   
  
第一百四十七章 干戈相對

榮驊箏幾人剛抬腳要走,云青鸞和柳懿心就急急的上前將皇太後扶起來,柳懿心一不心碰到她被斷了的手,她立刻痛得臉色扭曲,高聲尖叫起來了.末了,狠狠的瞪了一眼柳懿心,喘息著對著榮驊箏幾人離去的背影冷聲道:"你們如此對待哀家還想走?不可能!"

話罷,她沒有受傷的那一只手一揮,瞬間從一側湧出來數十個身穿勁裝的暗衛,將榮驊箏三人團團圍住!

無路可去,榮驊箏頓步,抿唇.

"翟兒!"皇後聞,柳眉倏地擰起,她的貼身宮女明明跟她回報太子昨夜一夜未回廂房,一直和其他幾位王子一道想法子營救四王子,他一直都在這里!

"嘶……"宇文霖幾人頓時瞪大了眼睛,父皇這是動真格的了,要將二王嫂……

一宿沒睡對宇文璨來並沒有多累,他也一直也感覺不到累,只是他到底也沒有阻止她,她的手掌柔柔的,的,溫軟舒服,透過衣袍他還是能夠感覺得一清二楚,那股溫度猶如冬日里一抹暖陽,溫暖而細膩,讓他忍不住眯起了眼睛,暗暗的發出一聲歎息.

皇帝擰眉聽著,沒理會她們的話,依舊道:"璨兒,你……"

雙方糾纏了不過一會,一個身穿明黃色的,高貴儒雅的男子匆匆趕來,威嚴一喝:"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宇文廣幾人看得膽顫心驚,暗暗的使勁絆住那些禁衛軍,榮驊箏看著,廣下的手微微動著,才想要施毒解決,這時候云青鸞卻一個縱身騰過來,一改方才的嬌弱,英姿颯爽的對榮驊箏揮劍!

在榮驊箏手中的兵符揚起來之後,眾兵驀地半挺身,對著榮驊箏做了一個單膝跪地接旨的動作,"見過將軍!"

"恭謹王妃!"皇帝原本是看在宇文璨的面子上對榮驊箏耐著性子的,如今看她死性不改,氣得七竅生煙,二話不,龍一揮,冷聲道:"來人!恭謹王妃紈绔不恭,性頑劣,藐視皇權,目無尊長,留著也只不過是丟皇家臉面罷了,拉出去斬了!"

"不准傳禦醫!"皇太後吸著涼氣,一副非常痛苦的模樣,"如果皇帝不為哀家討回一個公道,哀家甯願死在這里也不看禦醫!"

"嗯."宇文璨動作不變,輕聲應著.

三人聞,對望一眼,皆苦笑一下,卻還是依加入了戰場中.

榮驊箏嘖嘖兩聲,她聽了這個之後沒膽子跟宇文璨這兵符曾經易過手……

宇文璨突如其來的動作讓榮驊箏怔了一下,臉兒了一下,感覺到四周怪異的目光輕咳了一聲,"王爺困了是吧,要不我速戰速決,回廂房休息一會就出發回去?"

武裝軍隊其實人不算多,也就百來人,但是他們的功夫不容覷,個個行動迅速,雖然比不上特訓的暗衛,卻也能夠以二敵一!皇太後都快氣炸了,云青鸞和柳懿心懿心勸著她回去給禦醫看看傷勢,但是皇太後卻堅決不肯走.

宇文璨眯眸,榮驊箏身上突如其來的氣勢讓他都忍不住愣了一下.暗忖這丫頭還挺有模有樣的,也不知道是從哪里學來的!

她沒有不代表她沒有啊……

大家看到宇文璨什麼表都沒有,也一直都沒有出聲阻止,但是宇文廣三人對望一眼,卻頓時的鎮靜下來了.

皇帝抿唇,一不發.

皇上?!

皇帝的聲音很大,但是在刀槍撞擊中卻一下子被掩蓋住了.

皇帝一看,瞬間都快氣炸了,"恭謹王妃,你好大的膽子,你竟然敢攔住朕的帶刀侍衛!"話罷,感覺到自己的權利被完全無視的皇帝氣暈了腦袋了,"來人!"

榮驊箏這麼想著,頓時笑了,好啊,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偏行!既然如此,那我就對你不客氣了!

皇帝聞,想著也是,宇文璨的功夫在十六歲時就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了,這點武器根本傷不了他.不過,就如皇太後所,如果他執意要護著榮驊箏,所有人都動不了他們的!

宇文翟得令,上前幾步跪下,溫文儒雅的臉微微皺著,溫和道:"回父皇,這一切發生的太快,兒臣也才剛剛趕來,一切都太清楚."

對我下春藥是吧,既然你如此喜歡春藥,那我可不能虧待你了!

"她很快就不是了!她配不上你!"皇帝冷聲道.

"那叫麒麟兵符."

皇太後聽著太子側妃的話,冷颼颼的一笑,"皇帝,你可聽清楚了?"

榮驊箏冷眼看著她們哭,想著她們還真的沒將她的話聽進耳朵呢!

大氣頓成!

"母後!"皇帝聽著,想起了兒時的一段時光,心里對皇太後很是愧疚,想著宇文璨武功高,傷害不了他便是了,其他的……管他呢!想罷,他喝道:"動手!

榮驊箏聽罷,停止了手上的動作,估摸著自己身上帶的毒是否足夠這些人好生'嘗一頓’,宇文璨這時候卻道:"箏兒,如果你懶得動手的話就將為夫給你的麒麟玉環拿出來給那些人瞧瞧."時,他修長的手指指向一旁站著巋然不動的武裝軍隊.

"嗯?"她今天原本很好心的,宇文璨在短短的時間內將她救出來,一切就如夢中的場景那般.但是,她的好心一下就被皇太後等人給破壞了,方才一番懲罰不過剛舒服一點,如今再度出現了這麼一群黑衣人,她心頭歎息了幾下,忍不住伸手揉揉額角,歎息道:"王爺,我真心不想殺人."13acV.

將軍?!榮驊箏眼睛都大了,咽了咽口沫,立刻聯想到她上輩子軍區里面頗有威嚴的上將,想起他老氣橫陳的模樣,然後自己的模樣和他的重合在一起,頓時嘴角抽了一下.

想罷,皇帝再度溫和的道:"璨兒,出來,到父皇這里來."

一個武將急急前來.

整個過程,榮驊箏表現得沉穩而冷靜,而宇文璨則淡淡的看著這一切,唇角還帶著笑……

驊幾云鸞著.榮驊箏愣了一下,感宇文璨給她的那個玉佩是軍符不成?是那種見軍符如見指令,一聲令下萬軍浩蕩的那種?!

"將它拿出來晃悠一下就行了?"榮驊箏還是有點不敢置信,頓時覺得自己腰間無比沉重起來了.丫的,宇文璨真的太那啥了,之前她都是將麒麟兵符看作是普通的玉佩,這其也不能怪她啊,有誰會用堂堂兵符當盤扣給人系衣服的!要是她事先知道那是兵符,她的腦袋肯定會被拉斷!

久違的感覺?宇文璨聞挑眉,睜眼,抬頭,就看到她目光一正,唇瓣緊抿,一副凜然正氣的模樣.他看著笑了一下,才剛想什麼,卻見榮驊箏挺胸收腹,踢腿,姿勢怪異的上前幾步,直到去到軍隊面前才頓下,宇文璨看她將兵符驀地一伸,頗有氣勢的一揚!動作利落干脆,有力而沉穩,像是一個豪氣的女將軍似的

皇帝冷聲道:"召集所有的禁衛軍過來!"

"母後!"皇帝看皇太後痛得著實厲害,不由厲聲喝道:"陳公公,還不快些傳禦醫!"

深吸一口氣,她在自己腰間拿下那個麒麟兵符,看著圍住自己的暗衛,再看看和自己有一段距離的武裝軍隊,皺眉,"我要對著他們喊我手上有兵符,讓他們看過來還是怎樣?"

云青鸞看宇文廣三人武功雖然高強,但是都是藏著掖著的,冷哼了一下,朝皇太後皇帝還有皇後福身,請求道:"皇上,青鸞功夫雖然不甚好,但是也能出點力氣的,請讓青鸞也去吧."

"璨兒,出來!"皇帝剛想讓人下令讓禁衛軍動手,但是想到宇文璨還在里面,遂道:"璨兒,快些出來."

榮驊箏眼睛睜大了,還真的給她猜對了!這是兵符!難怪之前云青鸞,柳懿心還有谷婷菱都想搶去占為己有了,原來這不是普通的玉佩,而是兵符,可以發號施令那種兵符!這麼想著,榮驊箏的眼睛閃爍地跟天邊的星星似的一般晶亮,躍躍欲試,"那,我,就是……"

榮驊箏這一邊榮驊箏沒有動手,靜靜的看著,夏侯過卻加入了戰斗中,兩刻鍾之後武裝軍隊終究是撐不住千人的禁衛軍,被禁衛軍突破重圍了,齊齊朝著榮驊箏揮起刀槍!

云青鸞一靠近,榮驊箏特意用鼻子嗅了一下,沒了昨兒的香味,不過……

"不用."宇文璨云淡風輕的道,吧,他左手拇指和食指一扣,發出一股聲音,而就在聲音剛落下,原本木頭似的武裝軍隊齊齊轉過身來,對著宇文璨的方向跪下.

皇帝看著四周靜下來,冷哼一聲,厲聲的對一旁的宇文家三兄弟喝道:"翟兒,你一直在場是吧,你給父皇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在皇帝話出要將榮驊箏斬首之後,云青鸞和柳懿心就頓住了哭聲了,臉上的淚不知是風干的還是怎樣,一下就沒了,雙雙站起來,眯著眼看向那禁衛軍,翹著唇看向榮驊箏.暗忖她臉上的表定然很精彩!

宇文璨聽到晃悠二字就笑了,卻還是應道:"嗯,晃悠一下就行了."

皇帝話一出,一千多名禁衛軍瞬間揮動刀槍和武裝軍隊干戈起來了,一時之間,刀槍碰撞的聲音響徹了天際.

"胡攪蠻纏!"皇太後原本手就痛,越來越沒心等了,她喝道:"翟兒,廣兒,霖兒,你們去!"

經皇後這麼一提,皇帝定睛一看,頓時呆住了,眼目圓睜,好半響才回過神來,急急上前問道:"母後,你……"

皇後聞,膛目結舌,不敢置信的掩唇,"這,這怎麼可能……"話罷,驀地轉身,對皇帝痛呼道:"皇上,恭謹王妃竟然如此大逆不道,竟然想要皇太後的命,這,這太可怕了……"

所以,無論如何,宇文璨還是出來為上,離開榮驊箏遠一點,離開到他保護不了她的距離……

宇文翟對皇後溫和一笑,不慌不忙的道:"兒臣方才出恭去了."

"皇帝,如果你心里還當哀家是你母後,就動手吧!"

皇帝怒,"皇太後是你的皇祖母,你們是親人,何來仇,何來怨!"

皇帝看著皇太後頭發微亂,脖子上有一個深深的巴掌的捏痕,這時候的臉色非常憔悴,唇瓣泛白,一副非常痛苦的模樣,頓時就急了,上前就想扶皇太後的手,皇太後頓時倒抽一口涼氣,用一只手拍開皇帝的手,顫音冷聲道:"別,別碰哀家!"

"皇上,璨兒怎麼成了這樣子了?"皇後看著,一副擔憂的模樣,"按理以璨兒的武功,他要阻止恭謹王妃對母後動手是輕而易舉的,如今母後這幅模樣是不是璨兒一直都在手旁觀……"

"為夫明白."看來她的忍耐能力已經到達極限了.

皇帝濃眉一擰,臉色一下子就沉了下來.

皇帝看榮驊箏一副譏誚的模樣,火上加火,"皇太後千萬福,你自當承受不起,你要做的就是膜拜和尊敬,而不是如今的恐嚇和出狠手!"

宇文璨聽著,就笑了,"除了為夫,他們只聽從擁有麒麟兵符的人,如果你想試試可以將兵符拿出來,他們看了自從會聽從你的指令."

云青鸞和柳懿心看到榮驊箏拿著麒麟兵符發號施令,目光狠戾,嘴唇都咬破了,唇角瀉出一抹血絲!

"璨兒!"皇帝皺眉,"這一次父皇不准你護著她!"

"母後……"皇帝才剛開口,皇後卻一把撲了上去,掩唇驚呼:"母,母後,您這是怎麼了?"

皇太後越權皇帝擰了一下眉,想著自己確實有愧于她,遂罷休了.

只要宇文璨淡定的事兒,就不會往不好的方向發展去!

呵?她過這句話麼?榮驊箏頓時笑了.

皇帝瞟她一眼,看她臉頰腫,臉上淚痕未干的,才剛想開口,皇太後卻冷笑一下,揮手道:"云姐真有心,想去就去吧."仇恨的力量總是比什麼都大,云青鸞恨榮驊箏,讓她出馬肯定不會手下留的,如果她能夠一把將榮驊箏殺了那就更妙了!

"那……"榮驊箏聽了,頓時就笑了,揉揉隱隱發痛的肩膀,在給宇文璨按摩一番他累了一個晚上的,肌肉已經有些僵硬的肩膀,"我是不是現在就開始行動?"

皇後撫著胸口,猛然搖頭,"逆天了,這是要逆天了,區區一個四品官女要逆天了……"

她話一出,武裝軍隊驀地將走過來的帶刀侍衛給圍住.

"住手,所有人都給朕住手!"皇帝瞬間怒了,"到底是怎麼回事?!"

眯著眼,他輕輕的將自己的頭靠在她的腰腹處,聞唇瓣翹了起來,"夫人請隨意."

宇文璨以手撐頭,淡淡道:"莫用了,父皇,兒臣在這呆著挺好的."

武裝軍隊功夫不錯,禁衛軍雖然人多勢眾,一時半刻還沒有人能夠突破重圍向榮驊箏殺去.

不過,她也就驚訝一兩秒罷了,很快就指著那些暗衛,下達指令,"將他們清理掉!"

宇文璨聞,一副好笑的道:"兒臣的妻子,兒臣不護她護誰?"

皇帝冷眼看著,在場除了在他出現的那一刻,在場所有人,除了皇太後之外,在他出現的時候都跪下來了,就只有榮驊箏和宇文璨沒有動作,宇文璨他不回去計較,但是榮驊箏……他皺起了眉.

兩人一看,銀牙一咬,暗忖著這都死到臨頭了,還在這里裝!

不過,他看了一眼宇文璨,見他面色淡淡,就也不計較什麼了.

皇帝所的所有的禁衛軍莫約一千人左右,是這次護駕的全部暗軍和明軍,一千多人被人領著浩浩蕩蕩的進來,瞬間就將武裝軍隊的人團團圍住,手上的刀槍銳利無比,發著陰深的光芒!

榮驊箏聞,目光看向恨不得將她蒸了煮了烤了的皇太後,嗤笑了一聲,"皇上,如此皇祖母,妾身承受不起."

宇文霖的神經有那麼一霎那驀地崩斷了,腳步不受控制的上前,宇文翟和宇文廣不著痕跡的將他拉住,宇文廣輕聲道:"四王弟,莫要沖動,會壞事的!"話罷,他朝著宇文璨的方向微微頷首.

"呵……好啊……"皇太後看著,笑了,"皇帝,哀家當年十年如一日的栽培你,功勞苦勞不消多,如今你卻……"

然而,她們都想錯了,榮驊箏臉色依舊平靜,沒有絲毫的驚慌,腰身站得非常筆直,氣勢不可謂不威嚴……

"是!將軍!"武裝軍隊得令,立刻快速的躥了起來,速度飛快的朝著皇太後那些暗衛飛去,將他們團團圍住!

"恭謹王妃!"太子側妃沉靜的出四個字,眉眼詭波流轉,"是恭謹王妃掐住皇太後的脖子,試圖將皇太後掐死,她還斷了皇太後的手,今兒不殺了這個老妖婆不罷休!"

皇帝的胸口正上下起伏著,想起榮驊箏之前在高台之上的作為,想起她大膽的辭,覺得此事是**不離十了,遂冷聲喝道:"恭謹王妃!你可知罪!"榮驊箏站在原地,不急不慢的應道:"有仇報仇,有怨報怨,何罪之有?"

宇文霖順著他的方向看去,吃了一驚,二王兄這是……

"呵,皇後倒是細心."皇太後笑了.

皇帝非常心急,一邊讓陳公公快些過去一邊順著皇太後氣喘籲籲的背脊,厲聲喝道:"到底是怎麼回事?皇太後為何會如此?!"話罷,他目光一低,看到皇臣府十多個女子皆一臉痛苦的倒在了地上,而跪在雪地上的云青鸞和柳懿心則雙頰腫,由于皮膚雪白細嫩,臉上巴掌印非常清晰!

皇太後和皇後聽著皇帝瞬間柔和下來的聲音,柳眉擰起.皇太後冷哼道:"皇帝,璨兒功夫多高你不是不知道,這點刀槍還傷不了他的,若真正要擔憂的不如擔憂他會袒護恭謹王妃吧."

"喲,皇帝,你倒還記得哀家是你母後啊."皇太後冷笑,旋身躲開撲身而來的皇後和皇帝.

皇太後聞,眸子一冷,唇邊泛出冷笑!

"不但如此,恭謹王妃還侮辱皇臣府的親臣,對她們下毒,而云姐和柳姐的臉也是恭謹王妃大的."太子側妃繼續一一道來.

"還真是久違了的感覺."榮驊箏看著,忍不住歎息.這武裝軍隊素質非常不錯,動作整齊一致,大氣有力,看著像是她之前的軍區的軍事演習似的,非常的威武震撼,那股鏗鏘和驕傲,讓榮驊箏忍不住挺起了胸腔,只差沒挺胸收腹敬禮了.

太子側妃話一出,云青鸞和柳懿心二人雙雙掩面而泣,哭泣聲細可憐,像是可憐的動物似的,聽著揪心揪肺的,要是有多男兒在只怕一把沖上去細心呵護了.

皇帝話一出,榮驊箏想著皇帝對她還算可以,她要賣他一個面子,遂讓人住手了,皇太後也讓人住手了,眾人齊齊看向皇帝.

"皇帝,你可聽到了?她這是什麼態度!"皇太後怒道.

榮驊箏眼睛一亮,心中的不快揮去不少,"王爺,那個玉佩……"

"箏兒."突然,宇文璨淡淡道.

但是,該看到的人都看到了皇帝,紛紛跪下,而那些倒下了,動彈不得的皇臣府之人聞聲激動得眼睛猛地轉動,嘴巴來來回回的張合著,就算出不了聲也依然在動.

榮驊箏看著活像拍電影的,規模浩大的禁衛軍,眯起了眼睛.

皇後松了一口氣,對太子側妃抿唇一笑,"既然知道,快些細細道來!"

終于要來了麼?榮驊箏冷笑,她冷冷的看著兩個帶刀侍衛向她走過來,眸眼一眯,道:"近我身者,殺!"

太子側妃聞,手握成拳,指甲深深的陷入了肉內!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上前一步,跪在了宇文翟身邊,道:"回父皇母後,這事太子的確不甚明了,妾身倒是將事兒都看了個仔細."

這……

榮驊箏聽著,頓時就笑了,"膜拜?尊敬?抱歉,辦不到!"她會尊重她尊重的人,但是她就是她自己的神,她永遠都不會對一個人頂禮膜拜!

想罷,她驀地從胸口摸出一根之前在廟堂是暗暗放進懷里的天香,然後近身的去攻擊云青鸞!

求月票!

今天先六千,明天月票加更,明天至少一萬二更新來感謝大家的月票哦,如果月票更給力,明天可能會會有更多更新哦!明天劇更精彩!

上篇:第一百四十六章 痛快懲治惡人    下篇:第一百四十八章 斗爭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