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鬼王的毒妾第一百四十五章 皇臣府   
  
第一百四十五章 皇臣府

栽贓陷害?這話一出,在場有些人愣了一下,但很快的心里就有了計較.

榮驊箏的話出口,皇太後一聽,只差沒氣死,"恭謹王妃,你可真是厲害啊,不尊重哀家也就罷了,如今竟然還哀家陷害你?你這是侮辱哀家,你可知道?"

榮驊箏笑,"如果這是事實就不存在什麼侮辱不侮辱的,我只是在陳述事實罷了."

在場的所有人,聽到皇臣府三個字後,在看到那一群女人便緩緩的走過來的時候,除了榮驊箏之外,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

榮驊箏沒聽過什麼皇臣府,只知道自己現在推不動輪椅,皺眉,"王爺,怎麼了?"

頓時,榮驊箏就不知道該些什麼好了,皇太後這一出戲策劃得也太差勁兒了,既然要栽贓陷害也不拿一包真的春藥來,還真是夠離譜的!不過……她好像記得宇文璨好這三天里誰也不能隨意進出龍岩寺頓時也覺得可以理解了.這里荒山野嶺的,還是皇家寺廟,有誰能夠下山有誰有膽子買春藥啊,這不隨便哪個東西來湊數罷了.

榮驊箏一聽,瞬間火了,"喂!老婆婆,你都在這里些什麼呢,想必已經?已經什麼?我告訴你,我們昨夜什麼也沒有,你別在這里胡謅!"丫的,這都是些什麼讓人啊,的是人話麼,她和宇文霖怎麼了?他們什麼也沒有好不好!

幾百年來,被皇臣府判決的人不多,但是每一個即便曾經得到過萬千寵愛的妃子或姬妾,但是後來不是被關著瘋了就是受不住威逼自盡了,沒有一個是能夠再度生存下來的.

皇太後眯眸,聲音非常冷,"恭謹王妃,這件事乃皇家恥辱,你如此大肆宣揚是想要把我們皇家的臉面都丟光麼?"

"恭謹王,恭謹王妃,請留步,皇太後還有話要."皇太後的暗衛驀地出現,擋在了兩人離去的方向,冷冷清清的道.

榮驊箏聳聳肩,懶得理會她,她發現和皇太後話其實一點意思也沒有的,她除了懂得用權勢壓人,其他的一點看頭也沒有.這麼想著,她走近拿著春藥的那人身邊,伸手就想捏起那一包春藥.然而她人還沒靠近,那個拿著春藥的人就急急的後退,榮驊箏挑眉看著,然後轉頭看向皇太後.

皇臣府之人聞,大家你眼看我眼,然後各自聚在一起竊竊私語,好半響之後,一個白發花花的女長者站了出來,道:"四殿下平日里雖然性不羈,但是卻並沒有什麼出格的行為,甚是自規自律."話罷,一頓,慢慢的道:"傳聞丞相府的封姐迷戀四殿下甚久,但四殿下潔身自愛,沒有絲毫不規矩跡象,可見四殿下其實乃一個君子."

眾人聞,紛紛將視線投向皇太後.不知怎麼的,他們竟然看到皇太後眼里閃過驚慌,但很快就平靜下來了,倨傲道:"是!"

不過……這世上到底還有人疼她的,她看一眼云淡風輕的坐著的宇文璨,如是想到.她想,宇文璨好像是這個世上唯一一個不對她有要求,卻疼她入骨,事事為她著想的人.想到這里,又想想自己掉進黑洞死里逃生的,還沒有開始好好享受劫後余生的快樂就被人兜頭訓一頓真心不舒服.歎了一口氣,她來到宇文璨身後皺了皺鼻子,"王爺,走吧,我實在是累到不行了."

宇文璨聞,黑眸閃過一抹疼惜,輕聲道:"好,現在就走吧."

"陳述事實?"皇太後冷笑,"恭謹王妃,你話太過狂傲了!"

皇太後話一出,一群衣著高貴嚴肅,目光凜然的人紛紛從一旁閃出來.

著,她話里有話的就沒有下去了.

榮驊箏一聽,臉兒頓時黑了,難怪云青鸞等人能和皇太後成為一卦,她們裝蒜和表演的功力都是一流的啊.想罷,榮驊箏撫頭歎息,覺得這樣糾纏下去著實沒意思,她們每次都完這招,她們不嫌累她還真的嫌沒新鮮感了.

榮驊箏和宇文璨兩人當沒這回事,皇太後看著他們的背影冷聲道:"皇臣府的人都出來吧!"

皇太後唇瓣緊抿,目光直直的瞪著榮驊箏.

在皇太後'皇臣府’三個字出來之後,宇文璨眸子倏地一眯,頓住了腳步.

宇文璨搖動著輪椅,轉過身來,靜靜的朝著那群人點了點頭.

榮驊箏嗤笑了一下,"皇太後,這件事是不是我做的還不知道呢,你怎麼就料定了會是皇家恥辱呢?再者,如果這件事不是我做的,那麼皇家的臉面才不會有損,這是最好的法子不是麼?"

哼!

榮驊箏覺得可笑,命令的道:"皇太後,知道皇家秘密的人嘴巴不嚴一點,會有什麼後果禦醫自然知曉的,他們不會笨到自掘墳墓的."

榮驊箏這回沒反駁,伸了一個呵欠,催促道:"走吧走吧,呆這里著實煩躁,我都想揍人了!"

皇臣府?

"你想走?"皇太後一看榮驊箏轉身掉頭想要回到宇文璨身邊,頓時怒了,"這一件事你必須給眾人一個交代,沒交代清楚別想走了!"13acV.

榮驊箏冷哼了一聲,玩兒又怎樣,她方才還想玩的,但是現在她不想玩了!想罷,她給了皇太後冷冷的一瞥,突然腳步猛地向前,那個拿著春藥的人看了心沒由來的一慌,轉頭拔腿就想跑.榮驊箏哪里會讓她得逞,施展輕功一下子就追上了,一把揪住她的後領,冷聲道:"你再跑一步試試看,看我不打斷你的狗腿!"

榮驊箏滿意的點點頭,慢悠悠的睨著她,淡淡的提醒道:"但是這根本就不是什麼春藥."

宇文璨轉身看她,"讓你不要自己動手,真是的."

兩人沒頓住,不用宇文璨開口夏侯過就很自動的上前擋在了那些暗衛的面前.

相較于太子側妃的驚訝,柳懿心則只是愣了一下,然後很快就恢複平靜,而云青鸞倒是表露得非常平靜,雖然臉上還是梨花帶雨的,但目光卻一點也不慌張.

"萬一真的是呢?"皇太後絲毫不松口,堅決不同意讓禦醫來,"萬一這真的是春藥,這件事就要讓天家意外的讓人知曉了."

贓害有人今.皇太後雖然表面平靜,然而榮驊箏卻可以看出來她非常緊張,至于為何會緊張……榮驊箏頓時笑了,再度朝著那個拿著春藥的人靠近,那人步步後退,榮驊箏就步步靠近.

榮驊箏不予理會,自顧自的走著,她怕自己想要真正的理會的時候就對著六旬老人大打出手了,因為丫的實在太氣人了,她來到這個世上就一直被人欺負,想著就覺得憋屈!

宇文璨給她一個稍安勿躁的眼神,看到榮驊箏不解,遂解釋道:"只怕我們這回暫時走不了了."

"嗯."榮驊箏點頭,推著宇文璨轉身.

這包從被丫鬟拿出來之後她就一直嘗試著嗅那股味兒,然而方才丫鬟拿著好一會兒了她也嗅了好一會兒,愣是沒有嗅到春藥的最基本成分,遂開始對這包藥的真偽起了疑心.如今認真的去檢查一番,果真不出她所料!

榮驊箏也不惱,"這次不也有好幾個禦醫來了麼,讓他們瞧瞧這一包藥到底是什麼不就清楚了?"

"然而……"著,她看一眼榮驊箏,目光銳利,"然而,昨夜四殿下和恭謹王府二人雙雙中春藥,還共處一室,出了什麼事無人知曉,但是如今看二人安然無恙想必已經……"

皇太後驀地怒道:"都給哀家站住,上一次哀家心慈讓你們走了,休想再有第二次!"

榮驊箏話一出,眾人皆歎了一聲,太子側妃愣了一下,有點不敢置信,這件事明明進行得好好的,怎麼就給榮驊箏扳回一城了?

皇臣府,顧名思義,是屬于皇家的,它是皇家建立起來的屬于一個具有判決性的組織,對皇家人皇後妃子或姬妾做出道德判決的,如果皇臣府之人發現皇家人的某個伴侶行為和道德還會有禮規有任何的沖突的,可以不必經過皇帝或其丈夫,直接對其進行判決,最嚴重者會被逐出皇家宗譜,永世為奴為婢或者是接受各種懲罰.

這樣連續了好幾回,皇太後握拳,怒了,"恭謹王妃,你到底想要如何?不好生認錯在這里玩兒?"

那群人來了之後也沒率先給皇家之人行禮,待幾位王子朝他們點頭之後才一一行禮.

皇家人都知道,皇太後身上,不好的事兒通常都不會發生第二次的,當第二次要發生的時候通常都沒有好事,所以宇文霖等人的神經一下子就繃緊了.

那人被嚇得立刻不敢動了,皇太後氣急,"恭謹王妃,你好生大膽,竟然敢命令哀家的人!"話罷,吵那個丫鬟吼道:"到底誰是你的主子?不知所謂的狗東西!"

皇太後看他們二人終于頓下腳步了,夏侯過也不和那些暗衛搏斗了,心頭得意的冷笑著,才剛想要發威讓榮驊箏和宇文璨吃一些苦頭,然而卻被一個人打斷了.

老者話一落,皇太後勾起了唇,"親臣,爾等都看到了,恭謹王妃的辭粗鄙何止這些!方才她不但對哀家動手,還對云姐,柳姐動手,完全沒有身為一個女子的自覺!"

榮驊箏聞笑了,淡淡道:"皇太後既然肯認她是你的人就好."話罷,也不管眾人壓抑的模樣,一把伸手用力的捏住丫鬟拿著春藥的手,強硬的要她將手掌攤開來,然後捏出她手里的那一包春藥放在鼻尖處嗅了嗅,然後翹唇笑了,"皇太後,這真的是從妾身房里搜出來的春藥?"

歎了一口氣,搖搖頭走向面容淡漠無奈的宇文璨.她這回真的是懶得和她們再度糾纏下去了,自己如今已經為自己脫罪了,她這不是什麼春藥就不是,這一招栽贓陷害旁人一看就明了了.

"你,你……"皇太後一臉不敢置信,"你竟然要殺人滅口?"

不過……她們是高估了自己的演技和辦事能力還是嘀咕了她的能力啊,竟然想要憑著這樣就要她生吞了死老鼠,也未免太看得起自己了!

而皇太後的表現則是和云青鸞一樣平靜,不慌不忙的,唇瓣淺淺一翹,"恭謹王妃,你的話你以為大家會相信麼?"話罷,她再道:"這不過是你開罪的理由罷了,這里只有你懂醫術,你什麼就是什麼了."

皇臣府之人從來不做沒意義的事,只要她們出現了誰就真正的倒黴了.

面對榮驊箏的罵話,女長者臉色非常平靜,"皇太後恭謹王妃辭粗鄙,對長者不尊不敬,原本老臣還不相信,如今看來皇太後之話沒有絲毫虛假."

榮驊箏看著,心頭直呼怪異,還有一股不安縈上心頭.

榮驊箏抿唇.

宇文霖睜眼,才剛想反駁,皇太後卻冷笑一聲,對著皇臣府那群人和和氣氣的道:"各位親臣,你們瞧瞧,霖兒這可是被狐惑了?"

皇太後一聽,眯眸,看看率先站出來的宇文霖,再看看那已經頓住了的兩個身影,目光頓在榮驊箏身上,再次看向宇文霖的目光顯得曖昧而陰冷,"霖兒,你真讓哀家失望啊,昨夜恭謹王妃到底給了你什麼好處,竟然讓你忘記了皇臣府的厲害,如此站出來為她話?"

宇文霖一聽這個詞一瞬間就睜大了眼睛,在眾目睽睽下上前一步,"皇太後,這事不過是事,何須動用到皇臣府?"

女長者頷首,尊敬的對皇太後頷首,"皇太後所屬實,恭謹王妃還有何罪狀,還請皇太後一一道來."

"別的哀家也不多了.哀家現在就恭謹王妃今天的兩條罪證吧."皇太後話罷,一頓,轉身直直的看著榮驊箏,冷冷道:"罪證一,下春藥,心思可見齷蹉非常;罪證二;,身中春藥卻和叔共處一室一夜之久,對其進行迷惑,不守婦道,和七七之條有違."

那啥,依然這幾天都要弄微電影的事,依然被任命擼劇本,星期一就要交作業了,但現在還沒擼出來,正煩著呢,今天的更新要縮水了,偶繼續擼劇本去了,也不知道要不要熬夜~~~

上篇:第一百四十四章 栽贓陷害    下篇:第一百四十六章 痛快懲治惡人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