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鬼王的毒妾第一百四十一章 割肉取膽   
  
第一百四十一章 割肉取膽

宇文霖被這突如其來的危險震得五髒六腑都顫抖起來了,慌忙叫道:"二王嫂,心!"話罷,他試圖躲開蛇尾和蛇頭的雙重攻擊,飛到榮驊箏這邊來.

"你專心對付你的任務!"腰肢被蛇信子攥得幾乎要斷掉,它甩動的動作更是讓榮驊箏頭暈腦脹,但是她沒有忘記自己當初的目的,面對越來越近的發著腐肉臭味,鋸齒森然的血盆大口榮驊箏還是非常冷靜,掏針,發射,下毒,動作不慌不忙,一氣呵成!

"嘶嘶嘶……"

"哦?啊?"宇文霖一聽,頓時更是慌亂了,目光左看看右看看,進入眼里的是一片黑暗,"這這個,好像不太好吧?"

榮驊箏將地上的藥遞給他,"喏,這是藥,你倒一些上去便可."

在這一顆,在這一生里,他從來沒有如此的羨慕過一個人……

宇文霖看著她唇邊的笑,頓時不知該悲還是該喜,點點頭,看著她將巨蟒膽心翼翼的取出來.

"不行!"榮驊箏堅決反對,瞪他,"你力道掌握不到,要是沒個輕重將整個軀體都炸了呢?豈不是要白白浪費了一只膽?"

宇文霖是個男子漢,割肉的動作很豪爽,榮驊箏看著直皺眉,"太深了,你慢一點,要是不心割破了豈不是要前功盡棄?!"

見自己終于讓巨蟒受挫了一把,宇文霖格外歡喜,再度發了兩把,讓巨蟒連連受挫.

榮驊箏翻兩下白眼,暗忖到底是古人,就是番!他這是什麼態度啊,他以為她想要給自己的肩膀給他看啊,再了她只是露出一塊肩膀,其他什麼都沒露好不好?再者,這巨蟒的唾液入了身體很容易細菌感染,難道她命子還沒有露出一塊肩膀來得重要?迂腐!

榮驊箏只顧著自己肩膀上的傷口,自然沒空理會他,在兩個傷口上藥完畢,背後的傷口自己上藥有點困難,遂抬起頭來看宇文霖,"四殿下."

巨蟒全身滾動,翻騰如蛟龍,一只頭沒了眼睛和舌頭,又中了毒,很快就沒了力氣似的,蔫蔫的垂到了地上!

宇文霖笑了,"記得."怎麼可能不記得,那是第一次有人這麼公然的抨擊他的,讓他又急又氣!

"是沒錯,但是這只是藥引的最重要成分之一."

宇文霖越看眼睛越澀,張張嘴吧想什麼恰好看到她動作一急,手心被鱗片劃了一條長長的血痕!

宇文霖一看,桃花眼一亮,"二王嫂,好樣的!"

俊臉泛.

榮驊箏也是一笑,然後就再也沒有話了,靜靜的賣力的挑開巨蟒鱗片.

恁是如此,宇文霖還在上藥的手還是頓了一下,桃花眼閃過一抹什麼.

他跌倒了巨蟒趕忙朝他攻擊過去,宇文霖動作到底機靈,險險避過了,再度騰上空中的時候整個人有點筋疲力盡的感覺.

兩人費了不少的勁兒,在榮驊箏指出的范圍內果真找到了還是熱乎乎的蛇膽.

"我方才在它的頭部下毒了,毒素會蔓延全身,我要它的膽,怕毒素會將它的膽感染,趁著現在毒素還沒完全滲透它整個身體,必須將它的上半部給割掉!"

巨蟒對宇文霖還算客氣了,對榮驊箏更是狠,它眼睛看不到,嘴巴被插了幾根銀針,全身都痛得痙/攣,圈住榮驊箏腰肢的信子就越收越緊,並且猛地使力將榮驊箏給卷進嘴巴.

"二,二王嫂……"宇文霖聽得心頭猛地一抽,桃花眼瞬間染上了血絲,他想過去幫她,然而他自身都難保,如何能夠幫她?

不知道怎麼的,他心頭沒由來的一澀.暗忖,二王兄的運氣從來都是好得讓人嫉妒,雖然瘸了腿,卻換來了一個這麼一個女子一心一意為他.

她忍住痛,趁著這個時機飛快的使出飛鏢朝巨蟒的信子飛過去,信子中鏢,驀地破了一大塊,巨蟒再度受挫,痛得幾乎要不能自已,掉頭就想要滾著按原路返回自己的窩.榮驊箏哪里會給它機會,它養好傷他們肯定就更不好過了,這麼想著目光堅定的從懷中掏出一把匕首,發狠的飛過去朝著那吐著的信子猛地割去!

"你倒和我看哪個大夫沒有隨身帶有藥的?"榮驊箏冷冷反問.

最終,他就算要緊牙關也要將這種無力感生生的吞到腹中,將嘴巴和喉嚨的苦澀還有無能為化作戾氣們被感染的攻擊蛇尾和蛇頭,只有這樣,他才能免去她會受到更大的傷害.

在最後一滴膽汁流進瓶子里,榮驊箏再取出一層粉末,在瓶子的蓋子上抹一把,這才穩穩妥妥的將瓶子歸回原處.

榮驊箏瞪他一眼,"雖然不知道,但是好歹還有個大概的."作為醫者,她對人的器官了如指掌,因為動物種類繁多不可能一一都了解,但是這世上很多事都是有一定規律可循的,就算她不能准確的出巨蟒膽所在的位置,但是還是能個大概的.

"我後面的傷口上不了藥,麻煩你幫忙一下."

"嗝噠!"一聲,一條三米多長的信子應聲落地!

文被危震任.榮驊箏輕飄飄的瞟他一眼,"要不要也給你來一把?"

榮驊箏皺眉,這丫的該不會被嚇傻了吧?

宇文霖抿唇,動作卻還是依的慢了下來.13acV.

宇文霖動作未曾頓下,唇瓣一翹,掀唇:"哦?"

"現在只剩一個頭了,我們抓緊時間把它給解決了!"罷,在地上瞄了自己肩膀最後一眼,縱身一躍,上到上空就朝巨蟒剩下的一只眼睛撒上一些粉末.

榮驊箏沒見過一身兩頭的巨蟒,看著眼下的巨蟒也皺起了眉,"不知道."

"二王嫂,不帶這樣的啊……"宇文霖摸著鼻尖,桃花眼露出的眼神挺可憐的.在話出了之後,看著巨蟒的攻擊力也不強了,猛地使氣將它的信子給砸碎了!

宇文霖才想發功,聞一頓,"不是能醫百病麼?"

宇文霖這時也不廢話了,用手帕清理一下傷口,趕緊的為她上藥.

它不想理會榮驊箏,但是榮驊箏卻不能讓它好過,肩膀被三顆牙齒咬住就相當于肩膀同時被捅了三刀,在信子放開她的那一瞬間鮮血涔涔的流出來了,鮮的血很快就濕了一大塊肩膀!

"呼!"宇文霖松了一口氣,和榮驊箏一道慢慢的落地.

"嗯哼!"在巨蟒一只頭蔫在地上奄奄一息之後,之前榮驊箏下的毒猛地就朝著巨蟒的全身蔓延,然後不過是一會兒的時間,整條巨蟒就開始軟了下來,榮驊箏看著頓時就松了一口氣,也就有心和宇文霖,開玩笑道:"見過這麼香的毒麼?要不來一把試試看?"

自己的肩膀被三顆鋸齒給咬住,在鋸齒離開的時候他肩膀就沒停止過流血,剪了衣服一會兒,她雪白的肩膀瞬間就再度染滿了殷.三顆鋸齒,三個傷口,兩個傷口在前面一個在後面,榮驊箏只能看到前面兩個傷口,但是兩個傷口就足夠觸目驚心的了.

就在宇文霖話落的瞬間,榮驊箏的一半肩膀被松了進去蛇口,蛇的鋸齒有手指那麼長,而且非常銳利,在榮驊箏肩膀被放進去的一霎那,它的鋸齒就咬住了她的肩膀!

宇文霖接過,指尖碰到她的,瞬間心一動.不過,在目光觸及她的傷口的那一瞬間所有的不正當的念頭都化作了一頓驚呼,"二王嫂,怎麼那麼嚴重?"那傷口帶著巨蟒的唾液,雖然流血但是青青紫紫的,傷口旁邊的肉傷了也烏青了一片,看著比匕首插進去還要重上三分.

榮驊箏在他蹲下來的時候看了他一眼,看到他手中的折扇的時候挑了一下眉,突然道:"四殿下,看來我低估你了."

宇文霖聞站了起來,和榮驊箏一道走到那條被一分為二的巨蟒面前,看著它那長長的軀體,頓時傻了眼,"二王嫂,你知道它的膽在哪里麼?"

"還記得我第一次你的扇的使麼?"榮驊箏以為他那是在耍酷,想不到原來還是一個暗器裝置!

榮驊箏試圖發力阻止這一切,但是她的腹部被緊緊的攥住,丹田受阻,根本就發不出多大的力氣,只能咬著牙眼睜睜的看著自己被送進那個鋸齒森然的血盆大口.

宇文霖一怔,拿著樹枝的動作一頓,回過神來後將樹枝放進火堆里,背對著榮驊箏邊走近巨蟒邊道:"二王嫂,這巨蟒的膽真的能醫治二王兄的腿麼?"

宇文霖不答,其實他想問的是她怎麼隨身帶毒藥的,不過他沒膽子問就是了.

巨蟒膽非常大,膽汁非常豐滿,榮驊箏越看越滿意,眼看之前的手帕用不了了就撕下一衣角心翼翼的將膽抹一把,然後想到了什麼從腰側拿出一個瓶子,將膽放在瓶口然後用針用力紮幾針,然後膽汁就流出來了,沿著瓶口流進了瓶子里.

這一次斷了信子,巨蟒就沒有了翻滾的力氣了,兩只血盆大口張了張,沒了蛇頭連聲音也發不出來了,身體重重的都貼到了地面上.

宇文霖對著那一攤鮮血發著呆,聞有些慌亂,"什,什麼?"

穿好衣服,榮驊箏拿著匕首站起來,瞟一眼還在背對著自己蹲著的宇文霖暗暗歎古代人雖然迂腐,但還是挺有修養的,不該看的就不看."四殿下,別蹲著了,我們割肉取膽吧."

上完藥,榮驊箏觀察一下前面兩個傷口的況.傷口一上藥就不再出血了,而這個時候更是有大量的組織液流出來了,榮驊箏看著那組織液,松了一口氣.這巨蟒的唾液倒也沒有她想象中那麼難纏.

宇文霖才想什麼,桃花眼朝著那只蛇眼一掃,驚見原本發著綠光的蛇眼驀地黯淡下來了,他一驚,頓時兩股顫顫,"二王嫂,那,那是毒……?"

"嗯."榮驊箏點頭,眼睛卻看向那全身都軟了的巨蟒,道:"四殿下,你現在使力在巨蟒兩頭分叉的地方將巨蟒一分為二,動作要快些!"

榮驊箏身上帶的毒藥不算多,都是量的,巨蟒太大,她之前下的毒對它來還沒有這麼快就有反應,所以蛇的力氣還是一點也不減,努力的撩動信子,試圖把榮驊箏給吞進嘴巴里去.

宇文霖當然知道這是關鍵時刻,他是盡力氣發出一股氣朝巨蟒攻擊過去,巨蟒眼睛不利落閃躲不方便,就中了宇文霖的道,發出了強烈的嘶叫聲,身體在翻動著!

巨蟒身體巨大,但是沒了攻擊力宇文霖一掌就將它的身體給分成了兩半,看著蛇身涔涔的流出來的鮮血,才想什麼聽到榮驊箏連續兩聲的痛呼聲猛地回頭,一看,有立刻的轉了回去.

宇文霖聞,拍頭,試圖冷靜的道:"二王嫂,這里大概有十米長."

因為巨蟒晃動不止,榮驊箏第一次使出匕首時沒割中信子,第二次也沒有,她抿著唇揮出鞭子,用鞭子將信子卷住,因為這個動作,眼看蛇尾就要放棄攻擊宇文霖而朝著自己這個方向攻擊來,榮驊箏飛快的用鞭子卷了信子好幾圈然後抽動鞭子將信子拉近自己身邊,然後再度揮動匕首!

宇文霖傻眼,"難道我們要一一的割肉翻開來找?"這巨蟒可是幾十米的啊,它的鱗片那麼厚,這要花多少力氣啊?

"我有眼睛看!"榮驊箏沒好氣的瞪他,"我對巨蟒的了解不夠,為了避免破壞膽,只能粗略估計了."

火堆旁的她眉目異常清麗,長發微亂,青絲悠悠,香肩半露,旖旎頓生.他晃了一下神,將自己腦海中旖旎兩字飛快抹去,觸到榮驊箏皺起的美趕緊的就過去了.

"二王嫂!"宇文霖一人在閃躲這兩重攻擊已經有點苦難了,好不容易分神向榮驊箏看去,卻生生的被嚇出了一身冷汗!

榮驊箏痛得臉兒一下就青白了,額頭的冷汗涔涔的流著,她一只肩膀被兩三顆鋸齒咬住,一只手已經在巨蟒的口腔里了,為了不受到更大的傷害,她自*的一只手揮動著金鞭子向蛇頭操打過去!

"啊!唔……"

她唇瓣青白,臉上血色全無,但是她瞄著傷口的目光卻輕描淡寫的,動作不緊不慢的從用宇文璨給她的手帕擦掉一片血,然後在肩膀上倒上藥粉.在藥粉沾到傷口的一瞬間榮驊箏還是忍不住'嘶’了一聲.

"二王嫂!"宇文霖看得一驚,她這也太大膽了,萬一信子再度將她攥住怎麼辦?

宇文霖力氣較大,他倒沒有受什麼傷,在鱗片挑好後榮驊箏已經累到不行了,整個人跌坐在地上,讓宇文霖心的割肉.

榮驊箏一看,頓時驚喜若狂!"就是它了!"

"二王嫂,你先處理一下你的肩膀吧."一落到地面,宇文霖就急急的靠近榮驊箏,如是道.

榮驊箏懶得理他,如果蛇的唾液不是什麼好東西,那麼它的鋸齒里面包含的東西更不是什麼好東西,雖然這條巨蟒不是什麼毒蛇,然而她卻不能覷,她必須要盡快的清理她肩膀的傷口,不然將來會發生什麼事都不知道!

榮驊箏他們不笨,他們沒有將所有鱗片都挑開,而是挑出每一處只挑一片,挑出一條長路來.雖然如此,但是將近十米的長度,一百多片耗費了他們莫約一個時辰的時間,期間榮驊箏的手不知道被劃破了多少次.

他不知道她會施毒,挺好奇的睜著純真的桃花眼問:"二王嫂,這是什麼東西,挺香的."

"好吧."宇文霖桃花眼可憐兮兮的,扁嘴道:"那王現在使氣將鱗片劈開?"

宇文霖將瓶子塞好蓋子,看榮驊箏拿起衣服想穿好就背過身去,看著手中的瓶子,道:"二王嫂,你怎麼隨身帶著藥?"

他黑眸微斂,看著那個賣力的背影,看著她一手抓住匕首一手用力的掰開銳利的鱗片,他不知道她是哪里來的力氣,方才搏斗時應該就筋疲力盡了,她一個肩膀又受了傷,微微動手都會痛吧,她怎麼還能那麼用力的撥動鱗片?

巨蟒失去了三只眼睛,就只剩下一個眼睛了,它原本只有兩只眼睛的時候行動就不算很方便,如今再度失去一只眼睛更是陷入了危難之中,心頭又急又怒,對榮驊箏和宇文霖更是毫不客氣了.

宇文霖遭受的攻擊越來越猛烈,因為人總該是要落在地面上的,總不能一直的飄蕩在空中,所以為了喘口氣他都會回到地面歇一腳或是接力騰上更高的空中,但是由于巨蟒的巨大晃動,他在半空中都感覺到晃動更何況是在地面上,所以當他一沾地整個人就不穩的傾斜跌到了.

而且,她覺得自己現在雖然被蛇咬住了肩膀,但是這狀況其實比之前無厘頭的亂攻擊要好上很多,起碼她現在和巨蟒有著最近的距離,她的肩膀不是什麼東西都咬得起的,既然咬了就要付出代價!

她邊揮動著鞭子便冷笑,在巨蟒嘴巴里的手詭異的動著,也就在那麼一霎那,巨蟒驀地痛得再度全身痙/攣翻滾,而卷住榮驊箏的腰肢的信子驀地放開了了她,它痛得已經無法理會榮驊箏了,只是猛然的翻滾著身體試圖甩去信子上傳來的疼痛!

"別婆婆媽媽的了,這時候是危急時刻!"

宇文霖頓時欲哭無淚,"二王嫂,這些鱗片鋒利如刀,要是一不心……"他著著,還沒完,頓時就沒了聲音了.因為,就在他話的時候榮驊箏已經蹲下身子,抓著匕首賣力的開始割鱗片了.

"從這里到這里,它的膽大概就在這個范圍."榮驊箏伸手指了兩個位置道.

榮驊箏在宇文霖背對著她的那一刻就將自己身上的紫色外袍給脫下來放到一邊,然後用匕首將自己肩膀處的布料全部割下,露出一半肩膀和一條手臂.聞,她動作一頓,嗯了一聲之後淡淡道:"光靠這個其實還不行."

牙齒入肉的聲音回蕩在腦子里格外的清晰,有那麼一瞬間榮驊箏覺得自己的肩膀都要被捏碎了!禁不住,她就尖叫出聲!

由于榮驊箏的腰肢還被巨蟒的信子圈著,巨蟒晃動她整個人也跟著被不同的甩動,晃動幅度之大讓她幾乎想要吐出來,不過她還是生生的忍住了,嘴巴卻忍不住想要申銀.

榮驊箏哪里會讓它得逞,她雖然送羊入虎口,但是她從來就沒打算自己這只羊會被吃掉!她那只在巨蟒嘴巴里的手其實還是空閑的,因為自己的身體被信子攥住,它的信子沒辦法回到口腔去,所以她的身子還是很安全的被卡在蛇口外面,巨蟒一下子還沒辦法將她給吞掉!

榮驊箏發射出去的銀針是針對著信子的,但是好幾枚都被它躲過了,不過卻插進了它的口腔,下的毒也進入了口腔,巨蟒感覺到痛,全身猛然的搖晃甩動著,然後,整個黑洞里,面轟然再次陷入了晃動之中.

宇文霖看著榮驊箏燃起的火把差不多要滅了,低頭才想撿幾根樹枝加火,聞動作一頓,皺眉:"為何?難道它都這樣了還能活著不成?"舌頭沒了,眼睛沒了,它找不到東西吃,就只能在這里活活等死了,早死遲死它終究要死,何必多此一舉?

榮驊箏抿唇不答.

榮驊箏看著被宇文霖劃開的肉縫露出的肉色澤非常新鮮,不禁暗暗松了一口氣,歇了一會,她也加入了割肉行列.

宇文霖聽到危急時刻立刻醒悟過來了,轉過頭看到火堆旁的榮驊箏還是怔了一下.

他心一擰,慢慢的感受著那一股刺痛,好半響,待痛楚散去他想了想,還是從懷中掏出那把折扇,按了一下某個機關,頓時所有的扇骨都變成了鋒利的利刀!然後,他在她身邊蹲下,和她一道挑鱗片割肉.

因為有了兩次的經驗,榮驊箏這次倒也沒有再度痛呼出聲,只是倒抽一口涼氣.

宇文霖將她所有的動作盡收眼底,一不發.

做好所有事之後,榮驊箏也累了,一屁股坐了下來,靜靜的抬起手掌,再度清理自己多出來的傷口.

今天依然感冒發燒了,早上課沒去上看了校醫吃了藥就一直睡,到下午才舒服一點.今天暫時不加更了,抱歉各位親愛的,依然會找時間補回來的,麼麼~~

上篇:第一百四十章 巨蟒之斗    下篇:第一百四十二章 心之期盼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