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鬼王的毒妾第一百一十章 訓練   
  
第一百一十章 訓練

聽聞宇文璨的聲音榮驊箏嚇了一跳,身子一個不穩,溪旁的積雪一滑,差點整個人都往溪載去.她一驚,驀地靈機一動,然後雙手迅速一展,使出掌風往冰面擊去,然後得到一股助力,然後身子驀地騰空上升,這才免了丟臉的濕身在冰溪.

宇文璨從一個拐廊里拐出來,看到榮驊箏騰起的高度眯了一下眼,"箏兒,下來."

榮驊箏這刻是背對著宇文璨的,宇文璨看不到榮驊箏的臉,如果看到的話他肯定能夠看到她的臉蛋兒皺成了一團,她聞邊回頭便在心底念著葉姨娘教的秘訣,可憐兮兮的道:"王爺,我不懂下來……"

宇文璨薄唇一抿,沒有開口.

"你方才可看到我是如何出手的麼?"葉姨娘時手臂一松,然後在鞭子立刻恢複到了原來的長度,並且在一瞬間繞回到榮驊箏的腰間.

當然,隨著特種兵的級越高,他們接受的訓練也不一樣,榮驊箏現在開始慶幸自己當年的等級是不錯的,學到的東西也越多,這對榮驊箏這時候的訓練計劃非常重要.

她原本還想著夏侯過捧著宇文璨的衣袍作甚,現在才知道原來是給她的……

"呵呵……"她伸一個呵欠,眼圈因為過于酸澀,打呵欠之後眼圈一下子湧出一圈澀水.

夏侯過手心一顫,五天?

關于葉姨娘的鞭子之事她實在無從下手,看著手腕上多出來的鐲子榮驊箏只能歎息份兒.

榮驊箏沒聽到她在什麼,她一心撲在了《禦真經》上面,聽到雜音揮揮手就讓靈兒下去了.

榮驊箏這回聽到了,看向宇文璨,"為什麼啊?"

特種兵部隊的等級分十級,榮驊箏在本著自己現在的身體給自己做了一個測試,她搏擊和格擋能力在這樣的狀態下達到了當年特種兵的五級水平.

"什麼事都可以?"榮驊箏對宇文璨的話很感興趣,畢竟宇文璨實在太了不起了,他承諾的事沒有什麼是做不到的,如果得到他一諾,那是天大的好事啊.

狗眼看人低五個字讓宇文璨的俊臉一下子就黑了,從唇口泄出幾個字,"你的嘴巴什麼時候能夠收斂一下啊?"

在當時的特種兵部隊,榮驊箏的存在是最特別的,她在成為特種兵之後第一年就達到了八級狀態,第一次出行C等級任務是以最快的速度歸隊,成為了當時一個神話,所以她才能夠在二十一歲就成為人才濟濟的特種兵隊長.

"啊,又是五天?"宇文璨有點不解,忍不住開口問道:"為什麼是在五天之內啊?"師傅老人家的思想和宇文璨的也太合了吧?

雖然宇文璨和葉姨娘給她的時限都很短,但是宇文璨這回好像是狠下心了一般,她繡衣袍的事兒一點也沒讓她擱下,她白天還是在跟著葉姨娘一起在正堂繡東西,她都是在晚上和中午午睡的時候才有時間練習.

其實榮驊箏根本不怕宇文璨會在五天之後將書收回去,她在得到書的第一天晚上就花了一個多時辰就將書看了一遍,然後將內容全部都記下了.

特種兵的五級水平在特種兵界還是很基本的,一個特種兵在進入特種裝備部隊開始就已經擁有了三級能力,然後在軍長幾近殘酷的操練半年就能達到四級水平,想要達到五級水平還需要在四級的水平上在修煉三個月.

葉姨娘這回也沒責怪她目光短淺,手心握著鞭子的一端,然後臉色一懍,手驀地一直,用力振臂,然後軟軟的鞭子咻的一直,然後在榮驊箏驚訝的目光中鞭子直接飛出了正堂門口,然後在相距成百米的前院的一條柱子上饒了一圈.

"師傅,這真是太神奇了."榮驊箏抬起手腕看著自己手上的鐲子,禁不住開口道.

為此,榮驊箏非常苦惱,她現在身上擔著甚多要務,一是為宇文璨繡衣袍,而是將自己的身子鍛煉好,三是將葉姨娘讓她練習鞭子的事練習好,三樣事同一時間壓過來,她差點被壓得喘不過氣來!

宇文璨這回連看她都懶得看了,直接道:"如果你跑來西園找本王就是為了這件事的話那你現在就滾出去吧."

而且,如果按照古代的練武計劃來練武練身體的話她覺得特種兵之前的訓練更好.

"罷了."宇文璨冷冷清清的抬首打斷他的愧,道:"到房間那本王常日穿的,最合身的那一件衣袍給那丫頭吧."

榮驊箏皺鼻,嗅了嗅,然後一怔.

"嗯."他嗯了一聲,然後在轉動輪椅,道:"回書房吧."

榮驊箏聳聳肩,想到自己師傅吩咐的事猛地拍頭,"這回死了,我出來已經有好幾個一刻鍾了,師傅待會肯定會將我往死里揍的!"話罷,她走上前,急急道:"王爺,我現在開始幫."

再者,這本《禦真經》雖然不是世上一等一的武功秘籍但是好歹也是一本十二級的武功秘籍,要是夫人在五個月之內練好了,那可是堪稱奇跡的事啊.

榮驊箏聞,很快就靜下心來,閉上眼睛感受自己體內流動的氣體,然後試著將它們運向可以支撐自己的重心去,然後,她驚喜的發現,自己的身體竟然就這樣頓住了!

不過,到底她最頭痛的還是如何讓自己的身子迅速的好起來,五天啊,區區五天如何將身子養好啊,她雖然醫術超群,但是身子通常是慢慢調理的,急不來啊.

宇文璨看她大口大口的在吃東西,心抽了一下,開口道:"以後不准超過午夜之後入睡."

不過,現在這模樣倒是真性,而且她還是那個無論是對著他還是對著其他人都能夠直接放狠話,受欺負直接百倍還回去給別人的人.

夏侯過聞哭笑不得,夫人是真不懂還是假不懂?武林上哪一個門派,哪一種厲害的武功會授給外人的?

"哼."

這個世界魚肉強勢,特別是身在帝皇家,隨時都有可能會有殺身之禍,她想,如果有一天宇文璨保不了她或是宇文璨不再想要保她的時候,她可以憑借自己看的力量保自己周全.

"什麼嘛,這麼著急作甚!"榮驊箏將手里的東西抱了個滿懷,在嘀咕的同時嗅到一股熟悉的,淡淡的味兒.

她是自己懂醫術,世上沒有人比她更了解自己的身體,為此,她為自己量身定制了一套訓練計劃,因為她這個身體的年紀不大,骨架子雖然不結實但是可塑性非常可觀,再加上她身體里有之前喝酒帶來的部分內功,所以,她的身體還算是非常可以的.

那是榮驊箏第一次聽到她師傅這麼溫和的話,差一點就抱著人親一頓了.

這是宇文璨的衣袍啊,味兒……怪好聞的.

葉姨娘根本就沒教她下來的秘訣嘛,她只會上去,根本不會下來.

宇文璨身後的夏侯過聞嘴角抽了一下,方才他還為榮驊箏騰起的高度驚了一下,現在卻發現她根本是只有一個樣子罷了,什麼都不懂.

不過,榮驊箏到底是不會隨便氣妥的,她曾想過,這里是古代,這里的人都是從開始習武,輕功一流不,偶爾還能來個水上漂,一掌可以要一條人命,這林林總總的都讓她吃味不已.她從來都是一個不服輸的人,雖然從不曾強迫自己成為最強大的一人,但是她的自尊心讓她不允許自己在陷入危機的時候一籌莫展,她習慣了自己的一切都由自己承擔.

少了葉姨娘的事兒,榮驊箏獨自練《禦真經》就比較輕松了,雖然如此,她將《禦真經》的動作練了一遍,但是發現身體內的丹田還有內力什麼都沒有變化,這讓她很奇怪.

夏侯過領悟點點頭,動手將宇文璨往書房的方向推.

所以,想要強大的當務之急就是要把身體練好,為此她想了甚多法子,除了每天給自己制定養身湯藥之外還每天晚上在房間里練習.

她一喜,回頭對宇文璨回眸一笑,和他分享喜悅,"宇文璨,我不往下掉了耶!"

葉姨娘不答,只道:"我方才示范出來的動作你在五天之內給我練好."

榮驊箏被他一提醒,她方才記起自己還頓在空中.

榮驊箏皺皺鼻子,伸手摸了摸,厚臉皮的笑嘻嘻道:"別這樣嘛,武功這些東西生不帶來死不帶去的,你藏著掖著也沒用的,教給多一個人就多一分傳承,讓我幫你發明光大也好啊."

"真氣!"榮驊箏知道自己這回沒戲了,可惜的嘀咕一下,被他這麼一也想起了自己要做的事,道:"我怎麼會是為了這等事來找王爺您呢,我是奉師傅之命老幫王爺您量度身子好做成衣的."

所以,當榮驊箏拿著好不容易撿回來的軟帶尺子回來的時候偌大的前院除了一大片藥草哪里還有一個人影?

"夫人."這時候夏侯過冷不丁的出現在榮驊箏身後,她咻的轉身,夏侯過盡職的將手里的東西遞上前,將宇文璨的話用自己的話重複了一遍給榮驊箏聽.

夏侯過覺得榮驊箏的思想和旁人還真的不一樣,旁人的十級功夫練了十多二十年,有些甚至練了一輩子,她想要練《禦真經》卻以為五天就可以了,她可知道看書和練武是不一樣的,練武不是看了武功秘籍就能夠練好的,除了機緣適不適合之外還要一定的領悟力,如果領悟能力不夠或是沒有機緣的話根本是練不了上等的武功秘籍的.

萬事都是要從一個階段慢慢練起來的,她知道練武這件事不可能一蹴而就,但是如果要她像初學者那樣紮馬步來鍛煉的話那是不可能的.

她試著用特種兵學到的東西和古代的輕功內功結合,在三天過後榮驊箏發現自己這個效果是越來越明顯了,她的身體是越來越好了,起碼《禦真經》里面有好幾種招式她都可以有膽子試著練一下了.

宇文璨淡淡的瞟一眼彎腰靠近自己臉龐的臉蛋兒,不屑回話.

"練了好幾遍了?"這點讓宇文璨有點訝異,畢竟里面的動作難度非常大,有些地方需要的內功非常強大,她不可能做到的.

沿路找回去?他可知道她方才饒了整個王府一圈才來到這里的,要是沿路找一圈回去天都要黑了!

其實,無論是哪一點,這都是屬于她的,他欣賞,也喜歡她身上的每一點.

葉姨娘拿著《禦真經》看了一會,道:"我給你的金鞭呢?"

宇文璨沒有立刻點頭,看著她兩手空空的,唇角一翹,云淡風輕的頷首,"也好,來吧."

夏侯過不答,將手中捧著的東西全部給榮驊箏之後然後身子一騰,然後一瞬間的就消失在榮驊箏眼前了.

當年榮驊箏所在的部隊最高的級別是她們軍長,他擁有十級的搏斗能力,十級的格擋能力,還有九級的反/攻能力.榮驊箏則是所有女特種兵中最具有實力的一個,因為她擅長用毒,再加上她一身研制武器能力,她的反/攻和格擋能力都達到了十級,而搏斗能力只有八級,平均水平是九級.

"咳咳!"榮驊箏被這話刺激得嚇了一下,"蠟燭缺貨?"

不過她並不急著下去,她在想,既然將丹田凝聚在自己的重心可以讓自己當自己不往下掉,那麼,如果她將重心的丹田往身體別的地方運去,是不是就可以維持到一個自己想要的下落速度?

"璨哥哥以後不能超過午夜之後入睡!"屁孩瞪著臉色憔悴了不少的榮驊箏,奶聲奶氣的道.

每次看到榮驊箏連午睡都不睡就在那里看著《禦真經》靈兒就覺得很不可思議,她不明白一個女子怎麼會對武功這些事如此感興趣,為此茶飯不思的,一心都撲在了練武上面.

看她這副泄氣的模樣宇文璨抓著銀箸的手一頓,淡淡道:"莫想這些了,先吃東西."

她一直覺得練武好像也不是什麼難事,但是這回連宇文璨都這麼了,瞬間就有點不能夠確定了.

書的內容雖然是記下了,只是在練習的時候榮驊箏卻發現了一個很大的問題,她這個身體之前在地窖里被關了那麼久,體質實在太差了,《禦真經》里面有很多招式其實需要很強的底子才能夠將招數使出來,有些則是她這個弱底子的人根本就練不了的.

"咳咳!"夏侯過這回被自己的口水嗆到,瞬時咳了脖子.

在第一天靈兒就忍不住了,問道:"夫人啊,葉姨娘和王爺為何要讓你如此辛苦的練武啊,你不是還有青衣他們保護麼?"

看著那一本《禦真經》榮驊箏按捺住心底的激動,也不宇文璨條件苛刻,只是有點不敢置信,"王爺真的現在就給我了?"他之前明明是在她幫他繡完衣袍之後才將《禦真經》給她的.

她是該好生練一練了.

葉姨娘站了起來,接過鞭子,淡淡的瞟她一眼,"你可知道這麼短的鞭子為何能夠伸展到幾百米甚至是成千米麼?"

"你別念你的秘訣了."宇文璨抬頭看著她還在一點一點的往上升,那個高度足足有十一二米了,眯眸開口道:"伸展雙手,凝聚你的丹田往雙臂驅散去,然後用你的意志控制一下丹田的厚度和速度……"

夏侯過想到書房里的幾人,有些遲疑,"但是夫人不是要給王爺量身子做成衣麼?"

榮驊箏咬牙,這事畢竟是自己的大意,怎麼好端端的抓在手上的東西會沒了呢?

這麼一想,榮驊箏像是頓悟到了什麼似的,按著自己的想法將丹田運到自己的身體各方,留在重心上的丹田保留一部分,然後伸展雙臂,一鼓作氣緩緩下降……

榮驊箏雖然很累,但是她每天訓練得非常晚,又累又餓的,一沾床就睡,一看到吃的就流口水,所以吃起東西來毫不含糊,聞沒好氣的邊嚼著東西邊道:"你和師傅都那樣了,我能睡好麼?"

到這個榮驊箏瞬間就委屈了,嘟嘴道:"《禦真經》里的東西我都練了好幾遍了,一點進展都沒有."

宇文璨眯眸,淡漠的唇角因她這笑上翹一個柔和的弧度,"嗯,不用掉下來摔死也算是一件幸事了."其實他方才只是叫她將丹田往兩臂運去,這樣可以讓她的速度會緩下來甚多,這樣起碼不會摔下來,想不到她卻自行一套,偏生讓她找到了頓在空中的法子,這丫頭!

上輩子她已經死得夠憋屈了,這一輩子她絕對不重滔複澈!她必須給自己找到一個定位,她不奢求自己能有多強大,但她必須保證自己在禍兮面前能夠全身而退.

"酷!"榮驊箏忍不住拍起掌來,眼里滿是驚羨.

不過,興許是葉姨娘知道了榮驊箏的苦處,在第二天之後竟然親自開口讓她慢慢來,不用著急.

榮驊箏有氣無力的瞟他一眼,她最近一天最多睡一個時辰,能沒有黑眼圈麼?

榮驊箏知道自己現在身處的環境和當年在特種兵部隊不一樣,她的身體也不一樣,所以根本不可能像之前在特種兵部隊那樣只是進行普通的搏擊格斗,她身上好歹也是有著內功的,她要練身體如果結合身上的內功的話,會非常的不同.

"在給衣袍她的時候順便將《禦真經》也那給她了吧,順便提醒她,讓她在五天之內全部兩里面的招式學完,如果學不完的話也就罷了,五天後本王會將書收回來."目光淡漠的看著沿路的各式草藥,宇文璨淡淡的道.

榮驊箏聽到宇文璨的話,立刻不在心底念秘訣了,騰起的高度越高如果摔下來的話就會越慘.只是念著的秘訣剛頓下,身子猛地往下載,她尖叫了一下,"宇文璨,救我!"

宇文璨瞟她一眼,繼續慢條斯理的用膳.

"咦?"榮驊箏低頭看一眼,"它還懂人性?"她不過是將它纏在腰間好幾天罷了,它竟然就記得她了?

他知道主子的話從來都是有他的道理,點點頭,"是."

榮驊箏瞪著幸災樂禍的宇文璨一眼,定了定神會想起自己方才做過的事,她記憶力好,一下子就回想起來了.

榮驊箏聞,不樂意了,"王爺,你少在這里狗眼看人低,你到時候會為自己這一而後悔的!"她到時候定然讓他刮目相看!

榮驊箏瞥他一眼,宇文璨則云淡風輕的看著榮驊箏,道:"別是五天了,如果你在五個月之內將《禦真經》里面的內容參透了,本王就應你一件事."

"哈,這感覺太棒了!"榮驊箏腳尖落地之後,伸展著的手臂驀地一收,一個腳尖微微一掂,學著芭蕾舞者做了一個極其唯美的旋轉,轉過頭對著宇文璨粲然一笑,"宇文璨,你真是我的福星啊."

"嗯."宇文璨點頭,"這五天你練了些什麼?"

榮驊箏臉一黑,"狗嘴吐不出象牙!"

榮驊箏趕忙從腰間將金鞭抽出來遞給葉姨娘,"師傅,給."

榮驊箏搖搖頭,迷惘的道:"徒兒以為能伸張到十多米已經算是非常不錯了."畢竟鞭子軟,如果想要鞭子硬直如劍的往自己想要的方向伸展的話需要巨大的力氣,十多米她都覺得不可思議了,現在葉姨娘竟然告訴她鞭子能夠伸長到成千米?

聽出了宇文璨話里的訝異,榮驊箏泄氣道:"有些做不到的略過了."

"太浪費蠟燭了."宇文璨輕飄飄的瞟著她道,"最近京都的蠟燭缺貨,如果讓你這樣用下去王府只怕是要好些天沒蠟燭照明了."

榮驊箏眼一亮,腳步一頓,是啊,她才剛剛掌握了所有的技巧,現在不嘗試著練一下更待何時?這麼想著,她驀地施展輕功騰起,然後在夏侯過愕然的目光中,以飛快的速度往一邊飛竄而去.

"你在懷疑本王的話?"宇文璨眯眸.

"箏姐姐,你最近的黑眼圈怎麼那麼重啊?"屁孩看著榮驊箏連續三天要睡不睡的樣子,忍不住道.

葉姨娘沒答,看一眼她將鞭子繞在腰間著實影響美感,然後伸出手再次將鞭子拿在手上,然後手心一緊,鞭子在眨眼間迅速變,成為一條鞭子狀的金鐲子."伸出手來."葉姨娘對已經目瞪口呆的榮驊箏道.

"你還要呆在上面到何時?"宇文璨不答,淡淡道.

夏侯過眼睛圓睜,夫人也太無師自通了吧?王爺方才一只是教她如何減少下降的速度,但是她竟然可以自行控制自己下降的速度?這不是舉一反三的事真真發生在自己眼前啊!

宇文璨冷眼看著,深吸一口氣的看著她掉下,聲音異常冷靜的道:"快速凝聚你的丹田!"

榮驊箏驚了,"王爺,你是讓我在五天之內看完《禦真經》,而不是讓我在五天之內將它練好?"

"夫人的速度可真快……"他禁不住喃喃道.

聞文箏了股.榮驊箏聞迷迷糊糊的從碗里抬頭,"啊?"

抱著懷里的東西回到正堂,榮驊箏果真看到葉姨娘黑著一張臉瞪著她,榮驊箏放下東西,乖乖的站著打算讓葉姨娘罵一頓夠.

榮驊箏點點頭.

九級在當時候是很不錯的,一個部落或是一個區域,當一個特種兵的綜合能力達到七級的時候就可以出任務,任務按照A,B,C三個等級來定,剛升上七級的特種兵只能選擇AB兩個級別,而C級別的只有八級以上的特種兵才能出任務.13acV.

榮驊箏心里暗暗歎了一口氣,他明明記得他們第一次見面時她明明表現得異常穩重的,不但敢直視他的眼睛,還敢對他放狠話,沉沉靜靜,不驕不躁的,如今想來看來是她刻意如此表現以免被人欺凌的.

在那一聲哼之後,榮驊箏展開了她訓練的日子.

榮驊箏挑眉,"五個月?"要參透一本書,五個月之內應該可以吧?

榮驊箏很想點頭是,但是想起自己最近好像真的用蠟燭太多了,遂擺擺手道:"不,不敢……"白吃白住的人無條件配合.

葉姨娘卻懶得理她,視線被桌面上的《禦真經》吸引去了,"這是王爺給你的?"

靈兒歎了一口氣,然後快速的出了廂房,關門離去.

這麼想著,她咳了一下,拍一下腦袋,邊走邊嘀咕:"在瞎扯什麼,不就一件衣袍麼,有什麼好聞的!"不過,其實在看到夏侯過將宇文璨的衣袍給她的時候她就猜出了其用途了,然後暗暗的歎了一口氣.

宇文璨一聽,手心一動,眯眸,"做成衣?就你那繡功也拿得出手了?"

宇文璨聞不答,繼續吃自己的東西.

榮驊箏聞立刻運著體內的氣,雖然往下掉的速度慢了些但是還會往下掉,她有點急了,"宇文璨,不行啊,還是會往下掉……"

"你莫慌!"宇文璨抿著唇看她距離地面還有莫約五六米的距離,道:"平心靜氣下來,你試著將丹田運到自己可以感覺,可以控制的地方去!"

她這個身體雖然差,但是還不至于從最根本的開始.

"怎麼,你有意見?"葉姨娘冷冷的瞥她一眼.

榮驊箏想起自己要和他商量的事兒,道:"王爺,你所的五天我實在做不到你要的要求,能不能多給我一點時間?"有誰能夠在五天就領悟到一本武功秘籍的,特別是像她這種身體弱的廢材.

夏侯過看了一眼宇文璨坐在輪椅上僵直了的身體,一噎,這才覺得自己失了,"王爺,屬下……"

宇文璨手一頓,優雅的將東西吞下肚子才抬首看她一眼,"五天看不完一本書?"

榮驊箏咽了咽口沫,將自己的手伸了出去,葉姨娘將鐲子往她的手腕套了進去.

不過,就是什麼都不懂才讓人覺得不可思議,如果將來她什麼都懂了,那她的武力不知道會到達多高的一個高度呢!

榮驊箏不知道葉姨娘問這個作甚,但還是點點頭,"嗯."

宇文璨因她這個動作黑眸一眯,聞不咸不淡的開口,"你倒有臉皮在這里笑,隨隨便便一個地方都能摔著的人,你還真越活越出息了."如果這一次不是他出現得快,她可又要遭罪了,這麼大的人了,總是毛毛躁躁的,一點也不讓人省心.

宇文璨挑眉,唇角再次翹了一下,"你從哪里過來的就沿路找回去吧."

榮驊箏上前一步,才想動作,在抬起手的時候卻發現自己是空空的,她傻了眼,"我的軟帶尺子呢?"

這簡直是太不可思議了!

榮驊箏暗暗慶幸著自己學到了自己一直想要的東西也不和他計較,反而笑米米的靠近他,嘖嘖兩聲道:"王爺,你懂的東西可真多啊,還懂些別的麼?"

榮驊箏驚了一下,"師傅,你這鞭子能夠伸展到成千米?!"

眼看時間到達宇文璨得限期了,榮驊箏發現自己還是一點進展都沒有.為此,她忍不住一天天的加大自己訓練身體的力度和時間,但是結果除了身體好了之外一點進展都沒有,關于這件事榮驊箏覺得她應該有必要和宇文璨商量一下.

對于自己制定的湯藥方面,她當然是用的都是好的藥材,對于這方面榮驊箏不得不感歎于宇文璨的大方,有些事不需她開口宇文璨就已經吩咐人做好了,仿佛他早就料定到她會做這些事似的.

榮驊箏摸摸鼻尖,"又來這一招……"師傅她老人家還真是屢試不爽呢!

"你在這等我片刻,我很快就回來了."榮驊箏對宇文璨著,自己提著裙擺就想跑.

宇文璨吃著東西的手一頓,瞟她一眼,"最近沒睡好?"

"用輕功飛過去吧."宇文璨看著她,淡淡的提醒道.

葉姨娘瞥她一眼,"你不知道?"她之前覬覦她的鞭子難道不是因為知道這鞭子的厲害麼?

各位親愛的,謝謝你們的月票,依然非常感激.今天到下午五點才有電,有電卻沒有網,依然很急就道電信買了網盤網卡,嗚嗚,貴死了,幾百塊啊,更新遲了,但是也有8000字.

謝謝各位的月票,鞠躬!

繼續求月票哦!

上篇:第一百零九章 西園    下篇:第一百一十一章 你唇邊有米粒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