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鬼王的毒妾第一百零一章 鬼王配鬼女   
  
第一百零一章 鬼王配鬼女

其實什麼王嫂和王兄深得聖上歡心都是屁話,如果東北軍隊真的出了什麼事,先別郢國會受到怎樣的影響,就東北邊疆也會亂成一鍋粥,而到那個時候東北會面臨怎樣的形勢不而喻.因此,如果東北卻糧草這件事能夠如願解決,對朝廷對整個郢國而都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天子之怒伏尸百萬,同樣,龍顏一悅雞犬升天,欺君之罪涉及的是帝皇顏面的問題,而東北之事則事關郢國的安危,雖如此,但兩件事孰輕孰重其實並沒有什麼可以衡量的,天子就是天子,他做什麼事都無需由別人來評價,他要因此治榮家之罪亦無可厚非.

當然,這件事對太子和簫妍妃來是一把雙刃劍,他們可以憑此而讓東北大軍安然無恙的度過冬季,同樣也要面臨著被牽扯到欺君之罪里面.

榮驊箏冷笑,斗嘴她從來還沒怕過呢!13acV.

此一出像是往湖里掏了一塊巨石,頓時掀起了巨浪,谷婷菱的心更是一下子跌到了谷底.

回門?恭謹王竟然和榮驊箏回門?!

她從被教導要知書識禮,平日里也是大門不出門不邁的,能心事的人著實少得可憐,多一個人來陪她話她還是樂意的,特別是在嫁給太子之後太子事兒多,雖然沒有娶妾但是也甚少來她房里坐坐,她的日子就越發無聊起來了.

她的人生除了毒和制造武器,還有就是出任務之外其實沒有別的事了,在暗殺部隊里她人緣不錯,但里面到底是男性居多,真正談心深交的沒有多少個,而真正和她得上是好朋友的也就只有背叛她,害她粉身碎骨的那一個好朋友.

榮驊箏頗為無辜,聳聳肩也不解釋,反道:"谷郡主,你想象力太豐富了."

宇文翟見勸無果,微微垂眸掩去眼中的一樣,也不再開口了,緩緩的退回座位上坐下.

谷婷菱嬌貴慣了,何曾被人如此冷漠的質問過,心頭怒火大盛,顧不上在場還有那麼多人看著,冷聲警告道:"是又怎樣不是又怎樣,恭謹王妃的位置本來就不該是你這樣的人能夠坐上去的!"

所以,當前幾天榮驊玫哭哭啼啼的來找到她,自己被欺負得不想活的時候嚇了一跳.這趟婚事是她當初求了皇後甚久才給榮驊玫求來的,雖然皇後不將她指給其他兩位皇子而將她指給了二王子讓她也吃了一驚,但是她原本在想二王子雖然身患腿疾但是身份到底也是高貴的,這門親事指給她堂堂四品官女也算是撿到了,所以心里也心安理得.誰知道如今怎麼會這副模樣?

谷婷菱一聽,只差沒撲上去將榮驊箏一口咬碎了,"你什麼?你竟然公然挑釁本郡主?!"

宇文璨抿唇,一張臉陰沉得可怕.

宇文璨聽著,臉一下子就黑了.

實麼聖歡臨.等等!

"璨哥哥,你我在鬧?"谷婷菱有點不敢置信,指著自己,眼里的淚一重又一重,"璨哥哥,你怎麼能夠這樣?"

谷婷菱看到她眼中的興味,心頭湧起無盡怒火,黑眼直視榮驊箏,"你看什麼看,你現在很得意是不是?"

榮驊箏回過神來,發現自己臉頰異常滾燙,看看所有人的表有點怪異,頓時有點尷尬,"啊,哦……"話罷,嘿嘿一笑,慢吞吞的坐下來.

她父親是個老實人,雖然只是遠房表妹但是好歹是表妹,這表兄妹關系橫在這里再加上榮老爺有意的攛掇,兩家就拉近了,接著榮驊玫也就和她親近了些.

榮驊箏原本還對自己的想法抱著質疑的,現在簡直覺得自己那一點質疑是在放屁,丫的,有人會這樣損自己喜歡的人麼?

榮驊箏為她花掉的妝容嘖嘖兩聲,暗忖三分容顏七分妝啊,這句話看來古今皆適用呢!"谷郡主這話了好多遍了,不如你現在和我到底誰配得上王爺可好?"

谷婷菱的臉色非常不好看,今天坐在這里不過是兩刻鍾的時間卻聽到了自己永遠也不想聽的事兒,受不了的咻的一把站起來,堵住了夏侯過的去路,憤然道:"

一個念頭如一道閃電迅速閃過腦海,難道……宇文璨那個啥她?!

"太子,這……"簫妍妃有點遲疑,她不知道太子是怎麼得出是自己表姑逼迫榮驊箏代嫁的結論,這件事不過是宇文璨片面之罷了,傻的都能看得出來宇文璨對恭謹王妃十分偏愛,他為了她扯點謊也著實正常,怎麼太子如今會如此糊塗,就想不透這一點呢?

"榮驊箏!"谷婷菱一副被欺負了的模樣,胸口氣得上下不平的起伏著,轉頭看向宇文璨,委委屈屈的道:"璨哥哥,你也看到了,這樣的女子你真的還要麼?"

太子殿下怎麼會如此猜測?!簫妍妃一臉震驚!

宇文翟眯眸,眼前的榮驊箏和敬茶那一天的判若兩人,但是全身充滿了靈氣,讓人不敢逼視.

"你明明就是在笑話本郡主!"谷婷菱不依不撓的憤然道.

夏侯過看著擋在自己跟前的柔弱而高貴的女子,一張俊臉上滿是尷尬,走也不是退也不是.

"我挑釁你又怎樣了?難道我還挑釁不起你不成?"榮驊箏雙手環胸,唇邊泛笑的道:"有本事你就讓王爺親自開口休了我啊."

谷婷菱美目瞪著榮驊箏,深吸一口氣,穩穩心神對宇文翟道:"謝謝太子殿下關心,我沒事."

谷婷菱被他一聲低喝給刺激了,眼淚一下子就盈滿眼眶,嬌的肩膀簌簌發抖,跺腳嬌聲哭道:"我不要!我就不要,我錯了麼,你信不信若孝頤皇後在世也贊成我的話?"

只是,有一點她至今也想不通的,那就是宇文璨為什麼要花費這麼大的心力幫她?就他剛才而,站在一群美女當眾她算得上是要樣貌沒樣貌,要家世沒家世,要什麼沒什麼的,對站在高位之人來她根本就是一個累贅,他為什麼要費勁千般去幫她?

"二王弟,關于……二弟媳代嫁之事你可是查清楚了的?"宇文翟不著痕跡的瞥一眼臉色僵硬的簫妍妃,緩緩開口道.

"你別不要臉了,你這個白發瞎眼的鬼女,別以為你眼睛好了就配得上璨哥哥了,鬼女永遠是鬼女!"

宇文璨狹長的眸子一眯,卻還是啟唇輕吐,"王兄英明."

"云青鸞,你少在這里裝好人,你敢我得不對?你看看璨哥哥都在做了些什麼糊塗事!"谷婷菱抹一把臉上滾燙的淚珠,指著榮驊箏直接道:"她根本就不配璨哥哥做到這個地步,她不配!"

"璨哥哥!"谷婷菱整張臉都被淚水浸濕了,"你謊!這樣的女人根本配不上你!"

榮驊箏為自己這個念頭嚇得捂住了嘴唇,不,不會吧……他,他他……

"你少在這里得意,你到底和不和璨哥哥和離?!"她從來不曾感覺到一個人對她來有如此大的威脅,在這樣下去自己可能永遠也沒有機會了……

簫妍妃拳頭緊握,"殿下……"

"菱兒,閉嘴!"宇文璨濃眉一擰.

云青鸞臉色也一僵.

璨哥哥,你到底在犯什麼糊塗,這件事明明就和你無關,你何必要多此一舉,對你來娶誰不都一樣麼,是榮驊玫又怎樣,榮驊箏又怎樣,難道不是榮驊箏就不行了麼?你可知道這件事如果皇姑父生氣了,遷怒到你身上的話就……"

身為太子妃側妃,她心里其實也有旁人不知曉的苦楚,嫁給太子兩年未曾育有一子皇後對此本來就很不滿,知道父親出事這幾天,皇後更是時不時將她’請'進宮里談話,她受夠了,她有足夠的理由相信,若她父親此次垮台了,皇後定然是第一個在她背後插一刀的人.

對這件事谷婷菱沒有別的看法,畢竟是她表姐當初執意要嫁給璨哥哥的,所以她有這個下場她並不同,甚至在心底還譏誚了甚久.而後來幾任王妃也遭到同樣待遇心里就越發平衡了,想不到這一次璨哥哥竟然……

谷婷菱簡直是不敢相信.

榮驊玫這件事她表姑親自跪下來求她要為榮驊玫討回個宮道的,看著自己的表姑也斷了手哭得淒淒慘慘的她就決定了這一事她是插手定了的,但是如今事兒竟然就因宇文璨一就定了乾坤,那她的面子往哪擱,兩年的夫妻,他到底有沒有替她想過?明明這件事可以有個兩全其美的方法的,他們可以應了宇文璨之和父皇求,榮驊箏也能繼續做她的恭謹王妃,但她不能什麼好事都攬了啊,她非常有必要登門和自己表姑母女道歉,這樣兩全其美,有什麼不好的?

"那就有勞王兄了."宇文璨抿唇一笑,招招手讓夏侯過將信交給宇文翟.

"要."宇文璨啟唇吐出一字.

想不透……

簫妍妃呼吸一噎,眼看著太子的臉色越來越不好看,她頓時咬緊了嘴唇,略到無措的道:"二王弟,當眾談這個好像……"

榮驊箏不笑了,冷冷的站起來,"谷郡主,你這是恐嚇我麼?"她當她是皇帝麼,在這里拽!

簫妍妃心一涼,當初這件事她也沒打算和太子的,只是她今日出門的時候恰好碰到他下朝回府,他順便一問她也就答了,誰知道他竟然他也想去一趟,這件事他不方便摻和,如今卻被他一語定乾坤……

宇文翟微微頷首,不咸不淡的道:"既然如此,本殿下知道這件事該如何操辦了."

太子也不去看簫妍妃一眼,溫和的站起來,溫道:"二王弟,此事包在為兄身上吧,而王弟的信為兄也代勞交給父皇吧,也省得你府上的下人走一趟了,畢竟宮里不是誰都能進的."

她面容冷清如幽溪,和方才和熙喜氣的模樣完全不同,讓在場幾人微微錯愕.

云青鸞和谷婷菱也為宇文翟這句話驚了一下.

如今想來她當時真的是太沖動了,怎麼自己都不是當事人,事也沒看到是怎麼發展的,當時根本也沒有想清楚事的本末,只看到榮驊玫不但被人搶了婚,還落得拗斷了手腕斷了骨頭的地步心里著實為她感到可憐,所以沖動之下才將此事攬上了身,如今看來這個決定未免倉促了些……

簫妍妃雖然只是個側妃,雖然將來不能成為母儀天下之人但皇貴妃的位置還是能夠穩坐上去的,身份高貴至此的她其實一開始並不怎麼看得起四品官女榮驊玫,榮驊玫腦子轉的快,也頗為機靈,掐准了她滿腹心事對她噓寒問暖,拍馬屁什麼的,簫妍妃逐漸對榮驊玫也好了起來.

"鬼女配鬼王不正好麼,你是吧……王爺?"話罷,她挑眉看著宇文璨,媚眼如絲.

她從來就不是一個任人欺凌的人,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眼前這個自認為高人一等的郡主是時候該教訓教訓了,不然她真的以為這個世界都要圍著她轉動了.

著實想不透……

聽著榮驊玫的述她也吃了一驚,在細想之後,暗忖她可能是信了傳才會至此地步,遂對她勸了一番,然而這不開口還好,一開口才發現她原來根本沒有嫁到恭謹王府去,而是由她的嫡姐搶著代嫁過去了!

宇文翟看著緒異常激動的谷婷菱皺了一下眉,余光瞥向沒有任何表示的榮驊箏,看她臉頰微,一怔.

宇文璨不過是一句話,但一句話就能救了一個軍隊,同時救了整個榮府,同時還她一個光明正大的身份,她從此就是榮驊箏而不是榮驊玫.一句話,他這話得是一如既往的輕飄飄,但是聽到她的耳朵里卻讓她有種鼻酸的沖動……

雖然如此,但對太子來,身為未來帝位的繼承者,他愁苦了有些時日的事他那沒什麼實權的王弟區區一句話就解決了,面子上怎麼也過不去,甚至可以是宇文璨在人前生生的打了他一個響亮的耳光,所以即使事兒能夠解決但是臉色卻好不起來.

谷婷菱想到這里,嬌弱的臉蒼白得可怕,藏在衣下方的手緊握成拳,雪白的手背生生凸出幾條青筋來……

榮驊玫添油加醋的將事了一番,辭雖然浮誇了些,但是她想任何一個女子的一門好親被搶了都不好受,而且她也覺得這個榮府鬼女實在太大膽了,竟然敢做出這類事.而在榮驊玫求了她甚久之後,她心一軟就應了榮驊玫幫她討個公道.

榮驊箏感受不到有人是在指著她破口大罵,在宇文璨話出的時候她就完全呆愣住了,兩耳嗡嗡作響,腦子一片空白.她不是什麼無知少女,計算槍械的精密度甚至可以精確到數點十多位,她雖然不懂人世故但是起碼的道理還是懂的.

榮驊箏嗤笑,眸子直直的睨著她,"谷郡主,你不覺得你這話得太過了麼,你到底是憑什麼才有勇氣站在這里如此理直氣壯的出這樣的一番話,你不覺得辱了你十多年來所受的教育?"

"嗯,查清楚了."宇文璨頷首.

"二王弟……"看著太子儒雅的臉緊繃著簫妍妃臉色不禁也一陣青一陣白,不過對她來這件事到底還算是欣喜的,畢竟如果能讓自己父親度過難關,不但皇後會對她和顏悅色,自己的位置也能夠坐得舒坦.

活了兩輩子,能讓她有鼻子發酸沖動的至今也就三人罷了,一個是將她拉拔大,傳授她一生醫術的藥聖師父,一個是視她如親妹,對她關懷備至,在被炸彈炸開之前鐵漢落淚的軍長,而第三個……就是宇文璨了.

"這個無礙,清者自清.只是……前兩天我和箏兒回門,也見到了榮府二姐."宇文璨時,意味深長的抿唇,"印象可謂非常深刻啊."

簫妍妃美目微睜,"此話怎講?"

聽到谷婷菱搬出’孝頤皇後'宇文璨的臉色一下子就便了,拍案警告,"菱兒!"

宇文璨也看到榮驊箏異樣的神色,皺眉,"箏兒,別站著了,坐下."

宇文璨第一任王妃是她表姐,堂堂三品官嫡女,但是那時候回門卻只有她表姐一人回了,這件事讓她表姐被天下人嘲笑了甚久,也因此而郁郁寡歡,後來不知怎麼的就薨了.

"你的臉怎麼了,像猴子屁股似的."宇文璨看到她心頓時恢複了不少.

若是一般王子根本不敢接下此事,但是,太子和皇帝之間還有一個皇後,皇後枕頭風一吹很多事都好辦,所以,這對太子和簫妍妃來其實是占了便宜的,所以,這是就算攬下來也無傷大雅.

榮驊箏一派輕松的聳聳肩,好笑的道:"我什麼要?"

簫妍妃聞微微皺眉,若對榮驊玫的辭她心中沒有一點質疑是不可能的,她父親鼎侯將軍是個耿直之人,他們家和榮夫人其實關系並不親,只是關系不咸不淡的遠房親戚罷了,平日里根本沒有往來.如果不是一次偶然的機會,榮大人和自己父親起他夫人,她父親根本不知曉他家道中落的遠方表妹竟然成了榮大人的側室.

"王嫂,本王知道你可能會為難,畢竟榮夫人也是你表姑,你也不適合作表態.只是這件事箏兒一點錯也沒有,替嫁的事她也是逼于無奈罷了."

"谷郡主,別了."云青鸞是知道的,只要一牽扯到孝頤皇後宇文璨的緒就會異常激動,不得不出聲勸阻.

宇文翟冷冷的掃簫妍妃一眼,冷冷清清的道:"愛妃,此事休要再多了,本殿下相信二王弟,他是,便是."

吼!宇文璨,你真是太給力了!榮驊箏心頭暗暗為宇文璨這一字豎起了大拇指!

"你,現在立刻和璨哥哥和離,這件事本郡主就當作沒發生,你榮府所有人也都可以相安無事,但是如果不的話……"谷婷菱冷笑一聲,"不然的話,你信不信本郡主就算把你逼到懸崖邊也要把你一腳踹下?"

"你的臉才是猴子屁股!"你全家的臉都是猴子屁股!

宇文璨不答,反道:"王嫂,你對榮府二姐的品行了解多少?"

簫妍妃一怔,想到榮驊玫前幾天來著自己時那副狼狽的模樣,心想宇文璨應該是看到那副模樣了吧,這麼想著不禁出聲辯駁道:"玫兒表妹其實並不是二王弟看到的那個模樣的,平日里她溫柔賢淑,大方得體,行舉止非常得宜,那天她是受了委屈才才容顏憔悴罷了,她……"

其實她知道,在宇文璨身上她從來就沒有付出過什麼,就算是付出也並非心甘願,她想要的只有宇文璨手里的寶貝,這麼一想,她一直覺得自己沒錯的,不知怎麼的竟然發現自己好像有點卑鄙起來了……

"王嫂."宇文璨皮笑肉不笑的打斷她,"她的品行如何我沒有一絲一毫的興趣,只是在這里我倒是想知道榮二姐到底是如何和你箏兒代嫁之事和回門那天的事的."

他為什麼要這樣,難道是對榮驊箏有了異樣愫?

為什麼……

這是在演哪一出啊?榮驊箏挑眉,蹬亮了眼睛的盯著谷婷菱.

宇文璨聳聳肩,不置可否的轉移視線對谷婷菱道:"菱兒,莫鬧了,事要分清輕重主次."

宇文翟看著這一幕,上前一步溫和的規勸道:"谷郡主,你今天是不是不舒服,要不本殿下派人送你回去?"緒如此激動的她根本不適合再呆在這里了,不然的話後果不堪設想.

宇文翟掃一眼榮驊箏,臉色沉靜卻是語出驚人,"可是榮二姐和榮夫人逼迫二弟媳代嫁的?"

宇文璨挑眉.

"你,你……"谷婷菱氣得都快不出話來了,干脆直接就走上前,一巴掌朝著榮驊箏揮去!

榮驊箏一把抓住她的,手上發力,冷聲道:"想打我?你出不遜在先我還沒有教訓你呢,你也不過是個郡主,給你一分顏色你還真的當你自己是個東西了,你相不相信如果你再如此我讓你也斷一只手?!"

上篇:第一百章 給她一個名正順的身份    下篇:第一百零二章 威脅,錯愕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