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鬼王的毒妾第九十七章 瘋女人   
  
第九十七章 瘋女人

女子不過是和榮驊箏一樣的年紀,長得眉清目秀,明眸皓齒,一雙眉帶著淺淺的英氣,還有一股與生俱來的傲氣,一看就知道是被人慣壞了的任性大姐.

榮驊箏喜歡聰明人,眼前這個女子第一眼讓她想起了前世的一個鄰家的妹妹,兩人都是英氣爽朗的人,但是她前世的那個妹妹不拘節卻懂事,而眼前這女子卻是個不讓人省心的主,竟然對第一次見面的人就口出惡,這樣的人她怎麼也喜歡不上來.

女子看榮驊箏眯眸不作聲,以為她怕了,更加狂傲的呸一聲,道:"你盯著我看作甚,我錯了麼,你不過就是一個低下的四品官女罷了,嫁給了恭謹王還不知足,竟然還來這里勾/引四殿下!"

"封貞,你還想不想活著走出恭謹王府了?"宇文霖警告的瞪她一眼,伸手就將她抓住榮驊箏衣領的手用力拍掉,"我看封丞相一世英名怎麼就生出像你這樣的女兒出來?你不嫌這樣難看也顧及一下丞相府的面子好不好!"

不過……如果恭謹王府多了一個真正的女主人,那什麼鹿茸,什麼百年靈芝,什麼武功秘籍,什麼好東西豈不是都輪不到她了?

"嗯哼."

封貞伸出手背抹一把自己的眼淚,覺得榮驊箏太瞧不起人了,受/辱似的吼回去,"我當然知道!"

"四殿下,這是你帶來的人,你現在立刻把她把我帶走!"這完全就是一個瘋女人嘛!

榮驊箏本來就不是什麼好脾氣的人,想她何曾被人這樣大聲吼過啊,宇文璨那丫的給她吃給她住對她凶一點她還吼回去呢,這個封貞是什麼東西啊,瘋了就到別處撒野去,敢和她叫板,她要她吃不了兜著走!

封貞哭聲一頓,"你,你覺得我們很般配?"

誰知道反正真的很反感她,一聽她開口就手掌往桌子上猛地一拍,"你閉嘴!"

宇文霖吊兒郎當的臉因為封貞那一句'四殿下看你的眼神也不對’不著痕跡的變了一下,眯眸一把將封貞扯開一點,"你都這胡謅些什麼啊,二王嫂豈是你的那種女人?!"

榮驊箏總算是聽明白了,這個封貞就真的如她所想的那樣,她就是愛宇文霖愛得眼里容不下一粒沙子,所以看到女的和宇文霖近一點她就開始排斥,所以做的事都是不理智的.

榮驊箏擺擺手,無奈的道:"你呢?誰應我不就是誰唄."話罷,她眯眸,想著自己好像在那里聽過這個聲音,因為當她第一句話出口之後她就覺得很耳熟.

"誒,又是一個被愛所傷的女人啊."榮驊箏有模有樣的感歎,她此刻看向封貞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個為愛癡狂的怨女,也不想想自己對愛根本就一竅不通全身上下沒有一點激素是散發著愛的信號的.

此話一出,宇文霖立刻想拍手稱快,二王嫂這話怎麼這麼順耳呢!

丫的,待會她就跑進去和宇文璨那丫的表白去,她成全他們!

"你什麼?你在誰,誰是瘋狗啊?"女子一聽,還真的恨不得化作一條狗立刻撲上去將榮驊箏一口咬碎!

封貞原本眼淚就不流了,聞眼眶又是一,"她不是我的那種女人那是哪一種女人?你對她怎麼那麼了解?"

MAMA啊,要不要這麼刺激啊,她到底在哭什麼啊,她明明已經好聲好氣的在和她話了好不好,她怎麼就那麼難搞呢?

"你……"封貞胡亂的伸手抹著自己臉上的眼淚,指指宇文霖再指指自己,"我們……你此話當真?"

子過樣年這."箏姐姐,你欺負人?"屁孩看葉姨娘不在,一把跑過來,眨巴著大眼問道.

"箏姐姐,要不叫王爺來?"榮驊亭站在那里看了看三人,建議道.

榮驊箏面無表,眼睛直直的盯著她,"這是哪來的瘋狗啊,怎麼一進來就亂咬人?"

呃……現在想一想,好像王府還是她做女主人劃算一點耶,雖然宇文璨那丫的老是沒給她好臉色,要她做著做那的,但是從他身上她也可以撈到很多好處啊.

"封貞,你不要太過分了!"

"沒錯,你就是錯了,誰剛才是二王嫂在看王,明明就是王在看二王嫂!"宇文霖得理直氣壯,榮驊箏卻想化身為鐵扇公主,一扇把他拍飛,她的是人話麼,她想他肯定是想把她當作擋箭牌,不然的話這話根本就不是人能夠的出來的!

"好,既然如此,你到和我我到底怎麼橫刀奪愛了?"榮驊箏抱胸冷笑.

她一大段話得抑揚頓挫,臉不氣不喘的,臉上還一副義正辭的模樣,榮驊箏贊歎不已,暗忖話劇都沒有她演的好看.

宇文霖張張嘴巴,"我……"

榮驊箏覺得自己懂了,扶額道:"我……"

"你口口聲聲我橫刀奪愛,到底知不知道什麼叫做橫刀奪愛啊!"榮驊箏理一下衣領,沒好氣的道.丫的,見過吃醋的,沒見過喝了醋就發瘋的,簡直把自己弄成了神經病嘛!

"嗚哇……"

榮驊箏頭痛了,"好吧,我剛才不過才多了一個橫刀奪愛的罪名,現在怎麼又多了一個眉來眼去了,我什麼時候眉來眼去了?而且,既然王爺和云青鸞是天造地設的一對,既然他們那麼相愛,為什麼不請求皇上指婚?我橫刀奪愛,你要是再敢往我頭上扣莫名其妙的罪名,我管你是丞相府嫡女還是玉皇大帝,我一刀把你給橫了!"

屁孩精明,一聽立刻跑了,邊跑邊:"箏姐姐,我和璨哥哥去,你欺負人家漂亮姐姐!"13acV.

"我無恥?"榮驊箏覺得好笑,暗忖難道這世道流行的是做賊喊捉賊?

封貞?榮驊箏一聽,立刻記起來這個人是誰了,這不就是那個追著宇文霖跑了幾條街的封貞嘛.不過,她還真的沒有自己想象中的可愛呢.

榮驊箏搖搖頭,雙手環胸的仔細打量兩人片刻,道:"其實你們兩個俊男美女的,挺般配的,為什麼要鬧得那麼難看呢?"宇文霖這丫的生在福中不之福,要是她是男的,有這麼一個美女追著自己跑肯定早就化作一匹狼,一口啖了.

榮驊箏伸手一把捏住屁孩肉肉的臉頰,拍拍他的拍屁股道:"屁孩哪邊涼快滾到哪邊去,還嫌這里不夠熱鬧是不?"

要不……她還是做個橫刀奪愛的壞人算了,如果宇文璨真的感到寂寞了,她和他談愛去?

和宇文璨談愛?榮驊箏一想,臉頰立刻一熱,輕咳了兩聲,如果真的這樣做的話她就吃大虧了,不妥,著實不妥啊……

什麼叫做一句話的事?!如果真的如榮驊箏的那麼簡單,宇文霖無論是吼的,叫的,立刻把它出來,也用不著自己現在這麼難受了.

榮驊箏眨巴下眼睛,"嗯哼."

"你竟然幫她?"封貞姐又受刺激了,腳兒一跺,刷潑辣的一把把宇文霖推開,接著一把揪住榮驊箏的衣袍,氣急敗壞的道:"你這個橫刀奪愛的賤女人你到底對四殿下下了什麼迷/藥,他怎麼可能會這樣對我!"

榮驊箏瞪眼,"你什麼你,人家大姐喜歡你是你的福氣,你喜不喜歡就是一句話的事罷了,用得著那麼為難麼?"

"嗚嗚……"封貞完全沒有理會榮驊箏,完全沉醉在自己的聲中.

榮驊箏臉一黑,"喂,你……"

封貞杏眸圓睜,食指指著自己的鼻尖看,不敢置信的道:"我過分,我怎麼過分了,我錯了麼?難道她剛才沒有兩眼發光的盯著你看;難道她沒有勾/引你;難道她不是鄙賤的四品官女?難道她比青鸞姐姐和懿心姐姐好看?"

封貞的哭聲雖然不能是驚天動地但是也驚到了隔壁正堂的屁孩和榮驊亭,兩人偷偷摸摸的來到正堂門口,往里面探頭探腦的,發現一個陌生的女子抱著頭大哭,均是目瞪口呆.

屁孩咬著指尖,"但是這位漂亮姐姐哭得好可憐……"

躺在只墊著一張薄被的榻走了幾里啊,要知道就因為這幾里路現在三王兄身上的骨頭都被那張榻給蕩得散架了!

"你!你無恥!"女子氣結,胸口氣得頻頻起伏.

榮驊箏眯眸,"你想不想和她作伴?"

封貞人嬌,但是話卻很有力量,揪住榮驊箏的領子在她耳邊話榮驊箏覺得自己的耳膜都快被震破了,咬牙切齒的道:"丫的,你嘴巴怎麼那麼臭啊,你再多一句賤女人信不信我把你扔到屎坑去簌簌口?!"

"你那麼凶對我做什麼!"封貞從嬌生慣養,何曾被人如此對待過,她對他這麼好,有什麼好東西第一個想到的就是他,追著他滿世界跑,被人三道四的什麼也不在乎了,他卻……以往的種種襲上心頭,封貞委屈得眼眶了一圈,"我有錯麼,她就是橫刀奪愛嘛!"

這麼想著,她才想撩起衣和她架一場,宇文霖一看心急了,他是偷溜進來的,真怕引來了宇文璨吃不了兜著走,所以眼明手快的擋在榮驊箏跟前,對封貞道:"你知不知道這里是恭謹王府,你想要撒野回去丞相府撒去!"

封貞心一酸,不去想宇文霖誅心的話,緊緊的瞪著榮驊箏,恨恨的道:"你才不是那種會隨隨便便就盯著人看的人,一定是她在勾/引你!"

榮驊箏氣結,這屁孩真的是越來越沒個樣子了!

榮驊箏歎息,這個宇文霖太會折磨人了,這個封貞肯定是追著他跑好些年,宇文霖不但避自己如蛇蠍如今還為另外一個女的對自己發脾氣,她心里不服氣才出這種話吧.

宇文霖拍頭,他就不明白了,怎麼有人明明知道那是死的胡同怎麼還這麼愛鑽牛角尖呢?

宇文霖這輩子最後悔的事就是惹到了一個叫做封貞的女子,如果時間可以重來他甯願自己跑到邊疆去也不要和她有交集.她就像是出現在他世界里的一條吐著信子的毒蛇,讓他欲殺之而後快.

榮驊箏想著,宇文璨那一張臉還有那一張刻薄的嘴還挺有殺傷力的,叫他來還真的能夠鎮住這兩個人也不定.這麼想著,榮驊箏才想點頭,宇文霖卻一把拉住她,"二王嫂,別,若是二王兄知道我擅闖王府會宰了我的!"

"你難道不無恥麼?"女子雙手抱胸,倨傲臨下的瞪著榮驊箏,趾高氣揚的道:"雖然恭謹王那個惡魔是瘸了不錯,但是他好歹還是個王子,你區區一個四品官女憑什麼嫁給他啊,就你這副窮酸模樣別是和青鸞姐姐相比了,就是和懿心姐姐相比也差遠了!"

開玩笑!如果可以選擇他無論如何也不會來恭謹王府的,要知道他是先到三王兄的府上再來恭謹王府的呢!不過,如果不是去了一趟三王兄那里根本不知道他竟然昏睡了兩天,而且聽焰光三王兄是在恭謹王府上喝醉了的.

"就,就……"封貞扁著嘴巴,嗚嗚咽咽了一會,道:"你明知道本姐喜歡四殿下,你剛才還和他眉來眼去的,而且四殿下看你的眼神也不對!還有……人人都知道青鸞姐姐和那個惡魔才是天造地設的一對,你卻偏生要嫁給他,難道就不是橫刀奪愛麼?"

這喝醉了沒什麼大不了的,大不了的是二王兄竟然沒有讓自己的手足府上住下來直到酒醒,而是讓人用一張榻抬著走了幾里,讓全京都的人都看到了三王兄醉酒的窘態,在招搖過市傳到了父皇的口中才勉勉強強的讓人驅來馬車送回府上!

在榮驊箏意料之外,封貞沒有破泣為笑反而毫無形象的張開嘴巴嚎啕哭.

宇文霖聞俊臉一黑,咬牙道:"二王嫂,你在這里感歎這個作甚?"

他現在沒醉,不想被一張打飛出去啊.

榮驊箏想什麼,突然有人前來報告:"王妃,太師府的柳姐來了."

依然今天感冒了,晚上上完晚修覺得眼睛也有點發痛,一時也沒注意什麼,但是寫文的時候發現越來越痛了,好像有點發炎了,今天我想先四千字,明天好一點會多更一些補償大家的,各位親愛滴,晚安.

上篇:第九十六章 窮酸模樣    下篇:第九十八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