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致命嫡女第三百二十五章 離開大興   
  
第三百二十五章 離開大興

"我去找車來.穿越更新首發,你只來+"逐月一邊吩咐其他的隱衛繼續搶救受傷的隱衛,一邊往城里去.

而那邊那名老者繼續為喬語嫣治療內傷,而甯輕玥卻沒空療傷,撐著受傷的身體去救其他的隱衛,但是卻被那些雖然受傷,但是還能話的隱衛勸回去療傷,"主子您快點療傷,如果您不療傷,我們也不難按下心來療傷."

"對啊,主子您快去療傷,你快扶主子過去."一名傷了大腿不能動彈的隱衛指揮旁邊一名只是傷了一邊手的侍衛去扶甯輕玥過去療傷.

那名侍衛聽了,還真的走到甯輕玥的身邊就要扶甯輕玥,"王爺,屬下扶您."

甯輕玥的手下當中,有些在自一起長大的,或者是先甯王留給他的,或者是甯王府的侍衛,或者是他挑選上來的.

所以叫喚甯輕玥的叫法也有不同.

不過對外的時候,一般都稱呼王爺,但是想要隱藏身份的時候稱呼主子.

不過要是不是隱藏身份的時候,還稱呼主子的,那就是甯輕玥的親兵,如一同長大的逐月追風他們,還有先甯王留下的也是稱呼甯輕玥為主子的.

他們的性命可以是交給甯輕玥的,所以稱呼主子.

不過也不能那些原本甯王府的侍衛不忠于甯輕玥,只能他們的身份不同,不過能當甯輕玥貼身侍衛和親兵的,都是甯輕玥信任的人.

所以他們除開職務的大分尊卑外,而不會因為他們誰是甯輕玥的親兵,誰是王府的親兵而起內訌.

所以那名聽了那名隱衛隊長的話後,非常聽話的就欲扶甯輕玥.

都是卻被甯輕玥揮手示意他還能自個走,不過他還是圍著療傷的逐個了過去,一路上都被隱衛和侍衛勸,而也因為顧著勸他反而停下手中的活,讓甯輕玥明白他要是在這樣下去,不單只他治不了內傷,那些受傷的侍衛和隱衛也得不到好的治療,于是他好很聽話的走回喬語嫣的身邊,開始運功療傷.

而月梅和日梅沒有閑著開始心的尋找那些比繡花針還要細的梨花針,一些無事的侍衛和隱衛也幫忙細細尋了起來,最後還是一名隱衛身上帶著一塊磁鐵,由他出面才快速的尋回一大半的梨花針,至于其他的只能等天亮再來尋了.

另外一些侍衛和隱衛們有人去搶救傷員,有人則把犧牲的隱衛和侍衛都心的抬到一旁清點人數.

之所以他們不一開始處理他們,而是甯王府早有規定,如果是那些確認搶救無效的,就不要浪費時間,倒不如搶救那些或許有機會救回一條性命的.

因為遲一分鍾,就多一分鍾的險,所以對于那些就算還流有一口氣,但是一那傷勢就知道是無法救活的,所以他們不會浪費時間的.

不過那些快死之人也不會怪罪他們,因為就算他死了,他的家人也會衣食無憂,甯王府對于這些犧牲生命的屬下的家眷是很優待的,所以他們為甯輕玥死而無憾.

尤其在出任務的時候,那些受傷的為了不連累他人,還會自個了解自己的生命,為的就是不拖累大家和主子,因為在他們的心里,只要主子沒事,他們就算犧牲性命也在所不惜,因為他們沒有後顧之憂,死而無憾.

沒多久逐月叫來很多車輛,還有甯王府的其他侍衛,當然了還有甯王府的馬車,而這個時候那名老者也住了手,神有點疲倦的向甯輕玥點頭,"殿下不用擔心,王妃已經沒有性命危險了."

"多謝先生."一直關注的月梅和日梅留著歡喜的眼淚齊刷刷的跪下向那名老者磕頭致謝.

就連甯輕玥也停了下來,感激的再次向那名老者致謝,"謝謝."

"主子,馬車來了,我們先回府."逐月親自牽了一輛甯王府的馬車過來.

"王妃雖然沒有性命危險,但是內傷嚴重一定要立即治療."那名老者一聽,立即跟甯輕玥道,他怕他要是不這樣,甯輕玥又會讓出馬車讓其他受傷的隱衛先走的.

"王爺,您快帶王妃回去治療,我們隨後跟上."

"主子,您快送王妃回去,我們還可以等等."

"是的,王爺你們先回去,屬下的傷不嚴重,已經好多了."

……

只要還能動的隱衛侍衛都加入勸的行列.

甯輕玥這次沒有推辭,親自抱著喬語嫣就上了一輛馬車,月梅和日梅還有那名老者都跟了上去,逐月親自駕車,往京城疾奔.

而其他的馬車也盡量把況嚴重的先運回甯王府,不過因為夜深,就算是打著甯王府的期號,來的馬車還是有點,不過還好,守門的是五皇子諸葛奕的人,所以甯輕玥這邊深夜派人回來城里求救,那邊他也受到消息了.

當甯輕玥回到城門的時候,五皇子諸葛奕也到了城門口.

當他到血跡斑斑的甯輕玥和昏迷的喬語嫣時,他震驚的瞪大雙目,急的額頭都冒出冷汗,"怎麼回事?怎麼會這樣?還有沒有傷員?要不要幫忙?王妃怎麼樣了?需要什麼藥材盡管到宮里來取,對了,立即回宮把治內傷和治外傷的太醫都找來,快點,請他們快速到甯王府待命."

後面還有很多侍衛受傷了,需要打量的馬車."甯輕玥把地址都了,就帶著喬語嫣先回王府.

而五皇子諸葛奕則一連串的下命令,把能找到的馬車都用上,讓侍衛親自趕了過去,而他想了想一邊派人回宮稟報皇上,一邊親自往甯王府而去.

能讓甯輕玥和喬語嫣都受傷,還有王府那麼多侍衛受傷,絕對不是事,不稟報皇上是不可能的,所以派人回宮稟報,而他親自到甯王府咨詢.

後來他從甯輕玥的口中得知了事的來龍去脈,他的臉立即白了.

如果單單打敗甯王府的侍衛,他還不怎麼驚訝害怕,但是現在是甯王府的侍衛和甯輕玥,還有喬語嫣全部一起動手都不是那人的對手,他就不能不重視了,不能不害怕了,這樣的人如果他有心攻向皇宮,那麼他自認整個皇宮都沒有一個是他的對手他能不害怕嗎?

到時候那人在皇宮內還不是如進入無人之地嗎?

不行,他要親自回宮稟報,于是五皇子諸葛奕讓人盡快把治傷的藥材送來,而他則親自回宮稟報這事的經過.

熟睡中的皇上被五皇子諸葛奕以急事喚醒,滿腔的怒火在得知這事的經過後,他的氣頓時消失的無影無蹤,他跟著下了一連串的命令,還連夜要派人去搜查.

因為五皇子諸葛奕從甯輕玥那里得知,那名叫趙成吉的是中了喬語嫣的暴雨梨花針,雖然不能致命,但是卻有**的作用,所以皇上才想立即派兵去抓拿,否則讓他緩過氣來,還是他的對手呢?

這邊皇上連夜調動軍隊去追查那趙成吉.

那邊甯王府則通宵達旦的亮著燭火,宮里動醫治外傷和內傷的都來了甯王府為那些侍衛隱衛治療.

那名老者開了藥方,親自抓藥煎煮,另外還開了中藥湯,讓月梅煮了,為喬語嫣浸泡,"這些藥湯雖然沒有羅浮宮的溫泉作用大,但是卻能治療內傷,和緩解一下經脈受傷的況,如果可以殿下您也去泡一泡."

"我不泡了,我要立即進宮."甯輕玥經過運功療傷後,好了很多,但是現在最緊要的事是他要進宮,把況明,另外他還要請辭,他要護送喬語嫣到西楚,現在時間緊急,他要立即上路才行.

所以他顧不得身上的傷,吩咐追風趕馬車送他進宮.

在甯輕玥進宮的時候,宮里不斷的有命令發布下來,而在不斷的有官兵往成為而去,雖然是夜靜更深的時候,但是皇命一下,那些還在被窩中的官兵,半刻也不敢遲的領命而去.

當然了百官中的肱骨大臣一樣連夜被叫進宮里商討.

半夜收到急召,不但那些大臣一夜不能歇息,就連府里的人同樣一夜放心不下,不斷的派人去打探消息,弄得人心惶惶,不過還好,得到消息的都知道什麼該,什麼不該,所以都吩咐下去,不准傳出去,該干嘛就干嘛,如果誰敢傳出去,立即亂棍打死,能當肱骨大臣的家人都有一定的見識,所以他們就算擔心,也不敢隨便透露出去的.

同時京府尹也被連夜叫了起來,還有刑部尚.刑部侍郎都被叫了起來,連夜審問那些之前被甯輕玥送進大牢的那群男子,為的就是能不能找出那趙成吉的落腳點,要他們不惜一切辦法也要審問出來.

一時間整座京城都聽到官兵砰砰的步伐聲,和盔甲的相互撞擊的唰唰聲.

一些被驚醒的還以為發生什麼大事,都派人出去打探消息,但是半路就被巡查的官兵親自送了回去,就怕他們當中是假冒的,于是那些被京動的都知道京城里發生大事了,因為路上多了很多士兵戒嚴,不過士兵給他們的法則是,發現刺客,所以在追查,讓他們沒事不要出府.

所以就算各個府里都擔心,都害怕,但是還是很聽話的不再派人出府打探,可以整座京城,這一夜不知道有多少人家是點燈到天亮的.

不過還好,這一夜平安的過去了,沒有發生什麼大事,第二天,京城里還是一如以往的繁榮熱鬧,不過街道上,城門口都多了很多的官兵,一些不知昨夜發生什麼事的,都紛紛打探.

一些官宦人家收到甯王妃受傷昏迷之事,都紛紛派人上門問候,送上各式藥材.

不過他們都只是派下人過去,沒有親自過去,怕的就是喬語嫣昏迷了,甯王府沒有人招待他們,反而要分出侍女照顧他們,這不是為難甯王府的人嗎?

但是身為喬語嫣的娘家,得知喬語嫣昏迷後,第二天一早老太君就帶著王淑芳顧紫羅過府,跟著喬語嫣的外婆月國公府的老太君也帶著月心悠姐妹過府幫忙料理甯王府的事物.

當甯輕玥再次從宮中回來時,已經是第二天的正午了,隨著他回來的還有護國公喬楚淵和月國公,月千尋兄弟,不過他們了一下喬語嫣的況後,因為還有皇命在身,跟著就告辭了,

甯輕玥的氣色因為受傷後得不到治療,也因為一夜的奔波,他的臉色變得蒼白難,不過還好他一直底子極好,不至于立即倒下去.

不過等他回到屋內時,撐著無力的身子去喬語嫣後,就再也撐不下去,只覺得雙眼一黑,眼冒金星,他一個踉蹌往一旁栽倒,幸好逐月一直跟在身邊,連忙把他扶住,"先生,先生,王爺暈倒了."

"快放他平躺,我."那名老者也勞累了一個晚上,才坐下歇歇,不過到甯輕玥昏迷,他頓時緊張的站了起來,疾奔甯輕玥身邊為他把脈.

一把脈他的眉頭頓時皺了起來,"快去准備藥湯,另外想辦法找九轉大還丹給殿下服用."

"是."逐月和其他的侍衛分頭行動.

逐月想也不想的立即往皇宮而去,他知道宮內有九轉大還丹,為了不浪費時間他還是直接進宮比較好,又省事,又快速.

因為皇上和五皇子都下了命令,要全力支持甯王府,所以宮里的太醫院很快就送了九轉大還丹過去.

甯輕玥也不推辭,服用後就坐在放滿藥湯的浴桶里面,和喬語嫣一般泡起藥湯來.

泡著藥湯的他也不閑著,咨詢了那名老者需要准備什麼之後,就吩咐逐月去辦,而月梅則由月心悠姐妹幫忙,開始收拾喬語嫣的事物,這是要帶走的事物,因為甯輕玥已經定下,明天立即離開京城往西楚而去,所以要帶的東西很多,但是只能挑緊要的,其他的少帶,沒有的到時候到西楚再買,因為要趕路,只能輕裝上路了.

不過治傷的藥材一定要多帶,所以需要多少藥材就聽從那名老者的吩咐,時間整個王府都忙碌起來,讓那些丫鬟婆子們顧不上傷心害怕,都盡心的照顧傷者和用心做好自己的分內事.

而王淑芳和顧紫蘿則管理王府的日常,讓王府的下人不要驚慌,另外還要安排廚房之人為那些侍衛煎藥,忙的她們腳不沾地,像個陀螺一般轉個不停.

由始至終兩位老太君都守著喬語嫣不肯離去,她們都是經曆過風雨之人,但是著昏迷的喬語嫣,她們都了眼,不過還好都忍著不哭出來.

------題外話------

大興卷到這里完結,下一章開始就是第二卷西楚卷了.

感謝我是東方飛舞0親愛的五顆鑽石,撲倒,我們去滾床單?O(∩.∩)O~

感謝ak2親愛的五顆鑽石,麼麼噠.

感謝qiuguohong親愛的一張月票,麼麼噠.

本由首發,!

上篇:第三百二十四章 語嫣受傷    下篇:第一章 上路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