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致命嫡女第三百二十二章 動手!   
  
第三百二十二章 動手!

詹昆澤慢慢的走向甯輕玥和喬語嫣兩人的藏身處.穿越更新首發,你只來+

喬語嫣緊張的握了握拳頭,該不該出去拼命呢?

旁邊的甯輕玥好像察覺喬語嫣心里的緊張,他用力握了握喬語嫣的手,給她無聲的支持,也像在安慰她.

喬語嫣轉頭向甯輕玥,還以為他有什麼想表達.

甯輕玥到喬語嫣轉過頭來,用嘴型無聲的道,"不要擔心,一切有我."

著甯輕玥那張自信又淡定從容是神,不知道怎麼地喬語嫣緊張的心竟然慢慢地平靜下來,她用力回握了握甯輕玥的手,表示她好多了,不用擔心,接著她又轉頭向外面.

這時詹昆澤已經走到草叢的前面,他的手中握著一把就算月色暗淡,但是依然散發灼灼銀光的寶劍,不用他試劍,單憑那寶劍散發出的光芒和劍氣,就能出這是寶劍.

他只需要揮動手中寶劍就能觸及甯輕玥和喬語嫣,甚至還能到甯輕玥和喬語嫣.

喬語嫣剛剛放下的心又緊張的吊了起來,她甚至把手按在劍柄上,隨時准備拔劍迎敵.

但是卻被甯輕玥按住,甯輕玥微微搖搖頭,讓喬語嫣輕舉妄動.

這時那詹昆澤手中的寶劍帶著凌厲的劍風刺向草叢……

喬語嫣望著直刺向他們的寶劍,身子一晃就欲跳起,卻覺得身子一麻,動彈不得.

她臉色一白驀地轉頭向甯輕玥,一股濃濃的失望和痛心充斥她的心房,那失望和傷心像一把五指鉗把她的心緊緊的抓緊,狠狠的刺向她的心,讓她心如刀割.

她真的想不到此時此刻會被甯輕玥推出去當擋箭牌!會被甯輕玥出賣!

難道這就是他所的辦法?

難道他一直對她的後都是假的?

難道他一直都在利用她?

都在蒙騙她?

讓她死心塌地的愛他?

讓她死心塌地維護他?

前世她錯付真心,難道今生也是同樣的結局嗎?

……

她默默的流下失望傷心痛苦的眼淚,整個人變得失魂落魄,雙目無神而空洞的等著疼痛的到來.

其實喬語嫣的心里想了那麼多,實際上不過是一眨眼的時間.

她巨變的臉色和無神失魂落魄的神讓關注她的甯輕玥的心一緊,他知道喬語嫣誤會了,誤會他點住她的穴道的原因了,不過現在不是解釋的時候,他再次用力的握緊喬語嫣的手,還用力的掐了一下她的掌心.

掌心傳來的刺痛讓失魂落魄的喬語嫣回過神來,她緩緩洗轉眸向甯輕玥.

到甯輕玥一臉緊張又擔心又著急又後悔的模樣,她的心一震,他這是……

她根本不用想,就知道甯輕玥為什麼會這樣了……

凌厲的劍鋒挨著喬語嫣的臉頰旁邊刺過,挨著甯輕玥的頰邊刺過,那鋒利的劍風甚至還讓甯輕玥耳邊一縷頭發被削斷.

寶劍從喬語嫣的頭頂刺過,從她的肩膀邊刺過……

寶劍仿佛在逗他們一般,就是在他們的身邊刺來刺去的,甚至還橫揮幾下,不過不是剛好從她的鼻尖劃過,就是從他們的頭頂劃過,就是碰也不碰他們.

喬語嫣雙眼冒火,丫的,好啊,好你個詹昆澤竟然敢耍她,你給我記住了!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詹昆澤居高臨下的俯視這仰著頭警告的瞪著他的甯輕玥,眨了眨眼,接著手一揮寶劍插回劍鞘,施施然的轉身,不緊不慢的走了回去,"那里沒有人,我都檢查過了."

他剛剛揮劍的動作可不,好像故意做給什麼人的.

等詹昆澤離開後甯輕玥再次轉頭向喬語嫣,一副傷心的模樣,你竟然不相信我!

他的臉上***裸的寫著,她不相信他,他傷心失望中……

喬語嫣被他這麼著反而有點不知所措,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因為她剛剛真的是懷疑和不相信甯輕玥,當時當她知道她被甯輕玥點了穴道不能動的時候,她的心都碎了.

她真的以為甯輕玥要拿她當擋箭牌的,所以她為她剛剛真的懷疑甯輕玥而愧疚.

不對!要不是那個詹昆澤她不會懷疑不相信甯輕玥,不會讓甯輕玥傷心和失望,所以都怪他!她再次把一切都算在詹昆澤的身上.

如果詹昆澤知道他的好意反而讓喬語嫣這般的記恨他,他不知道傷心成怎麼樣了.

不過,咳咳,其實他還真的是有意戲弄一下甯輕玥和喬語嫣的,為的是幫他的主子祁然報仇.

那邊趙成吉沒有什麼,不過卻深深地望了詹昆澤一眼,接著裝著不在意的目光從草叢劃過.

雖然他的目光不是直接和喬語嫣對視,但是喬語嫣卻感到一陣極大的威脅壓迫向她,讓她的心一震,身上的寒毛都豎了起來,不知怎麼地她的心生起一股危機感.

讓她覺得自己的生命受到威脅,而這威脅就是來自這個趙成吉.

不但是她,就連甯輕玥也趕到一股殺意,一股極烈的殺氣.

"招統領何在?"趙成吉緩緩轉身,面向那些裝扮成等候的人所藏身的地方.

招統領?還是趙統領?難道是那個頭目?

甯輕玥和喬語嫣都緊張的盯著那些隱衛的藏身處,不知道是不是那個頭目,如果不是他又是誰?

天啊,可不要出來,要是出來是錯的那麼……

喬語嫣真的不敢想象,她真的害怕他們會全軍覆沒,都死在這里.

她現在非常後悔讓他們裝扮成這個趙成吉的人了.

如果知道要等的人是趙成吉,她就算給他知道,事敗露,她也不想讓隱衛們涉險的.

同樣的甯輕玥也在為他這個想法而後悔.

不過他們兩個都對那些隱衛太過不了解了.

這些隱衛都是同生共死,刀山火海里闖蕩過來的,不會這麼容易被嚇壞的.

對于這樣的況,他們早就有應對之策.

當那趙成吉的聲音落下,全部的隱衛分秒不差的齊齊站了起來,由那幾名易容微微低頭的站在前面,其他的裝出一副恭敬的模樣低頭恭敬的站著.

就算是易容,但是難保不會露出破綻,所以還是低頭交好.

而那名易容成那名頭目的,立即單膝跪了下來,"屬下在."

這聲音不就是那個頭目的聲音嗎?喬語嫣聽聞那聲音愣了愣,怪不得甯輕玥讓他裝成那頭目了.

他的聲音竟然學的那麼像,這樣喬語嫣才稍微松了一口氣.

不過到底是不是他?他是不是趙成吉的招(趙)統領,這個還真的是在賭了,喬語嫣剛剛松了口氣的心又再次抓緊,她一瞬不瞬的盯著那個趙成吉,手里緊緊的扣著一枚柳葉飛刀,隨時准備出擊.

"東西都帶來了?分了?"趙成吉冷冷問道.

"屬下帶來了,也都分了."著那名隱衛把手中的瓶子高舉.

其他的隱衛也學著他的模樣跪下,把手中的瓶子高舉.

"好,你們分三批,每隔一個時辰倒一批下河里."趙成吉點點頭吩咐道.

"是,屬下立即去辦."那招統領立即應道,接著他擺手讓幾名隱衛出來,把手中瓶子中的水倒進河水里.

到隱衛們都照辦之後,趙成吉滿意的點頭,跟著如來時一般迅速離開.

他一離開,喬語嫣就欲站起來招呼那些隱衛趕快撤.

卻不想再次讓甯輕玥按了下來,"不要動!他還沒有離開."

"什麼?!真的?"她明明感到他由近至遠的風聲的怎麼可能是沒有離開呢?

"真的!"甯輕玥肯定的點頭.

喬語嫣雖然不是很相信,不過單從剛剛她沒有聽到這個趙成吉來的聲音,她也就不得不相信甯輕玥,對于甯輕玥的武功,她雖然很不想承認,但是她還是和他差很多.

所以她非常聽話的,再次按兵不動,一動不動的再次潛伏在草叢中.

那邊一直沒有收到甯輕玥讓他們離開的暗號,那些隱衛也都不敢離開.

那頭領打扮的隱衛也都再次招呼眾人找位置藏好.

而逐月和日梅月梅等人早就出趙成吉的武功不是他們能對付的,而對于詹昆澤他們是認識的,連他他們都打不過的,而這個詹昆澤在那個老者的面前還一副恭敬的模樣,他們更不敢動了.

尤其還有甯輕玥剛剛吩咐的,沒有他的指使不能動,所以他們都不敢動.

當到詹昆澤把劍在草叢里刺來刺去的時候,他們的心差點從喉嚨里蹦了出來.

不過由于對甯輕玥和喬語嫣的信任,他們不相信甯輕玥和喬語嫣就這麼死了,所以他們也都按兵不動.不過他們還是做出一副隨時准備戰斗的准備,只要甯輕玥一聲令下,他們就出擊.

不過甯輕玥的命令一直沒有下,他們也都不敢動.

不過很快他們就知道甯輕玥為什麼沒有讓他們離開,因為趙成吉和詹昆澤再次出現在他們的眼里.

天啊,到再次回來的趙成吉和詹昆澤喬語嫣不由的摸了莫額頭,抹去那根本不存在的汗水.

還好,還好.

差點她就連累那些隱衛了.

那趙成吉四處掃了一圈,微勾唇角冷冷一笑,接著慢慢轉身,准備離開……

到他轉身准備離開,那名扮成統領的隱衛如釋重負的松了口氣,終于瞞過他了,好險啊!

其他的隱衛包括逐月日梅他們都是一樣,心中松了一口氣.

唯有甯輕玥皺緊了眉頭,神色變得凝重,就連剛剛被詹昆澤用劍刺,就連剛剛到趙成吉他的神都沒有現在陰沉,他盯著趙成吉眼珠也不敢眨一下,不知道什麼時候手里也扣了一枚五角星形狀的飛鏢,他抿了抿唇,身上隱隱散發出一種准備隨時攻擊獵物的獵豹的氣息,那微躬的身子宛如一只蓄勢待發的猛虎.

甯輕玥身上的變化雖然微,但是瞞不過喬語嫣,她感到甯輕玥的變化,她不由的咬了咬牙,雙手一翻轉,左手中憑空的冒出一大把柳葉飛刀,右手則拿著一個直徑一寸長四寸,似鐵非鐵,像竹筒一樣的東西.

這個東西是鬼谷子留給她的一個防身用的暗器筒子.

里面裝著的可是幾百枚比繡花針還要細的牛毛針,只要她一按後背的凸起,里面的牛毛針就會像狂風暴雨一般把對手籠罩,所以這個筒子有個很貼切的名字,"暴雨梨花針".

還有這暴雨梨花針可是可以循環再用的,只要再把這些細如牛毛的針收集起來再裝上去就行.

不過唯有一個不好就是這暴雨梨花針只能一次性.

所以用這個東西的時候,一定要准時機,務必一擊即中.

還有為了保證一擊即中,一擊斃命那針頭可是擦了極烈的**藥,只需要中上一點就會被迷暈.

對手只需要有那麼一霎那的精神混亂,就能給他致命一擊,所以沒有到性命不保的時候喬語嫣都不想把它拿出來用.

要知道這些細如牛毛的針,要想每一次都能收集回來那是不可能的,所以用一次就少一次,所以她盡可能都不會拿出來用的.

不過這次面對的是趙成吉,面對一個讓她感到恐懼的對手,面對一個讓她感到死亡的對手,她不得不拿了出來.

那趙成吉轉身後,卻沒有和剛剛一般立即施展輕功離開,而是微眯了眯眸子了詹昆澤一眼,嘴巴動了動,卻沒有聲音發出.

喬語嫣知道趙成吉在對詹昆澤使用傳音之術.

他在什麼呢?

難道是在怎麼對付他們?

還是有什麼秘事要吩咐詹昆澤去辦所以用傳音之術防止他人聽到?

她雖然聽不到趙成吉對長昆澤了什麼,但是卻能到詹昆澤的臉色巨變.

猛地詹昆澤憤怒的揮了揮手,一副被人冤枉的氣憤神,他揮著手嘴巴極快的張合,好像在申辯什麼.

最後好像再也忍受不了,憤憤地一甩衣大聲吼道:"沒有就是沒有!你盡管和主子我和敵人私通!我都倒要主子信你還是信我.哼!"

詹昆澤吼罷一揮衣身子一晃就使用輕功像一枚流星往遠處極速的劃了過去,很快就消失在眾人的面前.

"動手!"

------題外話------

推薦朋友第五輕狂的新:《誘妃成妻,爺太妖孽》…//2977大家記得收藏哦.

感謝juan90親愛的一張月票,麼麼噠.

感謝深處的傷痛親愛的一張評價票,麼麼噠.

本由首發,!

上篇:第三百二十一章 半衰半榮    下篇:第三百二十三章 圍攻!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