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致命嫡女第三百二十章 真丟臉啊   
  
第三百二十章 真丟臉啊

月梅凌空一個直撲,宛如雄鷹撲獵物一般,往那瓶子落下的地方撲去,分離不差的在瓶子落地時接住那瓶子.百度搜索友提示這本第一更新站,百度請搜索+

而日梅原本好一個瓶子要接的,聽到喬語嫣的喊聲後,她半空轉身往喬語嫣的方向飛去,她腳一勾一跳就把中的那個瓶子勾到手里,凌空再一個翻身接住喬語嫣踢過來的瓶子.

她這精彩的一幕讓其他趕到卻來不及接瓶子的隱衛連聲喝彩,"好!"

"好輕功!"

落地的日梅嘿嘿一笑,一臉的得瑟,月梅了無奈的搖搖頭,什麼時候她才能穩重點呢?

而那邊甯輕玥揮出烏鞭把喬語嫣卷住的時候,也不閑著,腳在地上一點一踢一顆石子就踢向那個頭領的膝蓋處.

"碰."的一聲,那名頭領被打的往前撲倒,被隨後趕上的逐月凌空單膝跪下,把他壓得翻身不得,其他的隱衛了連忙奔過來把他綁住,逐月放心不過還點了他的穴道.

其他的人幾個對一個,那里有逃脫的道理呢.

因為喬語嫣挑的是最遠和要墜落在河水里的瓶子,而其他的隱衛和月梅日梅他們就近搶救,那個離那個瓶子比較近的接那個,所以瓶子一個不漏的接個正著.

還好喬語嫣一直叮囑他們一定不能弄破那些瓶子,所以他們第一時間都是搶救瓶子,就算在打斗中,都是想辦法把他們手中的瓶子搶了過來,所以在喬語嫣問有沒有瓶子破時他們齊聲答道,"幸不辱使命,瓶子完好."

喬語嫣聽了他們的話後,整個人松了一口氣,"趕緊把那些瓶子拿過來."

那些隱衛和月梅日梅到喬語嫣這副嚴肅的表,雖然不解喬語嫣為什麼對這些瓶子那麼緊張,還是快速的把瓶子交給喬語嫣.

喬語嫣心的放在地上,用布袋全部裝好之後,還放心不過,解下披風把那布袋裹好,防止摔爛了.

"語嫣,這些瓶子到底是什麼?"到喬語嫣為了救一個瓶子不惜落水,和這麼鄭重其事的包裹那些瓶子,甯輕玥覺得很奇怪,難道這些瓶子里面裝著什麼珍貴的藥物?還是丹藥?

不單只是他,其他的人同樣奇怪喬語嫣為什麼那麼緊張那些瓶子,都一臉好奇的望著她等著她的解釋.

喬語嫣先往四周了一下,到最後幾名漏之魚也被隱衛們抓住後她才拿起一個瓶子,輕輕的晃了晃,"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這些瓶子里面裝的應該就是從那些天花病人身上提取的膿汁,我沒有錯吧?"

她最後一句是望著那名頭領的,此刻那名被制服的頭領正被帶到她和甯輕玥的面前.

不等那名頭領確認,圍著的隱衛們已經齊刷刷的倒吸一口冷氣,連身上的汗毛都豎了起來,有些害怕的立即在身上狂擦.

而那些裝扮成護院的急忙奔回自己的馬匹,從馬上拿水囊,"快來洗洗."那些接了瓶子的都急忙奔過去清洗起手來.

"誒,要是拿一下瓶子就會染上天花,那麼他們早就染了."日梅到那些隱衛如此緊張,暗中撇了撇嘴,真沒膽,王妃都拿了那麼多呢,也不見王妃像他們那麼緊張?

那些隱衛一聽覺得日梅的對哦,也就不那麼緊張了.

這瓶子里面裝的如果真的是天花膿包里面的膿汁,那麼他們拿這些膿汁想做什麼?甯輕玥挑起右邊的劍眉.

難道是投毒?

不單單甯輕玥這麼想,那些隱衛也是這般的心思.

不過已經不是想了,而是真的想投毒了,因為剛剛他們已經親眼到他們想往水里丟了.

他們都知道這河水是流經京城的,而他們的飲用水很多來自這條河水,如果給他們投毒成功,尤其還是這種傳染性極強,和死亡率極高的天花,那麼不出十天,整個京城都會變成一座死城.

不對,不單只京城,只要是這河水流經的區域,迎接他們的就是死亡.

想清楚這個他們已經不是害怕了,而是驚恐和憤怒.

當即又幾名性格急躁的隱衛沖向那些人,把他們狂揍一頓,"我讓你害人."

"我讓你投毒."

"我,把這些東西都喂他們試試."

其中一名隱衛憤怒不甘的就要打開瓶子倒入一名男子的嘴中,嚇得那名男子的腿頓時都軟了下來,在這寒冬臘月的,冷汗直冒,差點暈死過去.

甚至有一名嚇得失禁,一陣尿騷味傳了出來.

"孬種!我呸!"那隱衛不屑的呸了一口,接著把瓶子對著自己的口倒了下去,"這是我的補藥,你想吃美得你啊."

那些瓶子他早就上交給喬語嫣了,那里還有啊,不過是嚇唬他們,卻不想他們那麼不驚嚇.

唯有那名頭領還有點骨氣,他咬緊牙關一聲不吭,也不回答喬語嫣的問話.

日梅聽到喬語嫣瓶子里面的竟然是天花的膿汁,她整個人差點蹦了起來,她一想到他們假如沒有想到跟過來,那麼她和王妃等人是不是就會因為喝了天花感染的河水而死亡?

她一想到如果他們沒有制止他們,沒有把他們攔下,而讓他們把瓶子投入水中,那麼他們是不是成了罪人?

一想到整個京都的人,甚至喝這條河水的人,因為他們的疏忽而死亡,她就再也忍不住,幾步沖到那名頭領面前,一個旋踢,一腳踢到那名頭領的臉龐,把那名頭領打的往後飛,接著狠狠地砸在地上,頓時把他砸暈過去.

"日梅不要激動,王妃還要從他們嘴里審問出幕後指使之人."月梅急忙上前攔住還要追上去踢人的日梅.

其他的隱衛聽了月梅的話之後,只是揍了那些人幾拳泄泄怒火,而不敢真的把人打死.

等他們都打了幾下之後,喬語嫣拍拍手,"大家再到周邊找找,還有沒有遺漏的瓶子或者歹徒."

"是王妃."雖然已經點了他們的穴道,困了起來,但是還是有一部分的隱衛留下來守,其他的而分放射狀往周邊的樹林山坡搜索過去.

他們尋找的非常仔細,就差要挖地三尺了,在等候那些隱衛搜索的時候,喬語嫣和甯輕玥細細的了為什麼她會懷疑這些人.

原來喬語嫣也沒有想到這些人是投毒的,但是在確認他們匿藏在這里,尤其是這種靠近河水的地方時,尤其這條河水還是他們的食用河水時,她的腦子里突然起起月梅的,他們聽到什麼疫等,讓她想到他們藏在河水的附近為的是什麼.

所以才在這千鈞一發的時候,找到這里把他們一打盡.

不過可惜了,沒有找到他們的幕後之人.

"語嫣,不如我們……"甯輕玥想了想就俯身在喬語嫣的耳邊聲的嘀咕了幾句.

喬語嫣聽了雙目頓時一亮,連連點頭,"不錯,這是一個好辦法,就這麼辦."

喬語嫣快速的掃了周圍一眼,立即招呼搜索的隱衛趕快回來,"你們給人往四邊快速查,有沒有人跟蹤,另外立即把這里的地方整理整理,盡量不讓人出曾經打斗過,至于這些人立即蒙了臉押解回去,慢著,先找個的地方把他們藏起來,等馬車過來,就放進馬車運走."

"是,王妃."一眾隱衛齊聲領命,接著就押著人離開.

"哦,對了,把他們的外衣剝了,找身影相似的換上."喬語嫣突然想到連忙喊住他們,既然要扮,就連衣服也換比較好點.

那些隱衛一聽喬語嫣的話,就知道喬語嫣想要他們扮這些人,留下來等他們要等的人,立即各自找了各自差不多的人,把他們的衣服脫了穿在自己的身上,當然了,他們隨身的兵器也拿在手里.

而喬語嫣和懂易容的隱衛就挑了幾個人易了容,其中一個就是那個頭領.

接著那些換過衣服的人,各自找了一個差不多的瓶子,裝上一點河水充當是那些裝了膿汁的瓶子.

這一切各自分頭進行,那邊他們也盡快找來馬車,把那些人塞入馬車里押解回京,交給刑部,讓他們審訊,審訊的手段沒有那個比得上刑部的,交給他們最好了.

喬語嫣依然裝成打獵的富家姐,在距離這附近不遠的地方打獵,順便監視,有沒有人來這里和那些人彙合.

不顧等到快要關閉城門的時候,還是沒有等到人,于是喬語嫣留下一些隱衛在暗中監視,她就帶著那些護院打扮的隱衛再次聲勢浩大的回城了.

不過她才回到城里立即換過一套夜行衣和甯輕玥再次從京城里溜了出來,他們兩個再次回到剛剛那個地方,不知道怎麼的,喬語嫣就是有種感覺,那就是今晚那些人就會出現,而她一定要抓到這些人不可.

他們兩個潛伏在另外一個方向,在他們的對面是逐月,逐月的左邊是追風,追風的左邊是月梅和日梅,他們成四路把所以來路都守起來.

時間慢慢的過去,夜色也越來越暗沉,而溫度也越來越低.

"冷嗎?"甯輕玥到喬語嫣對著自己的手呵了一口氣,他溫柔的抓過她的手放在自己的手心為她暖和.

"不冷,就是有點涼."喬語嫣咕嚕咕嚕的轉了轉眸子,故意打趣道.

甯輕玥聞忍俊不住的笑了,"冷和涼不是一樣嗎?"

"冷就是寒冷的意思,涼就是涼爽,不是很冷的意思."喬語嫣一副當然不一樣的模樣,非常一本正經的解釋.

"哦哦,我明白了,那就是你現在覺得有點涼爽,而不是覺得冷."甯輕玥露出恍然大悟的神,很配合的承認喬語嫣的法.

他這麼一副一本正經的模樣,反而把喬語嫣逗笑了,她捂嘴偷笑,心里那個樂啊,來甯輕玥已經被她感染了,會開玩笑了,可喜可賀啊.

到喬語嫣那副洋洋得意的神,甯輕玥也跟著笑了,他用力握了握她的手,輕輕的在她的手背上印下一吻.

喬語嫣臉上倏地飄上一抹嫣,她反而有點不好意思起來.

不過幸好夜色深沉,就算臉也不出來,她才稍微好過點,不過把頭縮起來.

不過甯輕玥是什麼人呢?他的目光在夜里沒有半點影響,把喬語嫣的臉色的一清二楚,不過為了不讓喬語嫣難堪,他裝出什麼也沒有到的模樣.

不過為了不讓喬語嫣冷到,甯輕玥慢慢的運氣內功溫暖喬語嫣的身子.

不過喬語嫣連忙攔住他,"我自己來,你要保持實力,我感到這次這些人的武功應該都不差,尤其這幕後之人的武功更是不得了."

如果不是藝高膽大,他們敢和整個大興對抗?

因為投毒到京都,這就是和整個大興對抗,和整個朝廷對抗,不是藝高膽大是什麼?

"嗯,我也覺得這次的對手不一般."甯輕玥也沉重的點頭.

他和喬語嫣都有同樣的感覺,這也是為什麼他得到消息後,拼命的趕了過來,就是害怕喬語嫣出什麼事.

"咦."忽地甯輕玥咦了一聲,他側耳聽聽,卻又什麼也沒有聽到,他不由皺緊眉頭,怎麼會這樣?

"怎麼了?是不是有發現?"喬語嫣也緊張的聲追問.

甯輕玥連忙把食指比在嘴邊,比了一個噤聲的手勢,他慢慢地趴下身子,把耳朵貼在地上細細的聽了起來.

喬語嫣一也連忙趴下,一樣的和他般傾聽起來.

只是她什麼也聽不到,她又換了另一邊耳朵聽了聽,還是什麼也沒有聽到,來她的武功和甯輕玥相比,差了不止那麼一點.

此時甯輕玥立即抬起頭來,"有人來了,心."

緊接著他把手放進嘴里,咕嚕咕嚕的學了幾聲動物的叫聲,這個是他們隱衛約定好的叫聲,就是通知各位來人武功高強,不要輕舉妄動,等他的號令.

喬語嫣一聽頓時閉眼捂臉,一副沒臉見人的羞愧模樣,這大冬天的,大爺你學什麼動物聲音不好,非得學蟈蟈叫?

本由首發,!

上篇:第三百一十九章 千鈞一發    下篇:第三百二十一章 半衰半榮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