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致命嫡女第三百一十四章 驅逐西府劃清界線   
  
第三百一十四章 驅逐西府劃清界線

四老爺甯慶勤雖然擺手搖頭表示他不知,但是他也不笨,立即想到要拿人可以,先把證據拿出來.尋找最快更新站,請百度搜索+

聽到四老爺甯慶勤的話後,甯輕玥樂了,他轉頭向喬語嫣,挑了挑眉頭,暗自傳音,"需要我幫忙嗎?"

"不用,我的."喬語嫣果斷的搖頭,這樣的事怎麼可能需要他出面呢,要是有他幫忙,還怎麼顯得出她的聰明來?

就在他們暗自交談的時候,老王妃那邊也得到四老爺甯慶勤的提示,紛紛叫嚷著要證據,不能單單憑片面之詞就定他們的罪,就差伸長脖子和喬語嫣叫囂了.

"啪!啪!"喬語嫣對于他們耀武揚威的叫嚷回了一個非常淡定的淺笑,她再次胸有成竹的拍了拍手,"你們就是不要證據,我也會給你們證據,讓你們心服口服,把東西拿出來."

隨著喬語嫣的話音,幾道人影從後方閃身出來.

這幾道人影別人或許還不知道,但是甯輕玥卻是認識的,他一見他們心里更樂了,臉上卻半點不顯,他朝著那幾名向他行禮的人頷了頷首,示意他們先去辦事.

這幾名出來的人正是甯輕玥當初送給喬語嫣的幾名暗衛,段風段云他們,原來在把他們都引到這邊來的時候,他們就奉了喬語嫣的命令去尋找證物,至于為什麼不讓婆子去尋找,那是因為他們會比較快,而他們還真的如她所願,非常及時的找了出來.

"稟報王妃,這是從他們的屋子搜出來的."段風率先把手中幾個包裹一個一個的打開,放在眾人面前.

那些包裹里面或是放著一些銀兩銀票,或是放著一些金銀首飾,或是一兩枚玉佩,或者玉扳指玉鐲的事物.

段云等也跟著把包裹打開,一樣一樣的攤在地上,包裹里的東西都差不多,不過最多的都是銀兩.

那些還在那里叫嚷著拿出證物的管事下人們在到那些東西時,臉色霎的巨變,紛紛在心里想著.

"他們怎麼找出來的?她藏在褻褲里面他們竟然也能找到?"

"天啊,她藏在夜壺里的東西他們也能找到?神了."

"呃,還以為臭襪子別人不會搜,卻不想還是算漏了,唉."

"暈,還以為縫在枕頭里面會保險一點,卻不想還是被人找到,只是他怎麼拿出來的?不會是撕了那枕頭吧?"

"天啊,讓她死了好了,藏在月事帶里面的東西都給找出來,那麼他不就到了?這麼晦氣的東西他也碰?"

……

其實他們在心里哀嚎,段風他們也在心里哀嚎.

碰了月事帶他會不會倒黴一段日子?林海黑沉著臉.

那人的襪子到底穿了多久啊,臭死他了,呃,好想吐,林河一副欲嘔吐的可憐模樣.

咳咳,他不是有意的,他也不是登徒子,但是一個管事竟然用上好的錦綢當褻褲,他當然好奇想啦,可不要怪他啊.他不是有什麼怪癖,真的只是好奇,段云有點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

不好意思啊,他不是有心要撕爛枕頭的,但是東西在里面他又不會隔空取物,所以只能撕爛了,不過他可注意到沒有讓里面的棉花掉出來,段風在心里暗自抱歉.

其實他們也不想找的這麼仔細的,但是被追風親自訓練的他們,早就被追風訓練的不放過任何一個地方,曾經他們訓練的時候,追風還把東西藏在牛糞里面,他們還不是一樣找出來,因為追風的訓練是不找出來不准吃飯喝水洗澡,那可是最熱的七八月天氣的,不吃飯還不怎麼樣,不洗澡也不過是難受一點,但是不准喝水,那可就要人命.

不過還好,他沒膽訓練他們的時候,都會明這東西一定在屋里面,但是在什麼地方就需要他們找出來.

所以他們怎麼可能放過屋里的所有東西,就差挖地三尺了,所以經過訓練的他們,怎麼可能會找不到東西呢.

"你."喬語嫣望著地面上的東西讓段風解釋一下.

"回王妃,這是從一名管事房子找出來的,其中這些東西都不是他一個管事能擁有的."段風從第一個包裹里面拿起一條珍珠項鏈,還有一枚玉佩,拿在手里高高揚起,"這珍珠項鏈是至寶軒出品,一條就價值二百兩銀子,這塊玉佩屬下曾經在四老爺身上見過,西府的人應該都見過,屬下沒有錯吧?"

"這枚玲瓏玉佩是六少爺身上的東西,屬下曾經見過,西府很多侍衛應該都見過,屬下沒有錯吧?"把東西朝著四周揚了揚,他又拿起第二個包裹的東西解釋道.

接著段云他們也指證了很多東西都是屬于西府的主子的東西,或者是西府管事的東西.

"切,我還以為什麼,這些東西就算證明是我們的東西那有怎麼樣?難道我們還不能拿這些東西打賞他們?"四老爺甯慶勤嗤之以鼻,不屑道.

老王妃聞心頭一震,她的腦子里好像有什麼閃過,只是那念頭太過快速,讓她一時抓不住是什麼,不過她的心里卻升起一股不好的預感.

"這麼四老爺承認這些是你們的東西羅?"喬語嫣飛快的問道,她等的就是這句.

"是又怎麼樣."四老爺甯慶勤倨傲的抬了抬下巴,一副他就是承認你又能奈何她什麼?

"那我倒要問問,不知道你們西府各主子的東西為什麼出現在我們王府的下人屋里?可不要跟我是他們盜竊的,要是真的讓他們這般容易的盜竊到這些貴重東西,那麼你們那邊的侍衛全部都該去吃屎了."喬語嫣神倏地一改非常凌厲的一句話就堵住四老爺甯慶勤想要反駁的話.

她的話一點也不客氣,但是在她森然的注視下,西府那邊過來的侍衛還真的一句話也不敢,都乖乖的低頭,哎喲媽呀,真是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想不到王妃生起氣來比甯王更恐怖.

而四老爺甯慶勤還真的想是他們過西府盜竊的,但是給喬語嫣這麼一,他就像被人掐住脖子,一句話也不出來.

不過就算他真的想他也不好意思了.

"四叔請你解釋一下這些物品怎麼到了我們王府的下人的屋里?難道它們都長了腿自己跑過去的?"喬語嫣不屑的嘲諷.

甯氏的族人聽了忍俊不住都笑了出來.

四老爺甯慶勤漲了臉不知道該什麼.

"難道我們就不能打賞王府的下人嗎?"好不容易他找到一個理由勉強解釋.

"喲,可以,怎麼不可以呢,只是我想知道他們做了什麼大事值得用這麼貴重的東西打賞?是不是這次罷工的事?"喬語嫣沒有給四老爺甯慶勤半息喘息的機會,繼續追問.

"你……"四老爺甯慶勤被噎的指著喬語嫣不出話來.

"其實四叔不承認也沒關系,我還有證據,來人把他們都帶上來."喬語嫣再次為勾嘴角笑了笑.

接著她朝月梅了一眼,月梅立即快步走了出去,接著她從後面帶了好幾名婆子過來.

"奴婢叩見王爺王妃."她們走了過來齊齊跪下來磕頭行禮.

"你們是什麼人?在哪里當值?"喬語嫣揮揮手示意她們起來回話.

不過她們在到這般陣仗的時候,早就害怕的心驚膽顫了,那里敢站起來.

"回王妃,奴婢是在二門守門的."

"回王妃,奴婢是在大廚房當值的."

"回王妃,奴婢是在垂花門當值的."

"回王妃,奴婢是在月洞門那邊的花圃當值的."

"回王妃奴婢是在院子當值的."

……

她們一個個的把自己當值的地方都了出來.

"現在從你開始,你從初四開始,見到什麼一五一十的出來."喬語嫣指了指最左邊的婆子吩咐道.

"回稟王妃,奴婢是初四夜里當值的,當夜戌時的時候,尹嬤嬤從西府偷偷過來……"

……

那些婆子一個一個的把到的都出來,的都是西府的人偷偷過來找王府的人交談和送東西給王府的人,甚至還指出她們當時到的是什麼.

還真的給她們出好幾樣那些侍衛找出來的東西.

在把她們帶來之前,喬語嫣已經讓段風等人在此把包裹掩蓋起來,開始他們還在疑惑喬語嫣為什麼這麼做,現在聽到那些婆子的話之後,個個恍然大悟.

"這些東西,是他們剛剛找出來的,而這些婆子們一直沒有過,剛剛也不再現場,所以她們根本不可能事先知道,現在她們也出這些東西,和縮擁有的人,四老爺你還有什麼話?"

喬語嫣雖然沒有咄咄逼人,但是卻還是讓四老爺甯慶勤感到一股比咄咄逼人還要凌厲的氣勢.

在人證物證都俱全的況下,他還能什麼?

他往一聲不吭是老王妃了過去,母親您快話啊,該怎麼辦?

四老爺甯慶勤心里焦急,老王妃心里一樣不好受,但是越急,她偏偏越是想不出什麼辦法了.

不過當了甯王府的王妃那麼久,那一直養尊處優,那一直身處高位,那一直居高臨下,那一直掌控他人性命所養成的威勢還是在那里的,她板著臉臉色陰沉的喝道:"我西府的人還輪不到你來指指點點,更輪不到你來打罵,更輪不到你來發賣,有本王妃在,我你們哪個敢動手."

不知道是因為太過憤怒,還是因為太過用勁,那聲音反而變得有點沙啞,神太過死板,反而給人一種色厲內荏的感覺.

其實喬語嫣還真的沒有打算真的拿老王妃的人怎麼樣,不過威勢還是要造一造的,否則他們還不當她是柿子專挑軟的來掐,她正顏厲色道:"祖母這可是您的你西府的人!"她在'你西府的人’上面加重語氣.

而老王妃聽了心里咯噔一響,她是不是又做錯什麼了?不過不等她想明白,喬語嫣已經繼續大聲道.

這時喬語嫣運氣內勁,把聲音遠遠地傳了開去,她需要全部的人都聽的清清楚楚,"大家聽好了!從今往後西府不再是我們甯王府的人,西府的人要進我們甯王府一定要通傳稟報,如果再有人私下擅入,不經通報,你們都可以當做賊人偷亂棍打出府去,若是打死了,有本王妃給你們擋著.如果再次出現這次這般的事,不管任何人,本王妃都會嚴懲不貸!王府不養廢人!"

她要防微杜漸,她可不想再發生這樣的事,她知道為什麼西府的人在甯王府出入自如,那就是老王妃一直沒有把西府真正的脫離出去,而西府的主子更是當自己還是甯王府的人.

而甯輕玥因為是晚輩,所以只要他們鬧的不是太過分,他一般都不理.

不過他有個底線,那就是他所住的地方,他們不能隨意亂闖.

而西府的人也都很會臉色,那就是甯輕玥在的時候,絕對不會來甯王府作威作福.

現在喬語嫣不能當即把西府的人趕出去,但是她難道還不能禁止西府的人出入?那麼她還當這個甯王妃做什麼?

"大家可聽好了?"喬語嫣再次正厲色喝道.

"回王妃,奴婢聽到了!"丫鬟,婆子們齊聲回答.

"回王妃,奴才聽到了!"厮們大聲回答.

"回王妃,屬下聽到了!"侍衛,隱衛們高聲回答.

"本王妃再給你們一個機會,王府里面還有很多人是和西府那邊有親戚,親家,好友,同鄉,甚至同村等親人朋友關系的,本王妃不是禁止你們往來,但是本王妃有一個條件,那就是沒有本王妃的許可,不可以王府的任何一件事,就算是雞毛蒜皮的事,例如打爛了一個碗子,例如掉了一根針一根線,例如誰被誰教訓了等等,誰要是還沒有弄清楚什麼可以講什麼不可以講,就給本王妃問清楚了再,否則就不要怪本王妃不客氣!"

喬語嫣頓了一頓,神嚴峻的掃了甯王府所有下人一眼,繼續道:"還有誰要是覺得罰清洗馬桶受不了的,現在出來,本王妃會給你五十兩銀兩做盤纏,送你們出府."

到這里喬語嫣再次停了下來,給機會他們思考.

而那邊甯氏的族人再次竊竊私語起來,都這樣的懲罰都不知道是多麼的輕,是三生有幸才修來的福氣,跟了那麼寬容的主子,還不識好人心等等,把那些叛變之人的更沒臉面了.

而那些留下的下人則齊齊高聲回答:"回王妃我們不走,我們要留下來."

"好!既然你們都不走,那麼就給本王妃好好做事,如果再發生今天這樣的事,本王妃決不輕饒!來人立即把月洞門封了!如果有人敢翻牆而入,立即殺無赦!"喬語嫣完立即掃了那些負責守衛的隱衛和侍衛一眼.

那些被掃過的侍衛隱衛頓時覺得背脊一涼,一股寒意從腳底蔓延向四肢百骸,他們立即半蹲跪下,"屬下知錯了,絕不會再犯!"

其實那些人的進出,怎麼可能瞞得過他們,不過因為甯輕玥一直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的,所以他們也不敢真的對他們怎麼樣,現在王妃下命令了,他們那里敢不遵守!

由始至終甯輕玥都沒有發話,淡淡的站在喬語嫣的身旁,給她無聲的支持.

而甯輕玥這般的態度就表明他是支持喬語嫣行事的,那些侍衛和隱衛就更不敢違抗了.

"你們西府的人也聽好了,如果想找什麼人,就給本王妃好好的到大門等候通報,不過給不給進府或者給不給會客,那就要當時的況了.還有本王妃可不管誰是誰未來的親家或者媳婦丈夫什麼的,誰敢私下見外人,那麼以後就不用在王府呆了,自己卷鋪蓋走人!"

"回王妃奴才(奴婢,屬下)等知道了."

"好了,該干嘛干嘛去."喬語嫣完回頭吩咐月梅一聲,月梅點點頭,對著遠處吹了一聲口哨,隨著口哨的聲音回應另外一聲口哨,跟著遠處穿著護國公府服飾的下人們抬著各色供品走了過來,一樣一樣的擺在供桌上.

而那邊月梅等人則引了其他來幫忙的人到大廚房去幫忙.

等各式供品擺放完畢,作為族長的甯輕玥了幾句話後,由他和太叔公甯遠毅一同主持拜祭儀式.

那邊老王妃等人早就沒臉呆在那里,不過因為這是先祖百歲誕辰,是甯氏一族的大事,他們也不敢離開,否則族長可以以不敬不孝的罪名把他們驅逐出族,所以老王妃寒著臉站在喬語嫣的身邊磕頭行禮.

儀式完成後,等老王妃到甯王府有條不紊的擺出各式應景菜式來招待甯氏族人的時候,沒有預期中的兵荒馬亂,沒有預期中的烏煙瘴氣,殘羹冷菜,她氣的咬牙切齒臉龐扭曲,帶著西府一眾拂而去.

喬語嫣和甯輕玥對視一眼,抿嘴偷笑,齊齊大聲道:"恭送祖母!"

------題外話------

推薦好友君殘心的新《婚寵,佳偶天成》,現在首推中,大家幫忙收藏一個.

感謝我是東方飛舞0親愛的一張月票,麼麼噠.

感謝ting97278369親愛的兩張月票,麼麼噠.

本由首發,!

上篇:第三百一十三章 進行清洗    下篇:第三百一十五章 綠茵山莊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