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致命嫡女第三百一十三章 進行清洗   
  
第三百一十三章 進行清洗

甯輕玥的聲音不高,但是那森然的聲音,即便現在是大白天,陽光普照,還是讓聽到的人感受到一股侵入骨髓,侵入靈魂的徹骨寒意

而那字面上上的意思是讓她們有了想死的念頭,十軍棍下來,不用半條命不見了,甚至連性命也不保

那些根本就不覺得清洗馬桶有什麼好為難的,對于那些罷工之人,都在心里把她們的祖宗十八代都問候一遍

而那些被嗦擺罷工的聽到這話後,臉色都嚇白了,開始在心里怪責那些嗦擺她們之人

甯氏的族人都在後面竊竊私語,的無非就是那些罷工之人不知好歹,王妃這般仁慈,這般好心,這般寬容,竟然好心沒好報,要是他們是王妃早就把他們全部辭退,看他們再到那里找這麼好的主子,看看他們還會不會這般的狼心狗肺,不識好人心

甯氏族人的話讓那些本就不是很想罷工的婆子丫鬟紛紛從四周匿藏的地方走出來,她們都是負責祠堂的下人,她們手里都拿著水桶擦布等,急匆匆的奔上去,就要拭擦供桌

"慢著"喬語嫣看到這一幕,非常大聲的喝道

喬語嫣的身後好幾名婆子聞聲大步上前,把那幾名想沖上去拭擦供桌的丫鬟婆子攔了下來

"我已經給過時間你們准備,這就是你們准備的,所以以後這里你們也不用管了"喬語嫣神冷然的望著她們,非常淡然的道,接著舉起手來拍了拍掌

"啪啪"兩聲後,不知道打哪里奔出十幾個人,一半人當中兩人一組抬著嶄的供桌,另外一些空手的則快的把那些布滿灰塵的供桌抬了下去

負責祠堂的丫鬟和婆子聽了喬語嫣的話後撲通撲通的齊齊跪了下來,"王妃饒命,奴婢知錯了,以後再也不敢了,王妃饒命……"

但是喬語嫣不為所動,神依然冷冷的,現在知道錯了?早干嘛去了?

"桌子有了,大家快把東西擺上去"太叔婆回頭看了看後邊捧著供品的族人連忙招呼

"慢著,我們王府的供品呢?甯安郡主不會沒有准備?"一直緊握拳頭等著看戲的老王妃突然開聲了,她沒有稱呼喬語嫣為王妃,沒有稱呼她孫媳婦,反而稱呼喬語嫣的封號

喬語嫣聞眉頭聳了聳,她這是不滿意她當王妃還是不打算認她這個王妃?

而甯輕玥聽了神色一變,剛剛還淡然的神色變得森冷,周身彌漫著一股低氣壓,彌漫一股森冷的寒意,他眼眸微眯,深邃如深潭的眸子落在老王妃的身上,不過很快他就移開視線,落到喬語嫣的身上

不過他沒有開聲幫喬語嫣,這個時候他知道他如果幫喬語嫣,就算喬語嫣過了這個難關,她在王府的威信就不可能和老王妃比較了

所以為了讓喬語嫣立威,甯輕玥不能出聲幫忙

"祖母您不是早就知道了嗎?今天王府的大廚房的一名管事和兩名負責主菜的廚娘,若干婆子參與罷工,另外采買的兩名管事也參與罷工,根本沒有去采購,所以今天王府根本就沒有任何供品"喬語嫣神一點也不見焦急施施然的道

"我怎麼知道?我又沒有住在王府"老王妃裝著憤怒的立即澄清,那憤怒的模樣好像喬語嫣冤枉了她,接著她裝出一副痛心又失望的神看著喬語嫣,"真想不到堂堂一個甯安郡主,連這麼點事也做不好,看來門戶出來的真的不能成大事"

"哦哦,原來祖母不知道啊,那麼看來是祖母的下人擅自做主,自把自為,自作主張了,這樣的下人祖母您還是快點辭退的比較好"喬語嫣聞恍然大悟的點頭,接著非常誠心的勸告老王妃

"你不要推卸責任,把王府的事按到我的下人頭上,我的下人一直都跟在我的身邊,從來沒有離開過我,什麼時候到王府做什麼了?你啊?不要把莫須有的罪名按到不相關的人身上,自己的錯自己承擔,你就算承認自己管不好王府,也沒有什麼丟臉的,不懂的我會教你"老王妃板著臉教訓喬語嫣,好像喬語嫣做了什麼神憎鬼厭的事

對于老王妃嚴厲的指控喬語嫣淡淡的抿嘴一笑,她拍拍手,立即從後面出來一隊侍衛,他們押著幾十名丫鬟婆子走了過來,那些人一看到甯輕玥和喬語嫣就紛紛低頭,有些還受不了甯輕玥那雙宛如刀鋒一般鋒利的眸光,嚇得腿一軟跪了下來,有一個跪下,跟著跪下的多了,不過幾息的時間都被甯輕玥冷峻的目光看的都跪在地上

"今天罷工的管事有十二名,廚房的大管事是祖母您陪嫁莊子管事的侄媳婦,兩名廚娘其中一個也是您另外一處莊子管事的侄女,另外一個是你一家酒樓的廚子,十年前被您辭退,不過一年後就進了王府一直在廚房幫忙,直到五年前才做了配菜廚娘,三年前升為主菜廚娘負責采購的兩名管事,其中一名是祖母您身邊這位圓臉嬤嬤……"

喬語嫣想了想一拍腦門接著道,"噢,對了,叫尹嬤嬤,尹嬤嬤王府的才買管事其中一名是你的親家,你不會不認?"

道這里喬語嫣筆直的望向老王妃身後一名圓臉的中年嬤嬤,那名嬤嬤被喬語嫣看的低下頭去,不敢回話,默認了,而那些被點名的管事是頭低的不能再低了,神色惶恐的跪在那里一動也不敢動,不過一些膽子的,早就害怕的在那顫抖不已,

"另外一名管事是四爺身邊貼身隨從的姨母,我沒有錯?……"喬語嫣伸手往四老爺甯慶勤身旁一名隨身侍從一指,那名三十左右的侍從急忙低下頭,一聲也不敢吭,再一個默認

接著喬語嫣繼續了好幾名管事和婆子甚至一名三等丫鬟的身份,而這些人或多或許都和西府的下人有一點關系

喬語嫣的話令甯氏族人嘩然,這些犯事之人都和西府的主子有關,或者下人有關,甚至還是主子身邊的下人,如果沒有主子的主張,那麼多下人敢這般的自把自為?敢這般的自作主張?打死他們也不相信

而老王妃聽到喬語嫣如數家珍的一個個的把人點出來,她也不由的心驚,她什麼時候把人查的那麼清楚的?

為什麼她連一點動靜也沒有收到,還沾沾自喜以為一切都在她的掌握之中,卻不想一切都在他人的掌握之中

不過令老王妃膽戰心驚的還在後頭,喬語嫣伸手往後一攤,她身後的月梅立即遞給她一本冊子

喬語嫣接了過來翻開,照著上頭的記錄念了起來,"朱管事十一月初四收了尹嬤嬤送來的二十兩,張管事收了張婆子送來的三十兩,鍾管事收了丫鬟梅花送來的三十兩……"

喬語嫣一條一條的念下去,她所的十二名管事或多或許都收了銀兩,就連一些丫鬟和婆子也收了或多或少的銀兩

而那些沒有收到銀兩又被人煽動的參與罷工的都後悔莫及,紛紛的在那里聲的詛咒那些受到錢的管事和丫鬟婆子,一時間那些跪在那里哀求的下人們相互對罵起來

"你好啊,還為我好,原來自己拿了人家的錢,就來嗦擺我們,我跟你拼了"

"你竟然騙我只有二十兩,還跟我平分,原來你還私下藏了十兩,真不要臉"

"好啊,你都已經和她是親家了,為什麼還來騙我要和我做親家,還要把女兒嫁給我兒子,我就你的女兒肯嫁給我那個一窮二白,目不識丁的兒子,原來早就攀了高枝"

……

就連那些甯氏的族人也在那里竊竊私語,都在那里嘀咕,的無非就是老王妃竟然如初縱容手下,讓手下這般的為所欲為,都不知道如何管教下人的,還敢在那指教王妃,真有臉啊

另外還有老王妃不可能不知道這事,甚至這些都是老王妃出的主意,那些下人才敢這般的自作主張,這般自把自為

那些竊竊私語的聲音從開始聲嘀咕,之後由于眾多彙聚成嗡嗡之聲,就算他們的再聲,還有有那麼一些傳到老王妃的耳中

老王妃的臉色由轉青,再由青轉白,再由白轉綠,再由綠轉……

"月梅,把這些人的身份查清楚,如果是家生子的連同家人一起發賣出去,發賣的遠遠地"著喬語嫣點了那十二名管事的名字

一聽到要發買出去,那些跪在那里求饒的丫鬟婆子們求饒的加急迫,頭也磕的頻密了

"那些被人挑唆,一時頭腦發熱的暫時留下來,看以後的表現,表現不好的一樣發賣出去,不要怕沒人,我已經吩咐人牙子給我送人過來了至于那些抱怨清洗馬桶受不了的,立即招來人牙子把他們賣了,記得交代人牙子,以後最好記得把她們賣給那些要找倒夜香的主人家,看看她們是不是因為倒夜香而活不下去"

甯輕玥聽了喬語嫣的話,差點噴了出來,狠真狠你不是嫌棄清洗馬桶受不了嗎?那麼就讓你以後一生都在清洗馬桶,一生都和夜香打交道,看你是不是受不了死去

那些被點名的管事有些是和老王妃或者四爺身邊的人有關系的都焦急的奔到那些人跟前,抓住他們的手或者抱著他們的大腿哀嚎,"救救我,就救我,你不是只要我辦好這事老王妃就會提攜我嗎?就會讓我當王府的總管嗎?老王妃,您要救救我啊,我都是按照您的吩咐去辦的,嗚嗚……"

"四爺救救奴才,奴才都是按照您的吩咐去辦事的,四爺救救我,還有我的家人,嗚嗚……"

"四老爺救救奴才……"

"老王妃救救奴婢,奴婢都按照您的吩咐去做的啊,王妃饒命啊,王妃饒命……"

老王妃不知道是被拆穿而不好意思漲了臉,還是被氣的漲了臉,她憤憤的揮舞著手厲聲喝道:"這樣滿嘴胡的賤人還不堵了嘴拉下去賣了"

只是那些負責看住他們的侍衛都是甯王府的人,都是王爺甯輕玥的親兵,怎麼可能聽老王妃的吩咐呢,一個也沒有動,讓那些人繼續哀求他們

"快堵住嘴拉下去"站在老王妃身邊的嬤嬤看了連忙回頭吩咐西府的婆子們,只是西府的婆子們帶來的畢竟不夠那些犯事的人多,一時間也無法把他們全部堵住

喬語嫣施施然的後退幾步免得被波及,她雙手環胸嘴角帶著一抹嘲諷看著這一切

月梅看了做了一個手勢,那些原本就欲帶人下去的人全部站住,不再拉他們下去發賣,不過卻好好的看住,不讓他們傷到甯氏的族人

甯氏的族人那個是蠢人?怎麼看不出這是老王妃故意要陷害王妃喬語嫣的呢,所以他們看向老王妃的目光充滿了不屑,鄙視,嘲諷,厭惡

老王妃什麼時候被人用這般鄙視不屑嘲諷厭惡的目光看過呢?以前看她的目光都是尊敬和敬畏的,什麼時候受過這樣的待遇?被人當成糞坑里的蟲子一般對待,她的臉色變得宛如調色盤一般,五顏六色甚是出彩,不過還不至于讓她暈倒過去,其實她恨不得立即暈過去的,奈何一直保養得宜的身子不是暈就暈的

不過令她氣的仰倒的還在後頭

喬語嫣看著他們鬧了一會之後,悠悠的踱了出來,揮了揮手,那些侍衛和她身後的婆子立即上前把他們控制住,她居高臨下的向他們問道,"你們你們這次的罷工都是因為有人故意挑唆和收買你們的,對嗎?"

"對對,王妃奴婢被騙了,他們只要奴婢聽話,就把奴婢提為管事,還讓奴婢管整個廚房"

"回王妃,他們也是這樣答應奴婢的,只要奴婢聽話,就提奴婢為管事,管理王府的針線房"

"回王妃,奴婢知錯了,奴婢不應該受他們的錢的,他們答應奴婢只要事成之後會再給奴婢五十兩銀子的奴婢知錯了,求王妃饒過奴婢"

"回王妃,奴才也是被他們騙了,他們只要我聽話,以後老王妃掌管王府中饋的時候,會讓奴才當王府的大總管,還答應奴才,奴才的婆娘也會升為管事的"

……

"你們的他們是誰?現在可在這里?"喬語嫣等他們都把話完之後,才舉舉手讓他們安靜下來,"就從你開始,指出收買你的人"

她隨手一指從最右邊那個管事開始

那管事聽了她的話後,立即俯身磕頭,"回王妃,在的,那人就是老王妃身邊的尹嬤嬤"完還往老王妃身後縮著肩膀垂著頭不敢抬頭的嬤嬤一指,"就是她"

不等喬語嫣吩咐,日梅和月梅已經雙雙往尹嬤嬤走去

"放肆本王妃的人誰敢動"老王妃氣的身子發顫的攔在日梅和月梅的跟前,她雙目圓瞪的瞪著喬語嫣,眼底兩簇怒火在燃燒,如果眼睛能噴火早就把喬語嫣燒為灰燼了

"祖母,這般欺上瞞下,自把自為,擅做主張的刁奴就該捆起來,好好懲治一番,再她如何有這麼多銀兩去收買他人?肯定是偷了祖母的銀兩,這般手腳不乾淨之人就該送到京府尹,請大人好好審問,看是否還有同黨,否則祖母的銀兩被偷空,祖母還不知道"喬語嫣非常誠懇的勸道

你不是你不知嗎?那麼她就把罪名全部按到她的下人身上,如果這次老王妃不把她們保下,那麼以後老王妃想找個忠心待她之人就很難了

但是如果這次老王妃把她們保下,自己擋下罪名,那麼她雖然不可能把老王妃怎麼樣,但是起碼因為這次的事,以後西府再來和府里的下人什麼,也不會再有人相信了

所以喬語嫣也不立即讓月梅和日梅拿下尹嬤嬤

不過被兩名丫鬟這般逼在眼前,讓老王妃也很沒有臉面,她張牙舞爪的揮著雙手,"反了反了你們竟然敢以下犯上,來人,還不把她們拿下"

四老爺甯慶勤看到母親被人這般逼迫,立即指揮身後跟著的貼身侍從上去救老王妃

其中他貼身跟隨的侍衛正是其中一名管事指控之人,甯輕玥向逐月使了一個眼色,逐月立即閃身躍了過去,手靈巧的一個反扭就把那名侍衛反手扭了起來

"反了,王爺你怎麼縱容下人以下犯上?"四老爺甯慶勤擺出一副我是你叔叔的長輩模樣

"四叔,你沒有聽到嗎?剛剛他可是指出是收了他的指使和收買,故意罷工的,難道我的屬下抓錯了?不是他主使和收買的?是四叔你指使的?"甯輕玥一副驚咤不已的模樣看著四老爺甯慶勤

四老爺甯慶勤立即澄清,"我不知道,我什麼也不知道,不過你也不能單憑片面之詞就把我的人抓起來,你要有證據證明是他收買才行"

------題外話------

推薦幾本好文,《重生之腹黑嫡女》作者:沫迷糊

//553372

上篇:第三百一十二章 苛政猛于虎    下篇:第三百一十四章 驅逐西府劃清界線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